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六回 鸾舆

现在让我们再为皇太后的“鸾舆”写一些记事。其实“鸾舆”这两个字,只是一个习用的名称,那东西根本不是什么“舆”,只是一辆藤轿而已。

无论在哪一队的仪仗中,或是在哪一次的大典中,这辆藤轿总是占着一个极重要的位置。因为它好象是太后的家一样,就是当太后自己并不坐这辆藤轿里的时候,一切大臣还得恭恭敬敬地向它磕头。——这也是历代帝皇相沿下来的一种习惯,只要是皇帝或皇太后所有的,或是所用过的东西,臣下见了,就得一般的足恭致敬,不得亵渎。

单只为了这一乘鸾舆,又特地多备一辆车来装载它。

这一辆鸾舆不但也有一辆专车,而且还有一个特制的木架,给它衬着,使它不致接触着底下的木板;——就是车上的地板——为的是这些地板,都曾给寻常的人践踏过,当然不能再沾污太后的鸾舆。从北平到奉天去的路上,太后还屡次需要用到它,而在每一次使用的时候,全列的火车就得停下来,先在太后所坐的那辆车子的门口,搁上了那一块在伊上车时所用过的木板,然后再在这一块木板和那鸾舆的中间,架上一条跳板似的东西;这前后两条木板上当然都有很厚的绒毡垫着,太后在上面走过,便可以象走在粉絮上一样的温软舒适了。

若问这一乘鸾舆的外观和装饰,那可真是光彩极了!象这样美丽的一乘轿子,的确配有一辆专车来装载它!

因为它是太华贵了,太美丽了,我真不知道应该怎样的形容它才适当!

鸾舆的内部全是用杏黄色的贡缎帽起来的,那些贡缎的颜色,都是特别的鲜艳,而且是时常在更换着的。待到太后快要使用到它的时候,李莲英便亲自走过去用心察看一番,倘有什么污渍,或缺少了什么东西的话,便立即调补好。及至太后走进鸾舆的时候,旁边还得临时加上一道布幔,团团地围着,使一切的人,都不能偷看伊,连被派着扛抬这乘鸾舆的那些太监,也绝对看不见伊。一直等到伊在鸾舆里坐稳之后,那一道布幔才撤去;同时那些轿夫,便小心翼翼地担负起这副千斤重担来。如果万一不幸而因为其中有一个轿夫走错了一步路,以致于使坐在鸾舆里的太后一跤翻下舆来,或虽不曾翻下,而已受了一些惊吓,那就闹大了!至多在半天功夫以内,这十六名轿夫的脑袋便得一齐掉下来了!不过据我所知道,这样的事情,事实上是从没有发生过的;因为给太后抬这乘鸾舆的十六名轿夫,可说是打全中国几万几千名轿夫里头所挑出来的顶儿,尖儿,无论如何,决不会走错一步的。就是他们自己,也往往自负得了不得;而且以为能给太后当差,真是一桩最光荣的事情。他们所穿的服装,又是十二分美丽的;头上是戴着普通的围帽,却没有顶子或翎毛一类的装饰物,上身穿的是淡红色的背心;下面穿的是湖绿色的长裤;脚上是深黑色的靴子,但并不是长统。

他们不论在起步的时候,或行走的时候,都是十二分的小心;当然,他们也知道杀头不是一件有趣味的事情!

在这一乘鸾舆的前面,有一道短短的小门,当太后上轿的时候,便由李莲英先把它打开;太后就从这空隙里跨进去,进去之后,再慢慢地旋过身来,把背部靠在后面的软垫上,脸朝着前面,很舒服地安坐在这一间匣子形的活动屋子里。我们寻常人坐轿子,轿夫往往很不经意地让他们的肩膀上下耸动,使坐在轿子里的人,给他们颠簸得非常难受;可是这些抬鸾舆的人,却再也不敢使出这种性子来了。

在太后的座位的两边,各装着一个扶手的东西,都是用黄色缎子包着丝绵做的,专备太后搁置手臂之用。除掉这两个扶手之外,贴对着伊的胸前,——就是那一道象短门似的东西,上面也有一条狭长的木板,一般的也有黄缎包着,十分柔软平整;太后如其想俯向前去话,尽可很舒适地伏在这门上,因为它的两端各有铁纽扣着,所以是绝对不会摇动的。

这条可以伏着的木板约有五六寸阔,而且是可以揭起来的。说明白一些,这板下面虽然在名义是这一乘鸾舆的短门,其实却是一具长方形的扁匣子。因为做得和鸾舆的阔度恰好相等的缘故,便一举两得的又把它当做了一扇短门;而它的匣盖,同时又可给太后当搁儿用。这个设计的人,在那时候真可算是别具巧思了!那末在这一具长方形的扁匣子里面,可有什么东西安放着呢?当然是有的!第一件便是太后用的粉扑,第二件是一根短短的醉玉尺,不过这根尺是圆的,太后时常用以磨擦面部,它的功用似乎能够减少伊脸上的皱纹。除此以外,象手巾,粉、胭脂、梳、蓖——等等,凡一个女皇帝理妆时需用的东西,无不应有尽有。最灵巧的要算是这个匣盖了,放下来时既可当做扶手,待到揭起来,立刻又变为一方狭长的镜子;因此太后虽在途中,也可尽情的打扮,不虞为人窥见。

伊是绝对不许伊的子民向伊偷看的,所以伊的鸾舆在街上经过的时候,从没有人敢伫立着观看的。其实我们大家都知道,那些小老百姓们往往在纸窗上挑破几个小洞,私下窥看御驾在他们的门前经过;所不知道的,只有太后自己。就是有人告诉伊,伊也不会相信这些人竟是这样的胆大。不过伊为着要求格外的周密起见,在这一乘鸾舆两边的窗上,都挂着一种特别的帘子,每一边的窗上,各挂着两幅帘子,长短是相同的,不过靠近里面的一幅,——左右共两幅——因为正好贴近着伊所坐的地方,所以是用黄缎裹着丝棉做的,不但外面的人望不进来,就是伊自己也望不出去。这样不是太气闷吗?于是在外面的一幅,(也是左右共两幅)便改用透明的轻纱,使伊能够隐隐约约地看到外面的景色,而不为外面的人所看见。倘若伊还嫌隔着重轻纱看得太不清楚,或太吃力的话,伊尽可把身子俯向前去,轻轻地拉开一些纱帘,侧着脸张望着。就是这样,外面的也不用想窥见伊,即使眼力最好的角色,至多也只能窥见伊的几根手指。

上面我不是已经说过,这一乘鸾舆的内部,全是用黄缎裱裹着的吗?而在这些黄色的缎子上,除掉两旁的帘幔和底下的踏步以外,都还有极美丽的花样扎绣着咧!这些花样一共有八种,名为“八宝”;也象目下最流行的糊墙壁的花纸上的图案画一样,一行一行地排列着。每一种花样都有无量数。它们的大小,约摸有二寸见方。因此,我们如果走进鸾舆中去瞧一瞧的话,眼前所见到的便尽是些横七竖八的花样了。而且它们又不只是用一种颜色的丝线所扎就的,差不多每一种花样,要用二三套的颜色;再加它们的绣工,更是特别的精致,所以这一项工程的艰苦伟大,实在不是寻常的中国绣货所能比拟的!读者如能亲眼见到它,一定可以相信我这话不是过誉了。若论它的价值,自然又是很够骇人听闻的,依我估计起来,就是照最便宜的工资计算,也得花上六七千两银子才行;而太后却有同样的两乘鸾舆。这次从火车上带到奉天去的,只是二者之中的一乘而已。

所谓“八宝”也者,究竟是怎样的八种宝贝呢?在从前的时候,也许知道的人很多,可以无须作者详加说明;到此刻,这种图案画已是不再流行了,怕有多数的人不会知道,那末下面的八段说明,或者可以说是必需的了。

(一) 和合 所谓和合,乃是一个六角形的小盒子。它的意义是说这个盒子里头的东西是永远富余的。当它们绣在鸾舆的内部所幔着的黄缎上面时,它们的颜色是淡红的,而且是绣得非常的端整。

(二) 鼓板 鼓板就是我们唱京戏,唱昆腔时候所见的一根绳拴着两块木板的那种乐器。它的意义是“整齐有度”。因为鼓板在中国乐器中,本是调整节奏的东西。在戏班里头,教师们每当教练他们的徒弟唱曲的当儿,就得用到它。真正的鼓板多半是用紫檀木做的,所以它们的颜色总是深得象墨一样的紫色;可是当它们绣在鸾舆的内部所幔着的黄缎上面时,因为要求美观起见,便改用一种浅黑色。

(三) 龙门 龙门就是谷语所说的“鲤鱼跳龙门”的龙门。它的形式和牌坊差不多;就是和此刻我们在足球场上所见的球门,也并无多大差别。但是当女工们扎绣这一种花样的时候,却是特别的讨好,几乎把所有的颜色,全引用到了;聚得象虹一般的美丽。我正不知道他们是怎样绣就的?而它——龙门——的意义,却只是用以代表一种灵异的神物。

(四) 玉鱼 它的意义是昌盛和繁殖。式样很简单,不过是两条相并的小鱼。也许一条算是雄的,一条算是雌的,它们相并在一起,便是夫妇和好,子孙昌盛的意思。论鱼的本身,还并不怎样费事,可是它背部上的鱼鳞,乃是极纤细的,绣的时候,当然是十二分的辛苦。鱼的其他部分都是用灰色丝线所绣的,而鱼鳞是用一种发光的银色,看去真象活的一样。

(五) 仙鹤 仙鹤就是我们在动物园里所见到的白鹤。这个“仙”字,只是一个形容词而已。因为中国人有许多的传说,是讲神仙的故事的,而在这些故事里面,神仙所骑的代步的东西,往往是“鹤”。于是鹤也变为一种仙物了。并且因为鹤的寿命比较长一些,所以特地请它来担任“八宝”中的一宝,作为“长生不老”的表征。当它绣在鸾舆里所幔着的那幅黄缎的上面时,它的身子是纯白色,而它的头顶是紫红色;这样浓艳的色调,真是美丽得不能形容了。

(六) 灵芝 这灵芝究竟是怎样的一种东西,实在无从解说,也许世界上根本就没有这种东西!我所能说明的,只是“一种菌类植物”。它的意义是祥瑞和权威的表现。那时候太后还在摄政,伊就等于天子一样,整个的中国,全笼罩在伊的权威之下,那末就说这种灵芝是代表伊的权威的东西,亦无不可。它们的颜色是深绿的,和老的冬青叶相仿佛。

(七) 磬 磬也是中国古代乐器中的一种。它是一个缺口的三角形,象“人”字差不多。敲起来用一根很细的木梗,木梗头上装着一颗象算盘子似的东西。但是敲的人不能用力过大,必须轻轻地敲,才能发出种清越而温和的声音来;杂在许多乐器里头,听去是很美妙的!至于它何以会列入“八宝”之一,那可考究不出来了。它在黄缎上所绣出来的颜色是白玉色的,可算是“八宝”中最单纯的一种。

(八) 松 松就是普通的松树, 并无其它花式, 它的意思是象征“巩固”和“一统”。它的颜色因为事实所限,不能随意点缀,便只是一抹的纯绿色了。

这样看起来,读者就可以知道光是扎绣这几幅黄缎上的花式的工程,已是何等的艰难精细,我先前估计它的价值约在六七千两银子左右,真可说是最少限度的代价了!然而这还只是用以表裹那鸾舆底内部的一种点缀品,也许太后竟从不曾注意过呢!但是论实在情形,太后在这些绣件上面,除掉原料之外,确也不曾化过多少银子;因为织绣的工人都是长期留养在宫禁内的,他们对于工资,是决不计较的。就是工作时间的久暂,他们也得悉听懿旨,自己是绝对不知道的;也许一件工作做一两个月就完了,也许做三四年还不能完,也许这个人已做得精疲力竭,连眼睛也瞎了,而他的工作却还不曾完成,这样就得另外派人继续做去,务必使这件工作做到圆满为止。

这鸾舆的本身是用藤制的,制工当然是特别的精巧耐用。舆的两旁,在半腰里,各有一根木棍拴着;这两根木棍都是用最坚实的木料做的,中部浑圆,两端略扁。而在前后两端上,又各有一根横木连系着。横纵四根木棍,恰巧架成了一个长方形,鸾舆就夹在这长方形的中间。抬的时候,有八个轿夫分占着这长方形的四角;在中间另有两根横木梗着,一在前,一在后,它们的位置;正好介乎舆的本身和头尾两根横木的中间,不过略长一二尺;四个头上,也各有两名轿夫抬着。所以合并算起来,一起便有十六名轿夫了。

鸾舆的外部是更光彩了!前后左右所用的,全是用金线界就的薄绸缎衬着里面的黄缎,便格外的华贵富丽,无从形容。何况在四面又有四条蓝色的飞龙绘着,这气象便越发的雄壮灿烂了!轿顶的格式是完全照宫殿的式样制的,一般也有翘起的飞檐,涂着金翠,闪闪生光。正中顶上,还安放着一个黄色的圆球,约摸有一串葡萄那样大小;这个球虽然是空的,却全是用纯金制的。

还有一点我们必须认识,虽然这乘鸾舆的式样难免太古一些,但是无论它的外部,内部,上部,下部,都是十分美观的。人坐在里面,也必然是非常舒适的!不过论到坐的话,那我可没有尝试过。据我所知道,除却太后自己以外,只有李莲英因为负着清洁和整理这鸾舆的责任,当太后不在舆中的时候,可以走进里头去收拾;其他的人,谁也不敢伸腿跨进去一步,不说乘坐了!就是那内里幔着的黄缎上所绣的“八宝”的花样,也只有在太后所用的东西上,才可以引用。从我这么一长篇话看起来,这座鸾舆能在我们这列御用火车上独占一辆车子,实在不是一件奇怪的事情,也可以说是“理该如此”的了!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