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6

夜深了,路上的霓虹灯更加灿烂了。

冬天的夜风一个劲儿地往代轩的衣服里钻,脊背一阵阵冷飕飕的。在等那个人出来的这几个小时里,代轩想了很多,最后他得到的结论很简单,那就是,那个人的性别对他来说不重要,现在重要的是他能不能离开那个看上去还很优秀的律师,接受自己。

代轩从来没想过什么同性恋,也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个同性恋者。在过去的几个小时里,他艰难地做了这个决定,虽然他依然觉得不可思议,可现实就摆在面前,他又能怎样呢?在过去的几个月里,他把他当成女人,把他当成可以治愈他身体病痛的惟一希望,那种四处寻找带给他的疼痛,比起现在知道了他是个男人这一事实而带来的疼痛,几乎算不了什么。现在的他,看到那个人,感到的是一种嫉妒,一种想得到、想独有的占有欲。

所以痛定思痛,他得到的结论是,那个人就是能够治愈他身体、心灵、甚至是灵魂痛苦的惟一的人,是他想与之在一起的惟一的人,是他可以守候一生的恋人,管它什么社会观念。

寒冷和等待,当他渐渐为此感到厌倦的时候,酒吧门开了,走出来两个人,他们亲密地挽着胳膊。代轩本来的意图是想跟随他俩,但是,当他看到这两个人亲密无间的样子,头脑一阵发热,失去了理性,无法控制地走上前去,拦住了两人。

首先发现代轩的是那个叫做杰米的律师。他挑了挑眉毛,看了看代轩,一副轻蔑的样子。代轩没有理会,将目光转向身边的人。他好像喝醉了,熏红的脸无力地搭在律师的肩头,小声问着怎么回事,那样子是多么可爱呀!

“什么事,年轻人?”滑润沉厚的男中音。

什么?年轻人!他把我当成小毛孩子了吗?

代轩默不作声,感觉这个男人不好对付。不过,他还是在心里暗暗地想,那就让你看看我这个24岁小毛孩儿的力量和气概吧!

“既然我来了,你就走吧!现在由我来照顾他。”

代轩用下巴指着律师臂弯里的人,好像他是那个人的恋人一样。律师的脸上顿时一阵嘲笑,他迎着代轩的目光,笑了笑,然后,低下头,对那个人说:

“嗨,有人找你。你什么时候开始和小男生玩了?”

这句话让代轩处于难堪的境地,让代轩对那个可恶的律师有了更多的厌恶情绪。看到他那副得意的样子,代轩攥紧了拳头,但是旁边那个人的一个小动作,却让他停了下来。那个人眨了眨长长的睫毛,大眼睛里显出有些不耐烦的样子,他弄着自己的头发,用硬硬的表情瞟了代轩一眼。就是那一眼,让代轩一下子清醒了。

女人,她明明是个女人嘛!

那一眼有着一个女人看男人时独有的自信和温柔。代轩一阵狂喜,好像拥有了整个世界一般。她没有忘记他!

代轩的心被希望充满着,他期待着她进一步的表示,可是那个女人轻柔的一声叹息,又让他的心一下子跌落到了谷底。他意识到,这样下去的话,他们是不会有开始的。

“杰米,今天我们就到这里吧。从现在开始,是这个男孩儿的时间了。”

她缓缓地说着,将手伸给代轩。代轩对这突如其来的变化一下子不知所措,他慌忙地抓住她的手,紧紧地握住,然后,得意洋洋地望着杰米。杰米的脸上有些不高兴,可是没有讨厌的样子。他只是盯着她看了一会儿,然后转向代轩,对他说:

“从这里走五分钟就是她的家了。回家后,给她冲一杯浓咖啡,然后加一勺蜂蜜。蜂蜜放在茶几上,年轻人。”

代轩艰难地忍住了要脱口而出的脏话。他对这个十分了解她生活习惯的人充满了嫉妒。律师觉得代轩这个样子很可笑,没再说什么,转身准备离去。代轩感到血往上冲,他又想用拳头了。这时,一只冰凉的小手,戳了戳他的肋骨,代轩看着她,怎么了?她像一只可爱的小狗一样,睁开眼睛看着代轩说:

“现在怎么办,是在这里吹北风,还是……”

这不就是邀请吗?代轩高兴极了,一下子把那个可恶的律师抛到了脑后。看到她薄薄的装束,根本无法抵御冷风,于是脱下自己的外套,给她披上。

她默默地接受了,然后转过身,用手抚着杰米的脸庞,在他的脸上轻轻地印了一个吻,好像忘记了代轩的存在。

“别担心,这个男孩儿不会欺负我的,我有些事要和他解决,今天就到这里吧。别嘲笑他了,现在看来,你也有尖锐的一面呢。”

律师哈哈大笑起来,然后将唇贴在她耳边,却用代轩都能听到的声音大声说:

“你从哪里得到的纪念品?那么感情用事,简直没法和他玩。”

律师终于走了,剩下她和为她疯狂的代轩。

她的家和她本人一样有个性。房子很大,一个人住似乎太奢侈了,客厅有一面大大的落地窗,用五张一模一样的白色百叶窗来装饰,各种各样的酒瓶,像床一样的皮沙发,还有挂在墙上的电视。

这就是一进入她家,能看到的客厅里的一切。没有一张照片,也没有一般女孩子所有的那些小玩意儿。简洁,一如她的个性。

当代轩满是好奇地打量着客厅里的一切时,她已经从客厅左边的走廊里消失了。代轩探头看了看,有三个门,其中的一个门虚掩着,露出温柔的灯光,可能是卧室吧。代轩压制住想跟进去的念头,推开玄关旁边的一扇玻璃门,这里应该是厨房吧?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