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四部 善良的庞大固埃英勇言行录 第24章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二十四章

约翰修士怎样说巴奴日在暴风雨时的恐怖是无道理的

“先生们,你们好!”巴奴日说道,“诸位,你们好!你们全都好么?

感谢天主,你们也好么?好极了,太好了。咱们下船吧。喂,划桨手,放下跳板!靠近这条小船!要我帮你们么?我跟饿狼似的急着要干活,要象四头牛似的干活。善良的人们,此处真是一个好地方。小伙子们,还需要我帮助么?看在天主份上,别顾惜我身上的汗!亚当,亦即全人类,生来必须工作和劳动,如同飞鸟为飞一样。救主的意思,你们明白么?是要我们汗流满面才得糊口,不是象约翰修士那样的胆小鬼一样,吓得要死,只知道喝酒。今天天气好。现在我才体会到尊贵的哲学家阿那卡尔西斯的话实在有道理、有根据,有一次有人问他,在他看来什么船最可靠,他回答说:‘就是靠在码头上的那条船。’”庞大固埃说道:“还有更好的例子呢,有人问他死人的数目多还是活人的数目多,他反问道:‘在海上的人算不算呢?’这无形中意味着说海上的人经常处在死亡的危险里,活着也等于死,或者说是死着活。波尔修斯·伽多曾经说人生在世只有三件事值得追悔,就是一:有没有把秘密泄露给女人,二:有没有懒过一天,三:有没有从海路去过一个可以由陆路去的地方。”约翰修士向巴奴日说道:“老朋友,我以我穿的这件会衣说话,暴风雨时你吓得那个样子实在没有道理。因为你命中注定不是死在水里的。你将来一定象致命的教士一样不是被吊在半空就是上火刑。殿下,你要不要一件防雨的好雨披?把身上穿的狼皮和獾皮大衣脱下来,叫人把巴奴日的皮剥下来,穿上就行了。看在天主份上,可别走近火,也别从铁匠的火炉前面经过,怕它转眼之间就会变灰;但是对于雨、雪、冰雹,你只管放心好了,淋多久都不要紧。天主在上,即使你跳进水里也不要紧;不会把你弄湿的。如果用它做冬季的靴子,永远不会受寒。把它吹起气来教小孩游泳,保他们一学就会,决无危险。”庞大固埃说道:“这样说来,他的皮倒象那种叫作‘维纳斯头发’的草了,从来不沾水,也不湿,永远是干的,把它泡在水里泡多久也不要紧;因此又被叫作长生草。”“巴奴日,我的朋友,”约翰修士说道,“我请你千万别害怕水;你的命是要丧在和水相克的一种元素里的。”巴奴日说道:“对;可是魔鬼的烧饭师傅有时也会糊里糊涂地搞错,把要火烤的东西放在水里煮,就象此地厨房里一样,大师傅常常拿竹鸡、野鸽、家鸽、膏上油,就仿佛(真的也象)要火烤似的,然而实际上却是竹鸡燉白菜,韭菜烧野鸽和萝卜煮家鸽。我告诉你们,好朋友,我要在尊贵的先生们面前声明,康德和蒙索洛之间那座许给圣尼古拉的教堂,我要把它变成一个制造花露水的场所,母牛公牛再也不会到那里去吃草,因为我要把它扔进水里。”“好极了!”奥斯登说道。“这才是窃贼遇见强盗,一个比一个厉害!

真应验了隆巴底亚那句俗话:

Passato el pericolo, gabbato el santo.

--泉石书库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