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五部 善良的庞大固埃英勇言行录 卷末 第01章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一章

庞大固埃怎样来到钟鸣岛,以及我们听见的声音

第一天,以及后来接连两天,我们没有看见陆地和其他新的东西,这是因为从前我们曾经从这里走过。到了第四天,我们离开了赤道线,开始对着北极转弯,这才看见一片土地,领港人告诉我们说这就是美丽岛。我们远远听见一阵连续不断的骚乱声音,听起来倒好象是巴黎、日尔沟、墨东等地方在大瞻礼的日子里大中小群钟齐鸣的声音。

越近,撞钟的声音越响。我们真疑心是多多那的铜锅或者奥林匹斯山上的七音门,不然就是埃及底比斯的美姆农坟墓上那个塑像所发出的声音,或者是从前在阿洛里德斯附近的利帕里岛上那座坟茔周围听见的声音。不过,这在地志学上都讲不通。

庞大固埃说道:“我疑心是一窝蜜蜂飞跑了,此处的人为把它们召回来,特意地敲起大锅、小锅、盆子,还有诸神之母库贝里给祭司用的铙钹。”我们又往前走近一些,除了不断地听见钟声之外,还听见男人不知疲劳的歌颂声,我们想这一定是该处居民的声音。因此,在登上钟鸣岛之前,庞大固埃提议把船只先靠近一座小石山,我们看见那里有一座隐修院,还有一个小花园。

我们在那里遇见一个小隐修士,名叫勃拉吉布斯,原籍是格拉提尼人,他把钟声的前因后果都告诉我们了,并且还非常奇特地款待我们:一连四天不许我们吃东西,他说不然就不许我们到钟鸣岛去,因为那时正是四季斋期的守斋日子。

巴奴日说道:“我实在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与其说四季斋期,毋宁说是四季风期,因为不吃东西,肚子里就只有风。不是么?如果你们这里除开守斋什么好玩的事也没有,那真是够苦的。我们情愿连宫里的庆典也不要参加了!”约翰修士说道:“在我的多纳图斯里,只有三个时态,那就是:现在、过去和将来;这里的第四个时态,应该赏给佣人去。”爱比斯德蒙说道:“这个时态是希腊人和拉七奥姆人在天空多云的时候一种超过去的不定过去时。生麻风的人说得好,别心急。”“这是定而不可移的,”那个隐修士说道,“我已经说过,谁要是反对,就是异端,对付异端,就只有火刑。”巴奴日说道:“神父,你说得完全对,不过现在是在海上,我怕挨火烤,但更怕被水淹;我怕烧死,但更怕淹死。天主在上,那就守斋吧!只是我过去斋守得太多了,身上的肉都守光了,我担心我这身骨头架子最后也会散开。此外,还使我担心的,是怕守起斋来会得罪你,因为我懂的不多,相貌难看,不少人都这样对我说,我自己也相信。其实,我倒不在乎守斋:

没有比这更容易更现成的了;但更使我不安的,是怕将来无斋可守,因为不守斋就得在磨上放东西啊。看在天主份上,守吧,既然赶上守斋的日子;我已经很久没有守斋的习惯了。”庞大固埃说道:“如果没有别的办法,一定非守不可,那就象走在坏路上尽力摆脱就是了。我想拿出书来读一下,看看在海上读书是否和陆地上一样,柏拉图在描写一个傻人、愚人、糊涂虫的时候,把他比作在海上船只里养大的人,就象我们说在酒桶里养大的人那样,他们只会从一个洞眼里看人。”我们这次守斋可是惊人地厉害,第一天是半顿半顿地守,第二天是整顿整顿地守,第三天是整天整天地守,第四天已经面黄肌瘦憔悴不堪了。这就是神仙的制度。

--泉石书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