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一部 庞大固埃的父亲;巨人高康大骇人听闻的传记 第10章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十章

白色和蓝色的象征意义

由此可以看出,白色象征喜悦、愉快和安乐,并没有说错,而且名正言顺,如果你们肯撇开成见,听一听我举出的理由,便可以证实我说的是实话了。

亚理士多德勒斯说过,假使两个本质上相反的东西,象好与坏,美德与恶习,冷与热,白与黑,愉快与痛苦,喜悦与悲伤等等,拿出一个和另外两个里面的一个配合起来,那么剩下的两个也一定可以配合起来。比方:“美德与恶习”在本质上是相对的,“好与坏”也是如此;如果拿头两个相反的名词中的一个和后两个相反的名词中的一个配合起来,比方“美德”和“好”,意思是说“美德是好的”,余下的两个,“恶习”和“坏”,也照样可以配合起来,因为“恶习是坏的”。

弄清这条逻辑规律之后,你们再拿两个相反的名词“喜悦”和“悲伤”,和另外两个“白”和“黑”配合起来,它们本身也是相反的,因此如果说“黑”象征“悲伤”,那么“白”就自然而然地象征“喜悦”了。

这样的解释并不是一个人创立和强制的,而是人人都同意的,哲学家称为jusgentium ,这是任何国家都承认的普遍真理。

你们一定知道,一切民族,一切国家(我得把古代的西拉库赛人和少数阿尔哥斯人除外,他们的心灵是反常的),不拘说哪种语言的国家,都是拿穿黑衣服来表示伤感的,一切丧服都是黑色。这一普遍的认识,不须要自然界提供任何论证和理由,每人都是一看就懂,也用不着别人来指出;这个,我们就叫它自然规律。

用这个自然的归纳法,所有的人都可以理解,白色象征喜悦、安乐、愉快、欢乐和得意。

古时的色雷斯人和克里特人就是用白色的石头来标志幸运和快乐的日子,用黑色的石头来标志悲哀和不幸的日子。

黑夜不是阴森、凄惨、沉闷的么?就是因为它黑暗无光。光明不是使自然界欣欣向荣么?正是因为它比任何东西都洁白。为证明这一点,我请你们看一看洛朗修斯·瓦拉反驳巴尔脱罗斯的那本书去;不过,福音书里的论证就够使你们满意的了:《马太福音》第十七章说吾主耶稣改变形象的时候,vestimenta ejus facta suntalba sicut lux(衣裳洁白如光),用白色的光亮,使他三位宗徒体会到永恒喜乐的意义与形象。因为,光明可使人人快乐,你们都知道一个嘴里连牙齿都掉光了的老太婆也会说:Bona lux。还有多比雅(第五章)眼睛瞎了以后,天使拉斐尔向他致敬的时候,他回答说:“我连天上的亮光都看不见了,还有什么喜乐呢?”救世主复活(《约翰福音》第二十章)和升天(《使徒行传》第一章)的时候,天使就是用一片白色来表示普天下的喜乐的。传播福音的圣约翰(《启示录》第四章和第七章)也曾在神圣的福地耶路撒冷看见虔诚的信徒穿着同样洁白的衣服。

你们再读一下古代的历史,不管是希腊的,还是罗马的。你们会看到阿尔巴城(罗马最初的雏型),就是因为在那里看见过一只白色的牝猪才建筑起来,并且以它取名的。

你们还可以看到,谁战胜了敌人,他便会受命乘坐一辆由四匹白马驾着的战车胜利地进入罗马;即使是较小的凯旋,也是如此;因为除了白色以外,实在没有别的颜色更能表示他们归来的喜悦了。

你们也会看到雅典的大公伯里克利斯,他命令战士,凡是拿到白豆子的,可以整天去玩耍、闲散、休息,其他的都得去打仗。我还可以给你们举出上千个其他这样的例子,但这里不是适当的地方。

运用以上的事例,你们可以解决亚历山大·阿弗洛狄修斯一个他认为无法解决的问题,那就是:“为什么,一只狮子,只要吼叫一声便能使所有的野兽害怕,却唯独敬畏白色的公鸡?”这是因为(普罗克列斯在Desacrificio et Magia 一书里也是这样说的)太阳的性能,是地面和星辰的全部亮光的机构和来源,不拘从象征性或能力来看,还是从色彩或本能和特征来看,它都更近乎白色的公鸡,而不是近乎狮子。他还说,常常会看见魔鬼变作狮子的形象出现,但是一遇到白色的公鸡,便立刻消逝。

因此,“嘎理人”(即法兰西人,因为他们生来就跟奶一样白,而希腊人却是把奶叫作“嘎拉”的)喜欢在他们的帽子上插根白色的羽毛;他们生性快活、纯朴、温雅、平易可亲;他们的国花是比任何花都洁白的百合花。

你们如果问,我们怎么能从白色上体会到喜悦和快慰?我这样回答你们,这是经过类推和统一的结果。因为,白色可以从外部分解我们的视线,离散我们的视觉,亚里士多德勒斯在《疑问篇》里和其他研究光学的学者们都是这样的意见(你们自己从实际经验里也可以看出来,如果你们从雪山上经过,就会感觉到眼睛看不清楚;克赛诺芬记载说他的部下就遇到过同样的情形;迦列恩在《人体各部功用》第十卷里也有广泛的论述)。人的心脏也是如此,一遇到强烈的喜乐,内部便会扩张分解,如果欢乐加剧,心脏便会失去控制的力量,从而因过分喜乐而丧失生命,这和迦列恩在《治疗方法》第十二卷、《传染范围》第五卷、《疾病起源》第二卷里所论述的完全一样。古代的学者也有所证明,象马尔古斯·图里乌斯的《多斯古拉尼斯问题》第一卷,瓦勒里乌斯、亚里士多德勒斯、提特·利维关于加纳战后之叙述,普林尼乌斯的第七卷第三十二章及第五十三章,盖里阿斯的第三卷第十五章等等。还有罗得人狄亚高拉斯、奇罗、索福克勒斯、西西里的暴君狄奥尼修斯、斐里皮德斯、斐里蒙(11)、波利克拉塔(12)、菲力斯提翁(13)、茹文提(14)等等,都是乐极而死的。阿维森纳(15)在《经典》第二卷和《心脏论》一书里,提到番红花,说如果服用太多,能使人的心脏过度扩张,呈现极度分裂状态而毙命。现在,你们再看看亚历山大·阿弗洛狄修斯《疑问集》一书的第十九章,便知分晓了。

怎么了,在这个题目上,开始时没有想说这么多,现在跑得太远了。就在此处落帆,没说的话,留在专门谈这个问题的书里去说吧。现在我只用一句话说明白,蓝,肯定是象征天空和天上的事物,根据同样的表现规律,白是象征喜悦和快乐。

--泉石书库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