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十二章

那地方是个真正的疯人院。 他们把我跟一个名叫福瑞的家伙关在同一个房间。福瑞在此地待了将近一年,他一见面就告诉我,未来我得安于跟什么样的疯子相处。有个家伙曾毒死六个人, 还有个家伙拿切肉刀对付亲娘。此地的人干过各种鸟事——从杀人、 强暴,到自称是西班牙国王或是拿破仑,什么都有。最后我问福瑞他为什么在此地, 他说因为他是个杀人前科犯,但是再过一星期左右他们就要放他出去了。

第二天,我奉命向我的心理医生华顿大夫报到。原来华顿大夫是个女的。首先,她说, 要给我做一项小测验,然后做体格检查。她要我坐在一张桌子前面,然后开始给我看一些有墨渍的卡片, 问我觉得这些墨渍是什么。我一再说“墨渍”,最后她终于发狂了, 叫我非得说些别的,于是我就开始编造。接着她给我一份长长的测验卷,要我做。我做完之后,她说:“脱下衣服。”

除了一、 两次例外,每次我脱下衣服总会遭到倒楣的事,因此我就说还是不脱的好, 她记下这一点,然后说,要是我自己不脱,她就找护理员帮我脱。就是那种没有二话可说的买卖。

我脱了, 等我光了屁股,她又走进房间,上下打量我,说:“哟、哟——你可真是个上好的男性标本!”

总之, 她开始用一个小橡胶槌敲我的膝盖,就像家乡大学那些人的做法,又戳戳弄弄我全身各部位。 不过她始终没有叫我“弯腰”,对于这一点,我非常感激。过后, 她吩咐我可以穿上衣服回房间了。回房途中,我经过一个有玻璃门的房间,里面有一群瘦小的家伙, 有的坐着,有的躺着,流着口水、痉挛着,或是用掌头捶地板。 我就那么站在门外好半天,往里望着,我真替他们难过——他们多少让我回想起念傻瓜学校的那段日子。

过了两天, 我又奉命去华顿大夫办公室报到。到了那儿,有两个穿医生制服的家伙跟她一起, 她说他们是公爵大夫和伯爵大夫——两人都来自国立精神病医疗中心。他们对我的病历非常感兴趣,她说。

公爵大夫和伯爵大夫要我坐下, 接着开始问我问题——各种问题——他俩还轮流用小槌子敲我的膝盖。 之后公爵大夫说:“是这样的,阿甘,我们已取得你的测验成绩, 你在数学方面的表现相当出色。所以,我们希望你再做一些测验。”他们取出测验卷要我做, 这些测验比第一次的复杂得多,但是,我猜想我做得大概还不错。要是早知道它的后果,我—定会搞砸它。

“阿甘, ”伯爵大夫说,“这真是令人惊讶。你的头脑就像电脑。我不知道你怎么可能算出来的——也许这正是你会在这儿的原因——不过,我从未见过这种事。”

“你知道, 乔治,”公爵大夫说,“这人真的了不起。前阵予我替太空总署做过一些工作, 我认为我们该送他去休士顿航空中心,让他们给他做些测验。他们一直在找这种人。

所有医生都盯着我, 点着头,然后他们再一次用小槌子敲敲我的膝盖。看来我又要动身了。

他们送我去德州休士顿, 我们搭的那架老旧飞机上只有我和公爵大夫两个人。除了他们用链子绑着我的手脚,不得离座。旅途算是愉快。

“听清楚了, 阿甘,”公爵大夫说,“这笔交易是这样的。因为你用勋章击中参议院记录员闯了大祸, 这个罪名可以让你坐十年牢。但是如果你跟太空总署这些人合作,我会亲自负责让你获释——如何?”

我点头。我知道我得离开监狱,才能去找到珍妮。我好想念她。

我在休士顿太空总署待了大约一个月。 他们给我做检查、测验,问了许许多多问题,我觉得自己好像要去上杰尼.卡森的即兴表演似的。

当然不是。

一天,他们把我拖进一个大房间,说出了他们心里打的主意。

“阿甘, ”他们说,“我们想用你做一趟外太空之旅。公爵大夫说得对,你的头脑像电脑——而且比它更好。 如果我们能输入适合的资讯,你将会对美国的太空计划非常有贡献,你的意思如何?”

我思考了半天, 然后,说还是先问过我妈妈好些,但是,他们提出更有力的论据——例如在牢笼中度过我未来十年的生命。

因此我就说好,不过通常这个“好”宇每次都会给我惹祸上身。

他们想到的点子是把我放到一艘太空船上, 发射到外太空,让我绕着地球转上百万英里。 他们已经送人上过月球,但是在月球上没找到什么有价值的屁东西,所以他们计划下一步去探访火星。 幸好,目前,他们构想的目的地不是火星——这一趟外太空之旅是一项训练任务,他们想借此行弄清楚哪种人最适合火星之旅。

除了我之外,他们还挑选了一个女人和一只猿猴同行。

那个女的是个长得像螃蟹的女士,名叫珍妮.弗芮区少校,她本该是美国的第一位女太空人, 只是没有人知道有她这位女太空人,因为这些都是最高机密。她是那种个子矮矮的女人, 头发好像和碗罩在头上然后剪齐似的,而且,对于我或那只猿猴她似乎都没有什么用场。

老实说, 那猿猴倒不赖。它是一只长肢棕毛的巨大母猿,名叫苏,是在苏们答腊丛林还是什么地方抓来的。 事实上,他们这儿有一大堆猿猴,早就将它们送上外太空过, 不过他们说苏是适合此行,因为它是母的,比公猿猴和善,而且这将是它的第三趟太空之旅。 我知道这情形之后,不禁纳闷,他们为什么要派我们上太空,可是成员中唯一有经验的却是只猿猴?这问题的确会让人思考,不觉得吗?

总之, 我们得通过各种训练才能成行。他们把我们放进分子加速器中旋转,以及无重力的房间里等等。 还有,他们整天把要我记住的屁东西填入我的脑中,例如计算我们与目的地之间距离的方程式和返回地球的方程式, 还有什么同轴座标、余弦函数、球面几何、布尔代数、反对数、傅立叶分析、象限和行列数学等等屁玩意。他们说我要做后援电脑的“后援”。

我给珍妮写了一大堆信, 但是统统退回,“查无此人”。我也写信给我妈妈,她回了一封长信, 大意是:“如今你妈妈住在贫民之家,一无所有,她只有你了,你怎能这样对待你可怜的老母?”

我不敢告诉她要不这样我就得坐牢, 所以我回信只说别担心,因为我们小组有个有经验的成员。

呃,大日子终于来临,可是,容我说一句:我不只一点点紧张——我伯得半死!虽然这项任务是最高机密,但消息还是泄漏了出去,这下子我们要上电视了。

当天早上, 有人拿报纸给我们,看,现在我们是多么出名。下面是部分标题内容:

“女人、猿猴和白痴,投入美国的太空努力。”

“美国向外星球发送怪诞信差。”

“姑娘、傻子和猴子,今日升空。”

纽约“邮报”甚至写道:

“他们上去了——但是谁指挥?”

唯一听起来稍微客气的标题是在纽约“时报”上。

“新太空探索成员与众不同。”

情况如旧, 打从我们一起床就是一片混乱。我们去吃早餐,有人说:“出发当天他们不该吃早餐。 ”接着另一个说;“该吃。”接着又有人说:“不该吃。”就这样你来我往争论半天,最后大家都不饿了。

他们让我们穿上太空衣, 用一辆小巴士送我们到发射站,苏坐在车后的一个笼子里。 太空船大约有一百层楼那么高,而且一直在那儿吐泡沫、嘶嘶响、冒热气,看起来橡要把我们生吞了! 。电梯送我们上太空舱,他们给我们系上安全带,把苏放在后面它的座位上。然后我们等待。

等了又等。

等了又等。

等了又等。

其间, 太空船一直咕噜噜、嘶嘶、隆隆响着,还冒着热气。有人说有一亿人正从电视上看我们。我猜想他们也都在等待。

总之, 近中午时,有人上来敲舱门,说这项任务暂时取消,等他们把太空船修好再出发。

于是我们又搭电梯回到地面, 包括我、苏,和弗芮区少校。她是唯一嗯啊抱怨的一个,因为苏和我都大大松了口气。

不过, 我们的解脱感并不持久。大约一个小时之后,我们正要坐下吃午餐,有人奔进房间,说:“立刻穿上太空衣!他们准备送你们上太空了!”

所有人又开始吆喝、 呐喊、匆忙进出。我猜想也许是有一堆电视观众打电话来埋怨什么的, 所以他们就决定不计后果点燃我们屁股下面的那团火。不过,无论原因是什么,这会儿都不重要了。

总之, 我们又坐上小巴士前往太空船。电梯坐到半途,有人突然说:“老天,我们忘了那只该死的猿猴!”他放声叫地面的人去把苏带来。

我们又系上安全带, 有人开始从一百倒数计时,这时候他们带着苏进入舱门。我们都靠在椅背上, 计时已倒数至“十”左右,这时我们听到身后苏的位置传来奇异的闷吼声。我勉强回身一看,老天爷,坐在那儿的不是苏,是一只硕大的公猿猴,它龇牙咧嘴,紧抓着它的安全带,好像随时会挣开!

我告诉弗芮区少校, 她回头一看,说:“噢,上帝!”她立刻用无线电和地面的人通话。 “听着,”她说,“你们出错了,弄了一只公猿猴上来。咱们还是暂时取消, 等问题解决再出发。”但是突然之间太空船隆隆震动,控制塔的人用无线电传话:“现在那是你的问题了,老妹子,咱们得赶进度。”

我们就这么升空了。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