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二十四章

终于,我重返家乡了。

火车大约凌晨三点驶进木比耳站,他们取下公苏的柳条箱,把我们留在月台上。车站内四下无人, 只有一个家伙在扫地,另一个家伙在长板凳上打盹儿,于是,公苏和我一路走到市中心,终于在一栋废弃建筑内找到个地方睡觉。

第二天早上, 我在码头附近给公苏买了根香蕉,又找到一个小食摊给自己买了一份丰盛的早餐,有玉米、煎蛋、熏肉和煎饼等等,之后,我心想得设法安顿下来,于是我出发往“姊妹贫民之家” 走去。路上我们经过老家,如今它只剩下一片杂草和一些焦黑的木块。看见那景况,心情非常怪,因此我们继续走。

到了贫民之家, 我吩咐公苏在院子里等候,免得惊吓了那些修女,然后,进去询问我妈妈的情形。

修女院长非常和善, 她说不知道妈妈的去向,只知道她跟一个新教徒走了,不过,我可以去公园打听一下,因为妈妈以前下午都会去那儿坐坐,跟别的妇人聊天。于是我带着公苏去公园。

公园长板凳上三三两两坐了些妇女,我上前跟其中一位表明身份,她看看公苏,说:“应该猜得到。”

不过, 她说她听说妈妈在另一个城区的一家干洗店当烫裤子工,于是我跟公苏又走到那儿,果然,可怜的老妈在干洗店里挥汗烫裤子。

看见我, 妈妈扔下一切,扑进我怀里。她哭着,拧着手,抽着鼻涕,跟我记忆中一模一样。老妈。

“哦, 阿甘”,她说。“你终于回来了。打从你走后,我没有一天不想你,每天晚上都哭着睡着。”这一点我倒不觉得意外,于是我问起那位新教徒。

“那个卑鄙小人, ”她说,“我实在不该跟一个新教徒私奔。不到一个月他就抛弃我, 找上一个十六岁的女孩——他将近六十啦。我可告诉你,阿甘,新教徒根本没有道德观念。”

就在这时, 干洗店内传出一个声音,说:“格莱蒂,你是不是把烫斗放在谁的裤子上忘了?”

“哦,我的天!”妈妈大叫一声,奔回店内。突然之间,一柱黑烟从窗子冒出,店里的人叫嚷咒骂, 接着只见妈妈被一个奇丑无比的秃头大汉拖出干洗店,还一面对她吼叫动粗。

“滚!滚!”他吼道。“这是最后一次了,这是你烧焦的最后一条长裤!”

妈妈哭哭啼啼, 我走到那家伙面前,说:“我看,你最好把你的手从我妈妈身上拿开。”

“你是什么鸟?”他问,

“福雷斯特·甘。”我说。

他就说:“呃,你他妈的也给我滚出去,带着你妈一起,因为她被解雇了!”

“你最好别在我妈面前说脏话。”我说。

他回嘴:“哦?你打算怎么样?”

于是我示范给他看。

首先, 我抓起他高举在半空中。接着我把他扛到洗衣服的地方,打开洗床单地毯的大型洗衣机, 把他塞进去,关上盖子,然后将开关转到“旋转”。我见到他的最后一眼,他正慢慢转“脱水”那一格。

妈妈哭喊着,用手帕揩着眼睛,说:“哦,阿甘,这下子我丢了工作!”

“别担心,妈妈,”我告诉她,“一切不会有问题,因为我都计划好了。”

“你怎么会计划,阿甘?”她说,“你是个白痴。白痴怎么做计划?”

“只管等着瞧。”我说。总之,我很高兴返乡第一天就这么顺利。

我们离开了干洗店, 往妈妈佐的租宿公寓走去。我已介绍公苏跟她认识,她说她很高兴我终于找到了朋友——即使他是只猿猴。

总之, 妈妈和我在租宿公寓吃晚饭,她还从厨房拿了个橘子给公苏,饭后公苏和我到车站搭巴士去贝特河, 巴布的家人就住在那儿。我们动身时,妈妈站在公寓阳台上照旧哭哭啼啼揩眼泪。 不过我已把五千块分了一半给她,让她打点一切,付房租等等,所以我并不太难过。

总之, 巴士到了贝特河之后,我们不费吹灰之力就找到了巴布的家。当时大约晚上八点, 我敲敲门,过了一会儿,一个老先生开门,问我有什么事。我说明我的身份, 告诉他,我跟巴布打从在大学打球就认识,当兵时也在一起,他听了有点儿紧张, 但是让我进屋。我已吩咐公苏待在院子里别让人瞧见,因为此地的人大概从没见过象它这样的动物。

总之, 这位老先生是巴布的爸爸,他给我倒了杯冰茶,问了我许多问题。他想知道巴布的事,他是怎么死的等等,我尽我所能告诉他。

最后, 他说:“有件事这些年来我始终百思不解,阿甘——你认为巴布是为什么死的?”

“因为他中弹了。”我说。

但是他说:“不,我指的不是那个。我的意思是为什么?我们为什么要去那边打仗?”

我想了半天,说:“呃,我想,我们大概是想做对的事。我们只是奉命行事。”

他就说:“唔;你认为值得吗?我们做的事,让那么多孩子就那样死掉?”

我说: “听我说,我只是个白痴、你知道。不过如果你想问我的真心话,我认为那是一场狗屎战争。”

巴布的爸爸点头。“我想也是。”他说。

总之, 我说明了我的来意。告诉他巴布和我曾计划做养虾的小生意,以及我住院期间认识一个越南人, 他教我怎么养虾等等。巴布的爸爸非常感兴趣,问了许多问题,但就在这时,院子里突然传来一片刺耳的咯咯啼声。

“有东西追我的鸡!”巴布的爸爸大叫一声,从门后取下一把枪,跑到阳台上。

“有件事我必须告诉你, ”我说。我把公苏在院子里的事告诉他,只不过我们看不见它的影子。

巴布的爸爸回到屋内, 拿了一支手电筒往院子里照射。他照向一株大树下,树下站着一只山羊——一只巨大的公羊, 正在那儿拨地。他又照向树叶,果然,公苏坐在一根树枝上,吓得半死。

“那只羊每回都这样。 ”巴布的爸爸说。“离开那儿!”他吼道,又朝山羊扔了根棍子。山羊走开之后,公苏爬下树,我们让它进屋。

“这玩意是什么?”

“它是一只猿猴,”我说。

“满象大猩猩,是不?”

“有一点儿,”我说,“但它不是。”

总之, 巴布的爸爸说我们可以在他家住一宿,明早他会带我们四处走走,看看是不是能找到个地点做养虾生意。 舒爽的微风自河面吹来,还可以听见青蛙和蟋蟀的叫声, 甚至偶尔传来鱼跳出水面的哗哗声。这是个宁静安适的好地方,我当即打定主意,绝不在这儿闯祸。

次日一太早我们就起床, 巴布的爸爸已弄了一顿丰盛的早餐,有家常香肠、新鲜鸡蛋、 比司吉配糖蜜,饭后他带我和公苏坐上一条小船,沿河湾顺流而下。周遭一片静谧,河面上笼罩着薄雾。不时会有一只大鸟从沼泽间展翅飞去。

“呐, ”巴布的爸爸说,“这儿就是海潮进来的地方,”指着沼泽间的一条小溪。“沼泽里有一些相当大的池塘,要是我,就会在那儿养虾。”

他把小船划入小溪。 “你瞧,”他说,“那边有一小块高地,你还可以瞧见一间棚舍的屋顶。”

“从前那儿住的是老汤姆·列法奇, 但是他已经死了四、五年。房子不属于任何人。 你若要,可以把它稍微整修,住在那儿。我上回去那儿看过,他有两条手划的旧船靠在溪岸上。可能已经者旧不堪,不过,你可以修理看看,或许能用。”

船往沼泽内部又航行一段距离,然后,他说:“老汤姆以前还铺了一条木板路,从沼泽通到池塘, 常到里面去钓鱼猎鸭子。你可以把那条路整修一下,也是个在沼泽里通行的法子。”

唔, 朋友,那地方看起来真的满理想。巴布的爸爸说,沼泽里这些小溪和湾流中一年四季都有虾苗, 捞些虾苗饲养绝不会有困难。他还说,就他的经验,虾子吃棉籽,这是一种好饲料,因为便宜。

最主要的工作是, 我们得用铁丝网围住池塘,还要把小屋整修得适于居住,再准备些日用粮食例如花生酱、 果酱、面包等等之类的屁东西。然后我们就可以开始养虾了。

于是我们当天就动工。巴布的爸爸带我回到他家,我们进城买了些日用补给品。他说在我们修好旧船之前可以用他的船, 当天晚上公苏和我就住在那闯钓鱼小屋。夜里下了些雨, 屋顶漏得一塌糊涂,但是我不在意。第二天一早我就出去把屋顶修好。

前后大概花了一个月工夫一切才上轨道——修好小木屋、 小船和沼泽中的木板路, 还有在一个池塘四周铺设网栅。终于,放虾子的日子到了。我已买了一只捞虾的网子, 公苏和我划着船出去绕了大半天。到了晚上,我们的饵桶中有大约五十磅的虾子, 我们划回去,把虾子倒人池塘中。虾子在水面上蹦跳、踢踹。呵呵,那景象可真好看。

第二天早上, 我们买了五百磅的棉籽饲料,扔了一百磅在池塘里让虾子吃。第二天下午我们将另一个池塘铺设网栅。 就这样,整个夏天、秋天、冬天和春天,我们不停的做这些工作, 一年过去,我们已经有四个池塘在养虾,看起来远景美好。夜里, 我会坐在小屋阳台上吹我的口琴,星期六晚上我会进城去买六罐啤酒,跟公苏一起喝个酩酊。我终于有了归属感,而且做的是诚诚实实的正经工作,我心里想,等第一批虾子收成卖出之后,或许可以再去找找珍妮,看看她是否还在生我的气。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