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三十二章

[ 下午6 :41]

杰拉德·邓肯坐在街边,就在萨克斯和塞利托旁边。他双手被铐住,帽子和墨镜都被摘下了,从他身上搜出几双浅黄色手套、皮夹和沾有血迹的切刀。

与丹尼斯·贝克尔不同,他的态度很和气,也很配合——尽管他刚被按在地上,被三个警官搜身、戴手铐。萨克斯亲自参与了搜查。这个女警官抓捕罪犯时因出手凶狠而著称,尤其是对付他这样的罪犯。

他的密苏里州驾驶照确认了其身份,并显示出他在圣路易斯的住址。

袄咸彀。比兴担澳憔烤故窃趺捶⑾炙? ”

莱姆对这个旁观者身份的推断不见得有多么神奇。在他注意到小巷里的这个人之前,他就想到,钟表匠可能还没有离开现场。

普拉斯基说:“我找到他了,就是你要找的法医。”

新手用戴手套的手递过电话,莱姆身体往前倾,对着话筒,和法医进行了简短的交谈。法医告诉他一些非常有意思的信息。莱姆对他表示感谢,然后点了点头。于是普拉斯基挂上了电话。犯罪学家移动着风暴箭头轮椅靠近邓肯。

澳憔褪橇挚稀だ衬钒伞!弊锓肝省<秸馕环缸镅Ъ遥坪醺械胶苋傩摇

笆堑摹D憔褪谴竺ΧΦ闹颖斫陈? ”

那男人会意地一笑。

莱姆仔细打量着他。他看起来很累,但却有种满足感——甚至带着一种安宁的神色。

莱姆露出了少见的微笑,问嫌疑犯:“那么,他究竟是谁? 小巷里的那名受害者。我们可以在政府档案里查西奥多·业当斯的资料,但那只会浪费时间,对不对? ”

邓肯歪着头说:“这你也想到了? ”

澳敲囱堑彼鼓? ”塞利托问。然后意识到,他应该问一些意义更广的问题。“这是怎么回事,林肯? ”

拔艺谘氏右煞福赜谧蛱煸缟显谛∠锢锉环⑾值哪腥说那榭觯褪悄歉霾弊颖辉宜榈哪腥恕

我想知道他到底是谁,以及是怎么死的。”

笆钦飧龌氲吧钡摹!比兴怠

安唬皇撬钡摹N腋蘸头ㄒ酵ü啊K刮薹ò炎钪盏氖旖峁颐牵宋乙恍┏醪降慕峁J芎θ怂烙谥芏肺缥辶悖皇峭砩鲜坏恪K且蚱底不骰蛩さ苟鸬拇竺婊谏硕⒓此廊サ摹2弊颖辉宜楦乃劳雒挥泄叵怠5诙煸缟希蔽颐欠⑾质宓氖焙颍逡丫欢辰虼讼殖〉姆ㄒ轿薹ㄏ殖∪范ㄋ勒叩乃酪蚧蚴奔洹!崩衬分迤鹈纪肺剩骸澳敲矗丝舷壬撬质窃趺此赖? ”

邓肯解释说:“他死于西切斯特北部的一场车祸,这个可怜的家伙叫詹姆斯·皮克林。”

莱姆扬起一边的眉毛:“继续说。记住,我们很想知道答案。”

拔掖泳枚越不械弥獬〕祷觥>然こ蛋咽逋系轿挥谘锟怂沟南匾皆禾轿省H缓螅揖桶咽宕幽嵌盗顺隼础!

莱姆对萨克斯说:“给医院打电话。”

萨克斯拨通了电话。很快,打完电话后,她汇报说:“周一下午五点,一名三十一岁的男子在布朗克斯桥大道上,因为汽车在一块结冰的路面上失去控制而冲下公路。因为内伤而当场死亡。名叫詹姆斯·皮克林。尸体被送到医院,但接着就不见了。

医院的人以为可能被错送到其他医院了,但是后来也没找到。死者亲人也不可能把尸体取走,这一点很容易想到。”

岸源宋液鼙福钡丝纤怠K瓷先ト肥凳且桓焙懿话驳难印!暗冶鹞扪≡瘛N夷米吡怂械乃饺宋锲罚一峄垢堑摹6遥一够嶂Ц渡ピ岱延谩!

澳俏颐窃谒勒咂ぜ欣锓⑾值纳矸葜ず推渌髟趺唇馐? ”萨克斯问。

澳嵌际俏痹斓模钡丝系愕阃罚白邢讣觳榭隙ɑ崧断凇5抑恍枰苫旒柑炀托辛恕!

澳阃盗耸澹到叫∠锢铮谒戏讲贾煤媒鹗舾埽孟殖】瓷先ニ坪跏腔郝劳觥!

邓肯点了点头。

叭缓竽阌至粝铝耸敝雍妥痔酢!

懊淮怼!

隆恩·塞利托问:“那么第二十二大街的码头上那个人呢? 你在那里杀掉的男人怎么解释? ”

莱姆看了一眼邓肯:“你的血型是AB型吗? ”

邓肯笑了笑:“你真机灵。”

奥胪飞洗永淳兔挥惺芎φ撸《鳌D鞘撬约旱难!崩衬繁呱舷麓蛄孔畔右煞副咚担骸澳阍诼胪飞狭粝伦痔鹾褪敝樱职蜒υ谥芪Ш图锌松稀鞘悄闳咏永锏摹D阌米约旱闹讣琢粝禄邸D阍谀亩檠? 你自己弄的吗? ”

安皇牵以谛略笪饕患乙皆撼榈难N腋嫠咚俏乙质酰诖酥靶枰嬉恍┭!

罢饩褪俏裁囱褐谢嵊锌鼓痢!敝嫫鹄吹难和ǔ;崽砑酉∈图粒苑乐寡耗獭

邓肯点点头:“我在想,你们到底能不能查出来。”

莱姆问:“那块破碎的指甲呢? ”

邓肯举起无名指。指尖缺了一块。他自己剪下来的。他补充说:“我确定,文森特已经告诉你们,我还在教堂旁边杀掉了一个人。其实,我从没碰过他。

切刀上的血迹和垃圾箱旁的报纸上的血迹——如果还在的话——都是我自己的血。”

澳阍趺醋龅降? ”莱姆问。

澳钦媸呛苣寻斓氖笨獭N纳匾晕呛⒆涌醇牡读耍晕业眉僮吧绷四悄泻ⅰ7裨颍纳鼗峄骋晌摇S谑牵腋偎浇纸牵缓罅锝∠锢铮玫陡钇谱约旱母觳玻蜒υ谇械渡稀!彼冻銮氨凵弦淮π律丝凇!澳忝强梢宰鯠NA测试。”

芭叮挥玫P模颐腔岬摹彼窒氲搅硪桓鑫侍猓澳浅〗俪蛋浮愀久挥猩比死赐的橇颈鹂顺担遣皇? ”从来没有人向警方报案,称切尔西地区有学生失踪,或城里发生司机遇害的劫车案。

隆恩·塞利托忍不住再问一遍:“到底怎么回事? ”

八皇橇飞笔郑崩衬匪担八揪筒皇巧笔郑弊傲苏庖磺校晃萌丝雌鹄此褪巧笔帧!

塞利托问:“难道你妻子也没有死于车祸? ”

拔掖用唤峁椤!

澳悄闶窃趺聪氲秸庑┑? ”塞利托问。

澳闼档囊恍┦虑槿梦也嘶骋桑《鳌!

拔? ”

笆紫龋闾岬焦拿郑丝稀!

澳怯衷趺囱? 我们都知道的。”

懊淮怼R蛭纳亍だ着底雀嫠吖颐恰5丝舷壬悄侵置刻於男∈保恐芷咛齑髯攀痔椎娜恕运换崃粝氯魏魏奂!2唬绱诵⌒慕魃鳎霾换岚炎约旱拿指嫠呦裎纳卣庋娜恕撬辉诤醣蝗朔⑾肿约旱纳矸荨

叭缓螅阌炙担颐窃似茫挥猩彼雷罱募父鍪芎φ吆桶桌蜓恰8湛继秸饣埃液苌5易钜幌耄闶嵌缘摹N颐鞘导噬喜⒚挥姓裙魏我桓鍪芎φ摺;辜堑媚歉龌ǖ甑曛髑前材萋? 我想到,他是盯上她了,这一点没错。她听到花房有动静后就拨了911 报警电话——这个声音可能是他故意弄出来的。”

懊淮恚钡丝媳硎就猓岸遥以诘厣狭粝铝艘痪硐呱员阋鹚木瑁河腥舜辰戳恕!

萨克斯说:“露西,格林威治村的那个女兵——我们接到一个目击者的匿名电话,自称看见有人闯进去了。但并没有什么目击者,对不对? 是你自己打的电话。”

拔腋纳厮担稚嫌腥舜911 电话了。其实不是这回事。是我自己用投币电话报警的。”

莱姆朝着他们身后的办公楼点了点头:“那么这里呢? ——我猜想那只灭火器也是个虚假装置。”

八换嵘巳说摹N以诿鸹鹌魍饷嫒隽诵┚凭锩孀暗氖撬!

塞利托打电话给第六分局,那里是纽约警局排爆队的总部。过了一会儿,他挂上电话,点点头说:“确实是自来水。”

熬拖衲愀纯硕哪前亚挂谎前阉笸加美瓷彼廊怂沟氖智埂!崩衬分缸拍前岩驯徊鹕⒌32口径手枪。“我刚查过了——里面的撞针被卡住了。”

邓肯对萨克斯说:“我把枪管也堵住了。你可以查查看。我知道他不可能用自己的枪来杀你,因为这样会牵连到他自己。”

昂玫模比写蠼械溃骸肮涣恕S忻挥腥四芏晕医馐鸵幌履亍!

莱姆耸耸肩。“我能做的,就是推理到这一步。

隆恩,下面轮到邓肯先生来讲完这个故事了。我觉得,他一直在计划着给我们上一堂启蒙课。这就是为什么他刚才坐在街对面,像在看台上欣赏演出一样看着我们。”

邓肯点点头,对莱姆说:“前面的内容你都猜对了,莱姆警探。”

拔乙丫艘哿恕!狈缸镅Ъ揖勒馈

拔易稣庖磺械墓丶颍褪俏烁詹欧⑸氖虑椤牛堑模姨乇鹣不墩飧鼋峁嚎醋拍歉鲈又值つ崴埂け纯硕徊叮还亟嘤!

凹绦怠!

邓肯一脸平静地说:“一年前,我来这儿出差——我经营一家工业设备租赁理财公司。我跟我最好的朋友合作。二十年前,我们在部队服役时,他曾救过我的命。那天,我们一直都忙着起草文件,然后回到酒店收拾一下,准备吃晚饭。但是他再也没出现过。后来发现他遭枪击身亡了。警方说,这是一起行凶抢劫。但其中有些不对劲的地方。我是说,劫匪怎么会对准受害人的前额开枪呢——一共开了两枪。”

班牛澜侔钢蟹⑸够魉劳龅那榭龅娜泛苌俜⑸葑罱逼绽够纳艚ソケ湫×耍蛭衬防淅涞乜戳怂谎邸

邓肯继续说:“现在,我想起我朋友曾告诉过我一些事情。在前一天晚上,他说,他去了市中心一家俱乐部。当他出来的时候,两个警察把他拉到路边,说他们看见他购买毒品了。这都是狗屁。他从不吸毒。这一点我敢肯定。他知道有人在敲诈他,于是要求见警方的头儿。他打算给总部打电话投诉。但就在这时,一些人从俱乐部里出来了,于是警察就放他走了。第二天,他遭枪击身亡了。

罢庖蔡珊狭恕N液罄闯Hツ羌揖憷植浚氏喙厍榭觯宋椅迩涝钪辗⑾钟腥嗽敢飧嫠呶业つ崴埂け纯硕退牡秤鹪诔抢锔闱谜┑囊跄薄!

邓肯解释了他们如何把毒品栽赃给商人或他们的孩子,接着再敲诈一大笔钱,以此作为撤销指控的筹码。

罢饩褪谴118 分局失踪的毒品。”普拉斯基说。

萨克斯点点头:“我听说,他们的老巢在曼哈顿下城区的某个酒吧里。”

笆フ材匪孤? ”

笆堑摹K且幌掳嗑突嵩谀抢锘岷稀!

莱姆问:“你的朋友,那个被杀的,叫什么? ”

邓肯把名字告诉他们,塞利托打电话给凶杀科。

果真如此。那名男子在一起疑似抢劫案中遭枪击身亡。没有抓到罪犯。

拔依梦以谀羌揖憷植拷⑵鹄吹南呷恕腋怂芏嗲员惆盐乙龈切┤鲜侗纯硕娜恕N壹僮白约菏歉鲋耙瞪笔郑梢蕴嫒税焓隆!S泻靡徽笞樱叶济坏玫饺魏蜗ⅰN乙晕蛔チ耍蛘吒男肮檎耍凑乙恢倍济惶剿南ⅰU饬钗矣行┚谏ァ5詈蟊纯硕沼诖虻缁案遥颐羌嗣妗=峁曳⑾郑恢痹诘鞑槲遥次沂遣皇侵档眯湃巍:芟匀唬浅B狻K桓姨嘞附冢皇撬担幸蛔庥龅铰榉沉恕!

萨克斯问:“是克里莱还是萨克斯基? 他有没有提到这两个人? ”

八挥懈嫠呶胰魏稳说拿郑苊飨裕傅搅松比恕!

萨克斯摇摇头:“我真的很不安,我以为118 分局的警察从劫匪那儿获得赃款,其实他们才是真正的元凶。”

莱姆看了她一眼。他知道,她想到了尼克·卡雷利,也想到了她父亲。

邓肯继续说:“然后,贝克尔说他遇到了新的麻烦。他还想除掉某个人,一个女警探。但他们不能自己去杀——如果她死了,那么其他人就会知道这跟她调查的案子有关,那么接下来的调查就会更深入。于是,我想起了这个主意,假扮成一个连环杀手。我还编了这个名字——钟表匠。”

塞利托说:“这就是我们在搜索钟表匠协会时为什么一无所获。”他们查了杰拉德·邓肯这个名字,但没有得到任何结果。

笆堑摹U飧鋈宋镏皇俏冶喑隼吹摹一剐枰腥死聪蚰忝峭嘎缎畔ⅲ媚忝窍嘈耪娴挠姓饷锤鼍袷С5纳比丝瘢晕艺业轿纳亍だ着底取

然后,我们就开始了虚拟的杀人行动。前两次是我伪造的尸体,那时文森特还不在我身边。其他几次——当他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我故意把事情搞砸,所以也没杀成。

拔冶匦肴范ǎ忝强梢哉业侥呛心芙颖斫澈捅纯硕翟谝黄鸬淖拥N冶敬蛩惆阉谀掣瞿忝悄苷业降牡胤健5恰钡丝闲α诵Γ啊峁颐挥姓饷醋觥D忝欠⑾至四橇驹硕菹谐担壹负踝サ搅宋颐恰!

八阅憔桶炎拥诔道铩!

笆堑模褂心潜臼椤!

莱姆想到了另一个问题。“搜索停车场的警官说,很奇怪你把车停在毫尢遮挡的地方,也没有停在入口处。这是因为你必须确保我们可以找到这辆探路者车。”

耙坏悴淮怼K衅渌姆缸锵殖《际俏飧鲎鲎急傅摹庋忝蔷涂梢栽诒纯硕笸忌比怂故弊プ∷N蚁耄庋忝强梢杂欣碛伤巡樗某岛妥》浚员阏业街ぞ莅阉徒嘤!

澳鞘资质窃趺椿厥履? ‘苍穹一轮冷月………

澳鞘俏易约盒吹模钡丝衔⑿φ咚担坝胧讼啾龋易錾倘烁浦啊5寺阄业男枰馐资坪踝阋砸鹑嗣堑木帧!

澳悄阄裁囱≡裾庑┤俗魑勘? ”

拔也⒚挥醒∷恰N已〉氖堑氐悖蛭庑┑胤娇梢匀梦颐茄杆俚靥永搿V匝∽詈竽歉龅氐悖褪钦飧雠说陌旃遥且蛭倚枰季质屎系牡氐憷窗驯纯硕隼础!

拔烁愕呐笥驯ǔ鹇? ”萨克斯问,“有些人会直接把他杀掉算了。”

邓肯诚恳地说:“我从没伤害过任何人。我做不到。我可能触犯法律——我承认在这件事上我犯了罪,但并没有伤及任何人。我甚至连车都没偷过;都是贝克尔弄来的——从警局的停车场。”

澳敲矗侔绲谝幻芎φ呓憬愕娜耸撬? ”萨克斯问,“她是谁? ”

拔仪肜窗锩Φ呐笥选<改昵埃医韪淮蟊是罄疵话旆ǔセ沽恕K运鹩Π镂摇!

澳敲矗道锖退谝黄鸬哪歉鲂」媚锬? ”萨克斯问。

笆撬!

澳歉雠慕惺裁疵? ”

邓肯露出一丝悲伤的微笑:“我得保密。我答应过她。就像那家俱乐部里帮我联系贝克尔的那个人一样。这是交易的一部分,我会遵守的。”

俺吮纯硕猓褂兴118 分局的敲诈案有关? ”

邓肯遗憾地摇摇头:“我希望可以告诉你,希望他们和贝克尔一样被送进监狱。我曾试图找出来,但他从不谈他的计划。不过我觉得,还有人涉嫌敲诈。警局里绝对不止他一个坏警察。”

盎褂斜鹑? ”

懊淮怼V拔桓叩木佟!

笆锹砝锢贾莸木伲故悄歉鲋莸钠渌胤? ”萨克斯问。

拔颐惶崞鸸K湃挝遥怯邢薅鹊摹

我认为,他并不担心我会告发他;但似乎怕我会很贪婪,问他要很多钱。似乎他有很多钱。”

一辆深色的市政府官员用车停在警方警戒线旁边,一位瘦削、秃顶、穿着薄外套的男人从车里走出米。他来到莱姆和其他人身边。他是地区检察官的高级助理。莱姆在他起诉的几桩案子中作过证。犯罪学家朝他点头打招呼,塞利托则向他解释最新的进展。

检察官助理听着这个案子中一波三折的离奇调查过程。被他送进监狱的大多数罪犯都很笨,像托尼·索普兰诺那样的黑道家族成员,或者是更没头脑的蠢货和小流氓。当接触到这么聪明的罪犯时,他倒觉得很有意思——似乎他的犯罪行为并没有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严重。比处理连环杀手更让他兴奋的是,起诉警局内部影响恶劣的贪污案足以为他的事业增光添彩。

罢庑┌讣忻挥心谖癫坎迨? ”他问萨克斯。

懊挥校俏易约捍淼摹!

八嫉? ”

案ダ扯虻佟!

澳歉龈呒毒? 就是负责特勤部的头头? ”

笆堑摹!

他点点头,开始问一些问题,并做记录。他的字体十分工整。五分钟后,他停了下来,皱起眉头,问:“好的,我们可以进行B 级和E 级谋杀定罪,还有非法侵入……但不包括入室盗窃。”

入室盗窃是强行闯入室内,犯下盗窃或谋杀等重罪。邓肯除了闯入之外,别无目的。

检察官助理继续说:“还有偷盗尸体罪——”

澳鞘墙枥吹摹N掖永疵幌牍恢绷糇攀濉!钡丝咸嵝训馈

昂冒。蔷陀晌髑兴固叵乩淳龆ò伞D慊棺枘又捶ǎ扇啪降鞑槌绦颉

邓肯皱起眉头:“虽然你可以这样说,但既然根本就没有发生凶杀案,那么警方调查也就没有必要进行了,因此干扰警方调查程序是不成立的。”

莱姆轻声笑起来。

但地区检察官助理并没有理会邓肯的话。“拥有枪支——”

扒构鼙欢伦×耍钡丝戏床档溃翱涣饲埂!

澳潜煌档钠的? 又是从哪来的? ”

邓肯解释了,那是贝克尔从皇后区警局没收车辆停车场偷来的。他冲着一堆个人用品点了点头,包括一串车钥匙。“别克车就停在街边。三十~一号。

贝克尔是从偷那辆运动休闲车相同的地方弄来的。”

澳忝窃趺窗殉蹬叩? 还有别人参与吗? ”

氨纯硕臀乙黄鹑ツ贸档摹>屯T谝患也凸莸耐3党 1纯硕邓鲜赌抢锏娜恕!

澳阒浪堑拿致? ”

安恢馈!

澳募也凸? ”

耙患蚁@安凸荨N也患堑妹至恕N颐鞘茄刈潘木盼搴殴返侥嵌サ摹<遣磺迨悄母龀隹诹恕N颐谴又星淼莱隼矗诔隹诖ψ蠊眨笾辉诟咚俟飞峡耸种印!

笆浅鞘斜泵姘桑比兴担拔颐桥扇巳ゲ橐幌隆;蛐肀纯硕乖诜仿裘皇盏某盗灸亍!

检察官助理摇摇头。“我希望你了解这件事的结果。不只是犯罪——你还要赔偿因干扰急救车辆和公务员工作而引起的民事赔偿,这些费用高达几万,甚至几十万美元。”

邓肯点点头。“这没问题。我在干这事之前,查过法律和判决原则。我下了决心,只要揭发出贝克尔,就算被判刑也值得。但如果有无辜的人因此可能受到伤害,我就决不会这么做。”

暗慊故侨盟巧硐菸O眨比械蜕担捌绽够谀阃7旁硕菹谐档耐3党”蝗讼髁恕K畹惚蝗松绷恕!

邓肯笑了:“不,不,是我救了他。在我们下那辆探路者车、跑出停车场的时候,我就看见那个流浪汉了。我不太喜欢那人的眼神。他手上拿着一根棍子,或轮胎撬棒之类的东西。等我和文森特分开后,我跑回停车场,以便确保那个人不会伤着任何人。

当他向你走去的时候——”邓肯看了看普拉斯基,“——我看到垃圾箱里埋了一只轮子,于是就把它往墙上扔,所以你转过身来,看见那个流浪汉正朝你走去。”

新手点点头。“原来是这样。我以为那人绊倒了,自己弄出了声音。但是不管怎样,他走过来时,我已经准备好对付他了。旁边的确有一只轮子。”

澳歉鑫纳赜秩绾文? ”邓肯继续说,“我确信,他从来没有机会去近距离接触女人并伤害到她们。是我把他举报给警方的。我拨打了 911电话,报了案。我可以证明。”他交代了一些细节,包括这个强奸犯是在何处、何时被抓住的——这证明他确实是报警的人。

看起来检察官助理需要先行告退了。他瞟了一眼自己的记录,又看看邓肯,挠挠自己发亮的脑袋。

他的耳朵被冻得通红。“我要跟总检察长谈谈这个案子。”他转向从警察总部来这里见他的两位警探——莱姆认识且信任这两位警官。检察官助理朝邓肯点点头,说:“把他带到市区去。让人看着他——记住,他揭露了腐败的警察。”

他们把邓肯扶了起来。

艾米莉亚·萨克斯问:“你为什么不直接来找我们,告诉我们事情的真相? 或者,制作一盘录音带,录下贝克尔承认自己罪行的供述。这样,你就可以免去所有这些猜字谜般的计划。”

邓肯苦涩地笑笑:“我能相信谁呢? 我该把录音带寄给谁呢? 我怎么才能知道谁是正直的,谁又是贝克尔的同党呢? ……这就是牛活中的现实,你知道的。”

澳阒傅氖鞘裁? ”

案艿木臁!

莱姆注意到,萨克斯对邓肯的这句话毫无反应。

这时,两位穿警服的警官把他们的罪犯——他的确犯了罪——带进了警车。

他们至少暂时又组成一个团队了。

你和我,萨克斯……

林肯·莱姆的案子成了艾米莉亚·萨克斯的案子。如果钟表匠的证词还不够的话,那么他们还有很多工作要做。正如塞利托所说,118 分局的腐败丑闻现在已被“推到了首要位置”( 于是莱姆讥讽地说了一句,“这可不是你每天都能听到的动词。”) 。

谋杀本杰明·克里莱和弗兰克·萨克斯基的凶手或凶手们已经被明确认定为警察内部人员,且涉嫌共同犯罪。贝克尔的案子已经大致理清了,而且他和马里兰州的联系——以敲诈得来的钱财——也被揭发出来了。

凯瑟琳·丹斯主动提出要审问贝克尔,但他守口如瓶,所以人家不得不再次依靠传统的犯罪现场调查工作。

在莱姆的指导下,普拉斯基比对了贝克尔的电话记录,查阅了他的留言录音和掌上电脑,试图找出118 分局或其他地方的人当中谁和他通话时间最长,但是没有找到任何有帮助的线索。梅尔- 库柏和萨克斯正在分析收集来的证据,这些证据来自贝克尔的车辆、他在长岛的住宅和警察总部的办公室,以及他最近交往的几个女朋友家或者公寓( 结果发现,这些女人相互都不认识) 。萨克斯仍然像往常一样,仔细地搜查了每一个地方,带着几箱子证据回到莱姆家,包括衣物、工具、支票本、文件、照片、武器和他的车胎印迹。

经过一小时仔细的分析比对后,库柏大声宣布:“啊,有线索了。”

笆裁聪咚? ”莱姆问。

萨克斯告诉他:“在贝克尔汽车后备箱里的衣服上找到一些灰烬。”

盎褂心? ”塞利托问。

库柏补充说:“这和克里莱家壁炉里发现的灰烬是一样的。这就能证明他去过现场。”

同时,他们发现贝克尔车上的地毯纤维是从探路者车上带出来的。库柏还发现,贝克尔车库里找到的纤维和本杰明·克里莱“自杀”用的绳子纤维是一致的。

拔蚁虢纯硕腿怂够乃酪擦灯鹄矗

莱姆说,“让南茜·辛普森和弗兰克·雷蒂格到皇后区去一趟,萨克斯基的尸体就是在那儿被发现的。

取一些泥土样本来。我们也许可以证明贝克尔或他的一个同伙曾去过那儿。”

拔以诳死锢臣艺业降哪嗤粒褪窃诒诼懊娣⑾值哪嗤粒比怂怪赋觯袄锩婧谢С煞帧孟窭醋杂诠こУ卮U庑┛赡苁瞧ヅ涞摹!

疤昧恕!

塞利托打电话给皇后区的犯罪现场调查组,命令他们去收集证据。

萨克斯和库柏也发现,有一些沙子和植被的样本其实来自于海藻。他们在贝克尔的车里找到了这些证物。在他家中的车库里还发现了类似的样本。

吧匙雍秃T澹崩衬匪担翱赡苁窍娜斩燃俚牡胤健砝锢迹质悄嵌K挡欢ū纯硕谀嵌懈雠笥选!

但在搜索房产数据库之后,他们发现这个猜测是错误的。

萨克斯把另外几块白板从莱姆的健身房里推出来,在上面写下最新的证据。她非常沮丧,往后退了退,盯着板上的记录。

奥砝锢嫉牧等耍彼担拔颐且欢ǖ谜业健

如果他们已杀了两个人,还几乎杀了罗恩和我,那他们肯定还会杀更多的人。他们知道,我们已经开始接近他们了,他们肯定不希望有任何目击证人。没准他们现在就在销毁证据。”

萨克斯不说话了,看起来有些紧张。

当你的爱人同时也是你的工作伙伴时,情况就会很棘手。但林肯·莱姆并没有迁就,即使是——而且尤其是——针对艾米莉亚·萨克斯。他用平静的语气低声说:“这是你的案子。你一直在处理这个案子。那关键问题到底在哪儿? ”

拔也恢馈!彼么竽粗讣咨钌畹仄种浮

嘴紧闭着。她摇了摇头,盯着证据板看。然后她松开嘴角说:“证据不足。”

按永炊济挥凶愎坏闹ぞ荩崩衬诽嵝训馈!暗獠皇抢碛伞U饩褪俏裁次颐且谡舛怂埂

我们需要检验一些肮脏的砖头,以便弄清楚整座城堡是什么样子。”

她摇摇头:“我不知道。”

拔野锊涣四悖怂埂惚匦胱约赫页鍪虑榈脑O胍幌肽阆钟械南咚鳌:吐砝锢加泄氐娜恕汲鄢蹈倌愕娜恕K秃T濉纸穑蟊实南纸稹8艿木臁!

拔也恢馈!彼馍馗醋拧

但他仍然没有退缩:“你没有选择。你必须知道。”

她怒气冲冲地盯着他——因为他话里的严厉含义而生气:如果你愿意的话,你尽可以明天就走出这扇门,抛开你的警察职业。但现在,你还是个警察,还得办案。

她的指甲刺痛了手上的皮肤。

盎褂行┦虑椤D懵┝诵┒鳌!崩衬繁咔嵘祷埃叨⒆胖ぞ荼砜础

澳敲矗闶撬滴颐堑每悸且幌轮ぞ菹湟酝獾亩鳌!甭薅鳌て绽够省

莱姆严厉地说:“如果你考虑证据箱里的东西,你就可能是有原因的。我要说的是,别去想箱子之外的东西;我要说的是,你们得仔细察看箱子里面已经找到的东西……所以,萨克斯,你在里面看到了什么? ”

她盯着证据表看了一会儿。

然后她微笑着小声说:“马里兰。”

本杰明·克里莱谋杀案

た死锢常迨辏砻婵词粲谏系踝陨薄S玫氖巧挂律5粗付狭眩虼瞬豢赡芙哟蚪帷

ひ环獾缒源蛴〉淖陨币攀椋鹗銎湫睦硌挂种椤5牵庵智樾鞑蛔阋允蛊渥陨保椅蘧瘢楦屑膊∈贰

じ卸鹘谇昂螅礁瞿腥舜橙胨遥赡芙ぞ萆栈佟0兹耍薹ǖ弥涿娌刻卣鳌R桓咭话谖菽诙毫粼家恍∈薄

西切斯特别墅中的证据:

で怂耄皇址ㄊ炝贰

け诼ぞ呱虾涂死锢呈樽郎狭粲衅ぶ氏宋奂!

け诼暗哪嗤帘茸≌芪У耐寥谰哂懈叩暮崃浚液形廴疚镏省J抢醋怨ひ登?

け诼谟斜簧展目煽ㄒ蚝奂!

け诼谟谢医

げ莆窦锹肌⒌缱颖淼ィっ饔猩习偻蛎涝淖式鸹疃

ぜ觳槲募械钠笠当晔叮四考母陶旎峒剖觳椤

に勒呷占悄谌荩夯怀涤汀⒗矸⒃ぴ肌⑷ナフ材匪咕瓢伞

せ屎笄缸锵殖∈匝槭叶曰医姆治霰ǜ妗

す净峒葡低呈褂玫娜砑曛尽

ば陶旎峒剖Γ焊呒毒淼谋曜夹匠晔帧

け砀癖簧栈伲且蛭欠⑾至耸裁矗故俏硕惚艿鞑?

なフ材匪咕瓢伞

た死锢忱垂复巍

は匀唬⒚挥性谀嵌尽

げ蝗范ㄋ退雒妫强赡苁歉浇υ季炀118 分局的警察。

ぷ詈笠淮卫凑饫铩驮谒乐啊肴朔⑸矗苑缴矸菸薹ㄈ范ā

ぜ觳榱巳スフ材匪咕瓢傻木斓那蛄泻琶晃侍猓⑾稚厦嬗锌煽ㄒ蚝秃B逡蚝奂!

是从分局里偷出来的吗?

し志置挥幸攀喽酒罚剂疗甙凰敬舐椋陌凰究煽ㄒ颉

118 分局极少调查有组织犯罪案件,但无故意渎职证据。

ざ宓厍辛交锇锱桑疾惶赡苁且煞浮

与乔丹·凯斯勒——克里莱的合伙人谈过话,又和他妻子核对过

と啡厦挥忻飨缘奈臼贰

た雌鹄从胱锓该挥星A

ぞ坪鹊帽韧6啵级牟蝗チ死刮ぜ铀购痛笪餮蟪恰J淞撕芏啵钥死锢忱此挡凰阒卮蟮木盟鹗А

げ磺宄裁椿峋褚钟簟

ふ谧急杆突У拿ァ

た估詹换嵋蚩死锢车乃蓝窭

と怂购推绽够灰涣続MG 奔驰车跟踪。

弗兰克·萨克斯基谋杀案

と怂够迨咚辏诼倬蹋薹缸锛锹肌=衲11月4 日被杀,留下妻子和两个十来岁的孩子。

な芎φ咴诼儆涤蟹坎⒕滴瘢湟滴裆婕拔渌竞凸檬乱倒咎峁┪扪ず屠怼

ぐ⒍亍な┠蔚率堑鞑楦冒傅木健

の尴右扇恕

つ鄙保澜?

ひ晌澜侔福阜⒐讨性馇够魃硗觥O殖》⑾值奈淦鳌淖肮氖访芩埂ね智梗38口径,无指纹,无序列号。案件警探认为可能是职业杀手所为。

ど馍铣霾畲砹?

ぴ诨屎笄荒鄙薄ネ玫厍哪康牟幻鳌

せ姆系牡厍拷烊黄⑵蕖

さ蛋负椭ぞ菀攀А

さ蛋赣11月28日( 前后) 送往158 分局。无归还记录。承办警官不详。

に屯158 分局哪个部门不详。

じ备呒毒嘟芨ダ锼共辉负献鳌

の捶⑾钟肟死锢秤泄氐闹ぞ荨

の薹缸锛锹肌怂够蚬尽

ご拧118 分局的警察拿了钱。最终和马里兰州的某个地方/某个人有关系。牵涉到巴尔的摩的犯罪集团吗?

っ挥兄ぞ菹允居敕缸锿呕镉星A

っ挥蟹⑾制渌肼砝锢贾莸墓叵怠

钟表匠

地点:

ぐ旃舐ィ挥诘谌蠼趾偷谄叽蟮澜换岽Α

受害者:

ぐ桌蜓恰と怂梗薅鳌て绽够

罪犯:

さつ崴埂け纯硕υ季炀帧

作案手法:

で够( 未遂) 。

证据:

32口径奥陶加MK II 型手枪。

と榻菏痔住

从贝克尔的车里、家里和办公室里发现的物品:

た煽ㄒ颉

の逋蛎涝纸稹

ひ路

ぞ憷植亢途瓢上咽站荩ㄊフ材匪咕瓢伞

ぬ铰氛叱道锓⑾值牡靥合宋

び肟死锢乘劳鏊玫纳酉嗥ヅ涞南宋

け纯硕曳⑾值幕医肟死锢潮诼锏幕医嗤

じ沾尤怂够龊Υ袢⊥寥姥尽

ど匙雍秃T濉S肼砝锢己1醯卮泄芈?

其他:

そ芾隆さ丝仙杓瓢才耪黾苹沟つ崴埂け纯硕蜕焙λ笥训娜寺渫118 分局还有八位或十位警官牵涉其中,身份不确定。除了118 分局的警察之外,还有其他人涉案。邓肯不再是凶杀案嫌疑犯。

--

亦凡扫校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