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诗艺

我所从属的那所巨大的房舍

只剩下桌子,周围

是无边的沼泽地

明月从不同角度照亮我

骨骼松脆的梦依然立在

远方,如尚未拆除的脚手架

还有白纸上泥泞的足印

那只喂养多年的狐狸

挥舞着火红的尾巴

赞美我,伤害我

当然,还有你,坐在我的对面

炫耀于你掌中的晴天的闪电

变成干柴,又化为灰烬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