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三章

小小决定暂时不和龙凡分手,尽管这小子蔫不拉叽的,可也不坏。于是一大早起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联络龙凡。

在屏幕里龙凡的样子看上去有点儿疲倦。“怎么啦?”他打了个哈欠,问道。

“今天有什么节目?”

“演出不是晚上么?”

“那白天呢?”

龙凡苦笑, 看了看时间,“现在是早上7点,可不可以让我睡个好觉!”他挂断通话,揉着眼睛挪到床边,想到小小的一向作风,便又走回通话器前。

不出所料,小小价的号码很快又在屏幕上闪动。

龙凡叹了口气,按下通话键。“我就知道你没完,这样好不好,10点在你家门口见面。我真的很困。”

“那我怎么怎么打发时间?”

“吃早饭了没?”龙凡耐着性子。

“没!”回答很爽快。

“那就去吃吧。对了,你今儿个有3小时的时间,别让我久等了。”龙凡终于重新爬上床,却发觉自己的瞌睡已经被她搅没了,气得大叫一声:“讨厌!”

结果小小还是让他等了将近半个小时,这才打扮得象朵花儿一样从楼上下来。两人驱车到了市郊的大江超市,小小在那里逛了2个小时,最后选中了一件单吊带低胸长裙——水蓝色、露背、胸前印着微笑的修罗头像。衣服是今年巴黎的最新款式,标价3000元,比品牌专卖店要便宜不少,但也抵得上小小半年的零用钱了。她在试穿衣服时,见龙凡的眼有点发直,就毫不犹豫地走进制衣间。

她将信用卡插进收银槽,然后脱去外衣接受电眼扫描——最近她又长高了点儿,原先的尺码已经不合用了。她把货号卡塞进制衣机器里,在帮助屏幕的“面料”栏选择了了普通的高弹丝。晕光丝她可买不起。大约10分钟后,衣服做好了。小小又试穿了一次,确实贵了点,可这是她有生以来所买的第一件性感的衣服,她很满意。

直到在餐厅吃饭的时候,小小才发现龙凡的情绪不大好。“你怎么不高兴?”

龙凡看着她,摇摇头,你不会懂的。

菜上桌了,很快台面上摆得满满的都是盘子。“这么多菜!”小小快活的叫起来。“今天是我生日。”他淡淡地说。

“生日快乐!”她惊喜万分。

龙凡一点快乐的样子都没有。

“是不是想爸爸妈妈了?”小小很小心地问。他不说话。

“那这样,晚上到我家,让我妈妈给你过生日,她做的菜——”她夸张地用手在餐台上指点江山,“比它们好吃多了!”

“谢谢你。”龙凡的心里涌上一股暖流。

“然后我们就去看演出!”

假日的傍晚本来就很热闹,今天更是万人空巷。宁州体育馆自建成以后,第一次满负荷接待了5万观众。绿色的草坪上已经搭好了一个四四方方的巨大舞台。透过PTM板构成的透明天蓬, 可以看到深蓝色的星空。天很热,加上观众的热情,许多人汗流浃背,空调也不管用。

8点钟,演出开始。灯光齐灭,顿时全场一片口哨和尖叫声。

音乐声渐起,是修罗的成名曲《我见犹怜》。一束追光射向半空,人们这才发现,修罗正傲立在一架遥控斥力天梯上,白衣黑发随风飘动。这位天皇巨星竟以自天而降的方式出场。整个体育馆沸腾了,女孩们拼命地朝着梦中情人挥着手呼喊着。

修罗的确是个美男子——1米9的个头,身材健壮匀称,古铜色的皮肤,一张俊美而不失刚毅的脸庞笑容灿烂,目光炯炯有神。

“雪衣玉颜我见犹怜,一颦一笑魂萦梦牵……”他低低吟唱着。音响效果很好,那浑厚却又不失空灵韵味的歌声立时控制了所有观众的心神。

龙凡没买到好位子,便在进门时买了两副变焦眼镜,倒也看得很清楚。他也挺喜欢修罗的歌,但还不至于像小小她们那样听得泪流满面如痴如醉。

一曲终了,掌声如雷。在一片入梦如幻的蓝色灯光中,天梯稳稳地降落到舞台上,与此同时舞台左侧的地板无声地滑开,一架白色的古典式三角钢琴缓缓升出地面。修罗走到钢琴前坐下,弹响了第一个音符。音乐从他的指尖飘荡而出,在空中盘旋萦绕,旋律中蕴含着的深沉情感有如潮汐,激荡着每个人的心灵。

“我离岸登上船头,在故土只留下一丝乡愁……”

“这首歌我没听过,叫什么名字?”龙凡问道。

“《栈恋》。”小小目不转睛,隔着大眼镜也能看出她的眼神柔情似水。

在一阵海啸般热烈的掌声过后,修罗起身面对着5万名歌迷深深地鞠了一躬。聚光灯开始在看台上巡弋,每照射到一处就会掀起一波人浪。修罗目光追随着灯光,他知道此时神佑长老正在贵宾室里通过灵能寻找着凤姬的位置,以便让灯束最终能准确地落在她的头上。

凤姬,你在哪里?他在心里呼喊着,有些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

当聚光灯照过来的时候,小小起身,又将龙凡从座位上拽起来,她兴奋地朝着灯光挥舞着手臂。光柱掠过他们头顶时停留了片刻,龙凡突然有一种被人窥视的感觉,他皱起眉头。

随着聚光灯的熄灭,一道粉红色的光晕笼罩住了修罗。这是一个信号,表示神佑长老已经找到了凤姬了。他松了口气,说道:“感谢宁州的朋友们,我们因为对音乐的热爱而成为朋友,我希望用我真诚的歌声伴随大家度过一个美丽的夜晚……”

“……下面是一首新歌,歌名叫《比翼》。请原谅我们事先没有告诉大家,今晚在现场的观众中会产生一位最幸运的姑娘,她将成为凤凰乐队的特邀成员与我完成在宁州的剩下两场现场秀。我现在还不知道她是谁,但我要把这首《比翼》送给她……”

所有的女孩子都因为修罗这一段令人意想不到的话而疯狂起来。直到明快而又深情的歌声,将她们兴奋得快要爆炸的心儿带入用音符构建的伊甸园里,体育馆才渐渐恢复了平静。

激动人心的时刻终于到来了,全场一片寂静。聚光灯的光束又开始在看台上移动,灯光下的女孩子无不屏住呼吸,然后在黑暗中发出声声叹息。

灯光在西南看台的最上一层定住,然后光柱迅速收缩,最后落在一个穿着水蓝色长裙的少女身上。

怎么回事?龙凡有些糊涂地瞧着小小下意识的起立,脸上还戴着老大的一副眼镜。他又朝舞台上的修罗望去,发现修罗脸上也闪过疑惑的表情。

她不是凤姬!修罗早在几个月前就见过凤姬的相片。他的目光迅速移向西侧的贵宾包厢,与他的经纪人凤先生的眼神撞个正着。

“怎么回事?”他无声地向神佑长老发出质问。

“情况有变,凤姬在我这里,请按原计划继续演出。”

修罗这才发现在长老身后亭亭玉立着的少女的身影。他稳了稳心神,纵有千种疑惑,也只得打点精神开口说话:“那位幸运的女孩子,请你到我身边来好吗?”

龙凡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心中更是疑云密布。他转过头望着贵宾包厢,与凤先生的眼光相遇。对方如有实质的阴沉沉的眼神让龙凡有种如芒在背的感觉。这时小小已经回过神来,摘掉眼镜走下看台。一时间,龙凡有点儿不知所措。

小小全身轻飘飘的,如在云中漫步。她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走到修罗面前的,恍惚之中修罗好像问了几个问题,自己也一一回答了。她的灵魂象是离开了身体,在舞台上空飘荡。

修罗握住这个名叫小小的女孩汗津津的小手,音乐再次响起。他一边唱着歌,不时微笑着看看小小。

此时比观众更为兴奋的,就是各媒体的记者们了,他们拼命地从各个角度抢拍下无数的镜头,就象是在骨头前蹦跶着的一群小狗。

贵宾室里,凤姬惊讶地望着舞台上的小小。凤先生注意到了她的表情,开口问道:“你认识她?”

凤姬敬畏地瞧了一眼神佑长老,不知为何,她很害怕这个又矮又胖的老头子。

凤先生的样子并不难看,白白净净的,衣着高雅得体。他的脸上总是带着微笑,讲话时嗓音低柔,极具绅士风度。让凤姬产生出莫名畏惧的,是他那狭长的凤目间闪烁不定的寒光,象是毒蛇吞吐不定的恐怖的舌头。

父亲在几天前突然告诉她,说她并非凡人,而是神族的凤姬。神佑长老会亲自给她做启灵仪式,然后她将与另一位神族翼天使结为夫妻,完成延续神族血统的神圣使命。直到此时,她仍然如坠梦中,只有幻想小说才有的故事竟然发生在自己身上,实在令人难以置信。

她小心翼翼地答道:“她是我的同班同学,名字叫小小。”

“告诉我,和小小姑娘一起来的那个男孩是谁。”凤先生走到显示墙跟前,在定格的画面中将龙凡指认出来。

“他也是我的同学,叫龙凡,是小小的男朋友。”凤姬越来越糊涂了,难道龙凡就是翼天使?

果然是他,凤先生点点头。

本来此次来到宁州只是神族一次正常的计划工作,目的一是在宁州建立一个新基地,培训出更多的凤凰武士;另外顺便让凤姬能以不触怒歌迷影迷的方式和修罗呆在一起。

15年来,神族从未忽略过龙凡的存在,就连凤姬和他在一所学校上学,也是长老们有意无意件布下的一步棋。对付龙家本来是由总部的灵灭长老专门负责,神佑长老并没有想到会在演出现场碰上龙凡。当他发现那个男孩儿时,灵机一动,临时改变了计划。他转身看了一眼肃立在门边的一个又高又壮的男人,那壮汉便离开了贵宾室。

“我知道你的心里充满了许多疑问,在回答这些问题之前,”凤先生微笑着,示意凤姬坐下,“请你先告诉我你所知道的所有关于龙凡的事情。”

演出一结束,龙凡抢在歌迷和记者之前到了后台,却被工作人员拦住了去路。一个经理模样的人回答他说,小小姑娘晚上还有一些事情,不能和他一起回家了,而且乐队方面已经通知了她的父母。“她不会有事的,”经理笑嘻嘻地说,“要知道,今晚她也是一个明星呢!”

龙凡没有办法,等了一会儿,见小小的父母惊喜莫名地急急赶来,这才怏怏地离去。

回家途中,龙凡突然又有了那种被人窥视的感觉。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