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67

不知道她是否已经忘记了代轩的存在,听到他的这句话时她微微愣了一下。

“真的是这样吗?难道把我们在一起的日子都忘记了吗?你的心还是如此的摇摆不定吗?”

她轻轻地把头从代轩的肩膀上抬起来,扭过身去,她的目光和代轩的目光接触在一起,她呆呆地看了代轩一会儿,代轩发现她的眼里有些湿湿的亮亮的东西流了出来。就在这一瞬间她立刻向他展现了一个灿烂的笑容,这是在告诉他,你别太在意了,我的心里只有你。

代轩自豪地抬起头,挑衅似的看着对面的男人。那个被称作相禄的男人也看着贞姬,他脸上绝望的表情,表明刚才贞姬跟代轩的目光交流,他也清楚地看到了。代轩本来应该露出胜利者的笑容,但是面对着这个男人,却不忍心这样做,因为他脸上全都是难言的痛苦。

“我是东方思美,我父亲是东方集团的董事长。”

听到身旁的女子在这里炫耀,相禄满脸说不出的冷漠,无情地看了她一眼。

“我叫姜代轩,用不用把我父亲的职业也报上来?”

他这么恶狠狠地反问,东方思美的脸“刷”地红了起来。代轩忽然有些同情她,无论从什么地方衡量她都不是贞姬的对手,甚至还愚蠢地把父亲的名号都报上来,看来她真是太嫩了,只不过是个小女孩而已。

“初次相见,多多关照。我是金相禄,我和贞姬在留学期间是很好的朋友。”

原来你就是那个为了几个臭钱抛弃贞姬的家伙啊!现在回来后悔也已经晚了,如今的贞姬对你来说只是一趟错过的列车而已。你这家伙,还是趁早去搭乘别的列车吧,我绝对不会放弃贞姬的,不,确切地说,我压根就没有过这种想法。

“啊,奉哲曾经跟我提起过你。你曾经受到他们家的不少恩惠吧,所以付出点代价是应该的。”

听到代轩用这么意味深长的一句话揭露出他那曾经不堪的过去,不光是贞姬,就连相禄也是一脸的吃惊。不过他还是克制住了自己的感情,继而又用曾经的那种充满歉意而深情的目光注视着贞姬。

“我有事情要和你谈谈,就咱们两个人。”

相禄不顾在场的其他人,只是深情地凝视着贞姬。

“我们之间还有什么话可说吗?并且现在我们是对手了。请问作为觊觎我们公司的东方集团的代表,你和我能有什么问题需要单独交谈?”

“是一个对你来说非常重要的问题。如果现在不方便的话,明天我往你们公司打电话吧。”

相禄揽住一旁焦躁不安的东方思美,向旁边的代轩微微点了一下头,就回到宴会厅去了。

代轩望着他俩渐行渐远的身影,陷入了沉思之中。金相禄到底想要告诉她什么呢?不会是想乞求她,努力挽回这份感情,再回到从前吧?他看起来不是这种厚颜无耻的人。不,既然能够为了钱而背叛贞姬,那他还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呢?代轩狠狠地盯着他的背影。好像他心中所有疑团,所有困惑的答案都可以从中找到似的。

“你是不是想知道他到底是谁啊?”

听到贞姬平静的声音,代轩把头转了过去。正如她平静的语气一样,她的脸上也没有任何表情。

“不,他是谁我很清楚。我想知道的只是你现在对他到底是什么感情?是否仍然对他念念不忘?还是至今仍对他怀着比怨恨还深的仇恨之情?”

贞姬听到他这么说有点儿吃惊,但是马上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

“奉哲真像一个长舌妇!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都分不清楚,管好自己就行了呗……”

贞姬有些走神了,她在心里抱怨奉哲把一切都告诉了代轩。

“现在他对我来说什么都不是。虽然我曾经因为他而摇摆不定,但是现在我对他已经没有任何感情了,连恨的感觉都没有了,如果非要说还剩下一丝感情的话,那可能就是同情他吧。他把钱看得比命还重要,我觉得这样的他很不幸,很可怜。现在他只是一个要兼并我公司的凶手。我现在担心的是,你会不会因为他的出现而伤心、难过。我本来打算不让你知道这件事情的,没想到竟然在这种情况下碰见了,所以说,这个世上不可能存在秘密,原谅我事先没有给你提起过这件事。”

贞姬的这一席话结束了对这件事情的讨论,过了一会儿,他们休息过后再次踏入舞池,尽情地展现他们充满青春热情的优美舞姿。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