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三十六章

[ 上午10:32]

一辆出租车停在第五大道的纽约大都会博物馆门前。整个博物馆都因圣诞节的到来而装饰一新,点缀着维多利亚式的王权徽章。你在上东区都能看到这种标识。不过,节日气氛还是显得有些低调。

查尔斯·韦斯帕西恩·黑尔从出租车里出来,尽管不太可能有警察会跟踪他,但他依然谨慎地看了看周围。他不可能被监视的。但他不慌不忙地看看四周的人,确定没有人注意到他。他没有发现任何麻烦。

他弯下腰,面朝出租车窗,付钱给司机——用戴着手套的手把钱递过去——然后把一个黑色帆布包挂在肩上。他登上台阶,来到类似教堂的宽敞大厅,那里人声鼎沸,大多是年轻人;到处都乱哄哄的,都是些刚放学的孩子。随处可见常青藤、金色饰品、装饰物和薄纱。竖琴演奏着巴赫的两部创意曲,在博物馆宽敞深邃的入口处回荡。

欢庆的季节已经来到……

黑尔将黑包放在衣帽暂存处,但还穿着大衣、戴着帽子。工作人员检查了一下包,里面有四本艺术书,然后就把拉链拉上,并祝黑尔参观愉快。他接过存包收据,付了门票。他朝门口的保安点头笑笑,然后从他们身边走过,进了博物馆。

疤囟臣剖逼? ”莱姆正通过免提电话跟大都会博物馆的馆长通电话:“展览还在进行吗? ”

笆堑模焯较壬蹦悄腥擞貌蝗范ǖ挠锲卮鸬溃耙丫钩隽礁鲂瞧诹恕U馐嵌喑鞘醒不卣估赖囊徊糠帧

昂玫模玫模玫模斜0踩嗽甭? ”

笆堑模比挥校摇

坝懈鲈艨赡芷笸既ネ邓!

巴? 你确定吗? 这可是举世无双的藏品。任何得到它的人都不会公开展示它的。”

八皇窍肼簦崩衬匪担拔胰衔窍胱约菏詹亍!

犯罪学家解释说,第三十二大街那幢办公楼里的快递公司失窃的包裹,是由一个富有的艺术买家寄出的,寄往大都会博物馆。包裹里是一些关于提供给博物馆家具收藏部的古董资料。

大都会博物馆? 莱姆思考着。然后他想起教堂里发现的博物馆目录册。他曾问过文森特·雷诺兹和钟表经销商维克多·霍勒斯坦,邓肯有没有提到过大都会博物馆。很明显,他曾提到过,——在那儿花了相当多的时间参观展品——他还显示出对特尔斐计时器情有独钟。

莱姆对馆长说:“我想,他可能偷了包裹,以便私藏一些东西带到博物馆去。可能是作案工具,也可能是解除警报装置的软件。我们也不清楚。我现在也想不出来。想不出具体的东西。但我想我们必须提高警惕。”

拔业纳系邸玫模颐悄茏鲂┦裁? ”

莱姆抬头看看库柏,他点点头。犯罪学家对着话筒继续说:“我们刚把他的照片用电子邮件发给你了。你能不能把它打印出来,发给所有的员工、保安监控室和衣帽暂存处? 看看是不是有人能认出他。”

拔蚁衷诰腿プ觥D隳艿纫幌侣? ”

暗比弧!

很快,馆长回到线上。“莱姆侦探? ”他气喘吁吁地说,“他在这儿! 十分钟之前,他把包寄存在这里。一个员工认出他来了。”

鞍乖诼? ”

笆堑模姑焕肟!

莱姆朝塞利托点点头,他拿起电话,打给紧急勤务组的波·豪曼,于是他的分队立即赶往博物馆。

塞利托将最新的消息告诉了他。

笆鼗ぬ囟臣剖逼鞯谋0踩嗽保崩衬肺剩八怯星孤? ”

懊挥校闳衔歉鲈粲星孤? 我们门口没有金属探测器。他是可以带枪进来的。”

坝锌赡堋!崩衬诽鹨槐呙济戳丝慈小

侦探问:“让一队警察慢慢进入行吗? 身着便衣? ”

八媪艘恢话ㄊ敝樱彼柿瞬┪锕莨莩ぃ坝腥思觳樗陌? ”

拔依次室幌拢缘取!惫换岫乩此担骸岸际鞘椋幸恍┮帐跏榧5旅痹荽娲Φ墓ぷ魅嗽泵挥锌词槔镉惺裁茨谌荨!

翱赡苁怯糜谧谱⒁饬Φ恼ǖ? ”塞利托问道。

翱赡苁堑摹R部赡苤皇茄涛淼茄幕埃嗣且不峋攀Т氲摹M不嵊腥嗽鄙送觥!

豪曼在用对讲机呼叫。他的声音断断续续的:

昂玫模颐堑姆侄右丫拷腥丝冢ü踩肟诤驮惫と肟凇!

莱姆问丹斯:“你确定他会杀人吗? ”

笆堑摹!

他思考着那个男人令人惊讶的谋划技巧。如果他想到自己即将在博物馆被逮捕,他是不是还会有别的杀人计划? 莱姆做出了决定,他说:“疏散人群。”

塞利托问:“整个博物馆吗? ”

拔蚁氡匦胝庋隽恕J滓挝瘛热恕0岩旅痹荽娲颓疤蹇眨缓蟪烦鏊腥恕H煤缆娜思觳樗欣肟娜恕H繁L鼐尤耸忠徽潘恼掌!

博物馆馆长听见后说:“你觉得有必要这样做吗? ”

笆牵衷诰托卸!

澳阒勒馐鞘サ谄诩渎? 这可是我们一年中最忙的时候。”

耙虼烁⒓葱卸!崩衬犯嫠咚

昂玫模抑皇遣磺宄趺床拍芡档贸鋈ツ兀惫莩に担疤囟臣剖逼鞣旁谝挥⒋绾竦姆赖A淅铩6遥飧鱿渥又挥械较轮芏估澜崾辈拍艽蚩!

笆裁匆馑? ”莱姆问道。

八环旁谖颐堑囊桓鎏厥庹估拦窭铩!

拔裁粗挥械较轮芏拍艽蚩? ”

耙蛭庀渥佑幸话鸭扑慊刂频乃獍阉ü佬呛驼氖敝恿谝黄稹K撬得蝗四艽蚩飧鱿渥樱晕颐嵌及炎钣屑壑档恼蛊贩旁诶锩妗!

那男人还在继续说,但莱姆却看着别处。总有些事情在他脑子里萦绕。然后他开始回忆。“早先发生的那起纵火案,”他喊了起来,“就是弗莱德·达勒瑞让我们帮忙的案子。发生在什么地方来着? ”

萨克斯皱起眉头说:“政府办公楼。叫标准和技术研究机构,应该是这个名称吧。为什么想到这个地方? ”

安橐幌拢范!

技术专家立即上网。他读着网页上的内容说:“国家标准和技术研究机构的新名称是国家标准局和——”

氨曜季? ”莱姆打断了他的话,“他们有国家的原子钟……这就是他的目的吗? 大都会博物馆的时间锁和国家标准和技术研究机构相联。他可能会更改时间,把锁凋至下周二,然后箱子就会自动打开了。”

八馨斓铰? ”

拔也恢溃绻腥四馨斓降幕埃飧鋈司褪侵颖斫场9冶曜己图际跹芯炕沟幕鹪挚梢匝诟撬拇橙耄也隆比缓罄衬凡凰祷傲耍颖斫臣苹娜亢逡丫磺宥!班蓿弧

笆裁? ”

莱姆正在想凯瑟琳·丹斯做出的评论:对钟表匠来说,人的生命微不足道。他说,“全国各地的时间都是由美国政府的原子钟来控制的。飞机、火车、国防、电网、计算机……所有的一切。如果他重新设置时间的话,你能想到会发生什么吗? ”

在一家廉价的中区酒店里,一个中年男人和一个女人坐在一张小沙发上,房间里有一股霉味和不新鲜的食物的味道。他们正盯着电视。

夏洛特·艾尔顿身材矮胖,就是她假扮了泰迪·亚当斯的姐姐——亚当斯就是昨天小巷里的“第一个”受害者。坐在她旁边的男人叫巴迪·艾尔顿,是她的丈夫。就是他昨天假扮成律师并承诺,他的当事人会在警察腐败丑闻中以最重要的证人身份出庭作证,把杰拉德·邓肯从监狱里释放出来。

巴迪确实当过律师,只是已经好几年没干了。

为了实现邓肯的计划,他又重操旧业,假装是里德普林斯的刑事案件律师。地区检查官助理完全相信了,甚至都没有打电话给律师行验证这个人的身份。

杰拉德·邓肯想得没错,检察官急切地想要在这桩警察腐败案中成名,以至于他会相信邓肯的一切说法。何况,谁会去查律师的身份呢?

夏洛特和艾尔顿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电视屏幕上,上面正放着当地新闻。那是一档关于圣诞树安全问题的节目。节目里的人一直在喋喋不休地讲着话……有一阵子,夏洛特的注意力转移到套房主卧室里,因为她那漂亮而纤瘦的女儿正坐在那儿读书。

女孩透过走道看着她母亲和继父,眼神忧郁而阴沉,近几个月以来,她一直是这种神情。

那个女孩儿……

夏洛特转回头看着电视荧屏。

笆奔涫遣皇翘ち? ”她问。

巴迪什么都没说。粗大的手指绕在一起,他朝前坐了坐,弯下腰,胳膊肘撑在膝盖上。她在想,他是不是在祈祷呢? 他经常这样做。

过了一会儿,那档关于如何在燃烧的圣诞树下救出家人的节目结束了,接着屏幕上出现一行字:“特别新闻播报”。

--

亦凡扫校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