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五部 善良的庞大固埃英勇言行录 卷末 第33章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三十三章

我们怎样在灯笼人的港口登陆并来到灯笼国

我们很快便驶进了灯笼国的港口。

在一座高耸的碉楼上,庞大固埃认出了拉·罗舍尔的灯笼,它照得下面一片雪亮。我们还看见法罗斯的灯笼、诺普利奥斯的灯笼以及雅典的阿克罗波里斯奉献给帕拉斯的灯笼。

离开港口不远,有一个小村落,灯笼人就住在那里。这是个依靠灯笼为生的民族,跟我们国家里依靠替修女募捐为生的教士一样,都是勤恳的好人。古时德谟斯台纳的灯就是点在这里的。从港口到皇宫,有三个石碑式的灯笼人——他们是码头上的哨兵——为我们引路。他们象阿尔巴尼亚人一样,都戴着高大的帽子。我们把这次航行的目的告诉了他们,并对他们说我们有意从灯笼国皇后那里得到一个灯笼人,好为我们照明道路,让我们找到神瓶的谕示。他们答应尽力帮忙,还告诉我们说,这时正是机会,我们来得正是时候,可以好好地选择一番,因为皇后正在举行全国大会。

来到皇宫,有两个司礼仪的“灯笼”,一个是“阿里斯托芬灯笼”,一个是“克利昂特灯笼”,把我们引见给他们的皇后,巴奴日用灯笼国话把我们航行的目的简略地又陈述了一遍。我们受到这位皇后热情的接待,并立即关照我们参与她的晚餐,以便从容地选择我们乐意用作向导的“灯笼”。

我们听了非常高兴,于是便专心致志地注意和观察她们的一切举动、衣着和态度,以及晚餐时的饭食。

皇后穿了一身水晶衣服,是大马士革和波斯的巧匠制就的,上面镶嵌大粒的钻石。皇族“灯笼”,有的穿宝石,有的穿镀金云石,还有的穿琉璃石。其余的则穿牛角、纸和油布。“号灯”也都根据各自氏族的级别和资历穿戴打扮。然而,在穿戴最考究的行列里,我却发现一个土制的,跟陶器的缸瓮一样。正在惊奇的当儿,有人告诉我说,这“灯笼”就是艾比克台图斯的,古时有人出三千“德拉格玛”还不肯出卖的就是她。

我还仔细观察了马尔西亚尔的“多头灯笼”,着她如何穿戴和打扮;还更注意地看了克里西亚斯的女儿奉献给卡诺巴的“卄头灯笼”。

我还看见古时在底比斯阿波罗殿堂里拿出来的那个“挂灯”,后来被征服者亚历山大带到伊奥利亚的古米城去的就是她。

我还看见一个,她特别显著是因为头上有一簇鲜红的丝帽缨,有人对我说这就是人称“法律之灯”的巴尔多鲁斯“灯笼”。

还有两个很惹人注意,因为她们腰里都掖着灌肠的口袋,我听说一个大,一个小,都是开药房的“灯笼”。

晚餐的时间到了,皇后首先入座,其他的“大灯”各按级别与职位依次入席。头道菜全体一律都是模型制出的大蜡烛,只有皇后例外,端给她的是一根挺硬的大火把,白蜡做的,头上还有点发红。皇族灯笼也和其他的不同,米尔巴莱的外省灯笼吃的是一根胡桃蜡烛,下波亚都的外省灯笼,我看见送给她的是饰有纹章的蜡烛。天知道过后,她们的芯子将会发出怎样的光芒。

请注意,这里有一群在一个大灯笼管辖下的小灯笼倒是例外。我记得那里边就有不肯接受油和蜡烛的玛大肋纳。所以她们不和其他的“灯笼”同样发光,在我看来,只有一点微弱的颜色。

第三十三章(其二)

晚餐时灯笼国的夫人怎样进餐

风笛和喇叭和谐地吹奏起来,饭桌上端来了食物。在上头道菜之前,皇后作为清除胃口油腻的美味药品,我是说开胃药品,先服了一调羹“贝塔矽”。然后,上来的有……

(以下文字原在正文之外,并非正文,Servato in-4 libr.Panorgumad Nuptias:

曾在普罗彭提德海峡驮过海列和弗里克苏斯的那只羊一切四的四块;曾奶过朱庇特的那只有名的母羊阿玛尔台阿的两只小羊羔;奴马·彭比留斯的谋士、名叫伊基利亚的母鹿的小鹿;曾以歌喉救过罗马塔彼安岩的那只高贵的鹅所孵的小鹅;母猪的公猪;古时未被阿尔古斯看好的名叫伊诺的那只母牛所生的牛犊(11);尼普顿和茹留斯·波吕克斯incanibus(12) 的那只狐狸(吴刚称作仙狐)的肺;朱庇特为了向丽达表示爱情变的那只仙鹤(13);曾拒绝日尔曼尼库斯·凯撒手里食物的、埃及曼菲斯的那只名叫阿庇斯的牛(14),还有被卡考斯偷去、后来又被海格立斯找回来的六只牛(15);柯瑞东为阿勒克西斯保留的那一对小羚羊(16);厄律曼托斯山(17)、奥林匹斯山、卡里东城的那只野猪(18);帕西法埃所热恋的那只公牛的睾丸筋(19);阿克托安所变的那只鹿;狗熊卡利克斯托的肝。)

美味榧子,

骗人谎言,

醋熘水壶,

三合鸟儿……

接着上来的有……

最后上来的有……

餐后点心是满满的一大盘插着花的大粪,原来是一盆白色的蜜,上面盖着一块紫红色的丝绸。

喝起东西来也很爽气,用的是古代美丽的爵,只是除了油什么也不喝。

油是不合我的口味的,不过在灯笼国是绝妙的饮料,而且喝起来也可以喝醉。我就看见一个连牙齿都掉光了的老“灯笼”,身上穿的是羊皮纸,据说去年还是“灯笼”的小头目呢,她冲着管油的喊道:“Lampades nostroeestinguntur !”结果喝得烂醉如泥,立刻倒地死去,一点亮光也没有了。有人对庞大固埃说灯笼国一般瘦弱的“灯笼”常常会这样死去,特别是在开大会的时候。

晚餐后,把饭桌收拾起来。乐队比饭前奏得更响了,皇后带头,跳起快步舞来,其他的“灯笼”“号灯”等也无不一齐参加。跳完后,皇后驾转寝宫,余下的,在风笛神妙的吹奏声中,跳着各式各样的舞,你们可以看到:

《抱紧点,马丁》,《原来是美丽方济各修女》,……

我还看见她们随着圣·玛克桑的一个“号灯”或是巴尔特奈老修院一个打呵欠老手唱的波亚都歌曲跳个不停。酒友们,请你们注意,一切都进行得非常顺利,殷勤的“号灯”迈着自己的木头腿,跳得特别起劲。

最后,有人送来睡眠酒,还有可口的苍蝇点心,皇后举着一调羹“贝塔矽”,高喊:“请大家尽兴!”她这才让我们随意挑选一个“灯笼”为我们带路。我们挑了又挑、拣了又拣,最后挑上了伟大的比埃尔·拉米的相好的,我过去认识她,她也认出了我,我们认为她替我们带起路来比别的“灯笼”更顺利、更方便、更聪明、更智慧、更博学、更通情达理、更温和、更能干。

我们向灯笼国皇后表示深切的感谢,然后由七个会跳舞的青年“号灯”伴送我们回船,明亮的狄安娜星已经在发光了。离开皇宫的时候,我听见一个弯腿的“大号灯”说道,一个“晚上好”比从奥吉盖斯洪水以来和逗鹅玩的栗子同样多的“早晨好”还要好得多,他的意思是说,没有比晚上“灯笼”在多情的“号灯”陪伴下吃夜餐更好的事了。这种福气,“太阳”可不是这个看法,朱庇特就是个凭证,他和海格立斯的母亲阿尔克墨涅睡觉的时候,就把她隐藏了两天,因为他不久以前刚刚见过战神和维纳斯如何偷情。

--泉石书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