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九章

龙凡楞了好一阵子,慢慢走上前去,仔细观察着失去了生机的凤先生。敌人就这么死掉了?龙凡实在不敢相信。

他毕竟只是个在和平环境下长大的16岁少年,面对神族设下的连环诡计,他的脑子里一片茫然,只知道大事不妙,却不晓得该如何是好。

门开了,小小走了进来。她在外面等了好长时间仍未见两人出来,生怕龙凡和凤先生争吵起来,想进来瞧瞧。

小小迷惑地看着龙凡站在瘫倒在沙发里的老人身前,他听到门响,转过头来呆望着自己。

下意识地,小小发出了一声尖叫。

龙凡被这声尖叫惊醒了,此地不宜久留。他象一头想要冲出牢笼的猎豹从女孩儿身边窜出,向楼梯直奔而去。

一道白色的身影以更快的速度从大会议室里飘出来,恰好在楼梯口前拦住了龙凡的去路。

龙凡不加思索一拳击出,却被那人抬手挡个正着。两人拳掌相击,发出一声闷响。龙凡被硬生生弹了回去,连退几步才立稳身形。

“你逃什么?”修罗厉声喝道。他的身子晃了晃,将对方凶悍的冲击力量化解掉。修罗被这一拳的强大劲道激起了斗志,眼中光芒灼灼,一股迫人的煞气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直逼龙凡。

走廊里这时已乱成一片,有人惊叫:“凤先生死了!”又有人喊道:“别让那个男孩跑了!是他杀了凤先生!”

龙凡深吸口气,再次冲向修罗。他想起了被杀害的父母和齐叔叔,强烈的仇恨和逃生的欲望使得他热血沸腾。他凝聚起全身力量挥出一拳。拳头在空中划出一道曼妙的弧线,由于力道精妙,拳势不断地发生着细微的变化,让人无法准确判断这可怕的一击的最后落点。

只看来势,修罗就知道自己不一定能接得住这一拳。他一闪身,右手并指成刀高高扬起,待两人身影交错时掌刀顺势劈下,正砍在龙凡后背心上。

龙凡“噗”地喷出一口鲜血,却借着这一掌之力落下楼梯,在地上一个翻滚便直朝3楼扑去。等到修罗抬腿追赶时,他已然连滚带跳冲到了1楼,身影在乱作一团的人群中闪了闪,便从饭店大门闯了出去。等众人追到一楼时,龙凡早已消失无踪了。

修罗没有再追,而是在保镖的护卫下悄然离去,他的手中攥着一个小小的金属瓶子,那里面装着采集到的龙凡吐出的血液。他径直回到自己的总统套房,屋里的人早已准备妥当,立即有人接过血液样本拿去分析。他穿过摆满了今天早上运来的各种仪器的会客室,进到里间。房里坐着两个人,那位60多岁的老人是凤凰教育基金委员会主席阴先生,他在神族的身份是法相长老;另一个中年人则是一张新面孔。修罗恭敬地向两人行礼,说道:“法相长老、神佑长老,我已经得到龙凡的血液了。”

得到新皮囊的神佑长老心情很好,这时他第三次转化,虽然转化耗去了相当大的能量,但他还不能休息,计划才刚刚开始呢。

龙凡一路狂奔到地下停车场。他骑上车,警惕地环顾四周,还好,没人追上来。他将电单车的功率提至最高档,旋风般冲出停车场。今天天气很好,阳光灿烂,人行道上路人悠闲,和往常没什么两样。他放慢车速,免得引起交通警的注意。混迹在川流不息的车的河流中,让他心情多少放松了一点。但他很清楚,自己已经落入了神族设下的陷阱里。

敌人明明白白地说:“这一时刻,我们等了好久。”

让龙凡感到泄气的是,他就象是只被拨来弄去的老鼠,却不知道猫在什么时候才会击出致命的一爪。

他们肯定已经报了警,自己莫名其妙地成了杀人嫌疑犯,即将面临一场大追捕。到那时天下虽大,却无自己立锥之处。

修罗的动作好快,眼下的自己的确不是他的对手。但他的那一击并未使出全力,他为什么不干脆将自己打倒呢?

小小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凤先生真的死了吗?

“敌人非常的狡猾,他们比人更清楚人类社会的游戏规则,他们使用人类的方式来对付人类。”爸爸已经警告过自己。

但是自己还是中了圈套,连具体情况还没搞清楚,就已被逼上了绝路。

龙凡觉得很窝囊,更前所未有地有一种无助的感觉。

“你将会是一个孤独的战士。”

“不论发生了任何事情,都不要惊慌失措,做一个坚强的男人。”

他记起了亲人的话,心中又升腾起一股斗志。

他没有去齐叔叔的家,而是将车直接开到滨河道秀园公寓门口。

除了几件衣服,家里没什么东西可以带的。他将电脑打开,洗去了所有的私人纪录,然后拎起背包。他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警察很快就会来的。

走到门口,他又回身,留恋地环视这个自己居住了十多年的地方。

他突然想起应该把父母的相片带上。

龙凡来到相框前,这是爸爸妈妈留下的唯一一张照片。他伸手将它取下,轻轻拭去上面的灰尘,目光突然被照片吸引住了。

照片可能是在爸爸妈妈原来的家里拍摄的,爸爸妈妈幸福地依偎在一起,背景是布置得十分温馨的卧室。引起龙凡注意的是他们身后的墙壁上挂着的一幅书法作品,上面写着三个大字——“龙隐寺”。

爸爸妈妈都是生命科学家,怎么会把寺庙的名字挂在家里?

龙凡脑子里一闪念,这里面一定有什么名堂。

远处传来了警笛呼啸。

他不再迟疑,悄然离去,开始了逃亡生涯。

“安宁饭店事件”成了所有媒体争相报道的热门新闻。对这件事最流行的的说法是:龙凡为了阻止小小离开宁州,和凤先生发生了争吵,并失去了理智将老人杀死。

也有报道指出这件案子的几个疑点:死者表情自然,全身上下没有一处伤痕,现场也无搏斗痕迹;虽然证人众口一词说龙凡杀了人,却没有一个人是现场目击者。

但愤怒的歌迷、演艺界人士和极爱面子的宁州市民们并不是思维周密的侦探,他们的看法一致,并通过各种方式对“疯狂少年”的罪恶行径进行强烈谴责。

龙凡成了“名人”。

这是今年发生在宁州的影响最大的案件,再加上凤凰集团通过上层对警局施加了极大的压力。根据法律程序,局长亲自签发了拘捕令。而组织指挥此次全市大搜捕行动的负责人,正是赵啸天。

包括龙凡的照片和掌纹在内的相关资料已经发给了全市所有的出境口、饭店、酒吧、医院和商店等地方;而且一旦被追捕,嫌疑人的身份证、护照便告实效,信用证资格也立即冻结,不但无法使用,反而会暴露行踪。

一整天赵啸天都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他很清楚,对于一个身无分文又无路可去的16岁少年来说,逃脱法网是绝对不可能的。

赵啸天的心里十分矛盾,齐灵临死前才将小家伙托付给自己,而现在自己却不得不去抓他。说实话,他绝对不信龙凡会杀人,倒是齐灵的死更值得人怀疑。可不管怎样,龙凡是凤先生一案最大的嫌疑人。他希望龙凡早些被捕,这样自己就能问清事情真相,说不定还有可能帮得上忙。

现在已是晚上9点了,还未得到任何消息,龙凡到底多到哪里去了?

话机响了,赵啸天抬起手腕,却不是腕机在叫。他一愣,从怀里掏出手机,接通。“赵叔叔,我是龙凡。”

“老天爷!”赵啸天压低声音,焦急地说道。“你在哪里?”

龙凡躲在市图书馆的24小时阅览大厅里。赶在信用证被冻结之前,他买了些食物和水,还有一张不记名的讯通卡。

他就在阅览大厅的电脑前坐了一下午,这里很安全,风平浪静。通过新闻频道,他知道了此次针对自己的大搜捕的所有情况。考虑良久,他想起赵啸天曾给了自己一个私人号码,决定试试。

“赵叔叔,我中了他们的圈套,具体怎么回事我也没弄明白。我真的没有杀人,事实上我根本就没有碰对方一个指头。”

“什么圈套?”

“小小联络我,说她很危险,结果等我到了那里的时候,小小却好像根本不知道有这么回事,还把我骂了一顿。然后凤先生过来和我谈话,说完话他就死了。”

“他和你说了什么?”

“他说我爸爸拿了他们一样东西,却没说是什么东西。”龙凡学精了,外星人的事提也不敢提。

“他是怎么死的。”

“说完话,松了口气,就死了。”

赵啸天越听越糊涂,小家伙的话漏洞百出。他想,也许龙凡真的有问题。“你现在在哪里?”

龙凡侧身,透过玻璃窗朝下张望。“朝阳广场,有一个小玩具店,旁边有个讯通亭。”

“你在那里,别走开。我马上来接你。”

龙凡立在窗前,只等了5分钟,几辆警车就包围了讯通亭。

你是个孤独的战士,他苦笑着摇摇头,自言自语道。

“查那个号码!”赵啸天站在街头,有种被愚弄的感觉。

“是市图书馆的公用通讯器。”

“立刻搜。”

他带着警员们到达后,在一台电脑桌子上放着龙凡的身份证、信用卡和腕机。电脑屏幕上有一句留言:“干嘛骗我?”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