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六章

他依然沿用“特洛瓦·巴顿”这个名字。与其说,这是他个人的愿望,倒不如说是由于周围的人都只叫他这个名字的缘故吧。

就连马戏团里的当家花旦凯瑟琳·布伦也叫他特洛瓦。

“你在说什么?特洛瓦已经不是特洛瓦了。”

每次一有人这么说,凯瑟琳一定会这么顶回去:

“唉呀。反正他又没有别的名字,就用特洛瓦有什么关系嘛!”

凯瑟琳是个古道热肠的性情中人,平常总是习惯以大姊的口吻跟特洛瓦说话,久而久之她也真的把他视为亲弟弟了。

而他——特洛瓦虽然从未体验过家庭的温暖,不过每次和凯瑟琳相处,他却能感受到家人的亲切感。

(打从一出生,我就没有家人了……)

这个想法。一直盘踞在特洛瓦的脑海。

(一定是我想大多了,才会对凯瑟琳产生那种错觉……)

由于过去他曾有一段时间失去记忆,虽然现在已完全恢复,不过这样的“错觉”可能就是当时留下的后遗症吧。

巧的是,凯瑟琳也有同样的“错觉”。

(为什么每次和特洛瓦在一起,总会不自觉地想起那孩子……)

那个孩子,指的是凯瑟琳在四岁的时候去世的弟弟。

这件事是发生在布伦家到东欧做巡回表演的时候……。

——A.C.182——

乡间的道路上,布伦家的马车传出婴儿的阵阵哭声。

“乖喔!不要再哭了……托列敦……”

车蓬内,四岁的凯瑟琳好奇地看着嘤嘤哭泣的小娃儿。

“凯瑟琳,你为什么给弟弟取名为托列敦呢?”

在前面驾马车的父亲问年幼的凯瑟琳。

“他可是排行老二,不是老三呢(在希腊语中,托列敦是第三的意思)

“不是啦!因为弟弟是神话里的那个王于啊。”

“唔……”

看着似懂菲懂的父亲,坐在一旁的母亲忍不住悄声的告诉他:

“凯瑟琳是从童话书里看来的。”

“原来如此……早知道就不该答应让她取名字……我这个当父亲的乐趣好像被剥夺的感觉……”

布伦夫妇是在马戏团里表演空中飞人。他们的演出向来是团里的压轴,所到之处都颇受好评。

这次因为布伦太太生产,不得不暂时离开马戏团。不过,现在他们一家四口正打算前往东欧的某处小镇,和在那里等待的其它团员们会合。

但,这却是一趟无法抵达终点的旅程。

就在国境附近,布伦家的马车被卷入了地球统一联和敌对势力之间的战火。

当时,Ms尚未成为战场上的主流,所以联合军主要是以轰炸机为主力,敌军阵营则以防空火力反击。

由于联合军以优势的军力展开地毯式轰炸,以致于连原本应该是安全地带的国境附近也遭受战火波及。

激战中,布伦一家忙着四处逃命。

“爷爷!”

“孩子的爹……”

“没事的!你先带着孩子躲到建筑物里面去!”

火红的烈焰逐渐地逼近。

“动作快!”

吓得直发抖的凯瑟琳才刚跳下马车,一颗巨大的炮弹便朝他们的篷车直击而下。

她目睹自己的双亲和刚出生不久的弟弟所乘坐的马车轰然爆炸。令人无法置信的景象残酷地呈现在年幼的凯瑟琳眼前。

“爸爸……妈妈……托列敦!”

看着燃烧的车蓬飞落到地上,凯瑟琳呆立在原地,脑海一片空白。

不知道在原地待了多久的凯瑟琳,后来被一名义警团的人带到公园里临时成立的避难所。

虽然她没有受到任何的的伤,但因惊吓过度,导致有一段时间无法开口说话。

事后,凯瑟琳曾多次回到出事现场和公园企图寻找父母和弟弟,可是每次都失望而返,甚至连遗骨都遍寻不着。

不久,战事总算平定,边境附近被纳入联合军的版图。凯瑟琳也搭上一辆卡车,前往马戏团落脚的小镇。她小小的心灵还抱着一丝几乎等于零的希望……。

(爸爸他们一定是先去那里等我了……)

马戏团的人早就在镇上等候了,可是其中并没有布伦家的人。

“打起精神来,凯瑟琳……你还有我们啊。”

向来把凯瑟琳当成自己妹妹看待的现任团长,在一旁为凯瑟琳加油打

“我们都是一家人……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是马戏团的孩子。”

团长的话虽然令人感动,不过此时的凯瑟琳也只能默默的点头。

就这样,凯瑟琳随着马戏团过着四处表演的生涯。

凯瑟琳与特洛瓦相遇是十三年之后的事了。在此之前,她也遇过不少和他年纪相仿的少年,可是唯独对特洛瓦有一种特殊的情感,不知怎么的,每次和他相处,总会令她想起比自己小三岁的弟弟托列敦。

现在是—ACl96年年末。

凯瑟琳和特洛瓦所在的马戏团,正好来到L3太空殖民地群巡回表演。

虽然他们的马戏团有不错的口碑,不过在这个xl8999。似乎并不是这么回事,前来观赏的客人稀稀落落,票房连平常的十分之一都不到。

“真令人难以置信,观众竟然这么少……”

躲在舞台布幕后方愉看观众席的凯瑟琳嘀咕着。

“你说奇不奇怪,特洛瓦……?”

特洛瓦正背对着她,换穿驯兽师的服装。

单薄的驯兽装丝毫掩不住特洛瓦锻炼过的结实肌肉。连背上几处在战场所留下的伤疤也明显可见。

凯瑟琳这才注意到他背上有一整片的烧伤面积。由于烧伤的部分几乎已经和皮肤同色,不仔细瞧根本看不出来。

至于那些明显伤疤都是后来添上去的。

“你的背是火的伤的吗?在哪里烧伤的?”

“不知道,我不记得自已被火烧过……”

特洛瓦转过头回答她的问题。

他脸上戴着只有半边的小丑面具。因为今天他所表演的节目就是他最拿手的小丑驯兽。

“那是自我懂事以来就有了,大概是什么胎记吧……!”

就像面具一般不漏半点表情的特洛瓦继续说。

不过凯瑟琳却不这么认为。

(那的确是被火烧伤的痕迹,而且时间相当久了,就像是出生后不久就被烧的……)

看着特洛瓦的伤,她的内心隐约不忍,却也没再继续追问下去。

站在她身边的特洛瓦则看着观众席。

(果然,观众实在太少了……)

“没想到这么少人来……”

没错,观众太少了,少得近乎反常。

照常理,马戏团表演是太空殖民地十分难得少见的娱乐,应该很受欢迎刁叮。尤其是老虎,狮子、熊这类的猛兽,对生活在太空的人来说十分稀奇。在其它的殖民地,每次有马戏团表演,一定会聚集许多人潮。

此时,侍洛瓦注意到观众席后方的出入口站了几名穿西装的男子。虽然场内有不少空位,但他们似乎没有兴趣坐下来,而像是在等待某人的出场。

这些人的西装里面露出的深钝黑光已经引起了特格瓦的警戒心。

那是枪套里的手枪所反射的光。

(果然……)

“这里的人似乎有其它更令他们热衷的事情……”

“热衷的事情……?”

凯瑟琳转过头反问:

“到底是什么?”

“我也很想知道……!”

特洛瓦丢下这么一句话,便朝帐篷外走去。

一股风从外面吹了进来,轻拂着凯瑟琳的脸庞。

“待洛瓦……”

她知道就算上前阻止也是白费力气而已。她低头看着地上,特洛瓦戴的那张小丑面具就掉在她的脚边。

(没事的!特洛瓦一定会回来,因为他是这个马戏团的孩子……)

凯瑟琳在心中喃喃地念着这句曾经无数次带给她勇气的话。

帐篷外,特洛瓦正与刚才那几名穿西装的男子展开了打斗。没多久,那些人就倒在地上昏死过去,只剩他一个人还站立着。

他弯下身,从其中一人的西装内袋里取出皮夹,井掏出一张ID卡,迅速地输入几个密码。

那是军方情报部门所使用的特殊密码,可以在短时间内破解各种机密的封锁。

下一会儿,刚才那张如白纸般的ID卡立刻变成了一张身份证明。

虽然,公司员工平常会随身携带身份证明,不过若是连这种小职员都带着枪枝四处招摇,那就表示其中大有问题。

“是巴顿财团……”

那凡个人所属的幕后组织引起了特洛瓦的注意,因为他自称自己的姓就叫“巴顿”。而巴顿财团正是L3殖民地群势力最庞大的企业之一。

(真是太大意了……)

(早知道就不该在xl8999殖民地使用巴顿这个姓,可是……)

“难道那个人还没死心吗?不……,说不定是蕾亚的女儿……”

特洛瓦的脑海里浮现了蕾亚女儿的名字。

“我记得她好像是叫玛丽梅亚……”

他曾在一年前看过玛丽梅亚的照片,现在那个女孩应该有七岁了。

虽然她只是一个七岁的小女孩,不过特洛瓦并不忽视任何的可能性

一年多前, 不,正确的说应该是快接近两年以前的事了,也就是AC195年的年初。 当时,尚未使用“巴顿”这个姓氏的特洛瓦,是L3殖民地Ms 秘密研发计划的一名整备员。

那架机动战士的型号是

☆ ☆ ☆

G-01H——重武装钢弹——。

他非常欣赏这架人力雄厚的战斗机器,所以在组装零件时格外的细心。不过,向来沉默的他却不曾开口与人交谈,就连跟他共事的其它作业员都很少跟他交谈。

可是,有一位声音听起来相当亲切的男人——重武装钢弹的驾驶员,却主动上前跟他打招呼:

“你好,无名氏……”

“我给你看一样好东西!”

说着,他便从衣服里拿出一张相片,上面是一个看起来二十多岁的女性和一个三岁左右的小女孩。

小女孩开心地笑着。

“她叫玛丽梅亚,是我姊姊的女儿……”

而旁边那位抱着她的女人,就是她的母亲蕾亚。

从这样的关系看来就可知道,这位飞行员是小女孩的舅舅……。

“原本我以为,玛丽梅亚跟我姊姊一起死了,没想到我却发现她们还活着……”

驾驶员靠近这位他口中的“无名氏”,语气深长他说。

“一旦我们拿下地球之后,她将统领一切……!”

特洛瓦还记得,那个人当时曾经这么告诉他。

“玛丽梅亚”这个名字便因此一直深烙在特洛瓦的脑海。

(说不定那个家伙说的话将成为事实……)

尽管内心疑虑,不过他还是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把ID卡丢在男人的西装上。

看着对面街道那一排排几乎等于是废墟的未完工的高楼大厦,特洛瓦思考着未来的应付对策,他的心里已经做了一个重大决定——再次回到战争的舞台。

----

幻想时代 扫校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