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一部 庞大固埃的父亲;巨人高康大骇人听闻的传记 第05章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五章

酒客醉话

后来,他们决定就在当地再来一次饭后小酌。于是霎时间酒瓶走、火腿奔、碗飞、杯响。

“倒呀!”“斟呀!”“洒呀!”“给我掺合一杯!”“不要掺水……对了,朋友。”“把这杯干掉,爽快点!”“我要红酒,倒满。”“止渴!”“啊,假伤寒,你还不给我走?”“老实告诉你,我的老嫂子,我不能喝。”“你受凉了么,朋友?”“是的。”“圣盖奈的肚子!咱们还是谈喝酒吧。”“我喝酒有规定的时间,跟教皇的骡子一样。”“我只在念经的时候喝酒,跟会长神父一样。”“渴与喝,谁先谁后?”“先是渴,因为老实说,不渴,谁要喝呢?”“我看是先喝,因为privatio presupponit habitum。我是位学士。

Foe cundi calices quem non fecere disertum?”“我们是老实人,不渴也喝得太多了。”“我倒不这样,我是个罪人,不渴我不喝,不过现在不渴,将来也总是要渴的,所以我喝是为了预防未来,这个你可以明白。我为未来而喝。我要永恒地喝下去。永恒地喝下去,就是为永恒而喝呀。”“大家痛饮,大家歌唱,来一段和谐大合唱吧!”“我的漏斗到哪里去了?”“怎么?我喝酒还要找人代!”“你是为渴而喝呢,还是为喝而渴?”“我不懂这些道理;我只管实际。”“赶快来酒!”“我咂点酒,沾点酒,喝点酒,这一切都是为了怕死。”“你只管喝好了,不会死的。”“我要是不喝,就干得慌,也是等于死。死后我的灵魂会飞到一个水池里。干的地方,灵魂是待不住的。”“管酒的,噢,新形式的制造者,快把我这个不喝酒的人改变成一个喝酒的人吧!”“但愿永远能这样开怀畅饮,来滋润我干渴的肚肠!”“喝酒而没有感觉,那等于不喝。”“酒入脉络,没有小便。”“我今天早晨宰掉了一头小牛,我要去洗肠子去。”“我的胃可装满了。”“假使我立的借据都跟我一样会喝,那么我的债主到期来讨债的时候就妙了。”“你的手把你的鼻子都碰红了。”“在这一杯未排泄出来之前,又有多少杯好喝下去呀!”“这样小口浅喝,真要把脖子都伸断了。”“这叫做拿瓶子来诱人上钩。”“酒瓶和酒嗉子有什么分别?”“有大分别,酒瓶用塞子塞,酒嗉子非用盖子转紧不行。”“说得对!”“我们的老祖宗喝起来都是整坛地喝。”“说得不错,让我们喝吧!”“这一位要去洗肠子去了。你需要河水么?”“我又不是海绵,要河水干么用?”“我喝酒比得上教堂骑士。”“我tanquam sponsus 。”“我呢,sicut terra sineaqua。”“火腿的别名是什么?”“下酒物;卸酒的垫板。利用垫板把成桶的酒滚到地窖里,利用火腿把酒送进胃脏里。”“喂,来酒呀,来酒呀!这里要酒。Respicepersonam; ponepro duos ; bus non est in usu 。”“如果我往上升能象我往下灌一样,我老早就上了天了。

“雅克·柯尔就是因酒发财致富,连荒地的树木也得了福,巴古斯用酒占领了印度,这门哲学一直传到美朗都。”“小雨可平大风,久饮盖过沉雷。”“要是我尿出来的是酒,你要不要咂一咂?”“决不放过。”“侍者,来酒!该轮着我了。

“喝呀,吉优你来看!

这里还有一坛。”“我提出控诉,控诉喝不到酒实在难过。侍者,正式记下我的要求。”“这一丁点儿,太少了!”“我一向酒到必干;今天也要一滴不剩。”“别心急,吃光算数。”“这里还有黑线条黄牛的又嫩又肥的肠子。看在天主份上,咱们给他来个彻底精光!”“喝呀,否则我要把你……”“不行,不行!”“喝吧,请,请。”“麻雀不打尾巴不吃;我不听巴结话不喝。”“Lagona edatera!酒在我全身里无孔不入,实在解渴。”“这一杯正对我的劲。”“这一杯吃得真舒服。”“咱们敲起酒瓶告诉大家,不想喝酒的人用不着到这里来;这里已经喝了老半天了,干渴早已给赶跑了。”“伟大的天主造行星,咱们在这里造空盘。”“神的话来到我的嘴边: Sitio。”“人称■βεστοδ的石头,也没有我这做神父的酒瘾牢固。”“昂盖斯特在芒城说得好:‘食欲是跟着吃来的,干渴是随着喝去的。’”“对付渴的方法是什么?”“和防止狗咬的方法正相反,跑在狗后面,狗总咬不着你;喝在渴前面,你就不会再渴。”“我可捉住你了,我不许你睡。做好事的管酒人,可别让我们睡觉啊。

阿尔古斯有一百只眼睛可以看,一个管酒的就应该象布里亚雷乌斯那样长一百只手,以便永不疲倦地斟酒。”“喝呀,喂!正好解渴!”“来白酒!都倒下去好了,倒呀,真是见鬼!倒满。我的舌头都发烫了。”“Lans,tringue !”“祝你健康!祝你健康!”“呀!呀!呀!我干杯!”“O lachryma Christi!”“这是拉·都维尼的酒,是一种小粒葡萄酿的酒。”“啊,这个白葡萄酒真好!”“老实告诉你吧,这个酒喝下去跟丝绸一样柔和。”“对,对,完全同意,而且门面宽,料子纯。”“朋友,加劲!”“我们决不作弊,我已经打过一个通关了。”“Ex hocin hoc。无弊可舞;你们全都看见了:我是喝酒的老前辈。嗯!嗯!我是前辈的老喝酒。”“哦,洪量!哦,海量!”“侍者,小朋友,这里倒一倒,倒满,劳你驾。”“倒得跟红衣主教的帽子一样。”“Natura abhorret vacuum。”“你说,跟苍蝇喝过一样吧?”“咱们来一个布列塔尼式的喝法!”“干,干,干这一杯!”“喝下去吧,补身活血!”

--泉石书库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