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10 章 索索特之战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十章 索索特之战

沙帝这几天兴奋异常,因为围剿战盗胜利在望,包括海多斯都被他找到并包围了!现在,他正是星空立体地图前仔细研究着,他要制定一份详细、完美的计划,务必致海多斯于死地!

氨ǜ妫 

敖础!币幻坦倏觳嚼吹缴车凵肀摺

笆裁词拢渴遣皇茄趴硕嗳永瓤嘶乩戳耍克掖春孟⒘寺穑靠烊盟矗 鄙车廴匝芯孔诺赝肌

暗钕拢饪峙虏豢赡芰耍 笔坦俅鸬馈

霸趺戳耍糠⑸耸裁词拢俊

疤厥寡趴硕嗳簧绷恕!

霸趺纯赡埽勘簧绷耍克俊鄙车鄢跃匚实溃馐辈抛屏俗⒁饬Α

罢降痢@瓤思永仄媾墒拐呃矗侨衔钦降了⑶宜登靶┤兆油⑾至税倬闶澹际嵌嗟先耍俏颐堑娜耍扇ゼ嗍影仄娴摹G疤欤厥辜捌渌娲右苍诜党掏局性獾缴焙Α>菟担鞑椋仄嫒隙ㄊ钦降了!笔坦倩惚ǖ馈

沙帝满是怀疑:“战盗?”

岸浴0仄嫒隙ㄊ钦季菟魉魈氐恼降链苋肜瓤司衬冢焙α苏庑┤恕0仄嬉雅扇税颜庑┤说氖宥妓屠戳耍⑸骰峒绦鞑椤!

沙帝不禁摇头,自语道:“为什么死的这些人身份都很特殊?”

安唬钕拢灿衅矫瘛4蠖嗍嵌嗟先耍撇幌唇僖豢蘸笤獾酵郎薄0仄姹硎荆痪靡不岚颜庑┤说氖逶说蕉嗟稀!

沙帝大怒:“战盗?窜入拉比克?柏奇的军队是干什么的?”

鞍仄嬲谒拇Φ骷樱赡芤霰魉魈亓恕U降梁芸赡芙枵飧鍪被卸摹!笔坦偬岢鲎约旱目捶ā

沙帝对此却满腹狐疑:“柏奇要出兵了?消息可靠吗?”

澳壳吧形吹玫嚼瓤朔矫娴闹な担菝芴剿剑瓤司诱诶瓤擞胨魉魈乇呔炒峒!

昂昧耍阆氯グ桑砗媚切┦澹呀茜鹘欣础!

笆恰!笔坦僮砝肟

过了不久,杰琪将军进来了。他与沙帝是同族,是沙帝最信任最欣赏的一名将军。

暗钕拢椅遥俊

班牛趴硕嗳簧钡氖虑槟阒懒寺穑俊鄙车畚省

爸懒耍前阉星榭龆几嫠呶伊恕!

澳愣源擞惺裁纯捶ǎ俊

拔胰衔仄娴幕鞍胝姘爰伲榭龈丛樱缓孟陆崧邸!苯茜魉档馈

霸哿┫敕ㄒ谎庑┦虑榉⑸墓邗桴瘟恕D闳衔娴幕崾钦降了穑俊

杰琪摇着头,仔细进行分析:“不敢肯定,但有这种可能,不过,这种事情如果发生在其他地方还可信,但发生在柏奇的宫殿四周却令人生疑,并且很有针对性,被害人都是多迪人,不管杀手行动多么诡秘,拉比克方面都应有所查觉才对。”

沙帝思索着,反问道:“你是说柏奇默许了此事?”

安桓铱隙ǎ业闹本醺嫠呶遥欢ǜ耸掠泄亓蛐硭窍虢枵降林窒颐嵌运募嗍樱⑺呈稚钡袅颂厥埂U饣蛐聿皇前仄姹疽猓降琳庋隽恕!

澳切└簧棠兀堪仄娌恢劣谌鼻钡焦腿饲澜俚某潭劝桑俊

翱墒钦降撩窍不肚剑〔⑶宜侵溃谡飧鍪焙蚶痰愣鳎仄媸裁匆膊换崴档摹U庑┒嗟仙倘司统闪怂堑淖罴蚜晕铮 

班拧!鄙车劬醯糜行┑览恚愕阃贰!澳愣园仄嬉霰魉魈赜惺裁纯捶穑俊鄙车圩肓硪桓龌疤狻

拔一骋墒前仄孀鲈粜男椋室庾鲂┒鞲颐强炊选!苯茜鞫源鸷芰骼袷窃缇途伎脊摹

拔乙膊幌嘈潘嵴嫘某霰H绻庑┦抡媸撬僮莸幕埃妥员匾实钡氖焙虺羲跃蠡肌!

沙帝摇着头:“我可不是说在这个时候,我真有点舍不得他,毕竟他还有用处,即使能做做样子,对我们也是有好处的。况且现在有比这更重要的事情。再说,这种事你也不能去,大材小用,我要给你一项最艰巨最重要的任务!”

扒氲钕旅魇印!

岸嗦曷柿斓闹髁芽煲执锼魉魈亓耍蚁氚涯闩傻侥抢锶サ弊苤富庸伲富幼髡健U獬≌秸浅V匾颐潜匦氲糜”鹚底约翰恍校阌姓飧霾拍埽 鄙车勐窃扌淼厮怠

杰琪满怀信心地承诺:“十分愿意效劳,您就等我的捷报吧!”

沙帝很满意地点点头:“很好,回去准备一下,马上奔赴战场吧!”

笆牵 苯茜饕桓鼍蠢瘢砝肟

希比围剿战盗屡传捷报,这次海多斯也已成为瓮中鳖,着实令沙帝兴奋万分。沙帝再次陷入了深深的思考以及对胜利的企盼之中。

岸嗦辏娇鲈趺囱俊苯茜魑省

自从先遣部队与主力军会合后,杰琪和多玛分别率领一支部队分两路进攻索索特的战盗,形成钳形攻势。杰琪深知,战盗兵少将寡。一旦分两路从不同方向进攻,那么战盗也必须同时进行防御,这样就分散了战盗力量,更容易各自击破。他料想得没错,他和多玛所率军队势如破竹,横扫索索特,遥相呼应。两天之内已占领索索特大部分地区。战盗们的抵抗远没有想像中的那么顽强,只是稍作抵抗就溃退。战盗们被逼无奈,占据了索索特和拉比克边境处的三座城镇,修筑成防御工事,看起来挺坚固。目前,海多斯和科瞰正龟缩在工事内不敢出战。杰琪和多玛会合后,讨论如何攻破三座城镇,一击致胜。

坝行┞榉常医复问钥匦越ィ降撩腔鹆苊停薹ń咏黄瘸妨嘶乩础!倍嗦甏鸬馈

杰琪观察着工事四周地形,耸着肩:“看来战盗们要殊死抵抗,誓不投降了。这样以来,我们得多费些事了。”

罢饫锞褪钦降撩堑姆啬梗肴谜獍锿雒浇啬梗蝗菀籽剑∥颐且隽顺浞值淖急浮<鹊糜薪サ牟呗裕驳糜蟹乐顾峭晃У募苹U降撩鞘遣换崾执械模蘼房赏说娜嘶岱杩竦模还艘磺械耐晃Х纯埂N颐堑糜兴急浮!倍嗦攴治鲎耪降恋那榭觯缘眯赜谐芍瘛

拔易急敢怨ゴ兀晕也幌牍肿鞣朗氐淖急浮N颐强墒枪シ剑季葑胖鞫ǎ庖徽蹋颐怯Ω枚冶匦牖袷ぃ 碧茜魉祷暗挠锲锌梢蕴觯榷嗦甓允だ行判摹

鞍ィ瓤四潜咴趺囱耍堪仄娌皇撬蹬杀穑坑卸猜穑俊倍嗦晖蝗晃省

杰琪对此倒很不在意,回答道:“我没指望柏奇出兵会给我们带来帮助,我们靠的是自己,这就足够了。再说,柏奇不一定是真心,这个人不可靠,他可能会有所企图,在边境集结军队无非是害怕战盗窜入本国为害而被迫进行的行动,他不出兵很正常,一旦出兵反而不正常了。

坝械览恚颐切枰】炀霾撸绞虏灰送涎剑∥铱峙氯站没嵘洌Ю奔涑ち嘶岱⑸涔剩6嗨乖谝酝运淖凡吨刑优芰硕啻危苹暮苎剑 

罢馊钦蛑校烙α孔钊醯氖悄淖俊

坝冶哒庾朔奖悖谖颐墙ゼ苹写盼狢 ,城防力量最弱,中间一座代号为A 城,另一座代号为B 城。海多斯和科瞰躲在A 城里,自然城防力量最强。三座城镇连成弧线。”

昂茫颐蔷拖冉ビ冶哒庾醭牵妒事罚焐闭降恋氖科 苯茜髅畹馈!案鞴コ遣慷幼急腹フ剑宰羁焖俣取W钚〉拇鄞莼僬庾な拢 

战斗打响了,攻城部队像潮水一样涌向代号为C 的这座战盗据守的工事。他们信心十足,攻势愈加凶猛。攻城部队中首当其冲的是机械人,都是一些有着较强思维和较强攻击能力的机器人,被称为机械化人类。既不知疲劳地迅速出击,又不会因畏惧死亡而退却,它们不区别正义与否。只是坚决执行命令,因此被称为“屠夫”。其次就是大批全副武装的沙盟士兵、低级士兵和军官,配以高效武器等精良装备,驾使着各种作战行器。各级魔法师们功力深厚,法力高强,令人望而生畏,他们构成了攻城部队中最具战斗力的一层,最后才是一些构造简单的机器人,不同种类机器人执行不同的任务,抢救,治疗伤员,运送各种物资等。构成了攻城部队的第三层,提供军需给养。这三层构成了沙盟那“可以粉碎一切防御工事阵地”的攻城部队,层次分明,各行其职,既加快了进攻速度,提高了作战效率,而且使用机械人打头阵也可以减少人员伤亡。当位于第一层的机械人在敌人的火力倒下去的时候,第二层的主力军队已经兵临城下。有时为了增强攻城部队战斗力,经常同时把几支攻城部队整合归一,作战情形也是大同小异。

沙盟军队经受统一训调,攻城部队的人员组成,武器装备以及战术安排雷同。这次,杰琪同样使用了这一攻城战术。

杰琪和多玛都没有亲自指挥这次攻城战斗,或者进行督战。因为他们都认为,战盗还没有让他们亲自出马的资格。不出所料,代号为C 的战盗弧形防御阵地右侧被攻下来。但出乎意料的是,攻城部队伤亡过半。这是多玛和杰琪谁也没想到的。战盗的猛烈炮火击毁了几乎所有的机械人,但与此同时,战盗竟主动出击,从两侧进攻攻城部队的第二层,形成插肋似攻击,并破坏第三层补给线,掠走大量机器人,瓦解了攻城部队。这是多玛和杰琪始料未及的事情。他们两人当时都没有参与指挥,监督军队进攻,因此来不及根据战情而改变攻城策略,致使攻城部队受到冲击,整体溃散、败退。如果不是第二批和第三批攻城部队增援,将出城战盗围歼并乘机攻占C 城,那么不仅会造成攻城部队全军,更会影响到全军的士气,遭人耻笑啊!这次攻城战斗赢得并不精彩,守城战盗乘乱部分突围,同掠夺的大量机器人逃到了A 城,尽管攻下了C 城,却无形中增加了进攻A 城的难度。

多玛骂道:“该死,这帮混蛋竟敢出来!”

杰琪对自己的这次失误感到愧疚:“这是我们的失误,我们应该想到这一点的。哎,进攻C 城就需要付出如此大的伤亡代价,那么如果进攻A 城,我实在不敢想像我们得损伤多少。这是个教训啊,我们应考虑制定新的攻城方,要把伤亡降到最低点。”

拔胰衔颐怯υ俟ハ翨 城,然后从三面围攻之势拿下A 城,这样总的伤亡才可能会小些。”多玛说出自己的想法。

杰琪叹着气,说:“如果照你说得那样,我们还需要一个人的帮助。”

八俊

鞍仄妗!苯茜魉担拔颐切枰醋訟 城后方的火力支援,哪怕柏奇的军队从战盗背后轻轻一击,攻城都将不再费吹灭之力。C 城之战,我们必须重新评估柏奇的重要性。”

多玛面对惨重的伤亡,也产生了同样的想法:“我亲自去一趟吧,如果他同意从背后发起攻击,的确会给我们带来莫大帮助。”

敖!币幻图毒倥芄矗蚨狭怂橇┲涞奶富啊

坝惺裁辞榭雎穑俊苯茜魑省

懊芴嚼幢ǎ瓤朔矫嬉延兴卸!本俅鸬溃袄瓤司右汛邮痪强绻呔常胨魉魈兀衷诰嗾饫锊还倮铩!

八侵富庸伲俊

袄瓤司臃秩罚商炀⑹烤⒘寺柿臁0仄婷挥胁斡胫富印!

安淮砺铮颐抢戳税锸帧!倍嗦晷ψ潘担耙宦饭ヒ怀牵萌肪樱颐钦獯我∈铝恕2还婵上В珻 城已被我们攻占了。我们当时真应等等再进攻。”

安欢裕榭鲇械悴欢浴!苯茜魉伎甲牛羧竦匦岬搅丝梢芍Α

坝惺裁床欢裕堪仄娌皇撬祷岢霰穆穑空夂苷Q剑∧阋菜滴颐切枰陌镏 

杰琪摇着头:“柏奇没有和我们联络就突然出兵,显在他没想和我们联手。并且根据某些迹象显示,柏奇和战盗之间存在联系,我害怕……”

多玛对杰琪的这种顾虑表示不理解:“有什么可怕的?你什么时候有这么多顾虑?你要是不放心,我去迎接这三支军队,探一探情况。”

两人谈论间,一名军官匆匆来报:“将军,不好了!拉比克的军队没有攻城,而是绕过三座城镇,从缝隙中直奔我们而来了!”

笆裁矗俊苯茜鞔缶翱欤頒 城守军立刻撤出!”

笆牵 

叭嘶胤朗兀胝蕉纷刺 苯茜魅伦牛迪耄鞍仄娴降紫敫墒裁矗空嫦胗肷趁宋新穑坎蛔粤苛Φ募一铮 

敖笫虏缓茫 本儆只耪爬幢ā

坝殖隽耸裁词拢俊

耙恢Р幻骶哟游颐呛竺娌迦耄卸狭宋颐堑暮舐罚 

鞍。 苯茜鞔缶盎盗耍馐前仄娴囊跄保颐侵屑屏耍 

多玛同样神情慌张:“柏奇真的要与我们为敌吗?”

拔颐潜话Я耍“仄婧驼降凉媸且换铮』诓桓茫怀迷绯羲 苯茜饕а狼谐荩岸嗦辏懔毂⊥黄贫晕颐呛蠓降姆馑∥颐潜话Я耍矫婕谢鳎蜃髡剑票夭焕銮椅颐怯置挥屑峁痰姆烙な拢颐侵挥型晃В 

笆牵 倍嗦炅烀颐ε芟蚝蠓健

袄慈耍煜蛏车鄣钕卤ǜ妫仄娣戳耍肭罅⒖淘鲈 

懊罡鞑慷行心液筒恍枰奈镒剩骱谜蕉纷急福急竿晃В 薄

杰琪疯狂下达着一个又一个命令,他不相信柏奇,更不相信他会反戈一击,帮助战盗。一个连妻子受难都不敢挺身而出,闭门锁国,极少与外界交往,在位百年而无所作为的人,杰琪不相信他有这种勇气,很看不起他。但他现在不得不面对这个现实。柏奇来了,他的三个儿子率领二百万大军直奔而来,来得恰是时机,将来的动机掩饰的又是那样巧妙,以致他们都被骗了。杰琪应该说是沙盟众将领中的一个佼佼者,他立刻明白柏奇这次来的意图,感觉到他是带着满腔仇恨而来的,他终于要爆发了!

杰琪探知截住他们后路的军队全部打着米加王国的旗号,约有三十万人,由加拉雅圣率领。杰琪心下疑惑:米加在两百年前就亡了,拉比克与米加的军事同盟也随即瓦解,怎么可能两百年后又重新联手来对付自己呢?敌军共有二百三十万人,再算上约七万名战盗,这是一支令人望而生畏的力量。因为杰琪现在手中仅有五十万军队,又由于兵力分散,能立刻集中起来作战的仅为三十万,并且他需要双向作战,处处都处于劣势。这使杰琪感到一阵恐惧,在战场上,他是从没有这种感觉的。

前方战斗已经打响了,拉比克军队直逼而来,立刻对沙盟军队发起攻击,既没有互派使者,也没有下达战书,战争就已经开始了。敌军来势凶猛,冲垮了沙盟军队,两军开始混战。杰琪立刻下令,军队以他为核心收缩,形成环形抵御兵阵,相比这下,他认为这样防御更为有效。

敖缓昧耍嗦杲笸隽耍 庇幸幻醋院蠓降木偻蝗焕幢ā

杰琪大惊,问:“阵亡了?战斗这才刚刚开始!对手是谁?”

八猿剖敲准蛹永攀ィ潞拍Ь鲆坏毒驼渡绷硕嗦杲⑸彼牢野儆嗝伲 

澳Ь垦攀ィ看永疵挥刑倒×⒖掏ūǜ鞑浚彝骋恢富樱 

笆牵 

杰琪感到不可思议,他敏感的意识到真正的威胁不是前面拉比克百万大军的进攻,而是后方那个绰号魔君的雅圣。沙盟军队中的将宫都是经过严格训练选拔出来的,都是非常优秀的,都算得上高手。而战斗刚刚打响,雅圣就连斩百余将官,可见对方实力不俗啊,他要做好应战的准备!

沙盟军队成环形兵阵防御,拉比克军队形成一个更大的环形将其套住,层层包围。战斗节奏非常快,拉比克军队不停地发起冲锋。

杰琪在环形的核心处,他密令四位副官,一旦拉比克军队发起总攻,趁着混乱,他们各自率领兵阵内层的一队士兵缺口突围,打乱拉比克环形进攻态势,然后整体成放射状突围。死守必定失败,杰一式三份谨慎地制定着突围计划,并嘱托四位副官。

安挥醚芯坷玻裉炷忝撬才懿涣耍 蓖蝗唬桓錾舸由峡沾础

杰琪急急抬头看时,一个晃若黑影的人降落,身后跟着数名战将。

杰琪忙问:“你是谁?”

来人答道:“米加加拉雅圣,绰号魔君。”他身后数名战将落地后立刻与副官发生激战。

澳憔褪悄Ь攀ィ俊苯茜鞑蝗鲜堆攀ィ匝攀サ耐蝗焕聪浅>龋笔职滴兆≌浇#夯撼槌觯溃凑卟簧啤

雅圣没有回答,无意来战。

杰琪是一员战将,眼见身边将官一个个倒下,心中既惊又怒,仗剑来刺雅圣。

雅圣没有动,口念咒语,随手扔出一个火球,打向杰琪。杰琪抽剑斩劈火球,黑紫火焰四射,灼伤了杰琪。杰琪为躲避火焰,后退几步并念动咒语疗伤。杰琪懂得魔法,可以用魔法自我治疗、恢复。杰琪执剑再战,雅圣射出一道黑光,正中杰琪,击穿他的胸膛。杰琪应声倒地,企图施法自我医治却无济于事,吐血身亡。

雅圣见杰琪已死,随即隐身消失。

城内的战盗们获悉拉比克军队前来支援,围城之危已解,异常兴奋。海多斯与科瞰站在A 城上观战。海多斯高高的个子,梳着桔红色小辫,有些得意地说:“柏奇不守时,他的军队比预期时间晚了一天到达,害得我们丢了一城,死了不少兄弟。”

科瞰披散着头发,一脸凶相,在旁边叫着:“柏奇敢于公开反抗沙帝,不简单呀!出兵了,他真的出兵了!”

疤担业搅艘派⒍嗄甑亩印U飧龆痈艽蟮亩Α!

笆锹穑课颐且:啬兀∥颐浅龌髀穑课也幌朐俟晁踉谡饫锪恕!笨祁朔艿厮怠

班牛铱词被搅耍罡鞑浚砍龀怯校 焙6嗨构劭醋耪蕉非榭觯畹馈

战盗们出击了。此时三君率领的军队正在猛冲沙盟军队的兵阵防线。沙盟士兵见主帅被杀,心惊胆颤,士气一落千丈,很快被攻破,被分割成数段,再度发生了混战。

战盗们出击时机恰到好处,双方正在酣战之中,没人注意到他们。或许与出身有关,战盗们并没有直接冲入战场与沙盟军队作战,而是掠夺了大量沙盟军队的武器装备。或许他们想到了这些装备在之后的战斗中会用得上。柏奇的这次行动使沙帝震怒万分,他们应及早作好准备,因为一场大的动乱即将波及整个宇宙。他们办完这些事,招呼也没打就溜之大吉。

最后,沙盟军队败了,其实早就败了,在层层包围中无法突围逃走,沙盟军队士兵以降为耻,以战为荣,败了,也不得不战。无路可退,更只好以死报国。这次大战,沙盟军队全军覆没,自将军统帅至低级士兵全部战死。狭窄的索索特边境地带血流成河,残尸满地。这些尸体中,既有沙盟士兵也有拉比克士兵和战盗。

这次战斗结束后,没有人清理战场,一把大火,所有尸体都成为灰烬,血也被蒸发干净。对于这种做法,理由很充分:时间宝贵,拉比克必须抓紧一分一秒抢修工事,四处布防。因为沙帝会来的,而且会以最快的速度到来。他进攻的第一个目标就是索索特。沙帝必须以索索特为战略基点才能进攻拉比克。由此,柏奇强征索索特所有土著居民在索索特遍修工事,共构三道立体防线,以地下到地上再到空中,分别由天君、士君、龙君三君驻守。而雅圣的军队则退守十二君星,这些军队都是米加残部,雅圣将它扩充,经过了一段时间的强化训练,已成为一支训练有素,战斗力超强的军队。就在刚才的战斗中,是这支军队率先突破沙盟防线,将沙盟兵阵生劈成两半。雅圣,也就是魔君,将与圣君共同防守十一君星。柏奇所定目标就是,要在这个联体行星上给予沙盟最沉重的打击,让沙帝再次捶首顿足,万分痛心。而柏奇则亲自镇守穆的穆的,这是拉比克最坚固也是最后的阵地。

澳隳睦吹木樱俊痹诩喽角佬薰な抡蟮厥保炀恃攀ァ

拔遥蓿际俏业睦喜肯拢匪嫖乙黄鹆魍鏊纾曳祷厥苯橇粼8 号星系受训。当听说要与沙盟开战时,他们万分激动,纷纷要求请战,于是我就带他们来了。”雅圣回答道,“我对他们这次表现挺满意。”

案龈龆己苡判悖浅0簟!碧炀圃薜溃罢馐悄闼械木勇穑磕阌Ω没褂懈喔竦木影桑俊

雅圣很疑惑地望着他:“有事吗?”

懊挥校姹阄饰省S肷趁栓D―这个目前宇宙中最强大的军事联盟为敌,凶多吉少。我们必须深刻了解自己的实力,到底能撑多长时间。”天君有些忧虑地说,“我不怕死,我死无所谓,只是不想让沙帝快快乐乐,安定地活着!”

拔乙膊恢雷约旱降子卸嗌倬樱膊蝗衔星宄谋匾R蛭叶哉绞ど车刍秤芯缘男判摹!毖攀ニ祷暗挠锲浅<岫ā

澳闶撬8 号星系吗?我不了解这个星系,也很少听关于它的传说,我有理由表示怀疑。”

安豢克芄皇だ∥冶匦敫嫠吣悖颐遣唤鲆锨遄约旱氖盗Γ宄心男┝α课颐强梢岳茫心男┣痹诹α渴俏颐强梢酝诰虻摹D阌Ω每吹剑趁苏飧龊懦埔殉晌桓稣宓淖橹诓康拿髡刀罚骰乘叫模巳宋选I趁司峦持蜗碌恼剂烨髦植宦磁亚樾鞯脑龀ぃ淞梢哉鞣迦床豢赡苷鞣摹N颐堑シ矫娑钥股车郏肷趁俗髡降耐保扇∫磺惺侄危拐庑┤说男奶酶缌遥慷侨プ非蠼夥拧⒆杂伞N颐且懵疑趁说暮蠓剑治鏊诓康耐沤帷N颐且欢ɑ嵩谏趁酥姓业脚笥训摹!毖攀プㄒ档姆治觯蛑毕褚幻铰宰摇

天君惊奇地赞叹:“啊,听你的话,我的必死之心被动摇了。我得看着沙帝是怎样走向死亡的。”

罢庵皇浅醪郊苹颐切枰绦氯ァN蘼墼跹技岢值降住!

八凳祷埃涫滴夷鞘辈皇呛苄湃文悖胰匝≡窳酥С侄陨趁俗髡健9赜诟盖滓郧暗乃鲆约澳盖滓恋颐鞘蝗瞬豢赡芤坏懔私庖裁挥校还嵌际谴裕炔蝗嬉膊缓苷媸担皇墙鸷蘼裼谛闹小N颐遣幌牒薷盖祝暇顾灿锌嘀浴V钡侥隳翘斓牡嚼矗磺卸继裘肆耍推菊庖坏悖颐茄≡裰С帜恪0儆嗄甑那敉绞降纳睿颐鞘芄涣耍鞘焙蛄耍阄莱鸲剑颐俏儆剑颐亲咴诹艘黄稹J切值芤舶眨皇且舶眨颐嵌加欣碛刹⒓缱髡剑寄延牍病8詹盘四愕姆治觯也胖涝茨憬磺卸技苹昧耍铱级允だ渎释托判摹!碧炀底牛怯押玫赝叛攀ィ值莞攀ァ

雅圣轻笑着,伸手握住天君的手,说:“复仇都没有一个不是有备而来。工事修完之后,你跟我走吧。”

坝惺侣穑俊碧炀省

澳愦粼谡饫锊缓鲜省!

天君不解:“不合适,什么意思?”

八魉魈厥夭蛔。还茉跹舛冀鞘率怠?銮宜凇就练烙苹幸彩强捎锌晌薜钠遄樱挚故窍笳餍缘模懔粼谡饫镆簿兔挥卸啻笠庖辶恕!

澳阆朐趺囱俊

拔一崤梢幻齑婺憷词卣獾谝坏婪老叩模愀业缴趁撕蠓饺ァD阌Ω妹靼渍馐鞘裁匆馑肌N乙盐业木右驳髯撸也辉杆呛廖抟庖宓匚谡饫铮乙ソ饩任业娜嗣瘛!毖攀コ逄炀ψ潘怠

天君微微点头:“到敌人后方去?有意思。听起来挺神秘、刺激的。”

扒胺讲恍枰颐牵颐怯χ苯用娑陨趁烁卟悖遣攀怯蜗犯呤帧!

天君点着头,问:“我们其他兄弟不去吗?”

坝蜗凡趴迹斡氲娜耸灰颂唷!

班牛胰プ急敢幌拢刚庥蜗纺芨饶帧⒏碳ば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