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四部 善良的庞大固埃英勇言行录 第56章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五十六章

庞大固埃怎样从冻结的语言里听出奇怪的字意

这时,领港人说道:

“殿下,且不要惊慌!这里是冰海的边缘,去年初冬,阿里斯马比亚人曾和奈弗里巴特人在这里进行过剧烈的鏖战。男女的呼叫声,兵器的冲击声,甲胄的碰撞声,马甲的跳动声,马匹的嘶鸣声,以及战斗中其他一切混乱的声音,都在空中冻结住了。目前严冬已过,天气开始温暖晴朗,声音便从冻结中溶化出来,又被人听见了。”“我的天!”巴奴日叫了起来,“我相信确是如此!但是咱们能不能看到一些呢?我记得读到摩西在山上接受犹太人法律的时候,百姓也是显然看见雷轰等声音的。”庞大固埃说道:“快看,快看!这便是还没有解冻的。”他一边说,一边大把地把冻结的语言扔到船甲板上,样子很象五光十色的小糖球。我们看见有红的、有绿的、有蓝的、有黑的、有金色的;一接触到我们手里的热气,便象雪似的溶化了,我们确实听得见它们,不过听不懂,因为是很特别的外邦话。只有一个比较大的,约翰修士捧在手里暖它,啪的一声跟没有剥开的栗子扔在火上爆炸时一样,把我们吓了一大跳。

约翰修士说道:“这是当时的一声重炮。”巴奴日请庞大固埃再给他几个。庞大固埃对他说把话给他等于求爱者干的事。

“那么,卖给我几个吧!”巴奴日说道。

“卖话是律师的勾当,”庞大固埃说道,“我宁愿卖给你沉默,沉默价钱贵,象从前德谟斯台纳用喉痛卖钱的时候一样。”尽管如此,他还是往甲板上扔了三四把。我看见有尖刻刺人的、有鲜血淋漓的(领港人对我们说这种话有时会回到说话的地方,可惜喉咙已经砍断了)、有恐怖吓人的、还有样子挺难看的。这些话一经溶化,我们便听见:欣、欣、欣、欣、希斯、提克、托士、洛尼、布乐德丹、布乐德达、弗儿、弗儿、弗儿、布、布、布、布、布、布、布、布、特拉克、特拉克、特儿、特儿、特儿、特儿、特儿、翁、翁、翁、翁、乌翁、哥特、马哥特……

等等以及其他奇怪的字音;领港人说这都是当时冲击和冲击时马嘶的声音。

后来,我们又听见更响的声音,都是溶化时发出来的,有铜鼓和木笛的声音,有喇叭和号角的声音。请你们相信,我们可听了一个痛快。我想把几个奇怪的字音放在油里保存起来,象人家在干净草里保存雪和冰那样。可是庞大固埃不许我们做,他说把从不会缺少、手头经常有的东西储存起来,简直是傻瓜,因为稀奇古怪的话在一切真正乐观的庞大固埃主义者里面,总是不会缺少的。

巴奴日有意叫约翰修士生气,使他无词以答,因为巴奴日总是在他毫不注意的时候捉他的话柄。约翰修士发下大话,说一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象吉奥莫·茹索摩听凭言语把呢子卖给那位巴特兰一样;等巴奴日结婚之后,将象对付小牛那样捉他的犄角。巴奴日对他作了个毫不在乎的手势,然后大声说道:

“巴不得天主保佑、让我现在就得到神壶的谕示,那我就可以不用再往前走了!”

--泉石书库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