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一、茹可夫报仇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一、茹可夫报仇

罢庾铝肿乓徊闵衩氐纳剩钡习⑴堤厮担熬萑ㄍ耸客嘎叮炀趾妥懿文辈康奶毓ぁ⑷嗽倍栽斐烧庵纸峁脑蚨家晃匏K歉颐谴蠹乙谎恢滥峁爬埂と憧煞蛱优芰恕!

约翰·克莱顿——格雷斯托克勋爵,也就是从前的人猿泰山,坐在巴黎他的朋友保罗·迪阿诺特中尉的客厅里,若有所思地瞅着锃亮的靴子,一言不发。

尼古拉斯是根据人猿泰山的证词被判处无期徒刑,关在法国陆军监狱的。可是现在他竟跑了。这桩事勾起泰山许多往事的回忆。

他想起茹可夫为了害死他采取的种种手段,意识到现在他既已逃出法网,一定要策划新的阴谋加害于他。而且毫无疑问,新阴谋就其狠毒程度而言,将是以前的手段所无法比拟的。

泰山在阿兹瑞购置了一座很大的庄园。庄园座落在万齐瑞部落的领地。人猿泰山曾经是这块辽阔土地的王。最近,因为雨季来临,为了躲避那里的潮湿和可能发生的危险,他把妻子和出生不久的儿子送到伦敦。

他横渡英吉利海峡,来看望老朋友,可是俄国佬逃跑的消息给他这次出游罩上了阴影。虽然刚到,他就想马上返回伦敦。

拔业共皇俏约旱P模B蓿彼沼谒担肮ィ以白派O眨啻未彀苋憧煞虻囊跄薄?墒窍衷谇榭霾煌耍乙丫辛思沂遥荒懿晃亲畔搿N也换岽砜凑飧鋈恕K桓抑苯影衙范宰嘉遥欢ɑ嵬ü群ξ业钠拮踊蛘叨哟锏酱蚧魑业哪康摹K浅G宄僖裁挥斜日庖皇指荻荆苤梦矣诓恍矣胪纯嘀小R虼耍冶匦杪砩戏祷芈锥兀恢焙退谴粼谝黄穑钡饺憧煞虮蛔侥镁砂福蛘呙槲魈臁!

就在泰山和迪阿诺特在巴黎谈论这件事情的时候,伦敦郊区一座小别墅里,有两个黑不溜秋、满脸凶相的家伙,也在密谋什么。

这两个人一个满脸胡须,另一个因为长时间闭门不出,面色苍白,黑色的胡茬很短,大概刚刮没几天。正在说话的就是他。

澳愕冒押庸蔚簦⒘锌巳彼酝樗担跋衷谡飧蹦Q谎劬湍苋铣瞿恪N颐潜匦肼砩戏质帧5冈凇峡潞拧装迳显偌娴氖焙颍苡心橇轿蛔鸸蟮目腿俗髋恪6杂谖颐前才诺恼獯斡淇斓穆眯校强墒亲雒我膊辉氲健

傲礁鲋油分冢揖突岽耪饬礁鋈酥械囊桓觯ど贤ㄍ喾鸶鄣牡缆贰H绻隳馨凑瘴业闹甘窘魃鞔邮拢矫魈煲估铮阋哺煤土硗饽歉鋈艘黄鸶系蕉喾鹆恕5比磺疤崾牵芟裎蚁胂蟮哪茄】旄匣芈锥亍

扒装陌⒘锌巳饧潞臀颐且郧案晒哪切┖檬露谎崛梦颐羌鹊美挚旎睢8行荒切┯薮赖姆ü耍恢卑盐姨优艿南⒁髁苏饷炊嗵欤刮矣凶愎坏氖奔浒颜獯涡⌒〉拿跋盏拿恳桓鱿附诙及才诺萌绱酥苊埽灾劣诹桓隹赡苡跋煳颐侨碳苹穆┒匆膊换岢鱿帧O衷冢偌桑D阕咴恕!

三个小时之后,邮差走上保罗·迪阿诺特中尉那幢公寓前面的台阶。

跋淅姿雇锌搜舻牡绫ǎ彼云腿怂担八谡舛÷穑俊

仆人点了点头,签了字,把电报送给泰山。他正收拾行装,准备回伦敦。

泰山撕开那封电报,只瞥了一眼,脸色便变得苍白。

澳憧纯窗桑B蓿彼咚当甙训绫ǖ莞习⑴堤兀八且丫率至恕!

迪阿诺特接过电报,读道:

敖芸吮蝗舜踊ㄔ袄锕兆摺P缕腿讼低保俟椤U淠荨!

一辆敞篷车把泰山从火车站接回到他在伦敦的府邸。泰山跳下汽车,大步流星跑上一溜台阶,在门口碰到哭干了眼泪、几乎要发疯的妻子。

珍妮·波特·克莱顿马上把她已经知道的关于儿子失踪的情况向丈夫说了一遍。

保姆一直在宅子前面的人行道上推着坐在婴儿车里的小杰克晒太阳。突然,一辆窗帘紧闭的出租汽车飞驰而来,在街角停下。保姆没注意这辆汽车,只记得车上没人下来,发动机也没有关闭,车停在路边,似乎等着和那家公馆要车钱。

就在这时,新来的男仆卡尔,从格雷斯托克的府邸里跑了出米,对保姆说女主人要和她说几句话,在她回来之前,小杰克由他来照看。

保姆说,她对这个家伙毫无戒备,可是走到大门口的时候,突然想起,应当告诉他不要把婴儿车转过来,以免阳光刺着孩子的眼睛。

她回转身正要把这话告诉他,惊讶地发现,男仆推着小车飞快地向街角跑去。这时,车门打开,露出一张面皮黝黑的脸。

保姆猛然意识到小杰克处于危险之中。她大声叫喊着,冲下台阶,向那辆出租汽车猛冲过去。卡尔正把孩子递给那个黑不溜秋的家伙。

她还没跑到汽车跟前,卡尔已经坐到他的同谋旁边,砰地一声关上车门。司机发动汽车,可是车子出了毛病,好像是挂不上档。他只好把车向后倒退了几英寸,保姆趁机冲到汽车旁边。

她跳到踏脚板上,想从那个陌生人手里抢回小杰克。汽车发动起来之后,保姆还趴在车窗上,一边叫喊,一边抓打。直到汽车开过格雷斯托克府邸,卡尔朝她脸上猛击一拳,才终于把她打倒在人行道上。

保姆的叫喊声吸引来附近几家公馆的仆人和主人,也吸引来格雷斯托克家的人们。格雷斯托克夫人亲眼看见保姆在踏脚板上和劫持者勇敢搏斗的情形。她自己也向那辆飞驰而过的汽车冲了过去,可惜太迟了。

格雷斯托克夫人知道的情况就这么多。她做梦也没有想到,这件事的幕后操纵者竟是尼古拉斯·茹可夫。她满以为这个坏蛋还在法国监狱里关着呢!

泰山和妻子站在那儿正绞尽脑汁想营救儿子的办法,右面书房里的电话铃响了。泰山连忙去接。

案窭姿雇锌搜袈穑俊钡缁澳墙桓瞿腥说纳粑实馈

笆堑摹!

澳亩颖蝗斯张芰耍蹦侨思绦担跋衷谥挥形乙桓鋈丝梢园镏阉一乩础N叶怨兆咚哪歉鋈说囊跄币磺宥J率瞪希乙膊斡肓苏飧鲆跄薄K谴鹩Ω乙槐是墒窍衷谟直湄粤恕N顺沟装谕颜饧父龌档埃掖蛩惆镏一囟印L跫遣灰蛭庾镄欣锩嬗形乙环荻群ξ摇D丛趺囱俊

爸灰隳馨盐伊斓讲匚叶拥牡胤剑比嗽程┥交卮鸬溃拔冶Vぜ韧痪獭!

昂冒桑蹦侨怂担安还匦牒臀业ザ兰妫蚁嘈拍桓鋈耍丫幻ё驳牧耍荒茉偃帽鹑酥牢沂撬!

拔以谑裁词奔洌裁吹氐悖湍慵妫俊

那人说了多佛港滨水区一家小酒店的名字和位置——那是水手们经常光顾的地方。

敖裢10点,”那人最后说,“来早了也没用。这期间,您的儿子平安无事。您一来,我就可以悄悄地把您领到藏他的地方。不过,您一定要单独来,而且无论如何,不能报告伦敦警察厅侦缉处。我认识您,会在暗中监视您的。

叭绻⑾钟腥伺阕拍蛘叻⑾终焯街嗟男屑?梢傻娜耍揖筒怀隼醇簿褪フ业蕉拥淖詈笠桓龌帷!

那人说完这番话便挂上了电话。

泰山把电话内容告诉妻子。珍妮请求丈夫带她同去,但泰山生怕与妻子同行,那人就真的拒绝帮助他们,夫妻俩只好暂且分手——泰山匆匆忙忙去多佛,珍妮在家里焦急地等待丈夫此行的结果。

可是这一对夫妇做梦也没有想到,命中注定,他们要经历多少磨难,要跨越多少时间与空间的阻隔,才能再次相见。不过,为什么非要预先想到这些呢?

人猿泰山离家10分钟以后,珍妮·克莱顿在书房里那块色彩柔和的小地毯上焦急地踱来踱去。丢了儿子,充满母爱的心隐隐作痛。她怀着希望和恐惧,痛苦至极。

尽管她一再安慰自己,泰山按照那个神秘的陌生人的要求独自前往不会出什么大事,可是直觉却让她怀疑,丈夫和儿子正面临极大的危险。

她越想越觉得这件事其中必有蹊跷。要么,打电话的人为了麻痹他们,争取时间,把小杰克隐藏起来,伺机拐带出英格兰;要么,他们设下圈套,引诱泰山自投罗网,落入仇人茹可夫之手。

这个念头一产生,她就害怕地睁大一双眼睛,不再踱步。她对此一下了深信不疑,连忙瞥了一眼书房拐角立着的那架滴答直响的落地式大座钟。

想赶上泰山乘坐的那列开往多佛去的火车已经为时太晚了。不过,稍晚一些,还有一列开往这个英吉利海峡港口的火车。乘坐这趟火车可以在10点钟之前,赶到丈夫要去的那家小酒店。

她立刻叫来仆人和汽车司机,吩咐了他们几件事情。10分钟以后,珍妮已经坐着汽车穿过车水马龙的大街向火车站飞驰而去。

当晚9点45分,泰山走进多佛港滨水区那家肮脏的小酒店。他在那间散发着难闻气味的屋子里刚走了几步,一个用衣领遮挡着半个面孔的家伙和他擦肩而过,向大街上走去。

案依矗簟!蹦吧饲嵘怠

人猿泰山回转身,跟那人走进一条灯光昏暗的小巷。从小巷出来,那家伙把他领到一片漆黑之中。这儿靠近码头,堆着许多麻包、箱子、桶,活像一座小山,投下一片黑影。他在“小山”下面停下脚步。

昂⒆釉谀亩俊碧┥轿省

霸谀翘趼执希堑愕愕乒饩褪恰!

泰山在一片昏暗中极力想看清楚陪他一块儿来的这个家伙那张脸。可是光线太暗,看不清楚。如果能够想到,这位“向导”不是别人,正是阿列克赛·鲍尔维奇,泰山一定会立刻意识到,危险正潜伏在脚下这条小路上。

跋衷诿蝗丝垂芩倍砉屑绦担扒浪吹哪羌父鋈艘晕桨参奘拢换嵊腥瞬炀酰忌习度チ恕4现挥辛礁龃保腋撬腿ズ枚喽潘勺泳疲愎凰强炜旎罨詈群眉父鲂∈绷恕R虼耍峡潞拧衷谑导噬厦蝗恕N颐强梢园押⒆颖Щ乩矗坏愣膊挥玫P摹!

泰山点了点头。

澳敲矗甙伞!彼怠

跋虻肌绷焖狭艘惶蹩柯胪吠2吹男〈A礁鋈烁丈先ィ⒘锌巳け婢褪致榻爬啬闷鸾跋蚰翘醮煽斓鼗ァB执难檀牙锩白藕谘獭L┥讲⑽匆虼硕伞K睦镏挥幸桓瞿钔罚峡彀讯颖г诨忱铩

船舷上垂着一道绳梯,两个人顺着梯子悄悄地爬了上去。一上甲板,俄国佬便朝舱口指了一下,泰山跟着他急匆匆跑了过去。

昂⒆泳筒卦谀嵌彼担澳阕詈孟氯グ阉侠矗以谡舛惴欧纭D闶堑钡模〖一锊换嵋蛭闳ケ罂薮蠼小;桓鋈耍峙戮筒灰谎恕

泰山救子心切,压根儿就没有注意“肯凯德号”上的种种奇怪现象:甲板上虽然空无一人,锅炉却烧得正旺,烟囱里喷吐着黑烟,说明轮船随时准备启航。

人猿泰山几步跨进船舱,刚下去,沉重的舱盖便咚地一声盖住了舱口。

泰山一下子明白中了圈套,不但没有把儿子救出来,连自己也落到仇人之手。他立刻返回去,拼命推舱盖,但是毫无用处。

他划着一根火柴,向四周张望,发现这是从整个船舱分隔出的一个小房间,舱口是唯一的通道。显然是为了关他而特意隔出来的“单人牢房”。

袄畏俊崩锩挥斜鸬亩鳎裁挥斜鹑恕H绻釉凇翱峡潞拧鄙希彩潜还卦诹硗庖桓龅胤健

在过去的20年里,人猿泰山从一个不懂事的婴儿到一个大小伙子,从未接受过任何人的帮助。在那难以忘怀的岁月里,他在丛林里漫游,学会了像野兽一样对待痛苦与欢乐。

因此,他没有歇斯底里大发作,也没有诅咒命运不公平的安排,而是耐心等待下一步还会发生什么事情,并且着眼于如何才能“自己解放自己”。他十分仔细地察看这间“牢房”,试了试四周厚重的木板能经得起多大的力量,量了量头顶距离舱口有多高。

这时,他突然感觉到发动机开始转动,螺旋桨也旋转起来。

船开动了!它将把他带到哪里?等待他的又将是怎样的命运?

就在这种种思想从他心头掠过的时候,一个声音盖过发动机的喧嚣传入耳鼓。他一下子明白了这个叫声意味着什么,浑身变得冰凉。

从他头顶的甲板上,清清楚楚传来一个吓坏了的女人的尖叫。

书香门第扫校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