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四部 善良的庞大固埃英勇言行录 第55章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五十五章

庞大固埃怎样在海上听见解冻的说话声

我们来到海上,一边吃喝,一边高谈阔论。这时,庞大固埃忽然站起来向四下打量,然后对我们说道:

“伙伴们,你们什么也没有听见么?我好象听见有人在半空中说话,但是却看不见人。你们听听看!”我们依照他的吩咐,一齐竖起耳朵,象牡蛎张开壳吸取空气那样,仔细谛听有没有任何声息,并且为了不漏过一点声音,有几个人使用罗马皇帝安东尼乌斯的方法用手掌挡在耳朵后面。尽管如此,我们还是听不见什么。

庞大固埃依旧坚持说他听见空中有男女说话的声音。见他这样说,我们也仿佛听见了声音,或者是我们的耳朵在响。可是越注意听,就越听得清楚,最后竟听出了完整的字句。这使得我们十分惊怕,因为光听见不同的声音,有男人的,有女人的,有小孩的,有马匹的,可是谁也看不见什么。巴奴日大声叫起来:

“天主那个肚子!这不是开玩笑么?我们完蛋了。赶快逃命吧!四周围全是危险。约翰修士,我的朋友,你在这里么?我求你不要离开我!你带好你的短刀没有?摸摸是否在刀鞘里!你总是不把它磨快!我们完蛋了!你们听,天主在上!这是大炮响啊。赶快逃命吧!我不象布鲁图斯在法萨鲁斯战役中所说的那样,连脚带手地逃吧,而是帆桨并用地逃吧。逃命啊!在海上,我是一点胆量也没有;要是在地窖里,或是别处,我倒是有种。逃命啊!赶快逃吧!我这样说可不是我害怕,因为除了危险,我什么都不怕;我一向就是这样说。弓箭手贝纽莱也是这样说。所以,别去冒险,别碰钉子。逃命吧!转过脸去!婊子养的,转动舵把!巴不得我马上在甘格奈有多好,我情愿一辈子不娶女人!逃命吧!我们可不是他们的对手,我告诉你们,他们是十个对一个。此外,这是在他们国家里,我们可是人生地不熟。

他们会杀死我们的。赶快逃命吧!这并不算丢人。德谟斯台纳说得好,逃命的人会重新战斗。让我们逃命吧。向左舷!向右舷!向前桅!向帆索!我们完蛋了!逃吧!所有的魔鬼在上,赶快逃吧!”庞大国埃听见巴奴日的叫喊声,说道:

“这个要逃的人是谁呀?我们先要看看到底是什么人。也许是自己人呢。我现在还看不见什么,可是周围一百海里远我都看得到。大家来听听看。我曾经读到过,一位名叫贝特洛纽斯的哲学家,他认为许多世界都是以等边三角形的方式彼此衔接着的,正当中是‘真理’所在地,那里便是‘语言’、‘概念’、‘意识’以及一切过去和未来事物的‘形象’所处的地方;围绕着这些东西的,便是‘世纪’。若干年后,彼此距离很长,便有一部分象感冒似的落在人类的头上,就象露水落在基甸的羊毛上,另一部分停留在原处不动,直至‘世纪’的结束。

“我记得亚里士多德勒斯曾认为荷马的语言是动荡的、飞飘的、活动的、总之是活的。

“此外,安提法尼斯也曾经说柏拉图的哲理有如在某处的严冬里说出来的语言,一出口便冻结成冰,不能听见。所以柏拉图教给青年学生的,学生并没有听进去,一直到老年还是不大明白。

“现在倒要推理和探索一下,这里是不是语言解冻的地方。如果声音来自奥尔斐乌斯的头和琴,那才怪哩。因为自从色雷斯的女人把奥尔斐乌斯处死之后,就把他的头和琴一起都扔在希布鲁斯河里了;它们顺流而下,经过彭杜斯海,一直漂到勒斯包斯岛,始终没有分开。奥尔斐乌斯的头不断发出悲伤的歌声,仿佛在哀悼自己的死亡;琴被风吹动,琴弦也和谐地合着歌声。我们来看看从这里是否看得见它们。”

--泉石书库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