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十二章

不知过了多久,龙凡终于从昏迷中醒来。

他缓缓地张开双目,思维逐渐开始了运作。比身体所受的重创更为可怕的,是无比的沮丧已经击溃了他的信心。

他败了,败得一无所有。

神族如此的强大、阴险,而自己呢?只不过是一个16岁的少年罢了,而且现在自己已经成了一个废人,凭什么去和敌人斗争?他在惨败面前选择了逃避,不愿去想任何事情。

“爸爸,对不起,我让你失望了。”他在心底里深深地叹息一声,阖上了眼睛,静静地等待着死亡的来临。

但令龙凡意想不到的是,由于全身的神经仍旧处于深度的麻痹状态,他无法阻止体内残余的生机重新苏醒过来。他的潜能此时发挥了神奇的作用,一点一点地却是顽强地修复着各个器官的功能。

神经也渐渐有了知觉,这却给他带来了更大的痛苦。所有的感觉细胞都变得无比的脆弱和敏感,阳光照射在他裸露的身躯上的最细微的温度变化,对他的神经而言都是残酷至极的考验。

龙凡却在这一次次的痛苦挣扎之中,被迫地逐渐恢复了斗志。他调整着吐纳的节奏,呼吸渐渐变得缓慢悠长。强烈的倦意和撕裂心肺的痛楚交替袭击着他脆弱的生命力。龙凡竭尽全力保持着头脑清醒,微弱的意念渐渐集中到脑海深处,在缓缓地流动中不断地聚集能量,然后意识流沿着颓园断壁般的神经脉络在体内里困难地游走,唤醒被重创后处于麻痹状态的细胞。

当他终于能够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的时候,他知道世界上再也没有什么能够打败自己。

龙凡洗了个澡, 胡乱找了些东西填饱肚子。做这些极其简单的事情却几乎耗尽了他的能量,他的身体就象是被抽去了骨头,毫无气力。他知道自己现在最需要的就是睡眠,于是又挣扎着躺到床上,很快就陷入了黑甜的梦乡。

当他一觉醒来, 看看时间,竟然已经是7月12日的中午了。玉婷说过,她的父母会在周末回家。“这里也不安全啊。”他嘴里嘟囔着,却丝毫没有溜走的意思。这几天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他需要好好地想想。

一定要把整件事情理出个头绪来,他懒洋洋地躺在床上,脑子却在紧张地工作着。杀害齐叔叔和诬陷自己杀人,都只是敌人的连环诡计的一部分而已,自己的基因,才是神族的真正目标。

凤先生身体里面的那个神族幽灵并没有死,他现在一定又有了新的躯体。这家伙真的是太厉害了,从一开始自己就被他玩得团团转。

玉婷肯定也是神族,她一定会怀孕,现在正躲在安全的地方,准备生下她和自己的儿子——龙家的后人只会是儿子。如果她真的生下了孩子,孩子的体内也应当存在着基因枷锁。神族不一定能够解锁,可那样一来,他们就会认为孩子并无用处而伤害他。

玉婷为什么会饶自己一命呢?神族可不会做毫无意义的事。他们还希望从自己身上找到晶石的下落吧。

这是一场不公平的战斗,敌人太强大了。也许只有突破了基因枷锁,自己才会拥有与神族相抗衡的实力。

不论如何,这是眼下唯一的活路了。

既然命运决定了自己将作为一个战士继续活下去,那就勇敢地承担起这个责任吧!龙凡有些奇怪,为什么神族这几天似乎将自己遗忘了。他不知道,逃离死神魔掌的齐灵此时已经回到了宁州。这位优秀的特工的一连串的复仇行动,正让神族疲于应付头痛不已。

傍晚时分,龙凡下楼走出住宅区。他的身体依然极度虚弱,但精神却已经进入了一个更高的层面。

黄昏的太阳仍然在天边顽强地燃烧着,不愿坠入黑夜的怀抱。落日的余辉将宁州小城的数千幢楼宇变成了金色的森林。

路上车辆行人匆匆,没有人注意到龙凡的存在。

如果他们知道,人类命运的转折点就落在路边这个相貌平平的少年的身上,他们会有什么想法呢?

龙凡静静地站在街头,听到由远而近的警车的呼啸声,他苍白的脸上露出了微笑。他在离开玉婷家之前拨通了警察局的号码。

世界上没有比监狱更好的地方,可以让他安全地完成生死关的修行了。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