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九、虎口脱险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九、虎口脱险

珍妮·克莱顿从“肯凯德号”她那间舱房的窗口,看见丈夫被送上了“丛林岛”草木繁茂的海岸,然后,轮船又在大海里继续航行。

好几天,除了“肯凯德号”那位沉默寡言、令人讨厌的厨师斯文·安德森之外,谁也没有露过面。她向厨师打听茹可夫放逐丈夫的那片海滩的名字。

拔蚁耄灰鸱缇突嵩焦卧酱螅比鸬淙说幕卮鹇看讲欢月碜欤世次嗜ィ霞一镏凰嫡饩浠啊

最居珍妮相信,他只能说这种半通不通的英语,便不再向他打听了。不过她从来没有忘记问候他,也没有忘记对他送来的难以下咽的饭菜表示感谢。

放逐泰山三天之后,“肯凯德号”在一条大河的人海口抛了锚,不一会儿,茹可夫走进珍妮·克莱顿的舱房。

拔颐堑侥康牡亓耍装模彼表潘担跋衷谖乙垢惆踩⒆杂珊褪媸省D阍馐艿恼勰ィ盐业男囊脖淙砹耍医∽畲蟮呐γ植挂酝墓А

澳愕恼煞蚴歉鲆笆蕖U庖坏隳阕钋宄J悄阍谒墓氏纭鞣谴粤址⑾炙嗌砺短逵胍笆尬椋拇υ朴巍6遥且晃簧鹗浚坏錾砀吖螅故芄玫慕逃

扒装恼淠荩衷冢野盐摇晃挥形幕纳鹗康陌赘悖⑶腋阋桓鲇胛艺庋猩矸荨⒂薪萄娜私煌幕帷6庖磺性谀阌肽侵豢闪脑车墓叵抵幸欢ㄊ侨狈Φ摹R蛭阃耆浅鲇谏倥目裣牒鸵皇钡某宥薷摹N野悖淠荩≈灰愦鹩ξ业那肭螅驮僖膊换岜煌纯嗾勰チ恕D愕暮⒆樱乙不岷枚硕说鼗垢恪!

斯文·安德森正要推门进屋,给格雷斯托克夫人送午饭,听见里面的说话声停下脚步。他伸长细长、多筋的脖子,小脑袋朝一边佩着,眯细一双离得很近的眼睛,那副鬼鬼祟祟偷听的样子那么富于表现力,就连两只耳朵也好像真的竖了起来,而蓬乱的黄胡子十分狡猾地耷拉着。

茹可夫结束了这番“宣言”之后,等待珍妮的回答。珍妮·克莱顿脸上的表情由惊讶变作厌恶。她气得浑身发抖。

凹庸闫笸际褂梦淞Ρ莆揖头叮也换岣械狡婀郑憧煞蛳壬彼担翱墒悄阌薮赖饺绱说夭剑尤幌嘈盼摇己病た死扯俚钠拮樱嘶蠲嵝母是樵傅赝度肽愕幕潮В饪墒俏彝蛲虿辉氲降摹D闶歉鑫蘩担馕仪宄憧煞蛳壬徊还钡酱丝涛也琶靼祝慊故歉錾倒稀!

茹可夫眯细一双眼睛,脸胀得通红。他恼羞成怒,向前跨上一步。“等你在我的意志面前碰得粉身碎骨,就明白谁是真正的傻瓜了,”茹可夫恶狠狠地说,“你这个粗俗不堪的美国佬会因为固执而付出沉重的代价,甚至以你儿子的生命为代价。我发誓要按照我的计划处置这个小东西——在你的面前剖出他的心肝,让你明白,侮辱尼古拉斯·茹可夫将意味着什么!”

珍妮·克莱顿十分厌恶地把脸转了过去。

岸晕颐枋霰ǜ葱目梢郧鼓愠谅俚绞裁吹夭接惺裁从媚兀俊彼担拔蘼弁不故钦娴母吨钚卸愣级〔涣宋业囊庵尽N业亩酉衷诨剐。荒芘卸鲜欠恰?墒俏遥哪盖卓梢栽ち希偃缢艹ご蟪扇耍鸵欢ɑ嵛つ盖椎娜儆母是樵傅叵壮鲎约旱纳N宜淙蝗绱税灰源宋郏盟肚彝瞪7裨颍剿浪不嶙缰湮摇!

茹可夫企图吓倒珍妮的阴谋没有得逞,对她恨之入骨。但是他那颗邪恶的心也懂得“物极必反”。如果真的逼死珍妮,他也就没办法再把她——格雷斯托克勋爵的妻子作为自己的夫人,领到欧洲各国的首都去炫耀了。

他又向前紧逼几步,一张凶恶的脸被怒火和欲火烧得一阵阵痉挛。他像一头野兽向她猛扑过去,有力的手指掐住她的喉咙,逼着她倒退到铺位上。

这时,舱房的门开了,茹可夫跳起来转过脸,看见瑞典厨师走了进来。

平常他那双颇为狡猾的眼睛浮现出一种愚蠢的表情,下巴也傻乎乎地耷拉着,只顾忙着往舱房那头的小桌上放格雷斯托克夫人的饭菜。

俄国佬恶狠狠地盯着他。

澳阏馐鞘裁匆馑迹俊彼笊浅庾牛拔裁疵坏玫皆市砭痛沉私矗抗龀鋈ィ 

厨师抬起一双水汪汪的蓝眼睛望着茹可夫,还朝他傻乎乎地微笑着。

拔蚁搿灰鸱纾突嵩焦卧酱蟆!彼故撬底拧奥看讲欢月碜臁钡陌胪ú煌ǖ挠⒂铮职鸭父龅釉谛∽郎现匦掳诹艘槐椤

翱旃龀鋈ィ∫蝗晃揖桶涯闳映鋈ィ∧阏飧隹闪妫〈笊倒希 比憧煞蚺叵牛咚当叨窈莺莸爻ψ吡斯ァ

安德森仍旧朝他傻笑着。像平常一样,他系着一条肮脏的围裙。那条油腻腻的系围裙的绳子上挂着一把细长的刀。他边笑边伸出一只手偷偷地抽刀。

茹可夫见状急忙止步,朝珍妮·克莱顿转过脸来。

跋弈忝魈齑鸶次业囊螅彼担澳鞘焙蛭一岚汛纤械娜硕颊医杩诖蚍⒌桨渡系模涣粝履悖愕亩樱婧臀摇H缓蟆D慊崆籽劭醋拍愕亩铀廊ィ膊换岽蚪廖颐恰!

他怕厨师听懂这番邪恶、狠毒的警告,用法语说这句话。说完之后便砰地一声关上门扬长而去,连那个搅了他的“好事”的厨师看也没看。

他走了之后,斯文·安德森向格雷斯托克夫人转过脸来,刚才满脸的傻气一扫而光,又变得狡黠而凶狠。

八馔猓ㄒ晕椅鳎ㄊ牵└鱿拢ㄉ担┕希彼担八盼鳎ㄊ牵┫拢ㄉ担┕稀N姨枚ㄓ铩!

珍妮·克莱顿惊讶地望着他。

罢饷此担詹诺幕澳愣继耍俊

安德森咧着嘴笑了笑。

拔鳎ㄊ牵┑摹!彼怠

澳闶翘轿堇锏牟飞匾獯辰幢;の业模俊

澳愣晕液芎茫比鸬淙私馐偷溃八盐业惫担ü罚┛创N野锬悖D阋托牡氐纫坏取N野锬恪U庖淮0段依垂矶啻巍!

翱赡阍跹镂夷兀克刮模彼实溃八姓庑┤硕己臀颐亲鞫浴!

拔蚁搿彼刮摹ぐ驳律担爸灰鸱纾突嵩焦卧酱蟆彼底抛砝肟辗俊

尽管珍妮·克莱顿对厨师是否真能给他切实的帮助持怀疑态度,但对他已经给予的援助仍然怀着深深的感激。在敌人手里能有一个朋友帮助,珍妮便觉得宛若一缕充满慰藉的阳光照耀着她的心,减轻了郁积心头的深深的痛苦。

这天,她没有再看见茹可夫,也没有看见别人。斯文送晚饭的时候,她试图把话题引到他如何帮助她的计划上来。可他总是叨叨那句仿佛预告风向的“口头禅儿”,似乎突然间又陷入先前那种傻乎乎的状态之中了。

可是他端着空盘子要离开舱房的时候,压低嗓门儿轻声说:“穿好衣服,收拾好毯子。我很快就会再来。”

他正要离开船房,珍妮拉住他的袖子。

拔业暮⒆幽兀俊彼实溃拔也荒芰粝滤愿龆蛔吡酥!

澳惆次宜档陌炀托辛耍卑驳律遄琶纪匪担拔艺锬隳兀悴灰偶薄!

他走了之后,珍妮,克莱顿一屁股坐在铺位上,茫然小知所措。该怎么办呢?对于瑞典人意图的怀疑在她的脑海里索绕盘旋。落入厨师之手,后果会不会比现在的情形更糟呢?

不,她就是和魔鬼同行,也不会比与尼古拉斯·茹可夫为伴更糟。因为连魔鬼也要顾及自己的好名声。

她一次又一次地发誓,带不走儿子绝不离开“肯凯德号”。直到深夜,她还没有上床睡觉。她坐在铺位上,已经用绳子结结实实捆好了毯子。大约半夜,门板上响起一阵极轻的敲门声。

她急忙走过去拉开门闩,门轻轻地打开了,蒙着面孔的瑞典人走了进来。他一只胳膊抱着一个包裹,显然是他的毯子。另一只手举起来,把肮脏的手指放在嘴唇上,打了一个“不要说话”的手势。

他悄悄地走到她的身边。

氨险飧觯彼担翱玻ǹ矗┘饫锩姘亩模ㄎ鳎┠闱虿灰錾U馕鳎ㄊ牵┠愕亩印!

珍妮从厨师手里一把抢过襁褓中的婴儿,把正在熟睡的孩子紧紧搂着,贴在胸口,欢乐的泪水顺着面颊清潜流下,因为激动和兴奋,浑身震颤着。

翱熳撸 卑驳律担拔颐敲挥锌傻⑽蟮乃模ㄊ保┘洌 

他拿起她的毯子向房门快步走去,领她爬上船舷,又帮她爬上软梯。在她爬进下面那条小船的时候,还替她抱着孩子。不一会儿,他便割断连接小船和轮船的那条绳子,轻轻地划着桨,向乌加贝河黑暗笼罩的河口驶去。

安德森划船的时候,显得对这一带相当熟悉。半个小时以后,月亮从云彩里钻出来,他们看见一条支流从左面流入乌加贝河。瑞典人掉转船头,把小船划向这条狭窄的河道。

珍妮·克莱顿纳闷,这人怎么对要去的地方了如指掌。她并不知道,作为厨师,斯文这天曾经划着小船到附近一个小村庄,向黑人们买粮食之类的东西,并且对他们现在进行的这次冒险的每一个细节都作了安排。

尽管月亮圆如玉盘,小河的河面还是一片漆黑。两岸的大树枝叶相连,在河中间连成一道漫无止尽的拱门。苔藓不时从十分优美地弯曲下来的树干上剥落下来,繁茂的藤蔓一直从地面爬到最高的树枝上,又呈环状垂下来,抚弄着平静的水面。

船桨哗拉哗拉的响声不时惊起一条巨大的鳄鱼,在平静的河面掀起细碎的波浪。河马喷着鼻息,从沙洲钻进清凉安全的水底。

两岸浓密的原始森林里传来食肉动物在半夜发出的可怕的叫声:鬣狗狂乱的吠叫,豹子呼呼噜噜的咳嗽,雄狮深沉、可怕的怒吼。此外还有许多四处觅食的野兽发出种种叫声,听起来让人毛骨悚然。

珍妮把儿子紧紧贴在胸口坐在船尾。由于娇嫩的小乖乖终于回到身边,今晚她比许多个痛苦悲伤的长夜不知要幸福多少倍。

尽管不知道等待她的将是怎样的命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再度陷入灭顶之灾,可她仍然十分快乐,仍然为这个幸福的时到充满感激。她可以把亲爱的儿子紧紧抱在胸前!哦,这是多么卑微的要求,又是多么深沉的幸福!她几乎等不到天亮,现在就想好好看看她的小杰克那张可爱的小脸,那双明亮的黑眼睛!

她一次又一次瞪大眼睛,吃力地瞅着,希望透过丛林浓浓的夜色,哪怕看一眼儿子可爱的小脸蛋儿。可是,只能模模糊糊看见那张小脸的轮廓。她只好把襁褓中的孩子紧紧贴在自己的心口窝上。

大约凌晨三点,安德森把船停靠在一片沙滩上。沙滩那边是一片林中空地。月色朦胧,看得见一座座土人的茅屋,四周是用带刺的荆棘筑起的“围墙”。

瑞典人好一阵叫门,才听见村庄里有人答应,那也是因为事先跟他们约定好了的缘故——这些土人对半夜三更黑暗中传来的叫喊声十分害怕。他帮助珍妮·克莱顿抱着孩子上了岸,把船在一棵小树上挂好,拿好毯子,领着她向村庄走去。

因为安德森已经事先花钱买通了酋长,一个土人妇女——酋长的妻子开了大门把他们放进村。她要带他们到酋长的茅屋里休息。安德森说,还是在外面露宿更好。酋长夫人觉得自己尽到了责任,便把他们扔在那儿,自个儿回家睡觉去了。

瑞典人用他那种生硬的半通不通的英语解释说,茅屋里肯定很脏,虱子很多。他替珍妮铺好毯子,然后跟她拉开一点距离,铺开自己的毯子,倒头便睡。

地很硬,珍妮怎么躺着也觉得不舒服,不过因为实在太累,她还是很快便搂着儿子睡着了。

醒来时,天已大亮。

四周围着二十多个好奇的黑人——大多数是男人。因为土著居民中最爱大惊小怪的是男人。珍妮·克莱顿出于本能,把儿子紧紧搂在怀里。不过她很快就看出这些黑人压根儿没有要伤害她和孩子的意思。

有一个黑人还送给她一葫芦牛奶——那是个挺脏的、烟熏火燎的葫芦,因为日久年深,葫芦口上结着一层厚厚的奶酪似的东西。他的善良深深地感动了她,脸上现出好久没有过的微笑。这令人销魂的微笑曾经使她的美貌闻名于巴尔的摩和伦敦。

珍妮接过葫芦,一股臭烘烘的气味直刺鼻翼,恶心得直想呕吐。可是为了不伤害对方的感情,她还是硬着头皮把葫芦嘴送到唇边。

安德森替她解了围。他从她手里拿过葫芦,自己喝了几口,然后把它还给那个黑人,还送他一串蓝颜色的珠子作为礼物。

太阳已经升得很高了。尽管儿子仍在熟睡,珍妮还是忍不住要看看他那张可爱的小脸。酋长赶跑围观的人,正站在离她不太远的地方和安德森说话。

阳光很强,毯子遮挡着孩子的脸。珍妮想撩起毯子看看孩子,又怕惊了他的觉。正犹豫着,听见厨师和酋长用黑人的土话交谈。

这家伙真了不起!一天之前,她还认为他又没文化又傻。可是现在,二十四小时以后,她已经知道,他不但能说英语、法语,而且能说西非海岸黑人的土语。

她过去以为他鄙俗、凶残、不可信任。可是从昨天起,她已经有足够的理由相信,他在哪方面都与自己的想象完全不同。令人难以置信的是,他完全出于一种骑土精神,给自己以帮助。除了已经揭示的意图与打算之外,在他心灵深处一定有某种更为深沉的东西。

她抬起头看了他一眼,又看见他那双距离很近的、狡黠的眼睛,和令人反感的长相,不由得打了一个寒战。她简直无法相信,如此崇高的精神境界会和这样粗陋的外表联系在一起。

她脑子里乱七八糟地想这些事情时,放在膝上的褪褓之中传出一阵轻微的哼哼声,然后又响起鸽子叫似的好听的声音。珍妮心里一阵狂喜。

孩子醒了!现在她可以大饱“眼福”,把他看个够了!

她十分麻利地解开包裹孩子的毯子,安德森眼巴巴地望着她。

他看见她摇摇晃晃地站起来,两只手抱着孩子,从一臂之遥端详着小家伙胖乎乎的脸蛋儿、亮闪闪的眼睛,目光中充满了恐惧。

突然,他听见一声悲惨的哭叫,珍妮腿一软,倒在地上昏了过去。

书香门第扫校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