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二十一章

[ 晚上11:13]

凯瑟琳·丹斯和莱姆独自呆在他的市区住宅里。当然,杰克逊——那条哈瓦那犬也在。丹斯正抱着它。

罢庹媸翘牢读恕!彼蕴滥匪怠K侨烁粘粤朔梗钪砦亲急噶瞬薜诤炀粕张H狻⒚追埂⑸忱图文购炱咸丫啤!拔艺嫦胂蚰闾忠环莶似祝铱隙ㄉ詹缓谩!

芭叮媸且晃挥屑土Φ氖晨汀!彼咚当哳┝艘谎劾衬贰

拔乙残郎湍愕某眨也换峁挚浣蹦愕摹!

汤姆朝着刚才用来盛主菜的碗点了点头。“对他来说,这只是道‘炖菜’。法国菜他尝都不尝。林肯,把你的饮食经跟她讲讲。”

这位犯罪学家耸耸肩说:“我对吃什么并不挑剔。就这样。”

八艹缘慕小剂稀!鄙钪硭低昃桶巡团谭派鲜滞瞥低频匠咳チ恕

澳慵依镅仿? ”莱姆问丹斯,还冲着杰克逊点点头。

坝辛教豕贰6急日庵淮蠖嗔恕N液秃⒆用敲恐芏即侨ズL插藜复巍K亲犯虾E福颐窃蜃匪恰K媸倍嫉枚土丁H绻馓鹄椿疃刻蟮幕埃膊挥玫P摹V螅颐腔崛ッ商乩锏牡谝皇奔淞吞(First Watch,一家美国餐饮连锁店,在全美各地都有分店) 吃华夫饼,把消耗掉的热量再补回来。”

莱姆瞥了一眼厨房,看见汤姆正在洗餐盘和锅。

他压低声音问她要不要帮他完成一个小小的“阴谋”。

她皱了皱眉。

拔蚁肷倮吹隳歉觥彼遄乓黄砍履旮窭冀芩崭窭纪考傻愕阃罚啊偷乖谀抢锩嫦碛靡环!彼肿蜃约旱木票懔艘幌峦罚暗阕詈帽鸪錾!

澳闩氯锰滥分? ”

他点了点头:“他有时会对我实施‘禁酒令’。

这真让人生气。”

凯瑟琳·丹斯知道纵情吃喝的价值。( 好吧,她曾在墨西哥的提瓦纳( 墨西哥最西北的一个城市,临美国边境,位于圣地亚哥市以南,是一个旅游中心) 因为吃喝而增加了大约五磅的体重;那个星期过得实在是太漫长了。) 她把狗放下,给莱姆倒了一杯,酒量适中,应该不会影响他的健康。她把酒杯放在他轮椅上的杯托里,把吸管放在他的嘴边。

靶恍唬彼こさ匚艘豢冢澳憷凑饫锸俏飧龀鞘泄ぷ鞯模蘼勰憧裁醇郏叶蓟崤寄闼兜谋ǔ辍D阕员惆。滥凡换嵛涯愕摹!

盎蛐砦倚枰钩湫┛Х纫颉!彼沽艘槐蹇Х龋钩粤艘豢樯钪戆诤玫穆笃伞U馐撬约汉婵镜摹

丹斯看了一眼手表。比加利福尼亚时间要快三小时。“对不起,我要打个电话回家。”

澳愦虬伞!

她用手机拨了电话。是麦琪接的电话。

班耍】砂!

奥柽洹!

小姑娘很健谈,她用十分钟时间向丹斯叙述了一遍她和保姆一起进行圣诞采购的过程。麦琪最后总结道:“然后我们回到家,我还看了《哈里·波特》。”

白钚碌囊槐韭? ”

笆堑摹!

翱炊嗌俦榱? ”

傲椤!

澳憔筒幌肟吹惚鸬穆? 要拓宽些眼界? ”

麦琪回答道:“嘿,妈咪,瞧瞧你自己吧,鲍勃·迪伦的歌曲你听过多少遍了? 尤其是那张《金色对金色》专辑。还有u2乐队的歌曲? ”

女儿的逻辑无可反驳,她只好说:“亲爱的,我无话可说了。只是以后讲话时别说‘瞧瞧’这类字眼。”

奥杪瑁闶裁词焙蚧丶? ”

耙残硎敲魈臁N野恪H媚愀绺缃拥缁啊!

韦斯接过电话,他们聊了一会儿。可是语气不如女儿那么连贯,而且更严肃。他曾经暗示说自己想参加空手道训练班,现在则直截了当地问她同不同意。如果韦斯真想参加足球和棒球之外的体育运动的话,丹斯更希望他能参加一些不那么具有攻击性的项目。她觉得,像他这么肌肉发达的身体非常适合练网球和体操,但这些对他并没有多少吸引力。

作为一名审问官,凯瑟琳·丹斯非常了解“愤怒”这个心理问题;在案发之后的问讯过程中,她能从嫌疑犯和受害者身上觉察出这种愤怒。她相信,韦斯之所以想学空手道,是因为他偶尔会感到愤怒,自从他父亲去世后,这就像一团阴云笼罩着他。竞争本没有错,但她认为,要是让韦斯参加一项搏击项目,这不利于他的成长,特别是目前这个年龄段。纵容愤怒,这会非常危险,尤其是对于年轻人而言。

丹斯讲了很久,对韦斯解释了自己的决定。

自从与莱姆和萨克斯一起调查钟表匠的案子以来,这次合作让凯瑟琳·丹斯更深刻地认识到了时间的意义。她把这种认识用于工作之中——也用在了孩子们身上。例如,时间的流逝会迅速地将愤怒消解( 激烈的情感爆发很少能维持三分钟以上) ,也会削弱人们对反对意见的抵制;大多数情况下,这比尖锐的争吵更为有效。现在,丹斯并没有拒绝韦斯练习空手道,但说服他同意尝试上一些网球课。( 她曾经无意中听到韦斯和一个朋友说:“是啊,有个当警察的妈妈,这真没劲。”丹斯为此偷笑了半天。)

然后,他心情一下子就变了,兴高采烈地谈论着他在HB0 频道上看的一部电影。接着,他的手机收到一条朋友发来的短信,发出了嘟嘟的提示音。他得挂了,妈妈再见,我爱你,再见。

喀哒。通话结束。

儿子发自内心地说了一声“我爱你”。尽管这只是瞬间就说完的一句话,但它使母亲觉得自己的苦口婆心是有价值的。

她挂了电话,看了一眼莱姆:“有孩子吗? ”

拔衣? 没有。我不知道他们会不会成为我的骄傲。”

澳愕孟扔泻⒆樱裨蚰懔景恋淖时径济挥小!

他看着她身上随时都挂着的iPod耳机,发现它在她脖子上晃来晃去,就像医生挂的听诊器。“我猜想,你一定喜欢音乐……我这样的推理挺聪明吧? ”

丹斯说:“这是我的爱好。”

罢娴穆? 你会弹乐器吗? ”

拔一岢恍N以褚ァ5窍衷冢绻偶俚幕埃一岚押⒆用呛凸贩旁谝坝岛笞希缓蟠侨ニ拇φ腋杼!

莱姆皱了皱眉头:“我听说过这种做法,这叫做……”

巴ㄋ椎乃捣ń小筛琛!

暗比唬褪钦飧雒啤!

凯瑟琳·丹斯对此充满激情。她承袭了民歌乐手的悠久传统,他们会旅行到偏远地区,现场录制传统音乐。阿兰·洛马卡斯可能是其中最知名的一位人物,他曾徒步穿越美国和欧洲来采集经典老歌。

丹斯有时会前往美国东海岸,但是这些曲子都已经被别人记录过了,所以她最近大多是去一些内陆城市,还有加拿大的新斯科舍省、加拿大西部、密西西比河流域以及拉美裔人口众多的地方,如加利福尼亚南部和中部。她对一些歌曲进行录制和分类。

她把这些告诉莱姆,还告诉他一个网站,那是她和一个朋友共建的,上面介绍一些音乐家、歌曲和音乐知识。他们会帮助一些音乐家获得其原创歌曲的版权,再将听众因下载歌曲而支付的所有费用转交给音乐家。唱片公司通过这个网站和其中一些音乐家取得联系,这些公司就可以购买他们的音乐作为独立制作的电影配乐。

凯瑟琳·丹斯没有告诉莱姆,她和音乐之间还有些别的关系。

丹斯常觉得自己压力过大。为了把工作做得更好,她需要近距离接触那些她所询问的目击者和罪犯。坐在离精神错乱的杀人犯仅三英尺的地方,和他斗上几小时、几天甚至是几星期,这是一种令人兴奋的工作,但同时也让人感到精疲力竭。丹斯工作时非常投入,将自己与调查对象密切联系在一起,以至于在谈话结束之后很长时间里,她仍能感受到他们的情感。她依然可以在脑海中听到他们的声音,久久地扰乱她的思绪。

是的(原文里用的是西班牙语“si”,表明调查对象是拉美人士),是的,好吧,是我杀了她。我割断了她的喉咙……还有,她的儿子,那个小男孩。他也在那儿。他看见我了。我必须杀了他。我是说,谁会放过他呢? 但是那女人活该,她竟敢那样看我。这不是我的错。你刚才不是说要给我烟抽吗,可以吗?

音乐具有神奇的疗效。如果凯瑟琳·丹斯在听索尼·泰瑞和布朗尼·麦克金(美国布鲁斯音乐的两位大家)的音乐,或是U2、鲍勃·迪伦、大卫·拜恩的音乐,她就不会想起凶手卡洛斯·阿伦德愤怒的抱怨,说他在割断受害者喉咙时,对方的订婚戒指划伤了他的手掌。

很疼。我是说,太疼了。那个臭女人……

林肯·莱姆问:“你有没有参加过职业演出? ”

她曾经演出过几次。但她后来辗转过许多地方:波士顿、伯克利、旧金山北滩,她已经没心思演出了。演出似乎是件很人性化的工作,但是她发现,这真的只是你自己和音乐之间的事情,跟听众没有关系。凯瑟琳·丹斯更想知道别人对他们自己的生活和爱情有什么看法——以及如何通过歌曲来表达这些看法。她意识到,在音乐这方面,就像她在工作中一样,她更想扮演职业听众的角色。

她告诉莱姆:“我尝试过演出。但最后我觉得,最好还是把音乐当作朋友来对待。”

八裕憔统闪伺闵笸殴宋屎途臁U媸且话侔耸鹊拇笞洹!

澳阕约翰虏驴窗伞!

罢馐窃趺椿厥履? ”

丹斯犹豫了一下。通常她不愿意谈她自己的事( 总是要先听,后说) ,但她觉得和莱姆很谈得来。

虽然在某种意义上,他俩是对手,但却有着共同的目的。并且,他的冲劲和倔强让她觉得和自己有几分相似。另外,他也喜欢侦探这个职业。

于是,她说:“乔尼·雷·汉森……就是那个名字中不带‘h ’的乔尼。”

笆亲锓嘎? ”

她点点头,开始诉说起自己的经历。六年前,在一起由加利福尼亚州公诉人指控汉森的案子中,丹斯曾受雇于检察官,来帮助其挑选陪审团成员。

汉森是一名三十五岁的保险经纪人,住在奥克兰以北的孔特拉·科斯塔县。有人曾试图闯进他前妻的住宅,但当晚她并不在家。县治安官的副手在例行巡视她家住宅时,发现了这个人,并开始追赶他,但还是让他跑了。

罢馑坪醪⒉惶现亍饧禄姑煌辍O鼐炀钟行┑P模蛭荷τ谙拗屏罟苤破诩洹啻瓮财淝捌蓿⒘酱蜗魉R虼怂钦业剿退腹啊?墒撬袢险庖磺校谑撬蔷桶阉帕恕5搅俗詈螅欠⑾帜苷业阶愎坏闹ぞ堇戳福谑钦酱读怂!

她解释说,由于他以前有过违法前科,所以一旦B 级和E 级指控成立,至少可以判他五年徒刑——这样他前妻和正在读大学的女儿就可以暂时摆脱他的骚扰了。

拔以诩觳旃侔旃依锖退橇牧艘换岫K堑脑庥稣嫒梦夷压K且恢鄙钤诩鹊目志逯小:荷峒母且恍┌字剑不嵩谒堑牡缁吧狭粝乱恍┕忠斓难杂铩K够嵴驹谡桓鼋智酝獾牡胤健庠谙拗屏钇诩涫窃市淼摹惫垂吹囟⒆潘恰K够崛萌怂托┦澄锏剿羌依铩

这些行为都不违法,目的只是告诉你:我一直会盯着你的。”

母女俩去购物也不得不伪装之后再悄悄溜出社区,到离她们住处十至十五英里外的购物中心去买东西。

丹斯挑选了她认为非常合适的陪审团人选,选派了单身女性和职业男士( 他们崇尚自由,但并不过分信仰自由主义) ,他们会同情受害者的境况。她也照例参与了整个审判,以便为控方提出建议——当然,同时也对她自己选出的陪审员做出评判。

拔以诜ㄍド虾茏邢傅毓鄄旌荷椅胰范ㄋ凶铩!

暗故浅隽宋侍? ”

丹斯点点头。“很难找到目击者,要不然就是他们的证词不成立。实物证据要么不见了,要么就是被破坏了。而汉森又有一系列让控方都无法驳回的不在场证明。被告反驳了地区检察官指控的每一个关键点;就像他们在检查官的办公室里装了窃听器一样。于是他被宣告无罪。”

疤愀饬耍崩衬房戳丝此暗牵蚁胗Ω没褂邢挛陌伞!

拔蚁胍彩堑摹I笈薪崾教熘螅荷偎捌藓团吹揭患夜何镏行牡耐3党。玫渡彼懒怂恰5笔保哪杏岩苍冢砸脖凰绷恕:罄矗永胂殖。罄椿故潜蛔チ恕还咽且荒暌院罅恕!

丹斯呷了一口咖啡:“凶杀案发生后,检察官试图找出在审判中究竟哪里出了问题。他给我看了最初审问的记录。”她苦笑了一下。“当我回顾审判记录时,真被吓坏了。汉森很聪明——而审问他的警官要么是全然没经验,要么就是太懒惰。汉森在耍他,就像是在玩弄一条鱼似的。最终,他对于检方的指控了如指掌,于是他将其各个击破——知道如何恐吓目击者,如何处理掉证据,以及可以提供何种不在场证明。”

拔蚁胨沟玫搅似渌ⅰ!崩衬芬∽磐匪怠

笆堑摹>傥仕欠袢ス锥焦取H缓蠡刮剩欠窬Hヂ砹窒氐墓何镏行摹庑┒几怂愎坏男畔⒗吹弥捌藓团嵩谑裁吹胤焦何铩K罄词导噬暇褪窃诿锥焦鹊墓何镏行母浇刂甏茫钡剿浅鱿帧K驮谀嵌阉歉绷恕捎谒窃诒鸬南毓何铮缘笔辈⒚挥腥魏尉煸诒;に恰

澳翘焱砩希叶雷砸蝗搜刈乓缓殴贰窖蠛0豆贰祷丶遥颐挥凶咭弧R缓殴贰翘蹩砝母咚俾贰N乙恢痹谙耄魏涡枰闵笸殴宋实娜硕伎梢怨陀梦遥⒅Ц段颐啃∈币话傥迨涝谋ǔ辍U舛济淮恚挥腥魏尾坏赖碌男形鎏逑稻褪钦庋俗鞯摹矣植唤谙耄绻俏依瓷笪屎荷蛐硭突峤嘤耍侨鋈艘簿筒换崴懒恕

傲教煲院螅揖捅ǹ剂司!溆嗟氖虑椋拖袢嗣浅K档哪茄丫晌死贰:昧耍隳芴峁┦裁茨谀幌? ”

跋胫牢沂窃趺淳龆ǖ本斓? ”他耸耸肩,“可没这么具有戏剧性。事实上很无趣……就这么一个跟头栽了进来。”

罢娴穆? ”

莱姆看看她,笑了一声。

丹斯皱了皱眉头。

澳悴幌嘈盼摇!

氨福腋詹攀窃诠鄄炷懵? 我可不想这样做。我女儿有时会说,我看她的眼神就像在看实验室的老鼠一样。”

莱姆又喝了一口威士忌,不好意思地微笑着问:“那么? ”

她扬起一边的眉毛:“该你了? ”

岸员硪庋ё依此担铱墒歉瞿讯愿兜娜恕N艺庋娜硕疾缓枚愿丁D阄薹ㄕ嬲创┪遥园? ”

她笑了一声:“我基本可以看穿你。肢体语言有其自身的层次。你的脸、眼睛和头所显示出的信息不亚于其他人通过全身动作所透露出的信息。”

罢娴穆? ”

罢饩褪侵逵镅缘奶氐恪F涫迪衲阏庋炊菀着卸稀畔⒏用芗!

澳俏移癫痪褪且槐敬蚩氖? ”

懊挥兴且槐敬蚩氖椤V皇牵行┦榛岜冉先菀锥炼樟恕!

他笑了起来:“我记得,你谈过在你审讯人的时候,他们有不同的反应状态。生气、沮丧、否认和讨价还价……在那次事故之后,我接受了很多治疗。

我不想接受治疗,但是当你直挺挺地躺着的时候,你又能做什么呢? 神经科医生给我讲了哀伤阶段。那种感觉真是一样的。”

凯瑟琳·丹斯十分清楚哀伤阶段,但这并不是今天所讨论的话题。“我们的思维应对逆境的方式是很有意思的——无论是生理的创伤,还是心理的压力。”

莱姆看向别处:“我经常要和愤怒作抗争。”

丹斯注视着莱姆,她摇了摇头说:“其实,你并没有你所说的那么气愤。”

拔沂歉龇先耍彼饨凶潘担拔业比缓苌!

拔夷兀沂歉雠臁T勖怯惺焙蚨加欣碛杀涞煤苣栈穑不嵋蛭髦衷蚋械骄谏ィ颐腔瓜不毒芫芏嗍隆撬档狡撸唬獠皇悄愕奈侍狻D阋丫叱隽苏飧鼋锥危阏τ诮邮芙锥巍!

暗蔽也蛔纷偕比朔傅氖焙颍薄遄胖ぞ萃急淼懔说阃贰拔揖徒欣砹啤L滥匪担业脑硕吭对冻艘街觥K潮闼狄幌拢庵种瘟迫萌司醯猛Χ裥牡摹T趺纯赡苋萌私邮苣亍!

拔宜档慕邮懿皇钦飧鲆馑肌D隳芙邮芟肿矗⑴拐D悴⒉皇浅商熳挪欢E叮姹福还愕娜肥亲诺摹!

这句抱歉并不带有真正的歉意。莱姆忍不住哈哈大笑,丹斯觉得她的玩笑还真起作用了。她早就料到,莱姆是不在乎文雅风度和政治正确的。

澳憬邮芟质怠D闶宰鸥谋渌闳创硬欢宰约喝龌选U馐且恢痔粽剑岷芗枘眩獠⒚挥屑づ恪!

拔蚁肽愦砹恕!

鞍。愀崭照A肆酱窝邸U馐潜硪庋纤档难沽Ψ从ΑK得髂悴⒉幌嘈抛约核档幕啊!

他又笑了:“你这女人真是个辩论高手。”他将杯中剩下的酒一饮而尽。

肮挚希曳⑾至四愕幕挤从ψ刺D忝环ê伊恕2还鸬P模也换岚涯愕拿孛艽鋈サ摹!

前门开了,艾米莉亚·萨克斯走了进来。她们互相打了个招呼。从萨克斯的姿势和眼神中可以很明显地看出,她心事重重。她走到前窗旁,向外看去,然后拉下窗帘。

霸趺戳? ”莱姆问。

案崭樟诰痈掖虻缁啊K担裉煊腥死次业墓⒙ゴ蛱业那榭觥K猿莆且痢ぬ乩追ㄅ怠

我曾和乔伊一起在巡警部门共事过。他想知道我在忙什么,问了很多问题,还察看了整幢公寓楼。我的邻居觉得很奇怪,所以给我打了电话。”

澳憔醯糜腥嗽诩倜扒且谅? 那个人不是他吗? ”

翱隙ú皇恰Kツ昃屠肟觳慷樱岬矫纱竽弥萘恕!

翱赡芩乩捶糜眩肟纯茨恪!

叭绻钦庋幕埃且欢ㄊ撬幕昊乩戳恕G且猎谌ツ甏禾斓囊怀∧ν谐凳鹿手杏瞿蚜恕褂校薅骱臀叶急蝗烁倭恕=裉煸缧┦焙颍褂腥朔宋业陌5笔卑欠旁谖页道锏模得潘拧

有人撬了我的车窗。”

霸谀亩? ”

熬驮谒蛊樟执蠼郑拷羌一ǚ俊!

就在这时,凯瑟琳·丹斯似乎从记忆深处想起了什么事情。她费力理清头绪,说:“有件事我得说一下……可能没什么意义,但还是值得提一下。”

已经很晚了,但莱姆还是召集了所有人:塞利托、库柏、普拉斯基和贝克尔。

艾米莉亚·萨克斯打量着他们。

她说:“我想让大家明白一个问题。有人在跟踪我和罗恩。凯瑟琳刚告诉我,她觉得她也看到了一个人。’’

表意学家点了点头。

萨克斯然后看了一眼普拉斯基:“你说,你觉得也看见了那辆奔驰车。你有没有再次看到它? ”

懊挥校咏裉煜挛缙鹁兔患!

澳隳兀范? 有什么异常情况吗? ”

拔揖醯妹挥校闭飧鍪莩さ哪腥税驯橇荷系难劬低贤屏送疲安还乙裁惶⒁狻J笛槭壹际跞嗽蓖ǔ2幌肮弑蝗烁佟!

塞利托说他也觉得自己可能看见了一个人。

暗つ崴梗憬裉煸诓悸晨肆值氖焙颍比怂刮时纯硕坝忻挥芯醯糜腥嗽诩嗍幽? ”

他愣了一下,摇着头说:“我? 我没去过布鲁克林啊。”

她皱起了眉头:“什么……你没去过? ”

贝克尔摇了摇头:“没有。”

萨克斯又看看丹斯,她正在观察贝克尔。这位来自加州的探员点了点头。

萨克斯的手伸向她的格洛克手枪,然后转身面对贝克尔:“丹尼斯,把手放在我们能看到的地方。”

他的眼睛睁得大大的:“什么? ”

拔颐歉锰柑噶恕!

屋里的其他人——他们事先都已经得到指示——都没有做出任何反应,但普拉斯基一直把手放在他的枪上。隆恩·塞利托走到贝克尔的身后。

班耍耍耍彼担遄琶纪罚赝房醋耪馕惶甯窨嗟木剑罢馐窃诟墒裁? ”

莱姆说:“丹尼斯,我们想问你几个问题。”

凯瑟琳·丹斯刚刚认为值得一提的事情非常微妙,这并非关于谁在跟踪她的问题;萨克斯之所以这样说,只是为了让丹尼斯·贝克尔放松神经。丹斯刚才回想起,先前当贝克尔提到自己曾去过花房前的犯罪现场时,她发现他双腿交叉,回避与他人的视线接触,而且他的坐姿也暗示了他可能有欺骗行为。

他的解释是,他刚离开现场,想不起来斯普林大街有没有解禁。因为他没有理由为自己的行踪而撒谎,所以她当时也没多想。

但是,当萨克斯提起,有人在现场强行闯入她的车子——贝克尔当时也在场——丹斯就想起了这位警督可能做出过欺骗的行为。萨克斯曾打电话给当时也在现场的南茜·辛普森,问她贝克尔是什么时候离开的。

熬驮谀憷肟螅健!闭馕痪偎怠

但是贝克尔却告诉她,他又在那里呆了近一小时。

辛普森还说,她相信贝克尔去了布鲁克林。萨克斯之所以问他去那个区干什么,是为了让丹斯有机会找出表明他撒谎的信号。

澳愦辰业某道铮次业陌彼怠I艉芗饫鳌!澳慊拐伊诰哟蛱业那榭觥倜耙晃辉乙黄鸸ぷ鞴耐隆!

他会否认吗? 如果丹斯和萨克斯猜错丁,的话,那么贝克尔一定会变得怒气冲天。

但是,贝克尔低头看着地板说:“好吧,这完全是个误会。”

澳阏娴恼夜伊诰勇? ”萨克斯生气地问道。

笆堑摹!

她慢慢地靠近他。他俩的个头几乎一样高,但此时,萨克斯的愤怒似乎使她凌驾于他之上。“你开奔驰车吗? ”

他皱起眉头说:“就凭警察的薪水? ”这个答案似乎是诚实的。

莱姆瞥了一眼库柏,他刚查了机动车管理局的资料库。他摇摇头,说:“不是他的车子。”

看来,在这点上,他们搞错了。但是,很明显,贝克尔想拿走什么东西。

暗降资窃趺椿厥? ”莱姆问。

贝克尔看着萨克斯说:“艾米莉亚,我很希望你加入到这个案子里来。你和林肯一起,才能构成一个顶尖团队。坦白说,你们很受媒体的追捧。而且,我也很想跟你们合作。但是,等我说服上级让你参与这个案子后,我却接到一个电话。出了些问题。”

笆裁次侍? ”她的语气很坚定。

拔野镉幸徽胖健!彼蚱绽够阃肥疽狻

普拉斯基正站在他那只旧公文包旁,“那张折好的纸。最上面,右边。”

这位新手警探打开了包,找到了那张纸。

罢馐欠莸缱佑始!北纯硕绦怠

萨克斯从普拉斯基手中接过来,边看边皱起了眉头。她有一阵子似乎僵住了。然后,她走到莱姆身边,把那张纸放在他轮椅的宽大扶手上。他看了看这张简短而机密的纸条。这是警察总部一位高级警监写的。上面说,几年前萨克斯曾和一位名叫尼古拉斯·卡雷利的纽约警局探员谈恋爱,而尼古拉斯后来面临多项罪名的指控,包括抢劫、贿赂和伤害罪。

萨克斯并没有牵涉到这些案件中,但是不久前,卡雷利被释放了,上级担心她可能会和他有联系。

他们不认为萨克斯会做出一些违法的事情,但是,如果人们发现他俩在一起,那就会——正如字条所说的那样——“很尴尬”。

萨克斯清了清喉咙,但什么也没说。莱姆知道尼克和萨克斯之间的事——比如,他们曾谈到结婚;他们之间曾经非常亲密;当她得知他秘密的犯罪行为时,她几乎崩溃了。

贝克尔摇摇头说:“很抱歉,我不知道还有什么其他的办法。上面让我提供一份完整的报告,包括我在哪里监视你这样的细节,以及我所了解的关于你的一切情况,无论是工作以内还是以外的。还有你和卡雷利或者其朋友之间的接触。”

罢饩褪俏裁茨愕轿艺舛磁涛使赜谒那榭觯崩衬飞厮担凹蛑被奶啤!

傲挚希也幌朊胺改恪N揖兔魉盗税伞K窍氚阉樽撸遣幌肴盟斡胝庾侨俗⒁獾陌缸樱蛭サ木幸傻恪5俏也幌嘈拧K晕蚁氚咽虑楦闱宄!

拔乙丫眉改昝患峥肆耍乙膊恢浪丫环帕顺隼础!

罢饩褪俏掖蛩愀嫠咚堑那榭觥!彼殖墓陌懔说阃罚骸拔业募锹级荚谀嵌!逼绽够终业郊刚胖剑莞怂箍础K赐曛笥职阎秸箍衬房础U庑┒际潜纯硕募锹肌嗍铀拇问岬奈侍猓约八谌怂谷粘瘫砗屯ㄑ堵贾胁檎业降男畔ⅰ

澳阏媸歉霾凰僦汀!比兴怠

拔页腥稀N矣行┕謗 。对不起。”

澳闼栉裁床焕凑椅? ”莱姆吼道。

盎蛘呃凑椅颐堑敝械娜魏稳恕!比兴怠

罢馐巧霞督淮娜挝瘢谷梦冶C堋!彼蛉怂梗叭媚悴挥淇炝恕6源宋液鼙浮5牵艺娴暮芟肴媚憷窗煺飧霭缸印U馐俏夷芟氲降奈ㄒ话旆āN乙丫盐业慕崧鄹嫠咚橇恕U虑槎冀崾恕G竽懔耍颐悄懿荒鼙鹪偬刚飧隽耍绦鞑槲颐堑陌缸影伞!

莱姆瞥了一眼萨克斯,最让他伤心的是看到她对整个事件的反应,那呆滞的目光和涨红的脸颊。

她不再感到生气。她觉得非常窘迫,因为自己成了这场争执的起因,同时也给同事们带来了麻烦,打搅了他们的工作。很少会看到萨克斯会像今天这样痛苦和脆弱——因此这也让人觉得很难过。

她把那张纸还给贝克尔。她没有跟任何人说一句话,便拿起外套,平静地走向门口,从口袋里掏出了车钥匙。

--

亦凡扫校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