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十章

龙凡吃饱喝足,抹了抹嘴巴。

他现在的位置是在市图书馆大厦的楼顶,这里没有监视器,没有警察,没有被神族骗来对付自己的人类同胞。

他需要一个安静安全的地方来疗伤。

蓝缎似的天幕中繁星点点,夜风阵阵袭来,让他心情为之一爽。

龙凡盘膝坐下,很快入定。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龙凡悠悠地从冥想之中醒来,睁眼一看,天已然大亮了。他起身活动了一下手脚,昨晚胸中的郁闷感觉已经完全消失,不禁大喜。

他走到护栏边上,低头望着地面上虫子般急速爬行的车辆,觉得好玩极了。

一股阴寒之气袭来,龙凡知道这又是神族的灵力遥感侦察,却毫不在意。他向空中挥了挥手,算是打个招呼。

修罗和乐队已经搭上今早的班机离开了宁州,留下现在身份是乐队执事的神佑长老处理剩下的事宜。小小作为凤先生一案的主要证人,被告知暂时不能离境。反正就算苦学3年, 她也只能做个三流小明星,在艺术圈里扑腾几下完事。神族从来就没有认真把她的所谓明星梦当一回事,她只是棋子而已。

血液分析的结果令长老们很是失望,他们找来的最优秀的医师也无法解开龙凡基因里的枷锁,他的细胞无法克隆。神族庆幸没有让修罗杀掉龙凡,那样可就前功尽弃了。“他还在那儿。”静室里,法相长老结束了神游,表情有些愤愤然地说道:“那小子在做什么?”神佑长老问道。他在转化之后的10天之内都不能妄动灵力,这也正是他请法相长老前来助阵的原因。

“看风景。”法相长老冷哼一声。

神佑长老想了想,道:“把他逼出来。”

张扬走进来说道:“总部通知两位长老,必须尽快解决好这件事。蛇翼星人警告我们神族不要违反星际考察的规矩。”

“它们还以为我们是观光团呢!”法相长老忿然。

“总部说我们目前不宜惊动其它星球的势力。”张扬小心翼翼地说道。“还有一件事,云智长老说,在飞机失事现场找到的人体残骸是飞行员的尸体,齐灵可能还没有死。”

“什么?”

龙凡打定主意,在没人——不管是人还是神族——找上这里之前,好好调整一下身体状态。只可惜这里还不够安全,解除基因枷锁需要进入假死状态,而且爸爸并没有说这种“生死关”修行要花多长时间,想来也不会太短。

阳光越来越强烈,龙凡静静站着,心如止水,这是他第一次独自一人练习搏击术。张扬拉开被拧断了插销的小门,走上楼顶,见龙凡犹自练得开心,不觉一笑。

“怎么是你呀?”龙凡停下手脚,讶然问道。

“我叫玄武,是神族的魔天使。”张扬故意将灵力释放出来,煞气直逼向龙凡。他心里也很惊奇,只不过一夜时间,男孩的伤势似乎就已经痊愈了。“你最好乖乖地带我去找那块晶石。”

这家伙比修罗还要厉害。龙凡心里一惊,嘴里却毫不示弱。“魔天使是什么玩艺?”

“我在神族里专门负责杀人,是凤凰的复仇之翼。”玄武进一步恐吓。

“修罗就应该是你们魔鬼凤凰骗人的那只翅膀了吧?”龙凡一脸苦笑。“好吧,反正打不过你,带你去就是了。”

他出奇地合作,和玄武一起下楼走出图书馆。玄武一指停在路边的一辆高级轿车。“上车。”

龙凡却往后一缩,道:“等一下,有警察!”

乘玄武一愣神的功夫,龙凡拔腿就跑,速度惊人。

玄武发觉上当后,只是一笑,缀在男孩儿身后不紧不慢地跟了上去。

龙凡很快发现对方不只一人,而是早已在图书馆周围布下了天罗地网,并且几乎在附近的每一幢大楼的门口都安排了人手,防止自己故伎重演。他不知道,此次神族将长州和平州两所凤凰武术学院训练的武士都调到宁州来了。

“那就赛跑吧。”他咬咬牙,越跑越来劲。

他的一路狂奔终于引起了警察的注意,而这恰是他所希望的。警察总比神族要好对付些。

随着警车的呼啸声渐起,玄武他们果然果然停止了追赶。

龙凡放下心来,瞅准马路对面林立着十几幢公寓楼,加速冲了过去。他已经有点支撑不住了,不论如何也得找个旮旯角落歇一会儿。

随后而来的警车没能发现他。“幸好他们没派出直升飞机。”龙凡松了口气,小心地在一幢幢楼宇间慢慢穿行。他四下打量着寻找藏身之处,结果却很失望。这里象是高级住宅区,每栋楼的安全措施都很严密,绝无可乘之机。

他突然想起一事,忙从背包里取出相框,将相框背面的盖板打开,用手指戳烂了里面的芯片。

直到现在,他在和神族的斗争中仍处于绝对的劣势。他绝不能给敌人留下任何的线索。只要神族没找到晶石,他们来到地球所要进行的巨大阴谋可能就会无法得逞。

龙凡心疼地瞧了一眼已变成一片空白的相片,用力将它扔了出去。相框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落到地上摔得粉碎。

背后传来电单车的马达声,他回头一看,呆住了。

那人也认出了他,急忙煞住车子,俏脸上露出惊讶的表情。

龙凡避无可避,只得强笑着打了个招呼:“玉婷你好!”

玉婷的一双美目凝视了他半晌,这才开口说话:“如果你相信我,就到我家来吧。我家就在前面,家里没人,很安全。”

经过启灵仪式,玉婷已经正式成为神族的一员。她了解了神族的历史和伟大使命,并毫不犹豫地接受了神佑长老交待的任务。

“你家就住在这里呀?”龙凡心想这倒真是巧了。他哪里知道这是法相长老运用灵能对他的大脑进行了极为微弱的干扰,又在围追堵截中巧妙安排,一步步诱使他逃到此地。

他看着这位学校第一美女,问道:“他们说我是杀人犯呢,你不怕么?”

“我才不信你会杀人呢!”她回头望望。“快些了,别被人瞧见。”

玉婷的家果然就在前面不远的一幢楼里,她停好了车,说道:“电梯里有监视器,咱们得爬楼梯。”

“你家住几楼?”

“17楼。”女孩儿俏皮地一笑。“你不害怕么?”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