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四部 善良的庞大固埃英勇言行录 第02章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二章

庞大固埃怎样在美当乌提岛上购买珍奇物品

航行的第一天,以及以后的两天,都没有看见陆地和其他新鲜事物。过去这条路从未有人走过。第四天,他们看见了一座岛,名叫美当乌提岛,非常美丽,因为沿岛有许多灯塔和高大的云石碉堡,面积大小不下于加拿大。

庞大固埃问这是谁的地面,据说是菲劳法纳国王的,当时他去替他兄弟菲劳提蒙和昂奇斯国公主办理婚事去了,不在岛上。于是庞大固埃趁船只装取饮水时走下船来,观看陈列在长堤上、以及码头市场上的各种绘画、毡毯、禽兽、鱼鸟和其他异国稀奇物件。原来他们赶上了当地每年一次的大集会,这天正是第三天,亚非两洲的富商巨贾都要到此赶会。约翰修士买了两幅珍贵的古画,一幅是一个上诉人的写生,另一幅是一个寻觅雇主的佣人,所有姿势、神情、相貌、形态、面色、气度、无不画得维妙维肖,确系美奇斯图斯国王宫廷画家查理·沙尔莫瓦大师的真迹。约翰修士用猴狲的钱币付了帐。

巴奴日买了一幅很大的画,是照着古时菲罗美拉的刺绣画下来的,画的是她向姐姐普罗尼告发姐丈提琉斯奸污了她,后怕她说出他的罪恶将她舌头割掉的故事。我以这把灯笼柄的名义起誓,实在是一幅了不起的杰作!

我请你们别以为这是一幅男女通奸的图画。那样想就太笨太傻了。这幅画远不是这样的,它含义很深。你们可以到特来美去看,进了大画廊,靠左首就是。

爱比斯德蒙也买了一幅,画的是柏拉图的唯心观点和伊壁鸠鲁的原子论,真是逼真极了。

里索陶墨也买了一幅,画的是“回声”的写生。

庞大固埃叫冀姆纳斯特替他买了一套名贵的阿基勒斯传记和功绩的壁毯,一共是七十八幅,每幅四“特瓦兹”长,三“特瓦兹”宽,全部用腓力基亚真丝织成,用金银线绣花。壁毯先是帕琉斯和忒提斯联姻,接着是阿基勒斯的诞生,阿基勒斯的少年(依照斯塔修斯·巴比纽斯所记述的),他的武功和战迹(依照荷马所歌颂的),他的死亡和殡葬(依照奥维德和干图斯·伽拉伯尔所叙述的),最后是他的灵魂显圣和波里克赛娜的牺牲(依照欧里庇得斯所记载的)。

他还购买了三只非常体面的小独角鹿,一只雄的,皮毛是褐栗色;两只雌的,皮毛是带点子的灰色。还有一只麋鹿,都是基隆的一个西提亚人一起卖给他的。

麋鹿约有小牛犊那样大,头部象鹿,略大,角长得很美,开枝很高,蹄分趾,毛长似巨熊,皮硬若铠甲。那个基隆人说在西提亚地方这种麋鹿也不多见,因为它会随着它吃草和居住的地方改变颜色。它可以变作草的颜色、乔木的颜色、灌木的颜色、花的颜色、牧场的颜色、草原的颜色、石头的颜色,总之它走近什么就可以变作什么颜色。因此它变作鱿鱼(就是那种章鱼)、变作鹿、变作印度的狼、变作多色蜥蜴,都很平常;多色蜥蜴是一种颜色美丽的蜥蜴,德谟克利特曾写过整整的一本书来描写它奇妙的形象、身体的构造以及功能和性格。

我还看见过它改变颜色,并不是因为它走近什么带颜色的东西,而是由于它发生恐惧或喜乐的心情而改变的,比方在一条绿色的地毯上,它必定变成绿的,可是待过一会儿,它就会接二连三变成黄的、蓝的、褐色的、青莲的,正好象印度火鸡鸡冠的颜色随着它心情的变化而改变颜色一样。在麋鹿身上,我们特别感到惊奇的,是它走近某种东西时不但面色和皮肤改变,而且它整个的皮毛都会改变。在穿着灰色长袍的巴奴日身边,它的皮毛马上就变成灰色,在穿着紫红色大氅的庞大固埃身边,它的皮毛马上就闪出红光,在穿得象埃及阿奴比斯依西斯教士似的领港人身边,它的皮毛一下子又会变成雪白。这两种颜色连多色蜥蜴也不会变。至于在它既不害怕也没有任何心情的时候,也就是说在它正常的时候,它的颜色就象你们在蒙城看见的驴那种颜色一样。

--泉石书库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