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四部 善良的庞大固埃英勇言行录 作者前言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作者前言

弗朗索瓦·拉伯雷大师为庞大固埃英勇言行录第四部作写给宽大的读者善良的人们,愿天主救护你们,保佑你们!你们在哪里?我看不见。等我戴上眼镜!哈,哈!封斋期可过去了!我看见你们了。而且看得多清楚啊!我听说你们的酒做得很好,这使我太喜欢了。你们总算找到了一个可靠的对抗干渴的药品。这太好了。你们、你们的女人、孩子、亲友和眷属,都好么?好,好极了,我很快慰。愿天主、善良的天主、永远受赞美,而且(如果这是他的圣意),愿你们永远如此。

至于我,赖天主仁慈,我还健在,托福托福。这是靠了一点庞大固埃精神(你们知道这是一种蔑视身外事物的乐观主义),健壮矍铄,只要你们乐意,咱们随时可以欢饮一番。善良的人们,你们要问这是什么缘故么?给你们一个确切的答复:这是至高至善天主的圣意,我恭敬它,顺从它,尊重福音里神圣的言语,《路加福音》第四章对一个疏忽自己健康的医生就有这样尖刻的讽刺和一针见血的嘲弄:“医生,你医治自己吧。”克罗丢斯·伽列恩注意自己的身体却并非如此,虽然他很熟悉《圣经》,并且和当时的教徒也有认识和来往,这在他《人体各部功用》第二卷《各式激动》第三章和同书第三卷第二章里都说得很明白;他只是怕遭到这句普遍的嘲笑话:

’Ιητρò■■λλωγ,α■το■■λχεδιβρ■ωγ……

医生只能治别人疾病;自己却满身疼痛。

他常常自豪地说,他并不希望别人知道他是医生,他只是从二十八岁起一直到老年,除了发过几次只有一天的寒热以外,身体都非常好,虽然他生来并不是最健康,而且胃口又天生地不大肯节制。“因为(他在《摄生要览》第五卷里说),很难想象一个疏忽自己健康的医生,能治疗别人的疾病。”医生阿克雷比亚德斯夸张得就更厉害了,他说他和命运之神订有合约,如果从他执行医务时起至最后老年时止生了疾病,那就算不得医生。这一点他完全做到了,他身体健壮,战胜了命运之神。一直到最后,他未得过任何疾病,只是不小心从一个霉烂破坏的楼梯上摔下来,才把生命和死亡做了交换。

万一诸公的健康脱羁而去,不拘跑到哪里,上下前后,左右里外,不拘离你是远是近,只要有救主的保佑,你们总可以马上再遇到它!一遇到它,便立刻抓住它,捉住它,拿住它,握住它!法律是允许的,国王也同意,我也促使你们这样做,完全象古代立法家同意主人追捕逃亡的奴仆那样,不拘在哪里寻着他都可以捉住他。善良的天主和善良的人!在这个如此尊贵、如此古老、如此美丽、如此繁荣、如此富有的法兰西国家里,不是一向规定并习惯于“死者传予生者”么?不信,请你们看看我们威镇万方的伟大国王亨利二世的枢机大臣,那位善良、博学、慎重、人道、仁慈、公正的安德烈·提拉科,新近在巴黎为人景仰的最高法院的法庭上是如何宣布的。西巨安人阿里弗隆曾明白表示健康是我们的生命。没有健康,生活就不等于生活,就等于生而不活:■β■ο■β■ο■,β■ο■■β■ντο■。没有健康,生活就只是憔悴;活着也等于死亡。因此,如果失去健康(也就等于死亡),那就赶紧抓住生活,赶紧抓住生命(亦即健康)吧。

我希望天主能听见我们的祈求,(因为我们是抱着坚定的信仰来祈求的。)并实现我们的愿望,因为我们的愿望是有节制的。节制,古时圣贤把它比作黄金,意思是说这是个珍贵的品质,人人赞美,到处欢迎。你们翻阅一下《圣经》,就会看到只有有节制的人的祈求才会被接受,不会遭到拒绝。那个小撒该就是个榜样,奥尔良附近圣伊尔的教士们吹嘘说他们保存着他的圣骸,并且把他祝颂为圣西尔凡。撒该并没有别的愿望,他只是想在耶路撒冷近郊看一看受赞美的救主罢了。这个愿望真不能算大,人人都会有;只可惜他长得太矮了,挤在人群里什么也看不见。他急得跺脚,乱跳,用力拥挤,最后爬到一棵桑树上。慈善的天主看出他虔诚谦卑的心愿,走到他跟前,不但让他看见,而且还和他说话,并且到他家里,为他家里的人祝福。

还有以色列先知的一个儿子在约但河砍伐树木,斧头失手掉在河里(故事记载于《旧约·列王纪下》第六章第四节)。他祈求天主还他斧头。这个要求不能算大。他怀着坚定的信仰和信心,不是象那些专爱挑剔的魔鬼侮蔑造谣所宣称的,先扔斧柄后扔斧头,而是先失掉斧头,然后才扔出去斧柄,正象你们所正确述说的那样。这时忽然发生两个奇迹,那就是斧头从水的深处漂上来,并且自己装在斧柄上。假使他希望象艾里亚一样乘着火车上天,象亚伯拉罕一样子孙昌盛,象约伯一样富有,象参孙一样孔武有力,象阿布撒罗姆一样容颜美貌,那办得到么?这就很难说了。

谈到象斧头那样有节制的愿望(喝酒的时候可别忘了告诉我),我再给你们说说法兰西人伊索在寓言里写的一桩故事,伊索应该是腓力基人和特洛亚人,象马克西姆斯·普拉奴德斯所说的一样;不过根据忠实的史学家记载,尊贵的法兰西人就是从这个民族来的。埃里亚奴斯说他是色雷斯人,根据希罗多德,阿伽提亚斯曾说他是萨摩斯人;其实,我认为全是一样。

在伊索的时代,有一个格拉沃籍的贫穷乡民,名叫库亚特里斯,靠砍伐木柴过着穷苦日子。有一天,斧子忽然不见了。烦恼气愤的是谁呢?当然是他了,因为他的财产和生命就全靠这把斧子,他就是靠斧子在有钱的樵夫们当中维持他的荣誉和名声的,没有了斧子,他将会饿死。六天以后,死神看见他斧子没有了,很想给他一镰刀把他从世界上砍除掉。

他吓坏了,又是叫,又是求,请求活命,同时还灵巧地念着经文向朱庇特祷告许愿(你们知道,需要会产生口才),他跪在地上,抬头望天,光着头,两只手举向天空,手指头全部伸开,不知疲倦地高声念着每一句祈祷的话。

“我要我的斧子啊,朱庇特!给我的斧子吧,给我的斧子吧!我别的什么也不要啊,朱庇特,我只求有我的斧子或者购买一把斧子的钱!哎呀!我可怜的斧子啊!”朱庇特这时正在天庭主持紧急会议,那位上了年纪的库贝里、或者是年轻美貌的福勃斯,随你们怎么叫,正在发表意见。库亚特里斯扯着喉咙喊叫,使天上开会的神灵全都听见了。

朱庇特问道:“是谁在下界这么鸡猫子喊叫啊?冲着斯提克斯河说话,我们过去和现在棘手的和重要的事还不够忙的么?我们刚刚结束波斯王普莱斯棠和君斯坦丁堡的皇帝、苏丹索里曼的争执,止住鞑靼人和莫斯科人的交手,答应酋长的请求。我们还同意了果尔科兹·雷斯的愿望。

帕马事件刚解决,接着处理了马德堡事件,米朗多拉事件和阿非利加事件(阿非利加就是凡人那座靠地中海的城市,我们叫作阿弗罗底修姆)。的黎波里因为防御不当更换了主人:时候早已到了。这里,加斯科涅人群起反抗,追讨他们的钟(11)。那边角落里是萨克逊人、伊斯特陵人(12)、东哥特人和德意志人,德意志人从前坚不可破,现在软弱不堪,一个身体残废的小人(13)就把他们统治住了。他们请求我们替他们报仇,协助他们,恢复他们最初的良好理性和原来的自由(14)。还有拉姆和伽朗两个人(15),他们都带着自己的帮手、支持者、拥护者、把整个巴黎神学院搅得个一团糟,我们怎么对付呢?我一点办法也没有,也不知道应该倒向哪一方。

撇开他们的争执不谈,我觉着两个人都不错,同时又都是胆小鬼。一个有的是“太阳币”,我是说真正的成色十足的钱币;另一个恨不得和他一样。

一个有才学,另一个也不是傻瓜。一个喜爱善良的人,另一个为善良的人所喜爱。一个是象狐狸一样刁钻古怪,另一个口诛笔伐、象狗一样对古代哲学家和雄辩家狂吠不止。大个子普里亚普斯,你的看法如何,你说说看?我一向认为你的意见公正适中,et habet tua mentula mentem 。”“朱庇特大王,”普里亚普斯摘下他的帽子,镇定地抬起他那闪着亮光的红脑袋,说道,“你既然把这一个比作狂吠的大狗,把另一个比作狡猾的狐狸,那我劝你就不要再生气发怒了,拿你从前对付狗和狐狸的方法对付他们就是了。”“什么?”朱庇特问道,“是什么时候的事?什么狗和狐狸?在什么地方?”“你的记性真好!”普里亚普斯回答道。“你可还记得可敬的老前辈巴古斯,红红的脸儿,站在这里,要向底比斯人报仇,弄了一只神狐么?任它如何为害,世界上也没有一样动物能奈何它。

那位尊贵的吴刚用摩内西安的铜造了一条狗,用嘴一吹,把狗吹活。

他把狗送给了你,你又给了你亲爱的厄罗帕,她又送给米诺斯,米诺斯送给了普罗克利斯,普罗克利斯最后又送给了西发洛斯。这条狗,同样也是一条神狗,和今天的律师一样,遇见什么捉什么,谁也逃不过它。这两个动物有一天碰到一块了。你猜怎么样?那条狗,天生注定的,见狐狸就捉;那只狐狸呢,也是注定的,不能被它捉住。

“这件案子递到你的法庭上。你说不能违反命运。可是这两个动物注定是相矛盾的。这两个矛盾放在一起,在本性上又确是不能和解。你可出了大汗了。你的汗滴在地上,生出来好几棵大白菜。尊贵的法庭一时拿不出断然的决定,诸神一个个感到无比的干渴,当庭一下子就喝了七十八桶酒还要多,最后还是我出了个主意,你才把它们变成了石头。难题解开了,辽阔的奥林匹斯山上才停止住干渴。那一年在底比斯与卡尔西斯之间的泰乌美苏斯附近,是一个睾丸无力的年成。

“有了这个例子,我建议你把这只狗和狐狸也变成石头好了:反正例子已经有过。两个人的名字又都叫比埃尔,里摩日有句古话说,做一灶口,三块石头,你再把比埃尔·杜·科尼埃加上,正好凑足数目,他过去也是为了同样的理由被你变成石头的呀。这三块死石头正好放在巴黎大教堂里或者正门底下,成一个等边三角形,象“福开游戏”那样,叫他们用鼻子熄灭点着的蜡烛、火把、圣烛、圣蜡、灯火等,因为他们活着的时候,专门在无所事事的学者们当中制造分歧、宗派、党羽和派别。这些卑微的、抱着自己卵泡自以为是的人,叫他们永远受世人的唾骂,这比由你来裁判他们好得多。我的话就是这些。”朱庇特说道:“亲爱的普里亚普斯先生,我看得出来,你对他们太好了。你并不是这样对待所有的人的。因为他们希望名垂千古,那么死后与其变作泥土和粪污、还是叫他们变成坚硬的石头好。你再看看你身后提雷尼安海和阿尔卑斯山临近的地方,你看到几个无赖教士造成了多大的悲剧么?这场风暴将和里摩日人的窑灶一样持久,但是终会消灭,只是不会那样快罢了。我们又要好好地忙合一阵了。我只看到一样不便,那就是自从天上的诸神得到我的允许随意向新安提俄克毫不顾惜地扔下霹雷之后,我们现存的雷已经不多了。你们这一榜样,被守卫丹德拿洛瓦城堡的少爷兵仿效了,他们把弹药都用到打麻雀上,临到需要自卫的时候弹药却没有了,他们勇敢地让出城堡,向敌人投降,可是敌人早已灰心失望,赶忙解围,除了急于逃走并尽可能少蒙一些羞辱之外,别的什么也不想了。吴刚孩子,你要注意这个!叫醒你那些睡觉的西克洛波、阿斯忒洛波、布隆泰、阿尔盖、波里菲莫斯、斯忒洛波、皮拉克蒙!叫他们干起活来,给他们喝足酒!

干活这玩意儿,可不能缺酒。现在,再赶快去看看谁在那里喊叫。迈尔古里,你去看看是谁,问他要求什么。”迈尔古里从天窗里往下望了一眼,据说神灵就是从这扇天窗里观察下界的,它的样子很象船上一个舱口(伊卡洛美尼波斯说它更象井口)。结果,迈尔古里看见原来是库亚特里斯在叫嚷他的斧子不见了,于是回来报告天庭。

朱庇特说:“真是巧极了!我们现在正无别事可作,想法还他斧子就是了。斧子是要还的,因为他命里注定有斧子,你们明白么?它和米兰的公国同样重要。说实在的,斧子对于他,真跟国家对于国王一样。赶快,把这把斧子还给他!结束了这件事吧!现在该处理教士和朗德鲁斯修院的纠纷了。进行到哪里了?”普里亚普斯这时正站在壁炉旁边。他听罢迈尔古里的汇报,谦恭而诙谐地说道:

“朱庇特大王,当我接受你的命令并且蒙你特殊的恩佑,在地上甸园里做看守的时候,我注意到斧子这个名词有好几种含义。它除了指某种劈砍木柴的工具以外,还指(至少从前有此解释)女人身上那个经常受人玩弄的东西,我曾看见小伙子称呼他喜爱的女孩子,常常说:‘我的小斧子。’因为他们如此有力和勇气十足地(他一边说一边掏出他那个足有半肘长的家伙)插进她们那件事物之后,她们就不用再害什么女性疾病了;没有她们那个东西,它们便会从小肚子那里一下子耷拉到脚跟边。我还记得(我这个机关很好,我是说记忆的机关,大得足可装满一个奶油罐子)在祝圣号角节那一天,也就是五月里吴刚的节日,曾听过一次出色的音乐,若斯干·戴·普雷、奥尔开刚、贺勃莱茨、阿格里科拉、布鲁迈尔、卡莫兰、维高里斯、德·拉·法琪、布吕埃尔、普利奥里斯、塞干·德·拉·吕、米狄、木吕、木通(11)、加斯科涅(12)、路易塞特(13)、孔贝尔、贝奈特(14)、费文(15)、路塞(16)、理查弗尔、卢塞罗(17)、孔西里奥(18)、贡斯唐希奥·费斯提(19)、雅该特·贝尔康(20)等合作的大合唱:

提包新婚,进入洞房,一只大锤,藏在身旁。

‘亲爱的(说话的是新娘),大锤将作何用场?’提包说:‘好事要它来帮忙。’‘用不着(新娘把话讲),大个子约翰来看我,劲头全在屁股上。’“又过了九个‘奥林匹克’和一个闰年以后(我这个机关真行,我是说我的记忆真好!我经常混淆这两个名词的意思和关系),我还听过阿德里安·维拉尔、贡贝尔、查尼干、阿尔卡代、克罗丹、塞尔通、芒希古尔、奥克塞尔、维利埃、桑德兰、索耶尔、赫斯丁、莫拉尔、帕斯罗、马伊、马雅尔、雅各丹、赫尔特(11)、维尔德娄、卡庞特拉(12)、雷里提耶、卡德阿克,杜勃雷、维尔蒙、布台耶、鲁比、帕尼耶、米耶、杜·莫兰、阿莱尔、马罗、摩尔班、让德尔等等在一个私人花园里凉爽的树荫底下,周围名酒、火腿、肉饺、还有熏烤的鹌鹑堆集如山,大家在唱:

没有柄的斧子无用场,没有柄的工具徒凄凉,工具须有柄来装,让我的柄装在你身上。

“现在须要知道的是库亚特里斯嚷着要哪一种斧子。”那些尊严的男神灵和女神灵听了这番话,象一群苍蝇似的哄堂大笑。吴刚翘起他弯曲的假腿,向他的女友表示爱情,转着圈轻盈地一连跳了三四跳。

朱庇特向迈尔古里说道:“过来,过来!你赶快到下界去,给库亚特里斯送去三把斧子:他原来的一把,另外再给他一把金的和一把银的,三把要完全一样。让他捡,如果他拿他自己的,而且心满意足,你就把另外两把全赠给他。如果他不拿自己的,而去拿另外任何一把,你就用他的斧子把他的头砍下来。今后对于遗失斧子的人,全都这样办理。”朱庇特说完话,扭转头来,象一只猴狲吞下药丸那样,露出一个吓人的模样,奥林匹斯山上的全体神灵无不胆战心惊。

迈尔古里戴起他那顶尖帽,那顶作战的头盔,披上翅膀,拿起手杖,从天窗里一跃而下,破空而去,轻盈地往地上一落,把三把斧子放在库亚特里斯跟前,然后说道:

“你叫喊得口渴了吧,你的祷告朱庇特已经听见了。这里有三把斧子,你看哪一把是你的,就拿去吧。”库亚特里斯拿起那把金斧子,掂了掂觉着很重,向迈尔古里说道:

“我凭良心说话,这一把不是我的,我不要。”他掂了掂那把银斧子,说道:

“这把也不是。我也不要。”他拿起自己那把木柄斧子,往柄上看了看,认出了自己的记号,喜得浑身颤动,好象狐狸遇见迷失的母鸡那样,从鼻子尖上露出微笑,说道:

“天主圣母!这一把是我的!如果你肯把它还给我,到五月半(十五)我准来给你上供,我送你一大盆牛奶,外加新鲜的杨梅。”迈尔古里说道:“老好人,我还给你,你拿去吧。由于你在斧子这件事上表示知足克己,我奉朱庇特命令,把另外两把也一起送给你。今后你可以过富裕日子了,但是要做好人。”库亚特里斯衷心感谢迈尔古里,向伟大的朱庇特表示尊敬,然后把自己的斧子拴在皮带上,让它垂在屁股上边,样子活象冈勃莱的马丁。另外两把比较重,他背在肩膀上,就这样欢天喜地地走回家去,遇见自己教区的人和邻居时,不禁喜形于色,向他们说出巴特兰那句俏皮话:

“我可有了吧?”第二天,他穿上一件白外套,把两把值钱的斧子背在肩上,到施农去了,根据学识渊博的“马孛莱”的判断和证明,施农真是一座杰出的城市,尊贵的城市,古老的城市,换句话说,世界上首屈一指的城市。到了施农,他把那把银斧子变卖成崭新的“代斯通”和其他的银币,把金斧子变卖作崭新的“萨吕”、“长羊毛金币”、“利得金币”、“王朝金币”和“太阳金币”。用这些钱,他置下了大量的田产、仓库、农庄、田园、乡庄、农房、别墅、草原、葡萄地、树林、耕地、牧场、池塘、磨坊、花园、柳林、公牛、母牛、雌绵羊、公绵羊、牝山羊、母猪、公猪、驴、马、雌鸡、雄鸡、阉鸡、雏鸡、公鹅、母鹅、雌鸭、雄鸭等等等等。日子不久,他就成了当地最富有的人,甚至比瘸子莫勒维利耶还富。

附近的张三李四看见库亚特里斯一步登天,心里好生纳闷;过去对这个穷人的同情和怜悯,现在一变而成了对他大发横财的妒忌了。他们奔走、打听、询问、侦察库亚特里斯究竟是用了什么方法,在什么地方,哪一天,哪一个时辰,怎么样,为了什么缘故,发了这笔大财的。结果,听说是因为失掉一把斧子,他们不禁说道:

“哈哈!原来遗失一把斧子就可以发财啊?这个方法太容易了,而且所费无几。天命、星宿、命数的运转、到头来只是谁丢失斧子就可以一步登天啊?好极了,好极了!天主在上,斧子啊斧子,我马上把你丢掉,你可不要见怪!”于是他们的斧子一把把全都不见了。连鬼也没有留下一把!谁不遗失斧子,就不是他娘养的。全区的树木没有人再去砍伐了,因为斧子已经绝了迹。

伊索在一篇寓言里还提到有几个小贵族,过去为了置办检阅时的衣着,曾把自己一片小草原、一座小磨坊卖给了库亚特里斯,现在听说这个人发财是因为一把斧子,他们全都把佩的剑卖掉买成斧子了,他们也要学那几个樵夫的样子把斧子丢掉,想借此方法来得到金山银库。你们如果把这些人比作往罗马的小朝圣者,是再恰当也没有了,他们卖光自己的一切,还要向别人借,好成堆地购买新教皇的赦罪状。这时只见他们又是呼唤,又是恳求,又是号叫,喊着朱庇特的名字。

“朱庇特啊,还我的斧子吧,还我的斧子吧!我的斧子丢在这里了,我的斧子丢在那里了,哎哟,哟,哟,哟,我的斧子啊!朱庇特啊,还我的斧子啊!”遗失斧子的人的呼喊声、号叫声,响彻了整个天空。

迈尔古里急速把他们的斧子送了来,每个人、除了他们自己的斧子以外,还有一把金的和一把银的。他们全都挑选了金的,把它放在自己跟前,向伟大的赠与者朱庇特表示感谢;可是就在他们弯下腰去,再从地上直起腰来的当儿,迈尔古里便遵照朱庇特的指示砍下了他们的脑袋。脑袋的数目正好和遗失的斧子相等。

你们看,心地单纯、肯把坏东西留给自己的人,结果和他们有多么不同。你们全都应该以此为戒,你们这些平原上的老粗,你们常说宁舍一万法郎的年金也不能放弃愿望,今后可不要再听到你们象过去那样信口开河地祷告说:“天主保佑我马上有一亿七千八百万金币有多好!啊!那我是多么喜欢啊!”叫你们全都长冻疮!你们的希望这样大,一个国王、一个皇帝、一个教皇,又该希望什么呢?

所以,经验告诉你们,一个人痴心妄想,结果得到的就只能是疥癣和痂疤,口袋里不会有一个钱,完全象那两个巴黎式的叫化子一样,一个希望他崭新的“太阳金币”能和巴黎从建城之日起到现在为止的买卖总额(依照这段时期内生意最好的一年的税率、销货、总值计算)一样多。依照你们的看法,这个人是不是太难对付了?他是不是吃了不剥皮的酸李子?是不是酸了牙齿了?另一个呢,希望用圣母院的大教堂,从地下一直到弧形的房顶止,装满钢针,然后用“太阳金币”装满用这些针所缝制的口袋,能缝多少就装多少,一直到把最后的一个针用坏、用得没有尖为止。看他的野心有多大!

你们觉着怎么样?结果如何呢?当天晚上,每人的脚后跟上都长了冻疮,下巴颏上长了下疳,肺里得了咳嗽病,喉咙里得了气管炎,屁股根上生肿毒,连塞塞牙缝的一块面包也没有。所以,要有节制;节制会使你们成功,如果你们肯干活,肯劳动,节制只会使你们更称心。

也许你们会说:“天主既然无所不能,他给我七万八千,跟给我半个小钱的十三分之一同样容易,一百万金币对于他不过等于一枚铜钱。”哈哈哈!可怜的人啊,谁教给你们这样来评论天主的能力和命数呢?冷静一下吧!别胡闹了!在他神圣的面前应该自卑,承认自己的缺点。

患痛风的人,我的希望就寄托在这里,而且我坚决地相信,只要善良的天主乐意,你们一定会得到健康,因为目前你们所要求的也只是这一点。请你们加上半两耐心,稍微再等一下。看看那些热那亚人,早晨他们在书斋内、账房间,讨论好、想好、决定好这一天将向谁、将如何去拿钱、并且向哪些人使用诡计哄、骗、欺、诈之后,才到大街上去,见面时互相道好:

“Sanita et guadain ,messer. ”光有健康还不满足,他们还想有钱,顶好有伽台尼那样多的钱。不过结果呢,常常是一样也得不到。所以拿出健康的样子,好好地咳嗽一声,畅饮三杯,然后爽爽快快地摇摇耳朵,且听一回尊贵善良的庞大固埃的惊人传记吧。

--泉石书库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