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四部 善良的庞大固埃英勇言行录 第65章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六十五章

庞大固埃怎样和属下消磨时光

约翰修士问道:“巴奴日未来的老婆应该归到这些毒虫的哪一类里呢?”巴奴日接口道:“小光棍,光屁股的教士,你也说女人的坏话?”“凯诺玛尼的大肠!”爱比斯德蒙喊叫起来,“欧里庇得斯在他剧本里曾叫昂朵马格说道:虽然有神给凡人造了药来治致死的爬虫毒,可是没有谁能发现药来应付那比蛇和火还要厉害的东西,即是那些女人。”巴奴日说道:“欧里庇得斯这个吹牛的家伙一向对女人就不尊敬。所以,才象亚里斯托芬所说的那样,遭到天报,叫狗把他吃掉。接下去吧。

现在该谁说话?”爱比斯德蒙说道:“我现在可以随便小便了。”克塞诺玛恩说道:“我的胃也装得不能再满了。现在是既不往这边偏,也不往那边斜了。”加巴林说道:“我既不想面包吃,也不想酒喝。因为我既不饿,也不渴。”巴奴日说道:“我的气也消了,感谢天主,也感谢你们。我现在象鹦鹉一样愉快,象鹰鹞一样矫健,象蝴蝶一样轻捷。的确,你那位欧里庇得斯就曾经被叫作西勒奴斯,那位使人不能忘怀的酒客,说道:

喝了酒不快活的人都和疯子同样愚蠢。

“我们可不能忘了好好地赞美天主,我们的造物主、救主、保护者,他用营养的面包、醇厚的美酒、膏腴的肥肉,医治我们肉身和心灵的饥荒,我们吃喝的时候那种快乐和享受感还不算。可是,这位亲爱的、可尊敬的约翰修士刚才问如何消磨时光,你还没有回答呀!”庞大固埃说道:“你们所提的疑问如果这样就算满意了,那我也就满意了。只要你们高兴,我们将来可以再找时间多谈谈。现在只剩下约翰修士所提的疑问了,那就是:如何消磨时光。我们不是消磨得很好么?你们看墙楼上的帆飘动得多么厉害,帆篷飘得多响,扣绳、缆索和樯链拉得多直。那是我们举杯、干杯的时候,自然的元素也和我们神秘地配合,天气起了变化。如果你们相信写神话的贤哲们,阿特拉斯和海格立斯就是这样高举天时的。不过,他们举得高了半寸,这是因为阿特拉斯想和他的朋友海格立斯欢乐相处,海格立斯过去在利比亚的沙漠里受过干渴……”“天主在上!”约翰修士打断了庞大固埃的话,说道,“好几位可敬的学者对我说过,令尊大人的膳食总管提尔吕班每年总要省下一千八百桶酒,不等客人和手下人渴,就先给他们喝。”庞大固埃继续说道:“这和旅行队伍里那些双峰骆驼、单峰骆驼一样,它们喝水是为了解决过去的、现在的和未来的干渴,海格立斯就是这样。他们把天举得太高了,使天晃动倾斜,累得那些没有头脑的星相学家争论不休。”巴奴日说:“这是俗话所说的:

雨过天晴,人们还在围着火腿醉酩酊。”庞大固埃说道:“我们吃喝的时候,不但消磨了时光,而且还大大地减轻了船的载重,可又不仅仅象伊索的篮子减轻重量那样——它减轻重量是因为里面的食物吃掉了——而是摆脱了守斋的苦处。因为死人比活人重,挨饿的人比吃饱喝足的人更沉、更往地下坠。走远路的人早晨起来吃饱喝足,说道:‘这样,我们的马跑得更轻快,’这句话并没有说错。难道你们不知道古时的阿米克雷人在诸神当中特别尊敬和崇拜尊贵的巴古斯老爷、并且非常恰当地把他叫作Psila 么?Psila 在多利多话里的意思是翅膀。因为,正象鸟儿用翅膀可以轻盈地飞向天空那样,人们依靠巴古斯(也就是说惹人喜爱的美酒),精神心灵就可以飞扬,肉体便显著地轻松舒适,人体内一切趋向地下的东西便都柔顺软和了。”

--泉石书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