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五章

“橘子杯” 比赛之后,体育系发下我上学期的成绩,没事久,布莱思教练叫我去他的办公室。我走进去,他看起来郁郁寡欢。

“阿甘, ”他说,“我可以理解你的英文会放弃,可是我一辈子也不会明白你怎么可能在什么‘中级光学’ 这种学科上拿到A,却在体育学科拿个F——你还刚被提名为‘东南部员有价值大专后卫’呐!”

这个问题说来话长, 我不想让布莱思教练听得厌倦,可是,我何必知道球场上两根球门柱之间的距离有多长?唔,布莱思教练神情忧戚地望着我。“阿甘,”他说,“我实在很遗憾必须告诉你这件事,你被学校开除了,我爱莫能助。”

我就这么呆站在那儿, 拧着手.半晌才猛然明白他的话——我不能再打球了。我必须离开大学。 也许这辈子再也见不到其他球员了。也许再也见不到珍妮了。我得搬出我的地下室, 下学期也不能修“高级光学”了,霍克教授说过我可以修完。我并未察觉,可是眼泪开始涌入眼眶。我一句话也没吭,我那么站着,垂着头。

教练站起身,走过来搂着我。

他说: “阿甘,没关系,孩子。当初你来到这儿,我就料到会发生这种情况。但是我告诉他们, 把那孩子交给我一季——我只有这一点要求。唔,阿甘,咱们这一季表现得真棒。 这是铁定的。还有,‘蛇人’在第四次攻击时把球扔出界并不是你的错...”

我这才抬头,看见教练眼中也闪着泪光,他紧盯着我。

“阿甘, ”他说,“这所学校从没有像你这样的球员,将来也不会有了。你打得非常好。”

说完教练走过去站在窗口, 望向窗外,说:“祝你好运,孩子——现在摆着你那笨屁股给我滚出去。”

就这样,我不得不离开大学。

我回到地下室收拾行李。 巴布下楼来,他带了两罐啤酒,一罐给我。我从没喝过啤酒,可是,我可以理解为什么男人会有此嗜好。

巴布陪我走出“人猿宿舍”。结果,居然球队全体球员都站在外面。

他们非常沉默, “蛇人”走上前跟我握手,说:“阿甘,我非常抱歉那一记传球传坏了,唉?”我说,“没关系,蛇人,没事。”接着他们一个一个轮流过来跟我握手, 连寇蒂斯也不例外,他从颈子往下全身穿着护架,因为他在“人猿宿舍”里撞倒太多扇门的缘故。

巴布说他帮我把行李拎到车站, 可是,我说宁愿一个人走。“保持联络,”他说。 总之,去车站途中,我经过学生会馆,但是那天不是星期五,珍妮的乐团没有演出,我就跟自个儿说,去它的,然后搭上巴士回家。

深夜, 巴士抵达木比耳。我并未告诉我妈妈发生了什么事,因为,我知道她会难过, 于是,我走路回家,但是,她房间灯亮着,我走进去,她果然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 跟我记忆中一模一样。原来,她告诉我,美国陆军已经得知我被学校开除了, 就在当天妈妈收到通知要我夫美国陆军征兵处报到。我要是有先见之明,就绝不会让自己被开除。

过了几天.我妈妈带我去征兵处。 她已给我弄了个午餐盒,以备万一我在路上会肚子饿。 征兵处外面站着大约一百个人,还有四、五辆巴士等着。一名大个子老兵对每个人大呼小叫, 妈妈走过去说:“我真不明白你们怎能征召他——因为他是个白痴。”但是老兵一径望着她,说:“呃! 女士,你以为其他这些人是什么?爱因斯坦?”他继续大呼小叫。没多久他也对我吼叫起来。我坐上巴士,跟着大家一起离去。

打从我跨出傻瓜学校就老是挨别人吼叫——费拉斯教练、 布莱思教练,还有那些打手训练员, 如今是军队里的人。不过,容我说—句:那些军队里的人比其他人吼得久、 更大声,而且话更刺耳。他们从不快乐。还有,他们并不像教练们会埋怨你笨、 傻——他们对你的私处或是肠子蠕动情况比较感兴趣,因为他们每次吼叫的开场自必定是“龟头” 或是“屁眼”什么的。有时候我不禁怀疑寇蒂斯打美式足球之前是不是当过兵。

总之, 坐了大约一百个小时巴士,我们抵达乔治亚州班宁堡,我心里只想到二十五比三, 我们痛宰乔治亚狗队的比数。军营里的环境实际上只比“人猿宿舍”稍微好一点,但伙食却不然——糟透了,不过供量充裕。

除此之外, 接下来的几个月生活就是一切听命行事,还有挨吼。他们教我们射击, 扔手榴弹,和匍匐前进。除了这些训练之外,我们不是去跑腿,就是清洗马桶之类的东西。 我对班宁堡的记忆最鲜明的一点,就是那儿的人似乎没有一个比我聪明,这倒确实让人松口气。

我抵达之后不久, 被派去当炊事兵,原因是练习打靶时我不小心把水塔射穿个洞。 我到了厨房,发现厨子生病了还是什么的.有人就指着我说,“阿甘,你今天当厨子。”

“我要煮什么菜?”我问。“我从没煮过菜啊。”

“管它的,”有人说。“这儿又不是无忧宫。”

“你何不炖一锅菜?”另一个人说,“比较容易做。”

“炖什么呢?”我问。

“看看冰箱和餐贮室, ”那家伙说。“随便看见什么都把它扔进锅子里,煮熟就行了。”

“要是味道不好吃怎么办?”我问。’

“谁在乎。你夜这儿吃过好吃的东西吗?”这一点,他说对了。

呃,我动手把冰箱和餐贮室里的东西统统取出来。有一罐罐番茄、豆子、桃子,还有熏肉、 米,和一袋袋面粉、马铃薯,还有一大堆我不认识的东西。我把食物统统摆在一道,对其中一个家伙说:“我要用什么工具炖?”

“橱子里有一些锅, ”他说。可是我打开橱于一看,里面只有小锅,绝对不够炖东西供全连两百个男人填肚子。

“你何不问问排长?”有人说。

“他去作田地训练了。”有人回答。

“这事难办了, ”一个家伙说,“不过,等那些家伙回来,一定会饿疯了,看来你还是快想出个法子。”

“这个如何?”我问。有个大约六尺高、五尺宽的巨大东西放在角落里。

“那玩意?那可是他妈的汽锅啊。你不能拿它煮东西。”

“为什么?”我说。

“晤,我也不知道。反正,我若是你就不会拿它来煮东西。”

“它是烫的,里面有水。”我说。

“随你怎么弄,”有人说,“我们还有别的鸟事要做。”

于是, 我就用了汽锅。我打开所有罐头,把所有马铃薯削了皮,然后把找得到的肉类统统扔进去, 再加上洋葱和红萝九又倒了十几二十瓶番茄酱和芥未等等。过了大约一个小时左右,可以闻到炖菜的味道了。.

“晚饭准备得如何啦?”过了一阵子有人问。

“我来尝尝看,”我说。

我打开锅盖, 里头的东西整个冒着泡,滚沸着,不时还会看见一个洋葱或是马铃薯冒到表面漂浮打转。

“让我尝尝看。”一个家伙说。他拿了一个锡铁杯,勺出一些炖菜。

“唉,这玩意还没煮好呐,”他说。“你最好加热。那些家伙随时会回来。”

于是, 我把汽锅加温,果然,全连士兵陆续从野地回来。你可以听到他们在营房内洗澡、更衣、准备吃晚饭。没多久,他们陆续进入餐厅。

但是炖菜还没煮好。 我又尝了一次,有些配料还是生的。餐厅里的人开始嗡嗡埋怨。不久变成齐声念经,我又把汽锅再加热。

过了半小时左右, 他们开始用刀叉敲桌于,就像监狱暴动似的,我知道得赶紧想法子,于是我把汽锅加热到极限。

我坐在那儿望着汽锅,正紧张得手足失措,突然间士官长撞开厨房门。

“到底是怎么回事?”他问。“这些弟兄们的晚饭呢?”

“快好了, 士官长。”我说。大约就在同时,汽锅开始震动摇晃。蒸气从侧面冒出,一只锅脚震得挣脱了地板。

“这是搞什么?”士官长问,“你在汽锅里煮东西?”

“是晚饭。 ”我说。士官长脸上出现一种十分惊异的表情.但眨眼间,他又露出十分谅恐之色,就好像出车祸前一刻的神情,接着汽锅爆炸了。

我不记得接下来发生了什么事。我只记得它炸掀了餐厅屋顶,炸开了所有门窗。

洗碗的家伙被震得穿墙而出,叠盘子的家伙飞到半空中,有点像“火箭人”。

士官长和我, 不知怎么回事,我俩奇迹似的幸免,就好像人家说太靠近手榴弹反而不会受伤。不过,我俩的衣服都给炸光了,除了当时我戴的那顶厨师帽。而且,我们全身都是迸散的大锅菜, 看起来就象是两个——呃,我也说不上来——总之,怪异极了。

不可思议的是,坐在餐厅里的那些家伙也统统安然无恙,只是全身覆益大锅菜,坐在那儿像遭受了轰炸惊吓似的——不过, 这爆炸倒让他们闭上了乌鸦嘴,没再嚷嚷晚饭几时才准备好。

突然间,连长冲进营房。

“那是什么声音! ”他吼道。“出了什么事?”他看看我们俩,然后大喝:“克兰兹士官长,是你吗?”

“阿甘——汽锅——炳菜!”士官长说。接着他似乎镇定下来,从墙上抓了一把切肉刀。

“阿甘——汽锅——炖菜!”他尖叫一声,拿着切肉刀追杀我。我夺门而出,他就绕着教练场追我, 甚至穿越军官俱乐部和停车场。不过,我跑得比他快,因为这是我的专长,但是;朋友,我告诉你:我心里毫不怀疑,这下子我吃不了兜着走了。

秋天的一个晚上, 营房的电话响了,是巴布打来的。他说他们已停止给他运动员奖学金, 因为他的脚伤比他们想像的严重,所以他也要离开学校了。但是,他问我能不能抽身去伯明翰看校队跟密西西比州那些驴蛋赛球。 但是那个星期六我被关禁闭; 打从汽锅爆炸事件以来,将近一年了,我每个周末都被关禁闭。总之,我不能离营,因此我边听收音机转播,边刷厕所。

第三节结束时, 比数非常接近,“蛇人”这天非常出风头,我们以二十八比三十七险胜, 但是密西西比那些驴蛋在终场前一分钟达阵。眨眼之间,我们只剩一次攻击机会, 也没有暂停时问了。我默祷“蛇人”不要重蹈“橘子杯”的覆辙,也就是在第四次攻球时抛球出界,输掉球赛。但结果,他居然又外甥打灯笼。

我的心沉人谷底.但是突然之间欢呼声倍响,让人根本听不清转播员说些什么,等叫嚷声安静下来之后, 才听出是怎么回事。原来,“蛇人”佯装传了个出界球想暂停计时, 但其实他把球传给了寇蒂斯,达阵得分。这一招可以让人明白布莱恩教练是多么老奸巨滑。他算准了那些密西西比的驴蛋会笨得以为我们会笨得重蹈覆辙。

比赛赢了我好开心, 但是我也不由得想到不知珍妮是不是在看球赛,她有没有想到我。

有没有想到我都无所谓了, 因为,一个月后我们上船出发。我们像机器人似的接受了将近一年的训练, 如今要去万里长征。这可不是夸大之辞。我们要去越南,但是听他们说那边的情况还不及我们在营区受的罪一半苦。 不过,结果证明,这句话倒是夸大之辞。

我们是二月抵达越南, 搭牛车从滨南海的归仁北上到中部高地的波来古。路途尚称顺利, 而且风景怡人又有趣,一片片香蕉树和棕桐树丛,还有矮小的南亚人在稻田里耕作。亲美的越南人真的很友善,都跟我们挥手招呼。

我们几乎隔着半天车程就可以远远看见波来古, 因为那地方的上空停滞着一大片红土云尘。 一间间陋屋错落镇郊,比我在亚拉巴马州见过最差的屋于还破陋,居民缩在单面斜顶小屋下, 他们没有牙齿,儿童没有衣服穿,基本上而言,他们可比乞丐。 到达旅部和基地后,环境也不太差,除了有那片红尘。我们看不出有什么战况, 而且营区整洁,放目望去净是一排排营帐,周围的沙土耙得整整齐齐,实在不像有战事在进行。我们简直像回到了班宁堡。

总之, 他们说战况宁静的原因是越南人正开始过新年——叫做“泰德”还是什么的——因此双方停火。 我们全体大大舒了口气,因为我们已经够害怕的。不过,安宁静谧并未持续多久。

我们安顿下来之后, 他们吩咐我们去旅部淋浴房清洗一下。旅部淋浴房其实只是在地上挖了个浅坑, 旁边停着三、四辆大型水箱卡车,我们奉命把制服摺好放在坑边上,然后进入坑内,他们会浇水给我们洗澡。

尽管如此, 这待遇也不算差,因为我们已将近一星期没洗澡,身上已经臭气薰人。 天刚要黑,我们正在坑里享受水管的冲洗等等,突然间空中响起一种奇怪的声响, 给我们浇水的家伙大喝一声:“来了。”说着,坑边上的人一溜烟全跑光了。我们光着屁股站在坑里你看我, 我看你,接着不远处传来巨大的爆炸声,紧跟着又是一声, 所有人立刻又叫又骂,急着找衣服。炸弹在我们四周接踵爆炸,有人喊:“趴下!”这话实在有点荒谬可笑,因为这会儿我们早已趴在坑底,活像软虫,不像人。

一枚炸弹爆炸后碎片飞入澡坑, 另一边的几个家伙受了伤,又叫又喊,流着血紧抓着伤处。 显然澡坑不是安全的藏身处。克兰兹士官长突然出现在坑边上,他喝令我们快滚出澡坑跟他走。趁爆炸的短暂间歇,我们拼命逃出澡坑。我翻到坑边上,往地上一看,老天爷!地上躺着四、五个刚才替我们浇水的家伙。他们已经不成人形——整个烂成一团, 就好像被塞进捆棉花机似的。我从没见过死人,那是我平生最恐怖的一次经验,空前绝后!

克兰兹士官长示意我们跟着他匍匐前进, 我们听命,要是从高空往下看,我们一定是一大奇观!一百五十个左右大男人全部光着屁股排成长长一行趴在地上蠕动。

那附近有一排散兵坑, 克兰兹士官长让我们三、四个人挤一个坑。但是一钻进坑内, 我就发觉宁可待在澡坑内。这些散兵境内积着深及腰部发臭的雨水.各种青蛀、蛇和虫子在坑内蹦跳蠕动。

轰炸持续一整夜, 我们不得不待在散兵坑内,没有吃晚饭。快天亮时,轰炸渐缓,我们奉命滚出散兵坑,取了衣服和武器准备攻击。

由于我们仍是新兵, 其实也没什么可做的——他们甚至不知道把我们部署在什么位置好, 于是派我们去守卫营区南边.也就是军官厕所附近。但是那地方几乎比散兵坑更糟,因为一校炸弹击中厕所,把将近五百磅的军官粪便炸得遍地都是。

我们在那儿待了一整天, 没有早饭,没有午饭,傍晚时分越军又开始炮轰,我们不得不趴在那片粪便上。瞄,那可真教人作呕。

终于, 有人想起我们可能饿了,派人送来一堆干粮。我拿到冰冷的火腿和蛋,罐头上的日期是一九五一年。 各种谣言纷飞。有人说越军控制了波来古镇。还有人说越军掌握了—枚原子弹, 用烧夷弹攻击我们是故意让我们掉以轻心。更有人说根本不是越军攻击我们, 而是澳洲人,还是荷兰人或挪威人。我心想是谁攻击并不重要。去他的谣言。

总之, 过了头一天,我们开始在营区南边给自己弄个适合居住之所。我们挖了散兵坑, 用军官厕所的硬纸板和锡铁皮给自己搭起小屋子。不过对方始终未攻击这边, 我们也没看见一个越军可开枪反击。我猜想他们大概够聪明,所以不会攻击厕所。 不过连续三.四个晚上越军炮轰我们,终于有天早上炮击停止后,营值星官鲍斯少校爬到我们的连长那儿,说我们必须北上支援困在丛林中的另一旅部队。

过了一阵子, 侯波排长要我们“备鞍”,大家立刻尽量将干粮和手榴弹塞进口袋——这一点其实造成一钟两难的困境, 因为手馏弹不能吃,但却可能需要它。总之,他们把我们送上直升机.我们又出发了。

直升机尚未降落, 就可以看出第三旅陷入了什么样的鸟状况。各种硝烟从丛林中上升, 地面被炸掉一大块一大块。我们尚未着陆,对方就已开始射击。他们将我们的一架直升机在空中炸毁,那一幕真是可怕,那些人全身着火,而我们束手无策。

我携带机关枪弹药,因为他们觉得我块头大,扛得了许多东西,我们出发之前,另外两个家伙间我是否介意替他们带些手榴弹, 好让他们多带些干粮.我答应了。这对我无妨。同时,克兰兹士官长还命我携带一个重达五十磅的十加仑水桶。接着,临出发前, 携带机关枪三角架的丹尼尔紧张得走不动路,因此我又得扛起三角架。总共加起来, 我等于扛了一个内布拉斯加种玉米的大黑人。不过这可不是美式足球赛。

日暮时分我们奉命登上一座山脊解救“查理连” ,该连不是被越军困住了,就是困住了越军一一这要看你的消息是得自《星条旗》.还是纯凭目之所见的惨况。

无论怎么说,我们登上山脊之后,炮弹齐飞,还有十来人重伤在那儿呻吟呼号,四面八分传来各种嘈杂声, 没有人听得清楚什么是什么,我蹲得低低的.想把身上扛的炸药、 水桶、三角架外加自己的东西送到“查理连”的位置、正奋力越过—道壕沟之际, 沟内有个家伙开口对另一个家伙说:“瞧那个大块头——他简直就像科学怪人, ”我正要回嘴,因为就算没有人取笑你,当时情况已经够险恶了——但这时,妈的!壕沟里的月一个家伙突然跳起来,喊:“阿甘——福雷斯特 . 甘!”

老天,是巴布。

长话短说, 原来巴布的脚伤虽然严重到不能打美式足球,却未能阻碍他奉命代表美国陆军绕过半个地球。 总之,我拖着疲累的屁股和—切荷重爬到我应该到达的位置,过厂—会儿巴布也上来了.于是,趁着轰炸间歇时间(每次我方飞机出现,轰炸就停止)。巴布和我叙旧起来。

他告诉我.他听说珍妮辍学跟一群反战人士出去游行示威了。 他还说寇蒂斯有天因为被开了一张停车罚单痛打校警, 他正把那个校警踢得在校园里打滚之际,警方现身, 用一只巨网套住蒂斯,把他拖走。巴布说,布莱恩教练罚寇蒂斯练球之后多跑五十圈操场。

呵,寇蒂斯还是老样子。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