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一章

一统纪元37年,7月5日,周末。

宁州体育馆售票处前聚集了好几千人, 绝大多数是女中学生,也有不少是象龙凡这样替女友效劳的男生。空气中弥漫着脂粉的香气和汗臭混合而成的奇怪味道。

今天很热,下午的太阳吐着火信,地面的热反射助纣为孽,使得气温不断地攀升。由于温室效应愈发地严重,夏季越来越难熬。虽然政府已经在城市所里有的空地上种植了树木,但几千年来对环境的破坏,决非区区百年的努力补救就可以改善的。 据说万国联盟即将在10月份开始实施“补天计划”。但在41年5月份计划完成之前,人类还得继续呆在地球这个巨大的烤箱里面接受煎熬。

龙凡觉着自己就象是被夹在两片起伏有致的面包中间的火腿。他抬眼打量着巨大的广告牌上的那个人――雪衣长发、面带微笑、眼神深邃。

那个人名字叫修罗,是近两年在影视歌坛如日中天的天皇巨星。修罗明晚将在体育馆举办他的个人演唱会。他可以说是今天所有在烈日下帮女友买票的男孩子的情敌——比如小小,梦中呼喊的名字决非“龙凡”,而是“修罗”。

不远处传来一声尖叫,接着是一阵骚动,伴随着此起彼伏的愤怒的燕语莺声。大概是哪个坏小子又动了色心了吧。龙凡忍不住回头,却被身后那位高大威猛的女生挡住了所有视线。他连忙从对方沙袋般的胸脯移开目光,女生低头轻蔑地瞅了一眼身前的小个子男孩,又回复到迫切的等待之中,脸上每一颗痘痘都洋溢着幸福的光彩。

体育馆东侧的步行街道上行人很少,几个半大小子正在练习着斥力飞梭板,不时卖弄地玩出一些花式动作。这是眼下风靡全球的游戏,可以在地面和水面上玩出各种惊险动作。但真正的极速飞梭,只有专业的运动员才能够操纵得了。路旁的树荫下,小小坐在龙凡的电单车上,百无聊奈地晃悠着两条腿儿。

小小已经吃完了五盒爽爽冰乳,听完了两盘音碟,她从包包里又翻出修罗的最新专辑《天国凤凰》放进耳机里。天籁般的音乐顿时将她的心灵带到云端。

小小很漂亮,典型的北方美女。她今天穿的是乳白色的中空麻凉衫配牛仔蓝大管长裤,浑身上下没有一样是名牌,一副乖学生的模样。她的家教很严,所以不能象别的女孩儿那样在服装上追赶新潮。不过最近的流行趋势也确实有些出轨,最时髦的玩意儿竟是一种植入眉心或者肚脐眼儿的水晶,可以随着人的情绪变化颜色,还能发光。在小小看来,脸上做了植晶手术的人看上去就象是《西游记》里的二郎神。

龙凡从人群中奋力挤出,手中捏着汗津津的两张卡。为了追求旧时代的“美好感觉”,修罗的现场秀摈弃了所有快捷方便的售票方式,让女孩儿们懂得凡是美好的都是来之不易的。像小小这样不愿亲历亲为而让男友代劳的,已属难能可贵的理智了。

小小欣喜地接过票,说了句“我爱你”,意犹未尽,又飞快地在他脸上吻了一下。两人骑上电单车,小小前所未有地在后面紧紧搂住了龙凡。女孩温暖柔软弹性十足的身体让他呼吸紊乱。他没想到她第一次说出我爱你竟是如此的轻率——仅仅因为给她买到了一场明星现场秀的门票。

龙凡本想送小小回家,她半途却改变了主意,非要去他家玩玩。

龙凡的父母都是优秀的科研人员,15年前在一次试验事故中不幸去世,他成了孤儿。国家不但承担了他的生活学习费用,还给了这套房子。小小的模样身材在班里只比“校花”玉婷逊色,龙凡却是个不起眼的闷家伙。这两个人会走到一起,很是让众人吃惊不小。小小之所以会和龙凡谈恋爱,并非他学习成绩优异,而是因为在班里,龙凡是唯一一个真正的孤儿,更是唯一一个自己拥有一套房子的人。她觉得他与众不同。

龙凡的家在滨河道秀园公寓,小小是第一次来,好奇地四处打量着。房子属于标准的的个性住宅模式,面积不大,但如今所有的设备都可以放进功能隔墙里面,所以一个人住起来,仍显得很宽敞。这套房子被功能墙隔成了两室一厅一厨一卫的结构。所有的房间都毫无装饰,却很干净整洁,一点儿不象是“单身汉”的家。

客厅里挂着龙凡父母的遗像,他的爸爸妈妈看上去都很文静。小小好奇地按了按相框的播放键,却毫无反应,储存芯片里只有这一幅相片。

在卧室里,和客厅相隔的功能墙有半面是书架,摆满了书碟,瞅瞅标签,天文地理历史政治无所不有,全是自己闻所未闻的怪书。她撇撇嘴,“书呆子!”另一半的墙里装着电脑,她发现龙凡的电脑很“超”,是最近一期的《新鲜》才介绍过联想人机互动c型。

“这是你家里最好的东西了。 ” 她从龙凡手里接过杯子,喝了一口,皱眉。“怎么就拿水来招待我?”

“我不爱喝饮料,所以没买。”

“瞧不出来你倒挺有钱的,这么贵的电脑都买得起。”

“哪有,”龙凡摇头,“家里的东西都是齐叔叔买的。”

小小“哦”了一声,以前听他说过,齐叔叔是他的监护人。她眼珠一转,道:“热出一身汗,我要洗澡。”便径直去了洗手间。

龙凡又好气又好笑,这话好像自己更有资格说。他唤醒了电脑,调出新闻频道。

“天皇巨星修罗先生将于7月6日起在市体育馆举行为期3天的义演, 这是今年修罗先生的第20场巡回义演。据主办单位介绍,义演收入将悉数捐给宁州市儿童慈善基金会。在记者采访修罗先生的经纪人凤先生时得知,修罗先生还将给美丽的宁州小城带来一份礼物——作为世界著名的武打影星,修罗先生已和市有关方面谈妥,凤凰武术学院宁州分院将于7月7日——也就是后天举行奠基仪式。届时省市有关领导均会参加仪式……”下面的新闻龙凡没有再听,因为从洗手间里传出了小小的歌声。

这是家里第一次来女孩子,这女孩是自己的初恋女朋友,她正在近在咫尺处洗澡——龙凡涨红了脸,不敢再想下去,却又忍不住回味着方才脊背上那种异样的感觉。

“该你洗了。”美人儿出浴后神清气爽,身上散发着少女的体香。

洗手间里面那种陌生而又特殊的气息更加浓烈,熏得他昏头昏脑的。龙凡进了沐浴罩,打开开关,蒸汽从脚下涌出,渐渐笼罩了他的身躯,气流开始在四周旋转。由于水资源危机日益严重,早在本世纪初期,国家就在所有的城市里强制推行气波浴,原始的淋浴和盆浴方式已成为历史。

洗好出来以后,两人沉默了好一阵子。

“晚上想吃点什么?”他看看时间都5点多了,就问。

“今晚我不回家行吗?”

“啊?!”

“到现在我还是处女,”她的声音很小,带着一丝委曲。“娟娟她们都笑我。”她抬头瞧了瞠目结舌的龙凡一眼,这个笨蛋!对于新世纪早熟的少年男女们而言,性就象是一枚任君采摘的水果,宽松的社会舆论和昌明的医学都保证了做“那事”绝无危险。笨蛋还真的就冒了一句傻话:“我晚上要去齐叔叔那里。”

“那我回家了。”小小说完,拎起包包愤然离去。

龙凡坐在那里发愣,心里象是什么东西被打碎了,好难受。

小小边走边无声地流泪。街上大厦的霓幻水晶幕墙上变幻着的全是修罗的各种剧照。她一直梦想着见到修罗,可他真的来了,自己却又莫名害怕起来。她发现自己爱的人并不是龙凡,而是修罗,就象天底下无数爱做梦的女孩子一样。这太可笑了。于是她想和龙凡上床,或许可以打消这种可笑的梦想。

“蠢货!”她骂了一句。

3个月前, 小小的同学和密友娟娟听说她和龙凡谈上了恋爱,曾大声地讥笑:“龙凡,那个亚洲制造标本版?”当时小小很生气,和娟娟大吵一架,女孩间脆弱的友谊几乎破裂。

此时小小突然明白了,对她而言,龙凡虽然是个实实在在的存在,但他太善良太软弱太平凡。以她的性格,和龙凡的“爱情”不会有结果,更遑论天长地久。

她在路边一个贩卖机旁停住脚步,摸出卡塞进去,机器的大嘴巴里吐出一盒爽爽冰乳。就算恋爱不谈了,零食还是要吃的。

小小就站在路边,吃着冰乳,看着车来车往。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