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五部 善良的庞大固埃英勇言行录 卷末 第12章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十二章

格里波米诺怎样叫我们猜谜

我们坐下之后,格里波米诺在它那“穿皮袍的猫”中间怒气冲冲地向我们说道:

“原来,原来,原来!”“酒来,酒来,酒来!”巴奴日咬着牙还嘴。

“一位金发的年轻姑娘,未曾结婚,腹内即有儿郎,生产未遇痛苦,出世象蛇一样,生来性情急躁,咬伤母亲肋旁。

从此飞于天空,行于地上,高山深谷,四面八方,智慧之友惊奇,认为是人性动荡。”“原来,原来!”格里波米诺接着说道:“(你们回答)这个谜语,马上告诉我这是什么!”“天主在上!“我回答说,“假使我能象你的老前辈维莱斯一样,那个天主在上!家里有一个斯芬克斯的话,那个天主在上!我就可以猜出你的谜了,那个天主在上!不过,那时没有我,那个天主在上!所以与我无关。”“原来,原来!”格里波米诺说道,“斯提克斯在上!你既然不想说,原来,原来!我就要叫你认识认识落在路西菲尔的爪子里也比落在我手里好,原来,原来!你看见我的手没有?原来,原来!混账东西!你还说与你无关来证明你不该受罚么?原来,原来!我们的法律和蜘蛛网一样,小苍蝇小蝴蝶全跑不了,原来,原来!只有大个的牛虻才能破网而出,原来,原来!所以,我们并不要大盗、暴君,原来,原来!他们太难消化,原来,原来!会把我们撑死的,原来,原来!倒是你们这些天真的小家伙,原来,原来!魔鬼头儿会为你们唱弥撒的,原来,原来!”约翰·戴·安吕米诺尔修士听得实在受不了了,说道:

“喂,穿裙子的魔鬼先生,你怎么要他回答他不知道的事情呢?给你说实话,你还不满意么?”“原来,原来!”格里波米诺又说话了,“自从我上任以来,原来,原来!就没有一个人不先问他就来说话的,原来,原来!是谁把这个傻瓜弄到这里来的?”“你胡说!”约翰修士说道,嘴唇绷得死硬。

“原来,原来!等到你该回话的时候,原来,原来!你才有的说,混账东西!”“你胡说,”约翰修士说罢之后,不再说话了。

“原来,原来!你以为你是在学院的森林里和那些无事可干、探寻真理的人在一起么?原来,原来!我们可不这样做,原来,原来!在这里,我要,我要人明白回答他所不知道的。原来,原来!承认做过他未曾做过的。

原来,原来!承认了解未曾学过的。原来,原来!忍受可以使他发疯的。原来,原来!我们把鹅的毛拔下来,还不许它响一声。原来,原来!你是没有律师替你说话的。原来,原来!我看得很明白!原来,原来!叫你患四日两头疟疾,原来,原来!叫你和疟疾结婚过一辈子,原来,原来!”“见你的鬼!”约翰修士说道,“见你的大鬼,小鬼!你想叫出家人结婚么?好,好,我看你是个大异端。”

--泉石书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