加书签
第三章 初入宫廷崭露头角 第 3 节 拜见师傅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三节 拜见师傅

凭着机灵劲儿和白花花的银子,小小年纪的安德海居然为自己入宫铺平了道路。

安德海与安邦太不敢怠慢,一路快马加鞭,日夜兼程,于腊月初六下午到了北京城。他叔侄二人一路问到阜成门外“四眼井”胡同,很顺利地找到安德海的表舅王毅顺。王毅顺这几十年来,接管了岳父的戏班子,他的班子越唱越红火,堪称京都四大班子之一,所以王宅也十分讲究。青一色的黑琉璃瓦,屋檐翼然,大门漆红,石狮威武,院落森然。安德海一看表舅家的气势,他诧异了:

“原来表舅家这么有钱,这可比马家庄、汤庄于所有的宅院都气派!怪不得几年前,为了资助自己读书,表舅拿出三块大金元宝,那眼眨都不眨。”

安德海心里犯着嘀咕,表舅从正房里走出来了,他今天穿了件裘皮毛领大氅,戴了顶狐皮帽子,脚蹬高筒皮靴,走起路来好威武。

“唉呀,可把你们盼来了,德海快请你二叔屋里坐。”

表舅很热情地把他们让进了屋,又是敬烟,又是上茶,客气得让人简直有点吃不消。安德海四处打量着表舅的客厅,他发现这个客厅布置得与在汤二掌柜和马二爷那里看到的不同,好像他们两家的客厅正中挂着一幅中堂,那中堂上画的无非是虎或者山水,而表舅家的中堂上画的却是一幅非常精美的脸谱。在马家庄时,二姑带安德海看过一次戏,好像唱的是“铡美案”,那戏中人的脸都涂着各种各样的脸谱,不过,现在回想起来,远远比不上表舅家这幅中堂上的脸谱好看。中堂下面放着一只长条几,条几上摆放着财神爷,还有一尊观音菩萨像。一个小香炉供在菩萨像的前面,条几前面摆放着一张八仙桌,桌子的两侧各放一把紫红色的太师椅,此时表舅和二叔正坐在左右两侧的椅子上,安德海邻着二叔坐下。他们寒暄了几句,便话人正题。

王毅顺看着身着新装的外甥,笑了笑:

“德海这一打扮打扮,可神气多了,保证内务府总管能看中。”

安德海被表舅说得不好意思了,红着脸低下了头。

“表舅,明天就是初七,我能成吗?”

安德海忐忑不安地问表舅自己能否顺利人选。表舅是个聪明人,即使外甥不提及此事,他也要提起的。于是,王毅顺回答道:

“德海尽管放心,该疏通的,我都托过人了,黄总管那是不用你操心了,只是还有一个人,名叫李以凯,此人是内务府副总管,明日选定入宫太监,他要起很大的作用,但此人素来与黄总管不和,现在看起来,李以凯那里还有点问题。”

安德海心里明白,表舅是个热心肠的人,他无论如何是不会故意卖关子的,看来,李以凯那里,他是真的无能为力。不过,安德海并不是十分担心,他怀里还揣着二爷在世时给他写的一副推荐信。对,现在就去找三爷!事不宜迟,今天下午非找到三爷不可,可三爷在宫中当太监,不是那么好找的。

安德海跟着表舅首先到了前门大街,他们在一家食品铺子里买了些上等的点心,准备送给三爷,又急匆匆奔向紫禁城。这紫

禁城坐北向南,离前门并不远,需经天安门才能进皇宫,可天安门两旁侍卫把守得很严,岂能随便出人?还好,表舅常带戏班子进宫唱戏,这把守的侍卫,多少也有点认识表舅。表舅向其中一位侍卫拱手问好:

“刘大哥好,多日不见,刘大哥日渐发福了。”

那姓刘的也冲表舅点了点头,表舅上前嘀咕了几句,只见表舅趁无人在意时从怀里掏了些银子放在姓刘的手中,表舅拉着安德海的手走进了这第一道大门。不一会儿,从太和门旁边的小偏门里走出一个人,这人穿着灰坎肩儿,蓝长衫,表舅认得这是宫里太监的装束,便捏了捏安德海的手,安德海明白,表舅是在示意自己走过去。安德海站在原处没动,他初次进宫,心里多少有些怕,那太监觉得这一老一少在注视他,便走了过来。平日里,这皇宫里出出进进的尽是些达官贵人,而且他们都从正门出人,如今两个平民模样的人站在墙角边,显得格外招人注意。虽说这上了年纪之人有雍容华贵之态,但他穿的是便服,这年纪轻的,是农村人打扮,所以这位公公一看便知这两个人是来找人的。

“请问大爷,站在这里,有何贵干?”

表舅刚想开口,谁知那太监倒先搭话了。

“公公好,我和外甥来找一位公公,他便是南皮马家庄的马三柱,烦公公给报个信,就说他任孙安德海来了。”

那位太监迟疑了一下,安德海见机走上前两步,将五两银子送给了他,那太监还有点不好意思收,刚想假意推让,被安德海一手拦住了:

“这是小侄孝敬公公的一点小意思,公公不嫌少,拿出喝茶好了。”

这是安德海第一次用钱买路,他显得嫩多了。那位太监笑呵呵地从小偏门进去了,约摸一刻钟的功夫,三爷出来了。他一见安德海,连忙让他们进去,把安德海带进了自己住的小屋里。表舅王毅顺见外甥顺利找到了三爷,便告辞回家去了。

安德海随三爷进屋,他发现三爷这屋子只有他一个人住,屋内虽没什么像样的家具,但收拾得整整齐齐。他住的也是瓦屋,有一丈多高,屋顶是黑色琉璃瓦,小院内干干净净,比汤庄子一般人家都漂亮。安德海认为宫里的太监全是一人一屋,便暗自高兴起来,看来这条人生之路是走对了。

三爷给安德海倒了杯热水,让安德海捧着暖暖手,问长问短。两人自然提及二爷之死,三爷陷人悲痛之中,但他已听马家庄的人说起过,为二爷送葬时,是安德海披麻戴孝,挑幡、摔孝盆,所以,他对安德海有一份感激之情,他觉得这个小老乡知情知义,办事稳当,如果将来能在宫中混出个什么名堂,三爷上了年纪也有个依靠。

安德海从怀中掏出二爷托人写给三爷的信,信中竭力推荐安德海。三爷进宫时才七岁,又是伴着阿哥长大的,多少识些字,他读着二爷的遗书,不禁老泪纵横。安德海见三爷的情绪稍微稳定了一些,便拿出20两银子:

“三爷,这里晚辈孝敬您的,别嫌少,请您收下来。”

“哈哈哈,孩子,你能有多少银子,快收起来吧,咱爷俩还见外吗?等你以后混好了,再孝敬我也不迟,现在,你要用银子的地方多着呢。”

三爷不由分说,把20两银子全装进了安德海的内衣口袋里,安德海感激地点了点头。

“听说今年招入40名童监,可前来报名的多达七八十人,这中间肯定要落选一批人,还好,初选你已通过,下面就是选定谁去王府,谁留在宫里。”

安德海冒着生命危险自阉,可不是为了去王府侍奉王爷、福

晋,他为的是接近皇上、太后,为的是日后飞黄腾达,他急切地说:

“王府我可不去,我要留在宫里。”

“是呀,我也是这个意思,明天决定是否留在宫里,由两个人作主,一个叫黄承恩,一个叫李以凯,可这两个人素来不和,德海,你想走谁的路子呢?”

“都想走,他们不和与我无关,黄公公那里表舅已打通关节,只是李公公这里,他没能帮上忙。”

安德海仔细地向三爷述说着表舅为他奔走的事儿,三爷听罢,告诉安德海:

“孩子,三爷我也在宫中混了几十年,我又是皇上那边的人,平日里,公公们也多少给我个面子。这个李公公平素为人奸诈,贪得无厌,不过,他甚得太后的欢心,我与他井水不犯河水,过去,几乎没打过什么交道,不知这个面子他给不给。”

三爷面有难色,安德海的心里一下子凉了下来。三爷安慰道:

“他的路也不一定走不通,你在我这儿等一会,可千万不要乱走动,宫中不准有外人走动,我去找李公公,探探他的口气。”

三爷走后,安德海趴在床上迷糊了一会,这几天,他实在是太累了,从南皮到京城300多里地, 他与二叔安邦太一路扬鞭催马,一刻也不敢歇息,在沧州住了一夜,天还没亮便起身赶路,到了京城,又马不停蹄到了表舅家,连口热水也没喝,这又找到了三爷。这会儿,三爷一走,屋里只剩他一个人,四周静极了,他禁不住打了个吨。迷迷糊糊中,他觉得有人给他披了件衣服,努力睁开眼一看,三爷回来了。

“三爷,找到李公公了吗?”

安德海猛地揉了揉眼,他心里明白,现在可不是该他睡大觉的时候。三爷嘴一咧,答了句:“孩子,你的命运真不错,我刚到内务府,正巧李公公要出去办些事儿,我简单地把你的事给他说了几句,他淡淡地说了句‘晚上看看孩子再说’,这就是有门了。他要看看你再说,这不是明摆着吗?你不要着急,天一黑我就带你去他家。”

“李公公不住在宫里?”

“他是太监总管,不住在宫里。前年,他盖了李宅大院,可气派了,我过去有事去过一次,并不太远,出了宫,约莫一个时辰便到了。”

天已黄昏,安德海坐卧不宁,三爷给他端来饭菜,他一口也吃不下去,三爷劝慰他一定要沉住气,在这里干着急是没有用的。吃过晚饭,天色已黑,爷俩准备动身去李宅。临走时,三爷从床头下面拿出一个非常精致的小盒子,三爷打开小盒子,只见里面有一块红绸子,红绸子里包着一个像树根一样的东西,这东西还长着几根须子,安德海可从来没见过这玩意儿,三爷说:

“这叫人参,是极珍贵的补品,用它煮的参汤比老母鸡汤还补人,咱们把它带着送给李公公。”

安德海心想:这个小树根送人不太寒碜人了,可又不好明说,他征询三爷的意见:

“三爷,李公公那里,我要给他多少银子呢?”

“银子,他有的是,但这个人是出家人不爱财——多多益善,依我之见,咱们带颗人参,再给l00两银子就差不多了。”

100两银子,从三爷的口中说出来不当一回事似的,而在安德海听来如雷震耳,但事已至此,忍痛割爱也得割。三爷把人参盒揣在安德海的棉袄里,两人匆匆出宫。了。三爷带着安德海左拐右拐,也不知拐了多少个洞口,他们在一家府邸前站住了安德海定神一看:呀,这宅于可真漂亮,高高的门楼下挂着两只大灯

笼,威武的石狮比在表舅家看到的大多了,大红漆门,钉着几个大铜环子,门口还有几个仆人模样的人。三爷拱手问好:

“大哥好,劳你大驾,通报一声,说马三柱求见你们老爷。”

其中一个仆人进去了。 安德海心想: 这太监在宫里互称公公,怎么一出宫称“老爷”?可能是他们忌讳别人称“公公”吧!

自己是未来的公公,究竟等一会该怎么称呼李以凯呢?他正思忖着,那位仆人前来引路,把他和三爷带到了客厅里。真是哪一行都分三类九等,这李宅可比三爷住的小院阔气多了。宽敞的客厅,讲究的家具,漂亮的瓷碗,还有古玩字画,安德海可从来没见过这些东西,他也叫不上来名字。“喵,喵喵”,一只白色的小猫爬到了太师椅上,安德海发现它的一只眼睛发出蓝光,三爷悄悄告诉他:这叫波斯猫。

“是马三爷吗?’

一声问话从客厅旁边的一间屋里传出,听那口气,此人一定是李以凯。说着,李以凯走进了客厅,安德海不敢抬头,他用眼角的余光扫了李以凯一眼。

“妈呀,这人长得这么难看,鹰鼻,鼠眼,一脸的麻子,可真吓人。”

安德海显出惧怕的样子。李以凯坐到了太师椅上,有两个小丫环送上两杯茶,李以凯端了茶杯,向着三爷:

“马三爷,请!”

“李爷太客气了,小弟今个儿来打扰了,这不,我把这孩子带来了。”

三爷陪着笑脸,点头哈腰应付着。李以凯继续用那阴森森的语调说:

“嗯,这孩子模样不错,不过……”

安德海怕他说出“不过”的下半句,“扑通”一声跪到了地上:

“李爷在上,受小的一拜,小的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还请李爷教导。”

这一跪,把李以凯给逗乐了,他似乎脸上露出了笑容:

“倒挺懂事的孩儿,快起来吧。你叫什么姓名?”

“安德海。”

“听说你是自阉的,有勇气,不容易。”

李以凯夸了安德海几句,安德海心中有了数了,看来李公公肯帮忙。安德海看看三爷, 三爷似乎示意他:时机到了。安德海便从怀中掏出那人参连同100两银一起呈了上来:

“李爷,小的不懂事,以后还请您多指教。”

安德海顺势将人参、银两放在茶几上,他发现李以凯连看都没看一眼,可他又不敢问三爷究竟李以凯为何不看送来的礼。安德海站在那里手足无措,不知如何是好。李以凯仔细打量着安德海,继续说:

“马三爷,咱们也认识几十年了,凭交情,我还能不给你这个面子,只是,这孩子是自阉,割净没割净不敢说,明个儿刑慎司定要来人验收,那验收一关也不好过。”

“那自然,我会带他去拜访刘师傅,李爷尽管放心,我尽力不给你添麻烦,下面该做的事,我心里明白。”

李以凯与三爷随便说了几句客套话,三爷和安德海见机便告辞了。

出了李宅,安德海便把半年前自阉时的情景描述了一番,他特别强调自己确实已割净,那第二刀是“小刀刘”给割的。三爷告诉他,李公公所讲的明日验收官刘师傅就是那位“小刀刘”,不过,今晚一定要去拜访他。

两人急匆匆地奔向“小刀刘”家。刘师傅的家高皇宫不算太

远,他住在天安门南五里巷。一老一少说着走着,约摸一个时辰便到了刘宅,有了刚才拜见李以凯的经验,这回安德海的胆子大多了,他未等三爷开口,便向刘宅守门老头躬身施礼:

“老人家,劳您大驾向刘师傅禀报一声,说南皮汤庄子安德海来看他了。”

守门老头上下打量着安德海,心中暗想:

“南皮汤庄子,对,半年前老爷远行,记得是戏班子的王老板请走的,不就是为一个叫安德海的人吗?这孩子果然不凡,口齿伶俐,机灵活络,以后是个角。”

老头让三爷和安德海在门外稍等片刻,自己进去禀报主人去了。不大一会功夫,看门老头便出来了,他向安德海摆摆手,说:

“老爷已安歇,让你请回吧,有事明早再来。”

这下安德海可急了,等到明早,这一夜可怎么熬呀!于是,他掏出二两银子塞与看守老头,恳请他再为通报一声。老头接了安德海的银子又进去了。

“安德海,老爷让你进去说话。”

安德海和三爷连忙跟着老头进了刘府。这刘府虽不算太大,但小小的四合院布置得整整齐齐,房子也高高大大的,不时传来梅花的暗香,与安德海在乡下,在李宅,在皇宫里所见都有所不同,这里给人的感觉并不是充满血腥味,却有一种安稳的感觉。

“来人是安德海吗?”

刘师傅半躺在床榻上,他身上披了一件深青色的缎面棉袍,他一看见三爷,咕碌一下坐了起来。三爷他多少有一些认识,他不敢怠慢皇上身边的太监,连忙下床,请三爷上座,并吩咐仆人看茶。

“三爷何必劳你大驾,这又黑又冷的天,有什么事,差个小童告诉我一声不就行了吗?”

看来,刘师傅对三爷是有几分敬畏的。三爷也很客气,讲明了来意,并为安德海美言了几句。刘师傅仔细瞅了安德海一会儿,他不敢相信眼前这位漂漂亮亮、白白胖胖的翩翩少年竟是半年前那位躺在床上,呻吟不止,满身臭气的人,可他又不得不相信,此人确实是安德海。只见安德海递上20两白银:

“刘师傅,德海初次进京,什么也不懂,一切全仰仗刘师傅指点。”

“小刀刘”见安德海这么懂事,不禁心中欢喜,他欢喜的不仅是安德海如此之抬举他,而且是安德海出手大方,20两银子,是自己阉三四个太监的收入,阉太监并不是天天都能有的“美差”。京城两把刀,还有一把在另外一个师傅手中。再说,即使京城只有有“小刀刘”一把刀,也不能天天阉人吧!平日里,刘师傅还阉鸡、阉狗、阉羊,赚点钱花花,今天不费吹灰之力,就得到这么多银子,“小刀刘”真可谓是“喜出望外”。他的心里美滋滋的,自然,他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德海呀,咱爷俩也算有缘份,半年前,我去你家,一眼就看出你不是个寻常人。你呀,可真让人心疼,十几岁的孩子,能敢动手摘自己的‘宝’,不简单,真不简单。”

安德海觉得“小刀刘”不像人们传说的那样让人见而生畏,他反而觉得刘师傅人很随和,便不再拐弯兜圈子了,开口道:

“德海明天要参加太监人宫验收,听说刘师傅也去参加验收,还请刘师傅多帮忙。”

“自然,就是你今天不来,明天我也不会为难你,我和你表舅的交情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了。”

听“小刀刘”这么爽快的一句,安德海心里踏实多了,他便与三爷一道离开了刘家。安德海初到京城,又是走黑路,他不敢

自己回表舅家,三爷只好又把他送到王毅顺家,自己回到宫里已半夜了。

安德海回到表舅家,二叔安邦杰已经睡了,他被侄子吵醒了,揉了揉眼皮,关切地问:

“海儿,事情办成了吗?”

安德海让二叔放心,事情总算有点眉目了,不过,明天验收还是一关,现在还不能高兴太早了。安邦杰一侧身又睡着了。安德海辗转反侧,难以入睡,鸡已叫头遍,安德海心想:明天还要有许多事情要忙呢,无论如何,现在非睡一觉不可。他闭上眼睛,努力入睡,果然,不一会儿,他便发出了鼾声。

“安德海。”

“小的在。”

“把裤子脱下来,脱呀,快脱。”

安德海双手捂着裆下,不肯脱裤子。那满脸横肉的人,胡须一翘,双眉一抖一抖的,跨前一步,一手将安德海的裤子全执下了。安德海羞愧难忍,努力找个地缝钻下去。

“哈!哈!哈!瞧你怎么割的,什么鸡呀蛋呀的全在,这不明摆着是个真正的男人吗?你好大的胆子,竟敢骗到内务府来了,拉出去,斩了。”

安德海大叫一声,惊醒了睡在身边的二叔安邦杰,二叔发玖侄子在做梦,便摇醒了安德海:

“德海,醒醒,快醒醒。”

安德海揉了揉眼皮,又摸了摸裆下,割得秃秃的,才知道刚才做了个恶梦。他再也睡不着了,便倚在床头,等着天亮。平日里,一觉睡到天黑,也不觉得这黑夜的漫长,可今天心事太重失眠了。这夜怎么过得这么慢呀,鸡叫了两三遍了,外面仍然是黑沉沉的,仿佛这黑夜无边无际,安德海的心里不禁也是沉沉的。

天总算亮了,安德海轻轻地下床出了屋,他想到院子里去透点新鲜空气,提提神。他刚走到院子里,就见表舅迎了上来:

“德海,这一夜,你睡得一定不好吧。”

安德海诧异了,难道是夜里辗转反侧惊动了表舅?表舅看出了安德海的疑惑,便接着说:

“瞧你眼皮肿的,一点精神也没有,等一会进了宫,还有许多事情要做,你可怎么吃得消?”

安德海觉得表舅的确是很疼自己,心想等以后混出名堂来,一定要好好地孝敬孝敬表舅。

“表舅,你昨天说黄公公那里不要我操心了,可我不认识黄公公,等一会进了宫,我该怎么办?”

安德海突然想起还有个黄公公需要拜见一下,便直言问及此事。

“我昨晚也在想这件事,所以,今个儿早起了一会,我备了两匹马,你马上随我去黄公公家,我带你去拜师去。”

还是表舅想得周到,安德海没敢怠慢,和表舅骑上快马到了黄公公家。黄承恩是当时的太监总管,他有权有势还有财,这黄府比李宅还要豪华、气派。安德海昨晚去李以凯家,除了几个仆人,可没见什么女人,可到了黄家,让他大吃一惊,黄家居然和一般官宦人家一样,仆人、丫头、老妈子样样不少。此外,黄家还有两个珠光宝气的贵妇人,安德海看呆了,表舅连忙捏了捏安德海的手心,示意他不要再乱想一气了。他们来得早,黄承恩还没起床,他二人只好坐在客厅里等待。安德海见四处无人,便悄悄地问表舅:

“黄公公不是阉人吗?”

“是呀!不是阉人怎么能当太监?从秦始皇到今个儿,哪一

朝,哪一代的太监不是阉人?那东汉的蔡伦,明朝的郑和,哪一个太监不是阉人?”

“可我刚才明明看见有妇人走过去,看她那模样,不像是老妈子,倒像是这家妇人似的。”

“小小的年纪,心眼倒不少,你说对了,那两位正是黄公公的一妻一妾。”

安德海这下就更糊涂了,他虽年少,但他懂得阉人是废人,不能娶媳妇的,这黄府居然一妻一妾。难道只要有钱,也有人肯嫁太监?太监娶媳妇,嗬,有趣!真有趣。

客厅外传来一阵咳嗽声,表舅连忙示意外甥不要再问下去。

“黄大爷早。”

表舅上前问好。安德海觉得黄公公不像李公公那么可怕,便也抬头相望。只见黄承恩又白又胖,活像个老太太,他的头梳得光溜溜的,脸上也很光滑,由于人胖,下巴向下搭着,肚子向前挺着。安德海心想,若不是在这里见到他,若是走到街上,说不定会把他当作孕妇大嫂呢。

“王老板早,这就是你的外甥安德海吗?”

黄承恩的记性倒挺好,一开口便道出了安德海的姓名。安德海猜想表舅一定不止一次在黄公公面前提过自己,不然黄公公何以知道“安德海”?刚才路上表舅已交待过安德海,见了黄承恩要叫“师傅”,并要磕头,拜他为师。安德海想到这里,上前几步,“扑通”一声跪在了黄承恩的面前:

“恩师在上,受徒弟一拜,小徒安德海从此以后全仰仗恩师提拔。”

安德海这突如其来的一跪和一番言语使得黄承恩不禁一愣:

“这孩子,是别人教他的,还是自己有心?”

黄承恩上前拉起安德海,他仔细打量一下这个“徒弟”,果然如王毅顺所言:唇红齿白,口齿伶俐,天庭饱满,地间方圆,面如敷粉,神采焕发。

这极好的第一印象,奠定了安德海与黄承恩之间的师徒之谊。黄承思并未多想,便上前扶起安德海:

“德海从师老朽,是老朽三生有幸,来人呀,快备喜宴,我与王老板、徒儿安德海喝上几蛊。”

当下,黄府摆上了一桌丰盛的筵席,这席上的菜肴,安德海别说吃了,就是听说也没听说过,什么炖燕窝、烧冰糖蹄子、炒羊肉串、烩鱼翅,还有莲子汤。酸辣汤、红烧青鱼、蒸螃蟹。安德海也真饿了,昨晚他在宫里三爷的小屋里吃不下饭,后来又熬了个大半夜,一大早又来拜访黄承恩,早饿了,但他又不敢动筷子。他生怕自己的吃法不对,惹人笑话。表舅心细看出了门道,打趣地说:

“德海这孩子就是太斯文了,像个女娃。”

黄承恩似乎也看出了门道,打着圆场:

“师徒本是一家人,等以后我让你师娘慢慢教你做几道小菜,你这心灵手巧的,一学便会。”

黄承恩之妻,一位衣着华丽,温柔大方的女子款款地走到安德海的身旁,柔声柔气地对他说:

“德海,你若不嫌师娘手艺差,今天晚上我就教你炖乳鸽,保险让你师傅馋得直流口水。”

安德海觉得这位师娘又大方又温柔,说起话来十分悦耳,真有点像娘。不过,娘没有她那么漂亮的衣裳,娘的头上也没有金簪子,娘虽然不会炖乳鸽,但娘擀出来的面条又细又韧,可好吃了。每年到了麦收以后,娘都要擀一次纯麦面的面条,那面条在锅里一翻便捞出来,吃在嘴里滑而不腻,可真馋人。一想到娘,安德海的泪水直在眼眶里打滚,可这个场合下,自己是绝对不能

掉泪的。于是,安德海连忙夹了一个红辣椒在嘴里,那酸辣汤里还有几个红辣椒,安德海吃了一个又吃一个,他呛不住了,一阵猛烈地咳嗽,他背转身子,离开饭桌,一个劲地咳着,泪水随之而下,他总算把自己的一阵心酸给掩饰过去了。

其实,黄承恩是个心细之人,当妻子走近徒弟时,他就发现安德海的神情有些变化,接着是安德海一言不发,只低头吃菜,他早已发现安德海的眼里噙着泪花,他想:这孩子一定是想家了,俗话说:千好万好不如家好,狗不嫌家贫,更何况人呢?再穷的家,人也留恋。安德海一直在稳定自己的情绪,努力不让眼泪掉下来,只好猛吃辣椒,掩饰自己。看到这里,黄承恩心中不能不暗暗佩服这个新收的弟子,他才14岁,就如此之圆滑,若在自己身边再栽培几年,经经风雨,见见世面,这将来定是前程无量,这是棵值得栽培的苗子,或许将来可以成为自己在宫中的左膀右臂,机不可失,时不再来。黄承恩不禁暗自高兴。黄承恩有一妻一妾,他们收养了三个儿子,老大黄传宝,老二黄传根,老三黄传延,其中老大、老二是黄承恩的侄子,老三是大老婆娘家外甥,没有一个外人。这三个干儿子,两个大的已经结婚,老三比安德海大两岁。虽然干老子失了“根”,没了“宝”,但并不影响干儿子的荒淫无度,他们“齐心协力”,把干老子失去的,大把大把地全捞了回来。

这老大黄传宝,长得如石猴一般,两只小眼睛一转,坏点子便窜了出来。他娶一妻,纳三妾,还不过瘾,每天晚上逛妓院,下赌场。在风月场上空耗岁月,家里哪个丫头、老妈子稍有姿色。他也不放过,最使干老子不能容忍的是他竟勾引比自己大十岁的二娘,去年二娘怀上了他的孩子,气得干老子差一点没把小妾和干儿子一起掐死。家丑不可外扬,小妾跪在黄承恩的面前等候发落,气得老太监一个飞腿踢得小妾仰面朝天,孩子也踢掉了,关了小妾整整半年,经妻子调和才算平息了此事,黄承恩又把大儿子狠狠地教训了一顿,他与二娘从此不敢偷鸡摸狗了。

这老二黄传根,嗜财如命,贪得无厌,铁公鸡一个——一毛不拔,这倒令他干老子挺满意。黄承恩在昌平县买了百十亩地,过去一直交给管家代管,黄承恩一直怀疑管家从中贪了不少,但鞭长莫及,自己整天忙于宫中之事,无暇去昌平督察,也只好听之任之。二儿子长大了,黄承恩便派老二去昌平管理农事,可谁知老二离京时,死活不愿意带老婆、小妾一起去,说什么乡下条件差,她们吃不消,这一妻一妾也不愿跟丈夫下乡吃苦,留在太监公公家,坐享其成,涂脂挂粉,争风吃醋。黄传根在昌平设起了外室,纳了一个妾,收了一个丫头,逍遥自在,夏秋两季收了租便带着外室游山玩水,不务正业。若不是他在西安逛妓院,看卜了一个名妓,死活非要为她赎身,外室一妾一丫头生怕娶了名妓抛弃她们,一气之下闹到京城黄府,黄承恩还以为二儿子在外规规矩矩收账呢。黄承恩真的很伤心,自己不能办到的事,在两个侄子身上全都发挥到“最佳”程度,他眼巴巴地看着他们胡作非为,暗自叹息。

唯有老三黄传延,是黄家的唯一规矩一点的,他今年16岁了,不赌也不嫖,但却是个大烟鬼。他是黄妻娘家外甥,生下来瘦弱无比,他爹娘在乡下种地,日子过的穷一些,他姨妈因脸蛋漂亮被太监黄承恩看中,娶做老婆,她不愁吃,不愁穿,只愁长夜难熬,为了打发时光,也为了老了以后有个指望,她恳请丈夫收养了老三。老三小的时候小脸红红的、圆圆的,非常可爱,曾受到老太监的夸奖。黄妻把钱都花在了老三的身上,供他读书,有什么好吃、好玩的也尽量满足他,衣服做了一套又一套,穿不完全压在了箱子底下,烂掉、霉掉。眼见老三学业有成,不像他两个哥哥那样不成大事,而谁料到,一个偶然的机会,他爱上了

大烟,成了一个“瘾君子”。一次,黄承恩急匆匆外出,忘了把他的烟房锁上,老三去找干爹有事,他一进烟房便被一股奇异的香味给吸引住了,炕头摆着一只大烟枪,他好奇地吸了几口,觉得感觉很好,干脆学着干爹的模样,躺在炕上吸了起来,这下,可下不得了了,一来二去,他上了烟瘾,每天饭可以不吃,觉可以不睡,但烟不可以不吸。开始黄妻瞒着老太监,偷偷给老三弄点烟土,时间一长,黄承恩发火了,三个干儿子,没有一个成器的,赶走老三吧,从小看着他长大的,多少也有些感情,不舍得,只好自认儿子不争气。这老三自从吸上了大烟,一天天地瘦弱、憔怦,16岁的少年竟还没有安德海高,也没安德海胖。若不是安德海已经割了,黄承恩肯定会收养他为第四个干儿子。既然已经是阉人了,就让他进宫吧,只要对他好,或许比干儿子还有用。

想到这里,黄承恩便让妻子去找几件老三还没上身的新衣服来,也给这徒弟打扮打扮,安德海原来的一身新棉衣也太土气了,把他打扮漂亮一点更容易通过验收。黄妻捡了五六件新衣服让黄承恩亲自挑选,老太监看中了一身,打发仆人带安德海下去换衣服,打算马上带安德海人宫候选。

安德海换好衣服走了出来,果然帅极了:宝石蓝的小棉袍,外罩一件米色马夹,棉袍的袖口、领口都围上一层白绒绒的狐皮,一顶黑裘皮小帽,真像个富贵人家的公子哥儿。表舅王毅顺见外甥如此一打扮,更显得漂亮,不禁暗自替安德海可惜:唉,多帅的小哥,这才14岁,便显得青春年少风流百态,若是到了十八九岁,还不是个美男子!可惜哟,如此一美貌少年,他不会懂得人间情爱,也体尝不到别有一番滋味的天伦之乐,他将生活在一个不正常的世界中。

黄承恩以极其欣赏的目光上下打量着这个新徒弟,也许,他要把自己未实现的理想在这个徒弟身上得到实现。

事实上,安德海的确没有让黄承恩失望,他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

书 路 扫描校对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