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五部 善良的庞大固埃英勇言行录 卷末 第24章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二十四章

怎样在王后驾前举行对棋式舞会

晚饭后,在王后驾前举行了对棋式舞会,这个舞会不仅值得观看,而且值得永记不忘。

在开始之前,先在大厅地上铺好一张巨型的丝绒地毯,地毯的图案是棋盘式的,也就是说是一个个的方格,半数是白的,半数是黄的,每格大小是三“巴尔姆”见方。这时有三十二名青年童子走进大厅,十六名穿金色呢制衣服,十六名穿银色呢制衣服,每营计有八名青年南芙,数目和古人描写狄安娜的随从一样多,一个国王、一个王后、两个象、两个马和两个车。

他们在地毯上的位置是这样的:

国王在最后一条线的第四格里,金色国王站在白色的方格里,银色国王站在黄色的方格里。王后在国王旁边,金色王后在黄色的方格里,银色王后在白色的方格里。国王和王后两边,是两个象,仿佛是他们的卫士;象两边,是两个马;马两边,是两个车。前面的一排,是八名南芙。双方南芙之间,有四排方格,空着,没有人。

双方还有同样衣着的乐队,一方穿的是桔黄色大马士革呢,另一方是白色大马士革呢,都是八个人,每人身边都带着自己的乐器,制造精美,式样各异,合奏起来,和谐动听,随着跳舞的要求,变换着声调和节拍。我所感到惊奇的,是他们繁杂的不同步法,有的直走,有的斜跳,有的隔着人跳,有的转向,有的逃走,埋伏、退却、奇袭,不一而足。

更使人惊奇的,我认为,是跳舞的人物怎样能如此迅速地紧跟着表示前进或后退的乐器声音,因为虽然他们行动的方式不同,但是没有一个不是一听见音乐就已经站在指定的位置上的。

比方第一排上的南芙,仿佛已经准备好战斗似的,率直地冲向敌人,除了第一步可以自由迈进两格之外,平常总是一格一格地斜着往前走,从不后退。如果有一个兵能走到对方国王的那一条线上,他就被看作与王后平等,享有与王后同样的行动权利;否则就永远只能斜着、对角形地攻击敌人,而且永远只能往前走。此外,他们吃人的时候,还不能让自己的国王前面没有人,而处于被对方吃掉的危险。

国王往四面都可以走,可以吃人,不过只能直走,从白格走进黄格,或者从黄格走进白格。不过,第一步是例外,假使国王前面无人保护,他可以走到象那里请求保卫。

王后走起来和吃起人来比所有的棋子都自由,她可以随便走在哪里,随便怎样走,各式各样的走法都可以,直走不拘走多远都行,只要中间没有自己的人,斜走也可以,只要走在同样颜色的方格上。

车可以往前走,也可以往后退,走远走近都随便;只是不能变更自己要走的方格的颜色。

马走起来和吃起人来要跳,也就是说中间要隔一格,而这一格上要有自己的人或对方的人才行。他跳起来向左向右都可以,只是要跳进不同颜色的方格上。他对敌方的危害性很大,所以要非常注意,因为他从来不明面吃人。

象走起来可以迎面吃人,跟国王一样,前后左右都可以走,而且走多远也可以,只要当中没有人,国王也是如此。

双方共同的规章是到了最后,要把对方的国王将死,不让他有向两边逃走的可能。国王困在当中,既不能逃走,自己的人又不能来救,对局即行结束,国王被围的一方认输。所以,为了预防国王被困,这一营的人没有不拚命从事的,只要一听见音乐的声音,一个挨一个地无不奋勇效命。

遇到一个人吃到对方一个人,就先向他行礼,在他右手上轻轻地敲一下,然后请他离开地毯,自己占据他的位置。

遇到一方国王被将时,不许对方吃他,严格规定将他的人须要对他深深地行上一礼,进行警告,说道:“愿上天保佑你!”以便他的人马可以来救他或护住他,或者,万一不能救他时,允许他改变位置。对方不许吃国王,只能以左膝跪地向他行礼,说道:“你好””对局即行结束。

--泉石书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