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五部 善良的庞大固埃英勇言行录 卷末 第39章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三十九章

殿内墙壁上怎样嵌砌了巴古斯战胜印度人战役之图案

一开始,画面上出现若干在焚烧中的城镇堡垒、田园树林,还有一些毫无理智的疯狂妇女正在恶狠狠地把牛羊活活地杀死,吃它们的肉。我们从这里可以看到巴古斯进入印度时是怎样烧杀劫夺的。

尽管如此,印度人并没有重视,他们不屑于出来对付他。他们听信了探子的汇报,说巴古斯军队里根本没有战士,只有一个弱不经风的小老头,经常醉醺醺的,他身边都是些野人,连衣服也不穿,蹦蹦跳跳,跟小羊似的头上有角、屁股上有尾巴。此外,便是一大堆酒气冲天的女人。因此,他们决定让这些人过去,不用武力对付他们,就仿佛战胜这些人反而是他们的耻辱,不是光荣;是羞耻,是侮辱,而不是光彩和荣誉似的。

巴古斯在印度人的蔑视下,日有进展,到处放火,因为火和雷是巴古斯从父亲那里传下来的武器。在生到世上以前,他就早已尝过朱庇特的雷了(他母亲赛美列以及他母亲的房子都是被火烧毁的)。到处流着血,因为血是自然而然地在和平日子里制造、在战争时洒出的。萨摩斯岛上叫作Panaima 的田地就是个证据,Panaima意思就是“到处是血”。亚马孙人从厄菲索斯人的国家里逃跑的时候,巴古斯就在这里赶上了她们,使她们流血致死,因此地上洒满了鲜血。从这里,今后你们可以明白,比亚里士多德勒斯在《疑问篇》里解释的还要清楚,为什么古时人们常常说:“战时莫食亦莫种薄荷”了。原因是(在交战时一般是毫无顾惜地互相攻打的),受了伤的人,如果他这一天接触过或者吃过薄荷,别人就不可能、或者说很难为他止住流血。

接着,壁画上是这样表现巴古斯走向战场的。他坐在一辆华丽的战车上,由三对套在一起的小豹子拉着。他的脸,跟小孩的脸一样,标志着爱喝酒的人是从不会老的,红红的象一个小天使,下巴上连一根胡须也没有。头上有尖角,还戴着一顶葡萄枝叶编做的花环和一顶紫红色丝绸的尖帽。脚上穿的是金色皮靴。

跟他在一起的没有一个男人,全部卫队和武力都是些“巴萨里德”、“艾勒伊德”、“厄伊亚德”、“艾多尼德”、“特里忒利德”、“奥吉吉亚”、“米玛罗娜”、“美那德”、“提亚德”、“巴基德”、一些毫无理智和疯狂凶恶的女人,她们腰里束着活的蛇和长虫,个个披头散发,头上束着葡萄叶,身上披着鹿皮,手里拿着短斧、长锤、戟、钺,样子跟松果差不多,另外还有轻便的小盾牌,一动就响,所以在需要时就拿它当鼙鼓使唤。她们的数目一共是七万九千二百二十七名。

带头的先锋是西勒奴斯,他是巴古斯的心腹,过去在不少场合表现过他的急智和勇敢。这是一个摇摇晃晃的小老头,弯腰曲背、脑满肠肥、两只厚大的耳朵、一个尖瘦的鼻子、眉毛又粗又硬,跟地里的犁沟差不多。骑着一头大卵泡的公驴,手里拄着一根拐杖,遇到需要步战的时候,也可以用它来打仗;此外,身上穿着一件女人的黄色连衫裙。他带的人都是些年轻的粗汉,跟山羊似的头上有角,跟野兔似的后面有尾巴,身上不穿衣服,嘴里不住地唱,两腿不停地跳,这些人的名字叫提蒂尔和萨蒂尔。数目一共是八万五千一百三十三名。

带领后队的是潘恩,这是个凶恶残暴的家伙。他的下身象一只公山羊,腿上毛茸茸的,头上朝天长着又直又硬的犄角。脸红红的,仿佛在往外喷火,胡子很长。他胆大、剽悍、天不怕地不怕,动不动就发火。左手拿一根笛子,右手拿一条弯曲的棍子。他带领的都是些类似萨蒂尔、赫米潘恩、爱基潘恩、西尔文斯、法图斯、拉米亚、拉莱斯、法尔法代和吕贪的人物,数目一共是七万八千一百一十四名。

他们的口令是:“哎噢唉”。

--泉石书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