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七章

战争结束后,他已经不再使用“希洛·唯”这个名字了。

不过并不是因为讨厌它,而是“任务”结束之后,他觉得没有那个必要了。

但是,当他看到眼前的电脑荧幕所显示的资料,又决定重新回到“希洛·唯”的身份了。

现在,他正坐在殖民地联络船的头等舱套房里。这艘联络船正准备从月球轨道上的转运站出发前往L3殖民地群。

这次,他同样是利用伪造的身份订到最高级的头等舱,并且还潜进站内的电脑室,利用那里的网路取得最新的情报。

“不祥的预感终于成真了……”

希洛透过电脑,从“预防者”的情报上得知,一股庞大的反动势力正在暗地里酝酿当中,因此才急着想赶往L3殖民地群。

“是X189999……”

其实,这个地方对他来说是一处感慨良多之地。

不,这么说井不恰当。应该说,那是一处还残留着过去悲伤的地方。

他之所以决定前往该处,既不是出于“维持秩序”或“保护和平”这样的正义感,也不是为了要和过去种种的恩怨作个“了断”。

对于自己的行动,他大概会这么解释吧:

“我只是照自己的感觉去做罢了……”

这次是希洛第二度造访X18999,第一次是在他八岁的时候……。

——A.C.188——

地点,L3殖民地群转运站·宇宙空港的入境检查口。

一名年仅八岁的男孩和一名中年男子一起旅行到此。

那名男子将两张ID卡转换成护照之后,递给了入境的检查人员,

检查人员看了一下他们的护照,念出上面的名字:

“亚汀·罗和……亚汀·罗·jr……”

那个叫亚汀的男子点点头,把手上提的小提琴盒于放在桌上。

检查人员继续问:

“你是演奏家?”

“以前是的……不过,现在只是提着它,和我儿子两人一起到处旅行……”

检查人员看了他们的目的地,显得很惊讶;因为资料上写着,这对父子要前往的地方是X18999殖民地。

“就我所知,那个殖民地还没完全盖好呢……”

“上面不是写得很清楚了吗?我们并不是要去观光。”

“艺术家要去从事开发殖民地的粗重工作……?”

亚汀拿回护照,微微地笑了一下:

“我的朋友都说我变了呢……”

在回答了几个问题之后,他们总算得以顺利人境。

自从太空殖民地的传奇指导者希洛·唯遭暗杀以未,殖民地间的交通就立起了重重的阻碍,任何人都不得随意地来往于其间。

不过有一种人例外,那就是参与殖民地开发计划的劳动者。

可是近年来,新建的殖民地逐渐减少,现在只剩X18999是唯一新开发的殖民地。

说到希洛·唯遭暗杀,那是AC175年四月七日的事。

虽然历史上并无记载暗杀者的姓名,不过应该是当时还是地下秘密组织的“OZ”成员所干的。

但不管怎么说,那个人所开的“致命的一枪”,大大地改变了太空殖民地的历史却是不争的事实。

如今,事过十数载,还记得“希洛·唯”这个名字的人已经是少之又少了。

亚汀和“儿子”一起坐进了前往X18999的太空梭后,凑近男孩耳边悄声地说:

“喂,现在我们是父子,你至少装个样子……,否则你就是违反契约。”

男孩投以冷冷的视线,回答道:

“知道了,父亲。”’

这一老一少究竟在何处认识,为何要伪装成父子,没有人知道原因。不过,这位饰演儿子的男孩不但日后当上钢弹的驾驶员,并且还使用了“希洛·唯”这个历史人物的名字。而他每到一处,必先潜人当地学校的作法,应该就是受到了亚汀的影响。

X189999是一座预定在AC189年竣工的最新式太空殖民地,是由殖民地财阀出资,地球圈统一联合宇宙军设计的大型计划。

当时,太空中的军事据点主要是月球周边的移动防卫要塞巴尔吉。不过,后来因为位于月球背面的L3殖民地群空域的战略位置日形重要,所以才会建盖这么一座不以居住为主要目的的军事太空殖民地,这在当时是非常罕见的计划。

亚汀和男孩在X18999的住宅区找了一处暂时落脚的地方。第一天两个人都待在房里,没有采取任何行动。大概是因为他们拿的是伪造证件,不方便四处走动的关系吧。

男孩望着窗外点点繁星……不!说不定是在看着倒映在玻璃上的自己。

他的举止,引起了亚汀的注意:

“你在看什么?是夺去你一切的太空?或者是,目前谁也不是的自己?”

男孩没有作答,只是冷冷的反问:

“我们为何要来X18999?”

“为了把你丢在这里……”

亚汀边说边从箱子里取出小提琴,开始动手分解。

“不久,这座殖民地将会引发一场暴动,你就趁混乱住下来。至于如何活下去的方法,我平常都教过你了,你应该很清楚吧?”

“那么……这次的目标是谁?”

亚河露出一抹浅笑,没一会儿功夫,手上的小提琴已经变成一把狙击枪。

“宇宙军的塞普提姆准将。这是最后一次任务了,完成之后你就可以回学校,过着正常的生活了。”

男孩没有否定他的话,其实偶而过过平常人的生活似乎也挺不错的只是他心里还是存疑,这个愿望是不是真的能够实现。

再说,他的双手早已沾满血腥,如今是否能再重新过正常人的生活,也是一大问题。

男孩的回答并没有令人感到意外:

“我的事我自己解决……”

情况果然如亚汀所说的一般, 没过几天, X18999掀起了一场大暴动。这年是AC188年。

除了X18999之外,其它的殖民地也同时发生好几场政变。

这并不是单纯的巧合,其实反抗军之间彼此早有联系,决定要一起举兵暴动。而且,整个计划似乎是由某个革命分子一手所策划。

至于X18999的反抗军领袖,就是日后组织“白色獠牙”的坎斯。他以前曾担任过殖民地指导者希洛·唯的辅佐官。

不过,自从希洛·唯遭暗杀后,“OZ”和地球圈统一联合军便对他发出通缉令。不得已,他只好潜入地下,从事秘密反抗工作。

反抗军驾驶着从联合抢来的MS特拉哥斯,攻击X18999的各处重要设施。

坎斯所率领的八架特拉哥斯也冲进了位在殖民地中心的总司令部。

此时,司令部的指挥室里,塞普提姆准将正为援军迟迟未到急得直跳脚:

“到底在搞什么鬼!”

“因为紧急通讯系统的工程延误,所以……”

副官赶忙回答,不过塞普提姆根本没在听。

他瞪了一下站在身旁的那位西装笔挺的男子。他就是提供建造X18999殖民地大部分资金的巴顿集团代表——德基姆·巴顿。

“我没料到那批人这么快就行动了……”

德基姆虽然拥有庞大财力作后盾,不过对联合的将军还是不得不谨慎应付。

“哼!气死我了……!殖民地的人太不可靠了!”

此时,通讯员转过头来报告说:

“特务部队说,他们也想参加战斗。”

“特务部队?”

“我记得他们的教官是一名叫特列斯的年轻军官……”

塞普提姆嘀咕了一句“没听过”,不过他想了一下之后,嘴角立即露出邪恶的笑意:

“好吧……我们就让那些贵族们瞧瞧战争和游戏的差别吧。”

年轻的特列斯军官于是率领了四架里欧出击。

此时的“OZ特务部队”在联合军之中并没有特殊的地位。战略战术的天才特列斯·克体里那达这时也只是一名年仅十七岁的教官。

不过,他突出的谋略天份将在这次的战斗中,充分表露无遗。

“各位,我们虽然没有实战的经验,不过只要照平常的训练去做,就没什么好怕的了。”

紧张的士兵此时也只能相信特列斯的话了。

“虽然我方战力不及对手……不过,里欧的机动性可是不输给任何人!”

就在这时候,实习兵诺茵从前线托其卡司令部传来消息:

“特列斯教官,通讯网还是无法恢复正常。”

“知道了。我们会采取各个击破的战术……还有,正确的情报是战场致胜的关键,一切就拜托你了,露克蕾琪亚·诺茵。”

“是的,交给我好了。”

此时的诺茵还只是个十二岁的小女孩。但是,她不希望别人因此而对她差别对待,于是大胆地补了一句:

“教官,请叫我诺茵吧。在战场上,军人是不分男女的。”

被长官叫露克蕾琪亚这个名字,似乎令她非常的不服气。

“我知道了,诺茵实习兵……”

特列斯温和地回答之后,便朝战场飞去。

战局因为里欧的加人而起了极大的转变。反抗军的特拉哥斯被特列斯所率领的里欧团团包围,一架接着一架被打的落花流水。

特列斯的杰出表现的确令人激赏。

这样的光景,亚河和男孩已经从大楼的屋顶上一览无遗。

“没想到联合军里还有这么优秀的指挥官。”

男孩丝毫不感讶异地说:

“反抗军的部队根本不懂如何作战,如果一开始就进攻前线的托其卡司令部,就不会惨遭这个击破了。换成我的话……一定先攻下他们的司令部。”

“有道理,那么……你想试试吗?”

“我可不想再帮你了。”

“是吗”

到目前为止,亚汀从未强迫过男孩任何事。他一直很尊重男孩的个人意愿,让他做自己想做的事。平常也只教他一些求生的方法。

“最后,我再教你一件事吧……就是正确的生存法则。”

亚汀把话一字一句说的很清楚,这是他送给男孩的临别赠言。

“不管是任何情况,只要照你自己的感觉去做就行了……”

这句话究竟有何含意,男孩当时还无法理解。

亚汀凝视远方,继续说:

“很久以前,一个笨蛋开的一枪改变了历史……从那时候起,我就脱离组织,照自己的意思活下去……”

话仍未说完,突然有两名手持武器的联合军士兵闯了进来:

“你们在这里做什么?”

亚汀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掷出小刀,射中其中一人的要害。

同一时间,男孩也快速地冲向另一名士兵将他绊倒。士兵因头部受到重创,当场断气。

两个人的反应堪称绝妙。

不过,亚汀并没有多加赞赏,而是继续以淡淡的口吻说:

“再完美的计划,随时都可能因为人们愚蠢的决定而改变……,所以还是照自己的感觉去生活,才不会有所遗憾……”

他一面说,一面从倒在地上的士兵身上脱下军服,换穿到自己身上。

“这是努力活下去的人‘正确的生存方式’……”

男孩沉默不语,随手捡起士兵的反MS炮,检查一番。

从这光景看来,这两个人还颇有相似之处。

亚汀戴上全罩头盔,对男孩说了一句“再见……”。

“你的年纪大了……别太逞强。”

男孩目送他离去,简单地说了临别的话语。

“呵,你这小鬼……”

隔着头盔的亚汀,流露着和善的目光。

“保重。”

中央司令部前的大道早已变成硝烟弥漫的焦上。一名男孩像风一样飞驰其中。他正要赶往战火不断扩大的战场。

这时,中央司令部的塞普提姆对于迟迟未能恢复通讯一事,早已火冒三丈。他气急败坏地到紧急线路的维修现场,厉声斥责负责修护的士兵:

“不管那么多了,立刻把线路接上!”

也难怪塞普提姆如此着急,因为就算是固若金汤的司令部,一旦在紧急时无法顺利获得增援,也很难支撑下去。

就在现场忙乱之际,突然有一名士兵叫住了他。

士兵站在距离塞普提姆数十公尺之远。

“谁?我现在没空!”

一般说来,士兵在这样的距离呼唤长官是件极不寻常的事。

不过如果士兵是伪装的身份,那就又另当别论。

“你是……!?”

塞普提姆突然一阵错愕,他已经看出对方并非我军士兵,而是前“OZ”的地下情报人员。当年他还曾经委托这名男子去暗杀殖民地代表。

瞬时,过去的种种如走马灯般,在塞普提姆脑海里旋绕。

伪装的士兵——亚河举起狙击枪瞄准塞普提姆。

“不要……!”

无视塞普提姆的哀求,亚河毫不犹豫地扣下扳机——

可是就在子弹射出的刹那,塞普提姆身旁的卫兵上前挡住了子弹。

当然,士兵这一举动并非出于仰慕将军的人格,而是忠于自己的职责罢了。塞普提姆拥有这样的部下也算是幸运的了。

他趴倒在地大吼:

“开枪!别让他逃了!”

士兵们立即举枪齐射。

亚汀闪过如下雨般的子弹,迅速逃离现场。

但是,一颗流弹射穿了他的大腿。

(唔……太大意了……)

就这样,他拖着受伤的脚消失在黑暗之中。

中央司令部前的广场,两架特拉哥斯被四架里欧包围。反抗军的主力部队在短短的时间内,被打得只剩下如此薄弱的兵力。

坐在后方的指挥车里的坎斯见此光景,一片茫然:

“怎么可能……我们的计划应该是天衣无缝的啊……!”

这时,德基姆传来指示:

“撤退吧……计划已经失败了。”

正在气头上的坎斯闻言,更是火冒三丈:

“你这家伙凭什么命令我!”

“敌人的通讯已经修复,增援部队随时会赶到。”

德基姆的声音依然低沉而冷静。

“我军需要做更周详的准备……。”

说完,对方便切断了通讯。

气急败坏的坎斯只得对着麦克风大吼:

“哼!他妈的!撤退——!”

指挥车遵照命令,掉头驶离现场。

一名OZ的实习兵见状,立刻大声回报:

“教官,敌人的指挥车掉头逃跑了!”

特列斯示意穷寇莫追,但血气方刚的实习兵却不顾长官命令,驾着里欧,朝敌人的指挥车开炮。

这一来,原本坚固的包围网出现漏洞。敌军的特拉哥斯朝着那架里欧直直撞了过去。

实习兵的里欧当场被撞倒在地,特拉哥斯部队则成功地趁隙脱逃。

但是特列斯并没有下令追击。因为他知道,此时追上去的话,反而会遭对方个个击破。战火终于平息下来了。

不过这时候,在倒下的里欧上面,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影。

那是一名手持反MS炮的男孩。他狙击的目标正是前线司令部托其卡。

诺茵察觉情况有异,一股寒意窜上背脊。

“那……那个人瞄准这里……”

就在同一时间,男孩开炮了。

正当炮弹就快击中目标的瞬间,特列斯所驾驶的里欧一个箭步,快速挡在司令部前面。

遭炮弹直击的里欧当场倒地。

男孩眼看任务失败,丢下武器迅速逃离现场。

这也是一种巧合吧,男孩和亚汀的任务都没有成功。

由于MS并不适合用来追击人类,所以其它的实习兵并没有追上前去。

另一方面,特列斯虽深受重创,却仍担心部下的安危。

“诺茵……你没事吧……?”

“是的,让您担心了……。”

特列斯的舍命精神让部下深受感动,他们在心里发誓,要永远效忠这位英勇的长官。

这是他唯一一次因战受伤,但却因此留下英勇的美誉。

从这次战役之后,特列斯没再受过一次伤,直到他在和平战争中壮烈牺牲为止。

亚汀正在司令部的地下弹药库包扎伤口。

黑暗中突然传来有人说话的声音:

“你没事吧?”

那声音听来低沉而冷静。

亚汀转头望去,看到一张熟悉脸孔。

“是你啊……”

他从军服口袋里掏出定时炸弹的控制器给站在暗处的人看:

“放心吧,只要按下这个钮,这里马上就会被炸成平地的……!”

“是吗……”

这时,暗处的男人缓步走上前,手里的枪对准了亚汀。

亚汀看着眼前的光景,若有所悟地浅笑着:

“要封我的嘴吗?……这点你根本无须担心。”

男人一面缓缓地扣下扳机,一面说:

“你错了……这是报仇……。”

子弹无情地贯穿亚汀的胸膛。

这一枪已经足以夺走他的生命

“你……你早就有此打算……,所以才找上我的吧……?”

他的脸色因血流过多而变得惨白。

这次任务的委托人究竟是谁,以及那个人为了何事复仇,这个答案将随着亚汀的死去而石沉大海。

不久,男孩回到该处,那名男子早已离去,只剩奄奄一息的亚汀倒卧在血泊中。

亚汀使尽最后的力气,挤出一丝笑容:

“呵……,我早该听你的劝告的……,我的确是老了……。”

“撑着点!我马上救你出去!”

“……来不及了……你自己逃吧……!”

他缓缓地闭上双眼,气若游丝地说:

“跟你在一起的……这几年……很……快乐……。”

说完,就静静地断气了。

男孩脸上冷淡的表情没有任何改变。

这时,他突然注意到亚汀手上一直握着的定时炸弹遥控器。

“这就是你未完成的事吗?”

他拿起遥控器,毫不犹豫地按下开关。

瞬时,弹药库响起了此起彼落的爆炸声.中央司令部的建筑物里也是片火舌乱窜。

这突如其来的爆炸及火势,引起司令部内一阵慌乱,连作战室也不例外,塞普提姆忙乱地命令士兵灭火:

“快灭火!即使动用环境装置也没关系!”

通常,太空殖民地为了移民的生活习惯需要,都会装设自然环境装置这种装置不但可以控制造雨,还能让居民享受下雪的乐趣。

塞普提姆的意思,就是要利用这种能够造雨的大型洒水器来灭火,即使同一殖民地内的其它区域并不需要如此大量的雨水。

就这样,倾盆的大雨唏哩哗啦地落在冒着熊熊火焰的司令部。

虽然塞普提姆野心勃勃,不过却胆小如鼠,这种性格在他当上中将之后,更是表露无遗,“OZ”也因此视他为眼中钉。

塞普提姆在AC195年联合溃散时, 正准备从新爱德华基地逃走之际,被蕾蒂·安二级特校射杀身亡。

一名男孩仁立在大雨中的废墟,全身早已湿透。

打在他脸颊上的雨,看起来就像眼泪一般。不过,他的眼神却不露任何感情,甚至没有一丝悲伤……。

男孩尚不知未来该如何打算,茫然之余只好开始往街上走去。走了一会,建筑物之间的窄巷里,突然传来声音叫住了他:

“喂……!”

男孩停下脚步。一个不修边幅的老人就站在里面。

“小子,你有一对漂亮的眼睛……。”

“怎么样?想不想驾驶钢弹?”

这是男孩第一次听到“钢弹”这个名宇,而那名老人正是J博士。

“也好。”

男孩于脆地回答。

——从这一刻起,他已经决定要照自己的感觉活下去——

J博士给男孩取了“希洛·唯”这个名字,直到现在男孩都还是使用这个名字。

现在,他——希洛正在调查X18999最新的情况。

电脑荧幕上显示的,是玛丽梅亚的个人档案,希洛仔细的阅读上面的资料。

“玛丽梅亚·巴顿, AC189年生……母,蕾亚·巴顿在两年前去世。父,行踪不明……”

希洛并不知道,蕾亚·巴顿是七年前X18999殖民地发生流血政变时,在巴顿财团所经营的医院里上班的护士。

她在那里遇见了身受重伤的特务部队的年轻教官。这名教官是否就是玛丽梅亚的父亲,光从电脑上并无法得知。

“全世界都在庆祝耶诞,偏偏还是有人不肯放假呀……!”

希洛的背后突然有声音传来。回头一看,原来钢弹驾驶员之一的迪欧就站在入口处。

希洛对此并不感到吃惊,因为他猜得出迪欧是用什么方法混进这里的。

迪欧和他一样,早就察觉潜藏在这个X18999殖民地的危机,所以也特地前来一探究竟。

他瞄了一眼荧幕所显示的资料。

“没想到特洛瓦那家伙还有侄女。”

“那是资料上面写的……,事实上,我们所认识的特洛瓦并不是真正巴顿家族的人。”

“喔,原来如此……。”

希洛看了接下去的资料后,吃惊地站了起来。

(搭这艘联络船太慢了……)

他这么想。

“要去吗?”

迪欧似乎已经看出希洛的意图了。

“是的……”

希洛穿上大衣,从大门飞奔而出,只丢下一句话:

“莉莉娜被绑架了……!”

迪欧对这个最新的消息略感意外,不过他也注意到,希洛还是和以前一样,一点都没改变。

他耸了耸肩,调侃地说:

“嘿嘿,好个率直的家伙……。”

当他知道希洛听不见他说的话时,随即也跟着跑了出去。

目的地只有一个——X18999殖民地。

为了能及时赶到该地,他们决定去抢夺高速太空梭。

数分钟后,希洛和迪欧凭着他们的智慧和技术,轻轻松松地就弄到一艘高速太空梭。

这两个人驾着抢来的太空梭,快速地驶离转接站,朝X18999出发。

----

幻想时代 扫校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