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四部 善良的庞大固埃英勇言行录 第48章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四十八章

庞大固埃怎样来到“教皇派岛”

离开贫苦的“反教皇岛”以后,我们又走了一天,风平浪静,心情舒畅,这时“教皇派”那座受祝福的岛屿出现在我们眼前。我们刚抛好锚,缆索尚未系好,就见一条小快船向我们开过来,上面站着四个人,衣饰各不相同:一个穿着教士的长袍,邋里邋遢,下面拖着地,穿着靴子;一个是放鹰的打扮,手里拿着召鹰的幌子,戴着架鹰的皮手套;还有一个是打官司的派头,手里提着一个大口袋,里面塞满了诉状、传票、辩护、延期等文件;最后一个是奥尔良种葡萄人的打扮,腿上穿着布套裤,提着一个大筐,腰里拴着一把镰刀。他们来到我们船跟前,立刻一齐高声问道:

“旅客们,你们见过他没有?看见了他没有?”“谁呀?”庞大固埃反问他们道。

“就是他呀,”他们一齐回答。

“他是谁呀?”约翰修士问道,“不骗你们,看见他我一定会把他活活地揍死!”他还以为他们是追捕什么盗贼、罪犯或者亵渎教会的人呢。

“怎么,外方人?”他们又一齐说道,“你们不知道‘独一无二的’么?”爱比斯德蒙说道:“先生们,我们不明白你们说的是谁。请告诉我们,你们说的到底是哪一个,我们一定把实话告诉你们,决不隐瞒。”他们说道:“就是那个‘自有永有的’呀,你们没有见过他么?”庞大固埃说道:“‘自有永有的’,根据我们对神学的理解,就只有天主。他就是这样告诉摩西的。我们当然没有见过他,他不是肉眼所能看见的呀。”那四个人说道:“我们说的不是在天上主宰一切的天主。我们说的是地上的天主,你们没有见过他么?”加巴林说道:“依我想,他们说的一定是教皇。”“对,对,”巴奴日说道,“不错,先生们,我看见过三个,可是我没有得到什么好处。”“怎么,”那四个人又叫起来,“我们神圣的《敕令》却说世界上只有一个。”巴奴日说:“我是说一个接着一个看见的,否则的话,我同时也是只见过一个。”“啊,三倍四倍有福的人,欢迎你们,双倍地欢迎你们!”于是一齐对着我们跪下来,要亲吻我们的脚。我们不肯,告诉他们说即使是教皇本人来到此处,也不过如此。他们却说道:

“不,不,决不仅是如此!我们已经决定好了。我们要不隔任何东西地亲吻他的屁股和他前面的那件事物,崇高的《敕令》告诉我们说,圣父教皇是有阳物的;否则的话,他也不成其为教皇了。因此,根据严格的教皇学,这是必然的现象;他做教皇,就必然有阳物。一旦世界上阳物绝了迹,世界上就没有教皇了。”这时,庞大固埃问船上一名小水手,这儿个人是干什么的。水手告诉他说,他们代表岛上的四大行业,此外还对他说因为我们看见过教皇,我们一定会受到欢迎和优厚的接待。庞大固埃把这话转告给巴奴日,巴奴日悄悄地对他说道:

“天主在上,一点也不错!上天不负坚持等待的人。我们看见了教皇,可是并没有得到好处,一直到现在,真是魔鬼有灵,我看出来真的要得到好处了。”我们登上陆地,全岛上的男女老幼,仿佛巡行祈祷似的都来到我们跟前。原先那四个人高声向他们传话:

“他们看见过!他们看见过!他们看见过!”这一句话不要紧,在场的人全都一齐跪倒,向天举起双手,高声喊叫:

“啊,有福的人!啊,真正有福的人!”欢呼声达一刻多钟之久。接着,岛上学校的校长和教师们带着全体大小学生一起来到,并用鞭子抽打他们,跟我们老家吊死罪犯的时候大人鞭打小孩叫他们永不忘记一样。庞大固埃生气了,对他们说道:

“先生们,如果你们再继续鞭打孩子,我马上就走!”人们听见他那斯当多尔的大喉咙,惊骇万分,我看见一个小罗锅伸出细长的手指头指指点点地问学校校长:

“《特别敕令》在上!是不是凡是见过教皇的人都会变得和这个恐吓我们的人一样高?哎呀,我怎么不早一天看见他,好长得和这个人同样高大!”欢呼之声太响了,惊动了奥莫纳斯(这是他们主教的名字),只见他骑着一头未戴辔头的骡子,绿色的马披,带着他的侍从(他们也是这样称呼)、跟班,扛着十字架,打着旗、幡、华盖、火把、圣水壶等也跑了来。

他同样也非亲吻我们的脚不可(正如瓦尔菲尼耶尔那个叫克里斯坦的老好人对教皇克雷蒙那样),说道他们有一位历史家,也就是他们神圣《敕令》的阐述人和注释者,曾经记载说完全象犹太人期待默西亚期待到最后默西亚终于到来一样,有一天教皇也会来到这个岛上。在这一幸福的日子未到之前,如果有在罗马或别处见过他的人来到这里,他们也须要好好地欢迎他,优厚地接待他。然而,我们还是婉言辞谢了

--泉石书库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