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24

没有什么像爱情的苦恼那样甜蜜,

也没有什么像爱情的痛苦那般快乐,

更没有什么事情比为爱而死更加幸福。

按了几遍门铃,里面还是什么反应也没有,代轩默默地掏出钥匙打开了门。房间里传来了柴可夫斯基《天鹅湖》中黑天鹅奥蒂尔的独舞乐曲。贞姬穿着黑色的紧身衣,腿搭在沙发靠背上舒展身体,样子让人禁不住想起具有恶魔般魅力的奥蒂尔。

她听到门铃声,却故意对这铃声置若罔闻。尽管已经猜到了她会是这样的反应,但这还是刺痛了代轩的伤处。现在的关键是谁先采取行动,这将决定着情况的变化。代轩一如往常,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把上衣扔在地上,把整个人扔进沙发里。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她依然无视他的存在,一个人埋头于自己的练习之中。

“等一下,不要太急于表现出自己的感情,她就是希望我那样,这是她为了永远离开我而设下的圈套,我不能掉进去,切记。”

代轩在心里默念着这样的话,若无其事地躺在沙发上。看到这儿,贞姬神经质地叹了口气,她走进厨房,厨房里开始传来了“劈里啪啦”“咣咣当当”的声音,像是在示威一样。但是突然间,她像是烧着了的火一样跑了出来,战斗开始了。

“你,你到这儿来干吗?”

歇斯底里的声音。她现在肯定非常痛苦,如果对他没有什么特别的感情的话,在这个分手的关头,她是不会这么神经质的。

“时机非常重要。”

代轩不住地告诫自己,同时用一种令自己也出乎意料的平静的声音说:

“到自己女朋友家有什么好奇怪的?男朋友生病了,连面都不露那才是奇怪吧?”他若无其事地反问道。

听到他那种厚颜无耻的声音和冷嘲热讽的语气,贞姬死死地盯着他,脸上露出了一副不屑的表情。

“好,正好我们今天见面了,那我们就好好地把事情说清楚。”她双手掐着腰斩钉截铁地说道。

“我们到此结束吧,反正刚开始也没有多长时间,应该不会那么难。”

“理由呢?”代轩用一种几乎不夹带任何感情色彩的声音问道,他明白从现在开始理智很重要,如果稍有不慎自己就会永远失去贞姬。

“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你昨天的行为改变了这一切,我不想要那种爱嫉妒、整天吊在爱情上的男人。我说过了,出于做你第一个女人的义务,我想继续和你交往,但永远都是那种以享受快乐为前提的,我最讨厌像你这样盲目纠缠,甚至会病态虐待自己的男人了。”

她把自己想说的话一股脑地都吐了出来,然后看着他,等待他的反应。她似乎早已猜到他会苦苦地纠缠哀求,事先已经做好了应对的准备。她的作法伤害了他,贞姬了解代轩的感情,她能感觉到代轩会是什么样的反应,所以她故意用这种残忍的方法来对待他。对此,要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还真是需要费些力气。

“没错,我是爱嫉妒,但那是我的自由,就像你自由奔放的性格一样。我嫉妒是我的事,你不也是跟这个男人或那个男人经常在一起吗?这些我们不是以前就讲好了的吗? 现在你这么做,到底是为什么啊?”

或许是对他这种质问的口气感到意外吧,贞姬的脸上闪现出一丝不知所措的神情。又或许是她预想了各种各样的场景,但是惟独没有现在这一种,没有想到他会如此坦然理智地面对这一切。

“因为爱吗?我什么时候说过我爱你了?”

刹那间,贞姬脸上腾起一股怒气。他的话让她的自尊心受到了伤害,这是她始料未及的,他声音中包含的那种冷漠近似于一种侮辱性的冷嘲热讽。贞姬受伤的表情同样也刺痛了代轩的心,但是他不能就此停下来,他稳定了一下情绪,接着说:

“你是不是反应太过度了啊?我只是说过我需要你,但我不记得我曾经说过我爱你啊?虽然我说过我想和你在一起,但是我从来就没有奢望过什么永远,难道是我记错了?”

她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只是呆呆地站在那里,表情看起来好像是受到了很大的打击,和刚才那个吵着要分手的女人已经判若两人。他的作战计划胜利在望了。

“既然如此,那就更没有什么问题了,和你在一起的这段时间我很愉快。”

代轩还没等她冷冰冰地把话说完,就放声大笑了起来。

“你好像还没明白我的意思。”

他慢慢地走向她,她的身体一下子僵硬了起来。

“我们的合约依然有效啊,让我再来说说你当初提的条件如何?第一,不谈爱情,对吧?”

贞姬咬着厚而红润的嘴唇,缓缓地点了点头,那是一种自己不愿承认却又不得不承认的痛苦动作。

“第二,你要自由,而我有嫉妒的权利,对吧?”

她再一次无力地点了点头,被他的步步紧逼搞得如此狼狈,这一点完全出乎贞姬的预料。

“第三,我们的生辰八字很合,不,准确地说应该是天造地设,对吧? ”

听到他的这句话,她毫不迟疑地点了点头,代轩用一副充满男性狂野的神情,傲慢地面对着她。

“第四,我现在不能抱除了你之外的其他女人,这不是选择的问题,当然也不是什么感情的问题,它只是我的一种病,你也认同这一点,不是吗?虽然这与你毫无关系,但是你有义务做到和我一样,因为你是我的第一个女人。”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