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五部 善良的庞大固埃英勇言行录 卷末 第26章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二十六章

我们怎样来到道路岛,以及岛上来往的道路

航行两天之后,道路岛出现在我们面前,在那里我们看到不少值得怀念的事。首先,岛上的道路都是动物。假使亚里士多德勒斯所说的凡是自己会动的东西都是动物的话是无法驳倒的论断,那我这句话就没有说错,因为岛上的道路都和动物一样地来来去去,有的象行星似的到处乱窜,有的是通衢大道、十字要道、阡陌小道。常常看见走路的人向当地的人问路:

“这条道路往哪里去呀?那条呢?”回答的是:

“米底与法沃罗尔之间……到教堂去……到城里去……到河岸去。”然后,顺着这条必走的道路,不用再费力吃苦,就可以到达要去的地方,正象从里昂要到亚威农或者阿里,只须在罗尼河上乘船一样。不过,你们知道,任何事物,有一利必有一弊,没有十全十美的东西,所以,我们又听说那里有一种叫作截路的和拦路虎的人。可怜的道路非常害怕他们,畏惧他们,象躲避强盗似的躲着他们。他们象安置圈套捕狼、撒下罗网捉鹬那样,在道路上为非作歹。

我看见一个,给司法机关捉住了,因为他不正当地、连帕拉斯也不管、走上了学校的道路,这是最长的道路。

还有一个吹嘘正大光明地走了最近的路,并且说这是一条可以最快地到达目的地的有利道路。有一天加巴林看见爱比斯德蒙提着他的家伙对着墙小便,便对他说,怪不得善良的庞大固埃早晨接见的时候他总是头一个,原来他采取了最近、最省事的道路。

我在那里还发现了布尔日的大道,我迈着鸨雁的步子往前走着,一看见赶车的来了,便连忙躲开,因为赶车的恐吓着要叫马践踏它,叫车子从它肚子上压过去,跟图里雅叫车子在他父亲、罗马第六个国王塞尔维乌斯·图里乌斯的肚子上压过去一样。

我在岛上还遇到从贝洛纳到圣康丹那条老路,看上去,样子还挺不错。

在山上,我还遇到国王阿尔图斯修造的那条古老的拉·菲拉特公路,他骑着一只大熊,走在柴尼山上。假使他骑的熊是一只狮子的话,离远看,我一定会把他当作圣瑞洛莫的画像,因为他实在太老了,雪白的长胡须乱七八槽的(真能够被人当作冰柱)。他身上带着大串粗糙的松木念珠,既不象站立,也不是卧倒,倒象是跪在那里,用大石块捶打着自己的胸口。

看了使我们既感到害怕,又感到可怜。

我们正在观望,当地一位青年学者把我们拉到一边,给我们指出一条光滑明净的大路,看上去雪白,还铺着草,他对我们说道:

“今后,可不要忽视米利都人泰勒斯的论断了,他曾说水是万物之本。也不要忽视荷马的名言,他曾说万物起源于海洋。你们眼前这条路就来之于水,将来仍旧归之于水。两个月以前,此处走的是舟船,现在走的是车辆。

“这真也算不了什么,”庞大固埃说道,“在我们那里,这样的变化每年都看得见,例子何止五百。”当我们观察岛上道路行动的姿态时,那位青年学者又向我们说,依他看,菲劳、阿里斯塔古斯和塞留古斯从前都在这岛上研究过哲学,他们都坚决证实地球是在两极之间运转,而不是围着天空运转,虽然依我们看来,仿佛是相反的。就象在罗亚尔河上那样,我们看着是树木在动,其实树并不动,而是我们随着般的行动在动。

回到船上的时候,我们看见岸上正把三个截路的送上砾刑,据说他们是中了埋伏被捉住的。另外,还正用火刑烧死一个大汉,因为他也是拦路行劫,而且我们还听说就是在埃及尼罗河的岸上干的。

此外,还有人告诉我们说,巴尼贡到老年就退隐在岛上一座隐修院里,过着崇高虔诚的宗教生活,没有情欲,没有私爱,没有恶念,洁身无瑕,爱人如己,爱天主于万物之上;而且还行过好几次神迹。

我们离开高土的时候,我曾看见一幅珍奇的画像,画的是一个寻觅东家的佣人,据说是古时奥尔良籍画家查理·沙尔莫瓦的作品。

--泉石书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