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三章

AC195年四月七日——二十年前殖民地最高指导者“希洛·唯” 遭暗杀的同一天,一场名为“流星作战”的行动展开了。

反地球圈联合的殖民地势力,企图将伪装成流星的新锐兵器送到地球。

不过,联合总部的“OZ”事前已获知情报,并称它为“M作战”。

所谓“流星作战”,其实就是将五架钢弹尼姆合金制的钢弹送入地球的计划。

但,这与最初的作战内容完全不同。

原始的计划中流星指的并不是钢弹,而是太空殖民地。换句话说,就是要让殖民地坠落地球。

只要加速太空殖民地旋转的速度,破坏拉格朗治点的平衡,就会朝地球直冲而去。届时趁地球陷入混乱之际,再派钢弹前往镇压。

根据策划者的推测,一旦数座太空殖民地坠落到地球上,将造成数十亿人口的伤亡,而爆炸所引起的烟尘也会让地球各地迅速寒冷化,人类将无法继续在这片土地生存。

到时,只需五架钢弹便可轻易地控制地球。

这么一来,劫后余生的地球人势必得放弃家园迁移到太空,接受殖民地政府的统治。

虽说这群殖民地激进分于的手段专制而毒辣,但这项计划并没有真的付诸执行。

最后只是由五架钢弹分别到达地球,攻击的目标也仅限于OZ的军事设施。

究竟,AC195年四月七日这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为何五名钢弹驾驶员会被冠上“恐怖分子”的污名,步上孤军作战的不归路?

希洛·唯——压抑内心真实的情感,忠实地执行任务。

迪欧·麦斯威尔——争取殖民地的福扯,心甘情愿扮演死神。

特洛瓦·巴顿——戴上战士的面具,只为找寻驻足停留的归处。

卡特前·拉巴伯.温拿——为了证明生命的价值,不惜违抗组织的命令。

张五飞——为了消灭十恶不赦的敌人,决心奋战到底。

就这样,五名一流的钢弹驾驶员各自抱着不同的信念来到了地球。

☆ ☆ ☆

——AC195四月七日——

在L1某殖民地的一处秘密实验室,利用钢弹尼姆合金制造的MS,

☆ ☆ ☆

G—01W飞翼钢弹完成了。

这款机体是参考五位科学家原先设计的飞翼钢弹O式制造而成。

不过,为了制约它的战斗性能,光束炮的威力不但受到削减,而且也没有安装以绝对胜利为目的的“零式系统”,可以说是相当安全的作战武器。

“我们的任务是为指导者希洛·唯报仇……不是去消灭地球上的人类。”

“……这样的战斗力已经足够。”

开发(飞翼) 的科学家之一的J博士,正在对一名十五岁的少年解释(飞翼)的使命和它的性能。

当然,少年无法判断这个人说的究竟是真是假。

其实他并不信任这名自称J博士的男子。再者——他早已放弃了自己的感情。

当他引爆殖民地上的联合军基地后,他把自己的感情和那只叫“玛丽”的狗一起埋葬在和小女孩邂逅的小山坡上了。

(我已经是个没有心的人了……)

(这才是最完美的兵器……)

少年这么告诉自己。

但尽管如此,他还是反对使用殖民地坠落地球的“流星作战”。

为什么一个“完美的兵器”却柜绝执行命令?这一点,他自己由不清楚。

或许,他的感情并没有完全埋葬在山行上?或许,上次的过失连累一名无辜小女孩的罪恶意识,使他不愿再牵连无辜的生命?

到底答案是什么,他自己也说不上来。

不过可以确定的是,少年并没有变成自己所说的“完美的兵器”。

如果命令这样的人去执行血腥的“流星作战”,他必定会反过来杀光J 博士与研究室里所有的人,而且杀戮过后还会放声大笑。

(你们这些人死有余辜……)

只是,笑声里充满着悲伤。

他的精神也将完全崩溃。

在冰封的内心中,他向来拒绝“流浪”。

(“眼泪”只是乞求别人同情的施舍罢了。)

(我不需要这种玩意见!)

只有嘲笑那些被自己杀死的人,才能安抚内心的罪恶意识。

而且,他非这么做不可!

因为不这么做的话,他可能早就自杀了。

少年就是如此地轻视自己的生命。

事实上,他降落地球之后,也曾试过以“自爆”的方式“自杀”。

那天,少年坐在一艘将载着飞冀钢弹冲人大气层的太空棱里。

他一面操纵机器,一面等待上头的命令。

如果接到的命令是殖民地将坠落地球,那么他会毫不犹豫地按下太空衣胸前的自爆装置。

这么一来,会连带启动飞冀钢弹的自爆装置,届时这座秘密研究室可留在瞬间化为宇宙的灰烬。

这个自爆装置是他瞄着J博士偷偷安装上去的。不过,J博士早就发觉了。

“这小子究竟想做什么……”

虽然他不懂少年的用意,不过还是私底下更改了自爆装置的引爆频率。这样就可以减低太空衣爆炸时的威力。

J博士搭上作业用的升降梯, 抬头看着那艘太空梭。他的位置正好就在舱门的下方。

“‘流星作战’就要展开了……”

少年听了这句话,小心翼翼的把手放到胸前。

J博士佯装不知情地继续说:

“我随时会通知你攻击的目标和敌方的情报…”

“知道了……”

“你一接到命令就立即采取行动……”

“是……”

虽然少年表面上力持镇定,不过在尚未确知攻击目标之前,他的心情如坐针毡般地不安。

J博士仿佛看出他的心思似地阴险的笑了笑。

“那么,我们来决定你的代号吧。”

作业用升降梯开始缓缓的降下。

“就用殖民地的指导者的名字,怎么样?”

从这时候起,“希洛·唯”这个名字就一直跟着少年。

而且就在这一刻,他想通了。

既然要以“希洛·唯”做为自己的代号,就应该追求完全的和平以及殖民地和地球的共存共荣。

他决定不执行原来的‘流星作战’。至于攻击的目标,等降落地球以后再视情况而定。

(只有这样,我才能义无反顾的奋战到底。)

(如果是自己不能认同的任务,那么只有自爆一途了……)

(当然,任务失败的话也是一样……)

“——知道了。

太空梭的舱门缓缓的关上。

黑暗中,希洛继续检查各项仪表。

“开始了…”

“行动展开了……”

“没有人可以阻止我……”

“我就是兵器……”

他不断重复地说着自己的身份,仿佛在叮咛自己什么似的……。

几个小时后,希洛驾着他的飞翼钢禅降落地球。

☆ ☆ ☆

一艘施威普集团所属的太空船漂浮在LZ殖民地群的空域附近。

迪欧·麦斯威尔就在这艘船上的货舱里。

他爬上

☆ ☆ ☆

G—01D(死神钢弹),企图板开驾驶舱罩。可是,用尽各种方法就是打不开。

“可恶!一定是那个臭老头动了手脚……哼!老人一旦太闲就会想耍花样!”

他说的“臭老头”指的就是C教授。

自从ACl92年G教授收留迪欧之后,就一直让他待在身边帮忙建造死神钢弹,而且还教了他不少东西。

例如编写电脑程式、 学习最新的ECM理论、MS的工学设计,还有突破保全系统的技术。

他认为,小孩子空闲的时间一多就尽想干些坏勾当。

所以, 在他的调教之下,短短的三年内迪欧已经习得和G教授同等的技术和知识。当然,这一切也仅限于和死神钢弹相关的技能。

迪欧习惯称死神钢弹为“伙伴”。

因为长时间朝夕相处,(死神)的每个零件就像是他身体的一部份。对迪欧来说,驾驶(死神)就像是舞动自己的手脚一样轻松自在。能有这样的“伙伴”他觉得非常高兴,直到他发现(死神)被赋予的任务。

原来钢弹的赞助者巴顿财团是想利用“她”进行“流星作战”。

而且他还知道计划中将利用殖民地VO8747冲撞地球。

VO8747是迪欧童年时期享受过短暂的家庭温暖的故乡。

“对不起,好伙伴……我实在不能让我的家乡成为‘流星作战’的牺牲品。”

他原本打算启动(死神)的自爆装置,可是用尽各种方法就是无法进人驾驶舱内。

原来(死神)已经被设定了严密的保全系统,连破解保全的高手迪欧也莫可奈何。

“事到如今,只好用另外的办法了……”

迪欧拿出从弹药库偷来的炸弹,一个个安装在(死神)的重要部位。

他一面安装,一面向他的“伙伴”赔罪:

“原谅我吧……在VO8747的那段日子是我最珍贵的回忆……”

“尽管回忆中有笑有泪……但无论如何绝不能连累到那么多无辜的生命啊。”

要是不毁掉死神钢弹,VO8747很可能真的会撞向地球。

因为,就算迪欧拒绝“流星作战”的任务,还是会有别的驾驶员替代他的位置。

为了阻止计划进行,除了牺牲“死神”别无它法。

“‘你’放心!我会陪‘你’一起走的……”

“再见了,我的好伙伴……”

在做完简短的告别之后,迪欧拿着引爆器退到通道的墙壁后面。

“This is the end(一切都结束了)……”

说完,他毅然地按下引爆器的开关。

可是,静悄悄的黑暗中并没有出现任何的变化。

死神钢弹依旧安然无恙的横躺在原地。

迪欧又试着多按几下。现场依然一片寂静,没有任何变化。

“怎么没有爆炸?”

他偷偷地从通道探出头看个究竟。

“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这时候,他发觉背后有人走了过来。

“迪欧……”

回头一看,G教授就站在他后面。

G教授从他的白色研究服里掏出炸弹的雷管扔到地上。

(妈的!原来是这家伙把雷管给拔掉了……)

迪欧不禁责怪自己的大意。可是,又有谁想得到放置在弹药库的炸弹竟然被抽掉了雷管。

(难道,他早就料到我会这么做……?)

“迪欧,你应该知道死神钢弹是一件完美的艺术品才对……”

当然知道!

(可是如果真的让VO8747掉落地球,会造成更可怕的后果!)

G教授冷冷地瞪着迪欧:

“你就不会想别的办法吗?”

“我不想让我的好伙伴沦为你们的杀人工具!”

迪欧看着(死神),激动的说。

G教授突然伸出手,搜索迪欧的身体。

果然,从迪欧身上搜出一把预藏的手枪。

“哼、你打算炸了(死神)之后,连我也一起解决掉吗?”

“不只是你,这里所有的人都得死……包括我在内。”

迪欧并不是随便说说。

以他的个性,宁可船上的人同归于尽,也不愿牺牲数十万无辜的生命。

“为了殖民地的和平,我非常乐意扮演死神……”

“既然你有这样的觉悟,那就做给我看吧!”

“什么……”’

“把死神钢弹偷走……”

教授以低沉而严肃的语气说:

“不用管‘流星作战’,直接驾着(死神)到地球去吧!”

他把手枪还给迪欧,转过身去。

“在太平洋地区有一名叫霍华的男子……有困难的话可以请他帮忙。”

说着,便朝黑暗中走去,消失前还丢下一句:

“当然,是以‘死神的身份’……”

虽然声音不甚清楚,不过很显然的,迪欧非常欣赏最后这句话。

“死神……”

他甩着博士还给他的手枪,喃喃地说:

“的确,当死神比当杀人如麻的英雄要好多了……”

他停止转动手枪,静静凝视着(死神)。

横躺在黑暗中的“伙伴”依然沉默不语。不过,他似乎已经了解为何G 教授将“她”取名为(死神)了。

迪欧再次爬上(死神)的驾驶舱,进行解除保全的工作。

如果连这点小事都无法成功,将来更不可能打败地球上的OZ。

或许,这是G教授留给他的最后一项考验吧。

“他还不是为了方便跟巴顿财团解释,所以才要我用偷的!”

迪欧一面进行解除工作,一面不领情地咕哝着。

大约过了十分钟,迪欧总算得以滑进驾驶舱内。

没想到才一进去,荧幕上就出现了G教授的脸。

“恭喜你,迪欧……现在(死神)已经是你的了。”

“我可不会跟你道谢,竟然把我耍着玩……”

“我要宣布任务了。”

“啊……?”

“你的任务是破坏OZ北美的军工厂……正确的地图和攻击路线,我现在就传送过去。”

好一个紧迫盯人的老家伙!

“那,有没有什么保证?”

“没有……既然你是死神,就要像死神一样执行你的任务。”

“妈的!如果我是死神,那你就是瘟神!”

“哼哼……”

G教授似乎并不否认“瘟神”这个封号。

“你的攻击目标是OZ……因为他们破坏了殖民地的和平,所以我们要报复!”

“既然是报复,何必去攻击地球,在这里跟他们比个高下不就得了?”

“你不用管这么多,总之,我们要先下手为强!这就是你的任务……”

对于教授的说法迪欧感到十分讶异,不过却也增强了他执行任务的决心。

(没错!只要OZ存在的一天,殖民地就永无安宁之日……)

像AC188年发生的殖民地革命, 就是因为OZ宇宙精锐部队的加人,导致行动在一夕之间无疾而终。

当时OZ强大的军事力让迪欧受到相当大的震撼。

比起地球统一联合军,OZ显然更可怕。

“与其在OZ的统治下忍辱输生,倒不如死了还好……”

就这样,迪欧驾驶的死神钢弹从施威普公司的太空船启程前往地球……

☆ ☆ ☆

☆ ☆ ☆

XXG—01H重武装钢弹正在巴顿财团的总部LS殖民地群研发建造。

驾驶员是德基姆小老婆生的儿子——特洛瓦·巴顿。

这个拥有一身健美肌肉的少年虽然是巴顿财团的继承者,不过却平庸无能,根本不是战斗飞行员的料,而且也不受德基姆的宠爱。

德基姆真正疼爱的,是正室的女儿蕾亚所生、身上留着克休里那达贵族血液的孙女玛丽梅亚。

但尽管如此,特洛瓦·巴顿却遗传了德基姆的性格,不但生性好战,而且支配欲极强。所以当他得知“流星作战”的内容时,顿时引燃内心强烈的战斗欲。

其实包括研发重武装钢弹的负责人S博士在内, 几乎所有的工作人员都对“流星作战”待保留的态度,表示强烈反对的人也不在少数。

其中只有一个叫“无名氏”的少年,对这个计划既不肯定也不反对。

特洛瓦·巴顿因此当他是“同一国” , 对他也特别礼遇。或许特洛瓦认为像“无名氏”这种沉默寡言的人比较可靠的缘故吧。

他还曾经把侄女玛丽梅亚的照片秀给他看。只是,“无名氏”似乎对照片上的人一点兴趣也没有,只顾专心地组装重武装钢弹的零件。

其实,这个“无名氏”在当整备士之前,一直待在地球。

从小,他便加入庸兵部队,转战世界各地的战场。

更惊人的是,他从十岁起便开始操纵MS,而且驾驶技术比其他同僚更为熟练。

这项技术日后成了他人生旅程的一大助力。

在往后的流浪生涯中,少年一面以驾驶员为业,一面四处找寻属于自己的“家”。

他相信,天下之大必定有他容身之处。

少年一直这么坚信着。

虽然没有人知道为什么他对“家”如此执着。不过这么一名优秀的战士,却拒绝承认战士的身份,或许就是这种“思乡情节”所造成的吧。

因为,当有一天他找到自己的归处时,才能毫无牵挂的脱下战士的面具。

这一点倒是和经常戴着面具的杰克斯斯为相似。

杰克斯因为拒绝承认失去“归处”的事实而戴上面具,“无名氏”则是为了希望卸下面具而四处找寻“归处”。

一个是给自己取假名,一个是一开始就没有名字。

乍看之下,两人的立场似乎是相对的,其实只是表现方式不同罢了。当初杰克斯还是米利亚尔特时,不也是戴着白色獠牙总指挥的这个面具,等于没有名字一样。

追根究底,还是“思乡情结”在作祟。

如果将来杰克斯找到最后落脚的“家”,或许他将会脱下战士的面具吧。

而“无名氏”少年若真的找到自己的“归处”,为了保卫那片土地,说不定他会义无反顾地再戴上战士的面具。

只是,少年并没有在地球上找到梦寐以求的家园。

于是,他展开了太空的旅程。

少年喜欢星星,渴望能更靠近满天的星斗。

可是太空中没有他过去赖以维生的战场, 于是只好投靠S博士,在这座秘密工厂担任重武装钢弹的整备士。

而且出乎意料地,少年非常喜欢这个新的工作环境,连他自己都感到不可思议。

(说不定,这里将是我的“归处”呢……)

另外,他对重武装钢弹也很有兴趣。

这架MS和过去他所见过的机体完全不同,尤其她独特的优异性能更深深的吸引着少年。

由于工作的关系,他曾经进去过驾驶舱几次。每次待在狭小的空间内,想像着“她”所肩负的不确定的命运,几乎让他产生一种错觉——这是为他量身打造的MS。

不知不觉中,少年养成了在心里和(重武装)聊天的习惯。

(怎么样?今天的情况还好吗?)

(使用驱动系统的磁力覆膜之后,反应速度应该会有改善才对……)

(我们两个还真像……沉默寡言、服从命令,而且都没有未来……)

(对了,你有名字吗……)

虽然只是单方面的谈话,不过对“无名氏”少年而言,(重武装)是他唯一倾诉心声的对象。

或许是因为这个缘故,少年和其他整合员之间谈话的次数越来越少。在同事眼中,原本就不爱说话的“无名氏”变得更加沉默了。

少年对(重武装)的感情,在后来(死神)遭到破坏时,他忍不住掉下眼泪一事就可看出一般。

这天,“无名氏”和往常一样为(重武装)进行整备工作,现场并没有其他工作人员。

突然,他感觉到有人走近。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特洛瓦·巴顿大嚷。

“为什么攻击目标只限定是OZ?”

站在他面前的是开发重武装用弹的S博士和他的助理。

“若是真的发动‘流星作战’,会造成二十亿人的死亡啊!虽说要替希洛·唯报仇,不过这种做法,你不觉得太残忍了吗?”

“这次的计划不是为了报仇,而是要让殖民地人统治地球!只有这样方能唤醒全人类的觉醒!”

特洛瓦终于吐出了“流星作战”的真正目的。

不过,实施“流星作战”真的能唤醒全人类的觉醒吗?

一旦世界陷入混乱,那些特权阶级便会趁机支配整个地球圈。其中最可能掌握大局的就是拥有雄厚经济实力的罗姆斐拉财团和巴顿财团。

而巴顿财团的幕后老板德基姆手上还握有罗姆斐拉下一任代表,也就是特列斯·克休里那达的女儿玛丽梅亚这张王牌。

所以说,在这次行动中收获最大的不是所有的殖民地人民,而是其中的一小部分——巴顿家族。

“真亏德基姆想得出这种泯灭人性的计划!”

S博士露出一脸的嫌恶。

“原来你们是对这件事有意见……”

特洛瓦·巴顿斜着嘴,嘲讽的说:

“看来,你们是不希望我们巴顿家族统治地球圈罗?”

平庸的人总以为自己可以看透别人的心思。

就像特洛瓦,他认为S博士之所以反对“流星作战”是出于嫉妒。

他却从未想到,博士是因为不忍心茶毒二十亿条无辜的生命才会如此强烈反对。

甚至攻击目标只限定OZ一事,恐怕他也想成是阻碍巴顿财团和罗姆斐拉财团合作的企图罢了。

或许正因为平庸,所以不懂得提防他人。

特洛瓦就这样转过身准备离开。

“你要去哪里?特洛瓦……”

“当然是去向我父亲报告这一切!”

这个举动令一旁的助理感到忍无可忍。

其实,就算德基姆知道这件事,他们仍然坚决反对利用殖民地撞击地球的计划。

只是特洛瓦这种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甚至不容对方辩解就急于向父亲打小报告的行为,简直比小学生还不如。

如此幼稚、愚蠢的庸才怎么可能唤醒全人类的觉醒?

博士和助理非常后悔浪费那么多时间听一个傻瓜说话。

特洛瓦·巴顿回头瞪了他们一眼,不屑的丢了一句:

“走着瞧吧!我自己一个人也可以执行‘流星作战’!”

这也是他所说的最后一句话。

助理从背后开枪,子弹射穿了他的心脏。

如果只是单纯的想阻止计划的进行,其实犯不着杀人。只不过,他对这个人实在厌恶到了极点。

看着特洛瓦·巴顿如慢动作般的倒卧在地,助理生平第一次感受到杀人的恐怖而颤抖不已。

“我……我真的把他杀了……”

助理深保吸了口气,勉强挤出几个字:

“原谅我……因为我的家人都在地球上……”

这幕光景自始自终,“无名氏”都看的一清二楚。

杀人的场面对他来说早已习以为常,反倒是因罪恶意识而自责不已的人让他感到不忍。

以人道观点来看,杀一个人以解救全人类其实是件了不起的事,根本不须为此自责。

但,尽管他能平心静气的看待这一切,却不忍心让一个无法领悟这层道理的人受到良心的煎熬而置之不理。

“无名氏”从角落走了出来。

身旁的螺丝钳被他碰落在地,现场立即响起清脆的金属响声。

“什么人?”

“无名氏” 高举双手,慢慢走到S博士和助理面前。因为只有先表明身份才不至于遭到射击。

他不徐不缓的说:

“我没有名宇……如果硬要我说的话,那么就叫我‘无名氏’好了……”

助理举枪对准眼前的“无名氏”,可是手却不听使唤地颤抖着。

“无名氏”一步步靠近,丝毫未见紧张之色:

“想杀我就尽管杀吧,只是不知道你下不下得了手……”

他算准了助理不会对他开枪。

“住手!”

S博士出声制止:

“这件事迟早都会泄露出去……隐瞒也没有用的。”

“哼哼……你们这么快就放弃了?”

“你说什么?”

事实上,“无名氏”已经想到如何收拾这个烂摊子的方法。

(用这个方法,或许可以暂时瞒过巴顿家族的耳目……)

他大胆的放下双手。

“我因为没有名字,所以各方面都很不方便……”

其实根本没这回事。

打从他一出生就没有名字的这件事,从来没有困扰过他。

“干脆这样吧,这个家伙的名字就暂时借我用用,如何?”

“你在胡说些什么?”

助理不懂他话里的意思。

“无名氏”抬头仰望身旁的重武装钢弹,喃喃地说:

“看来,我还是比较适合战场上的生涯……”

他的语气带着些许的无奈。

S博士循着“无名氏”的视线望去,他大概猜出了对方的意图。

“你是不是想驾驶重武装钢弹?”

“我对她是很有兴趣,不过……我并不想去占领地球……”少年说。

回博士凝视着他的脸,他看出少年的眼神激发着一股坚定的气息。

(是吗……你这个毫不相干的人愿意承担这个混乱的时代吗……)

博士的表情已不再像刚才那么严肃。

“也罢……从现在起你就是特洛瓦·巴顿……我宣布将‘流星作战’交给你去执行。”

卸下“无名氏”身份的少年毫不犹豫的接下了任务。

“了解!”

就这样,这个新出炉的特洛瓦·巴顿驾着重武装用弹朝地球出发了。

攻击目标——欧洲多佛海峡的宇宙机场。

那里正好是OZ的势力范围。

☆ ☆ ☆

☆ ☆ ☆

G—01SR(沙漠钢弹正在L4殖民地群的温拿家族所拥有的资源卫星上待机, 等待出击的时刻到来。

这架MS从设计到建造完成, 都是由卡特尔·拉巴伯·温拿和H教授携手合作所开发出来的。

这两个人是AC193年时,在资源卫星MO—Ⅲ上认识的。

当时H教授被拘禁在MO—Ⅲ上面开采资源。

卡特尔和马格亚那克队正好降落该处。

H教授便将自己的遭遇说给他们听。

“别看我现在这副样子,我可是个疯狂科学家呢……”

他自嘲的说。

“说不定哪一天我还会躲到你们家……到时候可得请你们多多关照了。”

果不其然,几天之后H教授便到温拿家拜访。

卡特尔的父亲虽然收留了他并严加保护,不过却反对H教授即将进行的计划。

原来H教授打算用钢弹尼姆合金建造一架MS,并利用它来对付联合和OZ的军队。

“我们温拿家反对以和平为藉口建造什么MS!”

“我坚持以谈判的方式来解决纷争!”

“人类好不容易才能在宇宙中生存……难道,你不觉得战争是一种野蛮而且无意义的行为吗!”

H教授没有反驳温拿先生的话,只是淡淡的说:

“您说的很有道理……如果地球圈的人都能有你这种想法,我也不需要去开发什么武器了……”

说完,他便准备离开温拿家。不过,才走到大门时被卡特尔叫住了……

“请等一等!”

博士停了下来,不过并没有转头看着他。

“有什么事吗?”

“我知道有一颗即将废弃的资源卫星,或许你可以在那里制造MS而且不被联合或OZ发现。”

“你为什么会这么说?”

“因为,如果没有人出来挺身作战,战争是永远不会平息的。”

H教授这才转过身,看着卡特尔。

“那么,谁要当那个先锋呢?”

“如果你认为我可以的话……”

“我希望自己将来能成为一个值得骄傲的人……”

卡特尔真诚的告自打动了H教授。

教授笑了笑。

“好吧,那么就麻烦你带我去那座废弃的卫星吧……”

“是……”

卡特尔就是这么一个单纯、善良的少年。

就这样, H教授和卡特尔开始合作建造沙漠钢弹。不过他没有透露自己背后的赞助者其实是巴顿财团。

(我希望这架MS不要落人企图统治地球的巴顿财团的手中,“她”应该是属于继承希洛·唯的遗志、坚持和平主义的温拿家族……)

他把这个想法藏在心里,没有对任何人提起。

不过,长久相处下来,卡特尔也发现H教授背后有一个强大的组织支撑。

他并没有揭穿这个秘密,只等待教授亲口对他说明。

出击的日子终于来临了。

H教授依然三缄其口,也从未提及关于“流星作战”的事情。

他只告诉卡特尔,建造钢弹的目的是为了“替殖民地指导者希洛·唯报仇”、要他“不用担心殖民地的安全”、还说什么“先下手为强”是作战的不二法门。

穿着太空衣的卡特尔回到H教授所在的管制室。

“最后的检查都作好了……”

“一切状况都正常吗?”

“是的,包括那个黑盒子在内,一切都很正常。”

“是吗……”

卡特尔等待教授继续说下去。

“哼,你是不是想知道黑盒子里有什么秘密?”

“当然,毕竟我也有参与沙漠钢弹的建造用。”

原来他已经发现了配线图上的奇怪线路。

那个被称作黑盒子的回路不但和主动力部连结,而且还分布到机体的各个部位。

“那个是——”

H教授终于吐露了实情:

“自爆装置……”

“自爆装置?”卡特尔不敢置信地重复了一次。

“没错……那是沙漠钢弹必须的配备。”

“是怕机密外泄吗?”

他以为博士之所以在沙漠用弹上装设自爆装置,是为了预防机体的性能机密落入联合军或OZ手中,造成战火的蔓延。

“不是……而是拥有力量的人必须承担的觉悟……”

“我不憧你的意思?”

“不懂没关系……只要记住这点就行了。”

拥有力量的人必须承担的觉悟——换句话说,自爆装置是为了预防拥有力量的人发生“失控行为”的一种装置。

当一个人拥有了强大的力量,不但能改变历史,更可能创造新的时代。

只是,那个人必须承担随时自我牺牲的觉悟。

若将力量赋与一个没有觉悟的人,他必定会以自己为优先,甚至会为了免除一死,不惜牺牲他人生命。

在自我失控之前如能立即决定自爆,或许还不致酿成大祸。若等到失控,恐怕再也难以挽回了。

因为,失控会导致发狂,发狂则展开杀戮。

为了认清自己的立场,维持冷静的判断力,自爆装置是不得已、而且必须的准备。

只不过,钢弹驾驶员通常都会保守这个秘密,并留待和最后的敌人对决时,再伺机启动自爆装。

这些一流的驾驶员在任何情况下,总是能保持高度冷静的判断力。

H教授之所以没有说出自爆装置的真正意义, 是因为他知道以卡特尔的聪明才智一定可以领悟其中的道理。

他相信,像这么一个战略判断力和指挥能力兼具,而且秉性善良的人,应该不会有“失控”的行为才对。

不过,卡特尔后来曾发生过一次。

就在数月之后,卡特尔目睹自己的父亲惨烈牺牲,善良的他为此自责不已,后来便制造了飞翼O式。“她”所采用的O式系统是一种利用干扰驾驶员脑波以获取全面胜利的装置。

从某方面来看,这何尝不是疯狂之下的产物。

由于卡特尔是在“失控”状态下制作这套系统,所以自爆装置对他并没有任何意义。

所幸在尚未铸成大错之前, 他总算成功地挣脱了O式的束缚。当然,这可能是因为他天性善良的缘故吧。

“嗯?”

H教授旁边的荧幕突然出现了密码。

是巴顿财团发出的督促电文。

卡特尔瞥了一眼荧幕上的密码说:

“是组织发出的命令吗?”

他希望了解沙漠钢弹的真正任务究竟是什么。

毕竟,再瞒下去也没有什么意义。

“没错!可是我万万没想到竟是这样……!!”

H教授使尽全身的气力捶打着荧幕。

不一会儿,上面的密码便从荧幕上消失了。

那些密码应该就是“流星作战”的内容,错不了!

事实上, H教授也是直到最近才知道原来“流星作战”是一项集体屠杀地球人的行动。

他无法容忍这样的事,也不愿让卡特尔这么善良的少年去执行这种惨无人道的任务。

虽然博士常嘲笑自己是疯子,不过他还不到泯灭良知的地步。

“卡特尔……你照自己的意思去做吧,必要时就启动自爆装置。”

“我知道了……”

卡特尔点点头,滑进了沙漠钢弹的驾驶舱。

望着钢弹离去的背影,博士喃喃的说:

“记得要永远保持你那单纯、善良的赤子之心紧……”

当然,卡特尔听不到这句话。

“对那孩子来说,未来的命运或许比‘流星作战’更加残酷……”

其实,H教授之前已经替沙漠钢弹的自爆装置加装了特殊设计。

一旦自爆装置启动时,驾驶舱罩会自动打开让驾驶员逃出,而机体本身还是可以继续朝敌人的方向前进。后来的MD(机动傀儡)也有这样的设计。

不过这个时候罗姆斐拉财团的兹巴洛夫技师长,尚未着手进行MD的研发。

所以说,这个设计可是疯子博士的创新技术呢。

在此先提一下日后所发生的状况。在展开“流星作战”的几个月后,卡特尔在新加坡的宇宙机场决定放动自爆装置。

当时,OZ和殖民地达成共识,钢弹的驾驶员陷入孤立无援的境地。

为了让迪欧和五飞能顺利前往太空,卡特尔不得已使出最后的手段。

所幸有H教授的精心设计,他才得以死里逃生。

不过,这个结果反而导致卡特尔必须面对一连串更残酷的现实。

例如、因为他一时的过失造成特洛瓦行踪不明,甚至丧失记忆、老温拿先生遭到殖民地人民的排挤、好不容易渐露和平曙光的山克王国再度被消灭……这一切对善良的卡待尔来说,都让他感到锥心彻骨的痛苦。

或许正如H教授所说的,卡特尔的命运比“流星作战”更为残酷坎坷吧。

但这一切,卡特尔都忍下来了。

即使陷入绝境的谷底,他仍保有一颗赤子之心。

为了终止战争、为了全人类的福扯、为了让自己成为值得骄傲的人,他咬紧牙忍耐着。

因为,他已经做好了非比寻常的觉悟。

此刻,卡特尔驾着沙漠钢弹从资源卫星起飞了。

他的伙伴马格亚那克队应该会先一步到地球等待他会合。

“地球……我终于可以到地球了……”

激动的心情充塞着他的胸膛。

“我必须找到真正的自我……”

“这个答案,应该就在那个蓝色的美丽星球上……”

☆ ☆ ☆

L5的A0206太空殖民地上面没有任何居民。

这是联合军方面的记载。

事实上,那里还生活着数十个龙族的人。

A0206兴建于AC202年(距今约一百七十六年)。上面的生命维持装置早已无法正常运转,空气随时都可能漏光。

像这么一个老奋不堪的殖民地,照理说早就该丢弃了。

不过,

☆ ☆ ☆

G—01S神龙钢弹就躺在这座殖民地的地下工厂里。

“O老师……我再问你一次。”

五飞上在O老师面前,冷冷的看着他。

“为什么要建造哪吒?”

他称神龙钢弹为哪吒。

O老师没有回答。

五飞一把揪起他的领襟,将他拉近:

“你们真的要把这座殖民地丢到地球上去?建造哪吒就是为了这个目的?”

“……”

“荒唐!你以为我会相信你说的鬼话吗!”

表情僵硬的O老师以冷静的口吻说:

“关于‘流星作战’,超老师她也知道的……”

“太过份了!我绝不会让我的哪吒去做那种事的!”

“五飞……‘她’不是哪吒,是神龙啊!”

O老师一脸遗憾的说。

“我劝你还是趁早把‘她’忘了比较好……”

五飞按耐不往地爆发了!二话不说就朝O老师的腹部一记重拳。

O老师当场痛苦地弯下了身。

“要我忘了哪吒?你再说一次看看!”

不用说也知道,O老师挨了他那一拳之后,痛苦得连话都说不出来。

“我再也不当你是我的恩师了!我会带着哪吒跟你们拼到底!”

说完,五飞便朝龙族的旅长龙紫铃的住处跑去!

被尊称为超老师的龙紫铃是个眼神锐利的老太婆。

龙族的一切都由她掌管,她所做的决定,从来没有人敢违逆。

只有一个人例外——。

“超老师?哪吒应该是用来对付宇宙的恶者才对呀!”

“不是的,五飞……”

“什么?”

“它是用来报仇的……”

龙紫铃凝视着远方,幽幽的说:

“我们龙族必须为正义而战……”

“别开玩笑了!把殖民地丢向地球算是哪门子的正义!”

“你不会懂的……”

老太婆微微的笑了笑。

所谓的正义就是——相信自己、忠实自己、不欺骗自己!

龙紫铃并没有把这个道理教给五飞。因为她认为,目前五飞并没有力量。

所谓的力量就是心。

心者,自我挑战也。

想要打倒敌人,就必须先战胜自己。在龙紫铃看来,五飞还未和敌人交手就已经先败阵了。

“这座殖民地在一年前就已经决定废弃了,原有的居民都已迁移他处,留下来的就只剩我们龙族的人而已……”

龙紫铃身边的侍卫如此说,仿佛早已有所觉悟。

另一名侍卫接着又说:

“与其这样荒废下去,倒不如让它加入“流星作战”……只有这样,联合军和OZ那些家伙才会发现自己有多么愚蠢!”

(荒唐……!)

(如果把大屠杀称为正义,那和OZ、联合军又有什么不同!)

(你们这些人又何尝发现自己有多么愚蠢!)

五飞满腔的愤怒已经到达爆发的临界点了。

“只要打倒该死的敌人,什么事情都解决了!”

他大叫着,然后转身跑开。

他说的“该死的敌人”,指的是特列斯·克休里那达。

五飞天真的以为,只要杀了这个人战争就会结束。

这个想法并非完全没有道理,只不过,人类的战争是不会因此而永远平息。

当然,此时的五飞还无法领悟这层道理。

几分钟后,五飞驾着神龙钢弹前往地球扬子江,莽撞地展开战斗。

“我是五飞,我绝不能逃避。”

他坐在驾驶舱中,喃喃地对自己说:

“这场战争很快就会结束了!”

而且也必须如此不可。

因为,以目前的状况,A0206恐怕撑不过半年。

在此之前,必须把地球给抢到手不可!

说不焦急是骗人的。

为了从绝望中挣脱出来,五飞只有选择战斗这条路了。

----

幻想时代 扫校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