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四部 善良的庞大固埃英勇言行录 第37章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三十七章

庞大固埃怎样召见“吞香肠”和“切香肠”两位副将并畅谈人名和地名之意义

会议的结果是大家准备起来,以防发生变化。加巴林和冀姆纳斯特奉庞大固埃命召集金碗号(由副将吞香肠率领)和金桶号(由副将小切香肠率领)上的战士到主舰来。

巴奴日说道:“冀姆纳斯特的差使由我来代劳吧。何况你这里也需要他。”约翰修士说:“我以我穿的会衣起誓,你这个家伙是想逃避打仗,我以人格担保,你是不会再回来的!其实没有你,也算不了什么损失。你只不过会哭哭啼啼,哼哼唧唧,叫士兵们丧失斗志罢了。”巴奴日说道:“约翰修士,我的神父,我保险会回来,而且很快。只是请你别让那些凶恶的香肠人爬到船上来。你去打仗的时候,我一定在这里为你们的胜利祈祷天主,象以色列人的领导者英勇的首领摩西所做的一样。”爱比斯德蒙向庞大固埃说道:“单单凭吞香肠和切香肠这两位副将的名字,如果香肠人前来攻打的话,就是一种保证,准定顺利得胜。”“你说得有理,”庞大固埃说道,“我很喜欢你能从这两位副将的名字上预见到并预算到我们会得胜。这种根据名字的预测方法并不是自现在才开始的。古时毕达哥拉斯派就非常重视,而且还虔诚地这样做过。不少位大人物和皇帝也都从它那儿得到过好处。先说屋大维·奥古斯都斯吧,他是罗马帝国第二个皇帝,有一天他遇到一个农人名叫厄提古斯,意思是‘吉祥’,他手里牵着一头驴,名叫尼空,用希腊文来解释,就是‘胜利’,奥古斯都斯震于驴夫以及那头驴名字的意义,就奠定了自己的兴隆、昌盛和胜利。

还有维斯巴西亚奴斯,也是个罗马皇帝,有一天他独自一个人在塞拉比斯庙里祈祷,忽然看见一个长久生病没有料想会遇到的仆人走到他跟前,这个仆人名叫巴西利德斯,意思是‘王子’,于是他就有了得到罗马帝国的愿望和决心。还有雷基利安,他被士兵们选为国王并无其他理由和缘故,仅仅是因为他名字的涵义。你去读一读神圣的柏拉图的《语言篇》……”里索陶墨说道:“说良心话,我真想读一读。我常常听见你提到它。”“……你就可以看到毕达哥拉斯派怎样用名字和数目字的推论,算出巴特罗克鲁斯应该被爱克多尔所杀,爱克多尔要死在阿基勒斯手里,阿基勒斯死在帕里斯手里,帕里斯死在菲洛克提提斯手里。我一想到毕达哥拉斯这种神奇的发现,就不禁惊奇万分,他运用一个人名字音节是单数还是双数,就可以算出这个人哪一边是瘸腿、罗锅、单眼瞎、风湿痛、瘫痪、肋膜炎,以及其他的疾病,因为双数是指身体的左边,单数是指右边。”“不错,不错,”爱比斯德蒙说道,“我曾在圣特一次大巡行里,当着杜艾的爵爷、那位善良、德高、博学、公正的院长布里昂·瓦雷的面亲眼看到过。每次有个男瘸子或女瘸子、男单眼瞎子或女单眼瞎子、男罗锅或女罗锅走过时,就有人把这个人的名字告诉他。假使名字的音节是单数,他不用看见人就可以立刻说出这个人的瞎眼、瘸腿或罗锅是在右边。假使是双数,就是在左边。

屡试屡验,从未说错过。”庞大固埃说道:“就是用这个方法,学者证明阿基勒斯跪着被帕里斯药箭射伤时伤的是右边脚后跟;因为阿基勒斯名字的音节是单数(请注意古人下跪时总是跪右脚)。维纳斯在特洛亚战争中被狄欧美德斯伤左手,因为她的希腊文名字是四个音节。吴刚瘸的是左脚,也是这个缘故。反过来,马其顿国王菲力普、还有汉尼拔瞎的就是右眼。用华达哥拉斯这个法推论下去,还可以算出坐骨痛、脱肠病、偏头风是在哪一边。

“再回到名字上,请注意我们上面提过的菲力普国王之子亚历山大大帝是怎样从一个名字上完成他的大业的。他当时在围攻设防的城市蒂尔,用尽气力一连攻了好几个星期都没有奏效,各种武器都不发生效力,全被蒂尔人破坏和摧毁了。亚历山大想到不得不解围而去,心里非常气闷,因为他认识到这样离去就等于威名的丧失。他忧郁气恼地睡着了。在睡梦中,他梦见一个萨蒂尔来到他帐篷里,翘起它的羊腿又是蹦又是跳。亚历山大想捉住它可是老捉不住。最后亚历山大把它逼到一个墙角里,才把它捉住。醒来之后,他把做的梦说给朝内哲学家和学者听,他们解释说神即将赐他胜利,蒂尔不久即可攻下,因为萨蒂尔这个名字,如果一分为二,就是‘萨’和‘蒂尔’,意思就等于‘蒂尔是你的’了。果然,他头一次进攻就打下了那座城市,大获全胜,把叛逆的敌人全部镇压下去。

“反过来,再看看庞贝是怎样为了一个名字而走上绝望的道路的。在法尔萨路斯一战被凯撒打败后,他除了逃走,没有别的出路。他从海上逃到了塞浦路斯岛。在巴弗斯城附近的海岸上,他看见一座宏伟的宫殿,于是问撑船的此宫何名,撑船的说是Καχοβσ■λ■α,意思就是‘恶君’。庞贝闻听之下,不禁惶恐万分,厌恶气恼,灰心绝望,他断定自己无法再逃,不久即将丧命。船上其他的客人和水手都听见了他的喊叫、叹息和呻吟。果然不久就来了一个谁也不认识的、样子象农民的人,名叫阿基勒斯,把他的头砍了下来。

“我们还可以提一提保禄斯·埃米里乌斯,当罗马元老院选他做皇帝、也就是说做远征马其顿国王贝尔赛乌斯的统帅时,情形也是如此。那天晚上,他回到家里准备起程,在吻他的小女儿特拉西雅时,发现她神色惆怅,于是问道:‘怎么啦,我的小特拉西雅?为什么这么惆怅和难过?’小女孩答道:‘父亲,贝尔萨死了。’贝尔萨是她心爱的一只小雌狗的名字。保禄斯一听见这个名字,就肯定了自己一定会战胜贝尔赛乌斯。

“如果时间允许我们读一读希伯莱文《圣经》的话,我们还可以举出上百个显著的例子,证明希伯莱人对于名字的意义是多么重视和迷信。”庞大固埃刚说完这番话,那两位副将带着士兵就到了,他们全部顶盔贯甲,勇武刚毅。庞大固埃对他们作了简短的训话,要他们在战争中表现英勇,如果形势逼着不得不如此(因为他还无法相信香肠人会这样卑鄙);严禁首先发动冲击,并以“狂欢节”三字作为口令。

--泉石书库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