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70

自从贞姬决定独立寻找自己的另一半时,就不要他们过问自己的私生活了,所以当他们看到贞姬和代轩交往时,心里顿时有种不安的感觉。

他们对于代轩今天的表现着实感到满意。代轩虽然没能掩饰住内心的愤怒,但是终究还是念及他们和贞姬的骨肉之情,直至离开对他们讲话时还都是毕恭毕敬。终于有人成功地通过他们的考验了,他们为此感到非常欣慰。期待了这么久,贞姬总算找到了一个真心实意爱她的如意郎君了。可是,万一他们所做的这一切被发现了该怎么办啊?代轩和贞姬会如何看待这件事情呢?尤其是贞姬一旦发现他们背着她暗地里考验代轩……两位老人想到这里不禁打了个冷颤。

相禄坐在沙发上对着面前的镜子出神地整理着衣衫,相宇看到他这个样子,心里酸酸的。虽然他在远处站着,但还是依稀看到了他系领带的双手在微微颤抖。

“哥,你别再折磨自己了,把事情的真相都如实地告诉她吧!你当时实在是没有什么别的办法,你是为了我才迫不得已那么做的,告诉她你至今仍然对她念念不忘,仍然深爱着她。”

相禄颤抖的手一下子停了下来,无可奈何地苦笑着,相宇的心感到一阵阵的疼痛。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负罪感、内疚感涌上心头,让他再也无法抬起头来面对哥哥。

“相宇啊,这一切都是我选择的,你没有必要这么说。我只是做了在当时我能够作出的最佳选择而已。”

哥哥落寞的声音让他从心里感到更加疼痛。相禄不再理会他,自顾自地在镜子前仔细打量了好大一会儿,然后头也不回地出去了。哥哥很长时间内都沉浸在对一个女子的思念中不能自拔,在此期间他从来没有与其他女人约会过一次。虽然深深的负罪感让他没有勇气再去面对她,但是他总是通过各种途径打听她的消息,这一切相宇都看得清清楚楚。

几年前他看到哥哥总是以酒当饭,常常喝得不省人事,喝醉以后就无数次地呼唤她的名字。就在他喝醉的那天,他把所有的事情都对相宇说了出来,然后就沉沉地睡去了。直到那时相宇才知道自己的医疗费到底是从哪儿来的,才弄明白哥哥将近一年的时间都没有上班,却不知从哪里给他筹集到的医疗费。原来哥哥为了他出卖了自己的爱情。

自从相宇知道事情的真相以后就更加努力地配合治疗,决不能让哥哥用自己爱情换来的机会付诸流水。虽然诊断结果是他以后将再也无法行走,无法恢复得像正常人一样,但是如今他已经能够拄着拐杖到处走动,至少不会是哥哥的累赘了。现在他在做网页设计,并且也已经小有名气,生活上也完全具备自理的能力。他惟一的愿望就是,哥哥能够多为自己着想着想,能够幸福地生活。

一个偶然的机会,他从哥哥的钱夹里看到一张女孩的照片。相片中的她看上去很年轻,但是很性感,晶莹透亮的瞳孔好似在诉说着无尽的爱恋。这张相片也许是哥哥帮她照的吧?他知道这张照片已经被哥哥看了无数遍,抚摸过无数次,现在照片的边沿部分已经磨损得很厉害了,可能是哥哥想更长久地保管它,所以特意在外面压了一层薄膜。看到这里弟弟的心里说不出的酸楚。

一个男人7 年多都没有轻易地跟别的女子约过会,这个男人的心里到底珍藏着怎样的一份感情呢?相宇决定以后如果有机会见到哥哥朝思暮想的那个女子,一定要告诉她哥哥对她所有的真心真意。那时他一直都不知道她是谁,住在什么地方。现在他终于弄清楚了,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在一张报纸的经济版面看到了关于她的就职报道,旁边附有她的照片。

相禄先到了,在那里等着贞姬。今天早晨贞姬接到他的电话,隐约觉得事情非同小可。虽然有一段时间他是她在这个世界上最痛恨的人,但是同时他也是她曾经最深爱的人。他对于她来说从来都不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存在,况且现在她对他充满了好奇,他们是生意场上的敌手,但是他眼睛里透露出的信息却恰恰相反。

“我是不是来晚了啊?”

她上身穿了一件绣着细花纹的藏青色短上衣,下面衬着一件天蓝色的裙子,虽说她是生意场上的人,但外表更像一个清纯、靓丽的写字楼里的女孩。

“不,是我早到了一会儿,别在意。”

“我为什么要在意?又不是我要约你出来见面。”

贞姬习惯性地用充满讽刺的语气反问他。虽然她也下决心不要这样,可是他曾经给予她的伤害是巨大的,所以不知不觉中还是脱口而出了。

“既然你肯出来见我,那我就简单地说一下吧。不久就要召开理事会了,会议的内容当然是关于人事任免的问题。”

她的脸上露出了不屑一顾的表情。

“你就是为了告诉我这个才约我出来的?这些我们公司早已经知道了,并且也已经对此做好了充分的准备。”

“你知道为什么要重新任免经理吗?”

听到这个问题,贞姬一愣。

“他们准备把所有的股份都聚拢到一起,无论是哪一方的。你也知道肯定会有些流动的股份,不论是东方集团还是你们报社,要想牢牢抓住经营权就必须掌握足够的股份,那些流动的股份自然而然地会追随股份占有率比较大的一方。”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