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二部 渴人国国王庞大固埃传 第15章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十五章

庞大固埃怎样提出一个建筑巴黎城墙的新办法

有一天,庞大固埃读书过久,觉得疲劳,便到圣玛尔叟郊区去散步休息,他打算去逛逛高勃兰游乐场。巴奴日当时在他身边。巴奴日衣服底下经常带着一瓶酒,还有一块火腿;因为不带这两样东西,他就没法出门,他说这是他随身必带的护身宝贝。他不佩带宝剑,庞大固埃要给他一把,他说宝剑会烧他的脾脏。

爱比斯德蒙说:“万一有人欺负你,你怎样抵抗呢?”“拔脚就跑,”巴奴日回答说,“能躲过宝剑就行。”他们回来的时候,巴奴日指着巴黎的城墙,带着嘲笑的样子对庞大固埃说道:

“你看这座体面的城墙!只好保护保护换胎毛的小鸟罢了!冲着我的胡子说话,对于一座象巴黎这样的城市,这种城墙未免太坏了,一头母牛放一个屁就可以把它震塌六‘庹’多。”“噢,我的朋友,”庞大固埃说道,“你知道有人问起阿盖西劳斯为什么拉刻代蒙那座大城没有城墙的时候,他是怎样回答的么?他指着城内精通武艺、骁勇健壮、兵器充实的居民说道:‘这就是城墙。’他的意思是说只有人的骨头才称得起是城墙,没有比老百姓的勇武更可靠、更坚固的城墙了。城内住有如此英勇善战的居民,那是再可靠也没有了,他们不用担心再造什么城墙。再说,即使想造城墙,象斯特拉斯堡、奥尔良或者菲拉拉那样,那也是不可能的事,费用太大了。”“不过,”巴奴日说道,“遇到被敌人包围的时候,有一道石头的城墙给他们看看也是好的呀,哪怕只为了可以问一声:‘城下什么人?’也好呀。至于象你说的建造城墙需要浩大的花费,如果城内的先生们肯送我一大坛酒,我就可以教给他们一个费用最低的建造城墙的新方法。”“怎么造呢?”庞大固埃问道。

巴奴日回答说:“我告诉你,你可千万别说出去。

“我看此地女人的那个东西比石头还要便宜,应该用它们来造城墙,依照建筑学的对称法把它们排好,最大的放在头一排,然后象驴背似的堆起来,先用中等大小的,后用最小的,最后再把修院里那么多裤裆里的硬东西串连起来,跟布尔日高大的城寨那样,一个尖一个尖地排列起来。

“这样的城墙,什么鬼家伙能拆得动呀?没有任何金属品能象它一样经得起打击。让那些家伙来磨蹭好了,冲着天主说话,你马上就可以看见一种神圣的产物象下雨似的把梅毒散给他们,而且还非常快,冲着魔鬼说话,决不骗人!不仅是这一点,连雷也不会劈开;为什么?因为那些玩意儿都祝过圣,或者受过封。

“不过,只有一样不方便。”“啊、啊、哈、哈、哈!”庞大固埃笑了起来,“有什么不方便呢?”“就怕特别喜欢这种东西的苍蝇,它们如获至宝似的一定成群结伙地飞来,把脏东西都留在上面;那我们的工程就完结了。不过,我这里还有个补救的办法,就是用狐狸的尾巴来赶,不然,就用普罗温斯驴的那种又长又硬的家伙也行。只是,对于这一点,我想给你说一个很好的例子(我们一面去吃饭),那就是Fra-ter Lubinus ,libro De compotationibusmendicantium里所说的。

“在禽兽还会说话的年代(才不过三天),有一只倒霉的狮子在比爱沃树林里散步,它一边念叨着经文,一边从一棵树底下经过。树上有一个烧炭的樵夫在那里砍柴,他看见狮子就把斧子扔了过去,把狮子的一条腿砍伤了。那只狮子一瘸一瘸地在树林里跑了半天,想找人给它救治一下,最后它碰到一个木匠,那个木匠倒很热心,看了看它的伤,便尽自己的能力把狮子的伤口洗干净,涂上苔藓的汁液,告诉它叫它赶着苍蝇,别让苍蝇把脏东西留在伤口上,等他去找些蓍草的叶子好包扎。

“就这样,那只狮子终于好了。它在树林里继续往前走。这时候,一个上年纪的老太婆在树林里砍柴、拾柴火;她一眼看见了狮子,吓得仰天倒在地上,风一吹,把她的衣服、裙子、衬衫,一齐翻到了肩膀上。狮子看见了,赶快同情地跑过去,看她有没有摔伤,后来看到她那个‘叫不出名字的地方’,便说道:

“‘哎呀,不幸的女人,谁把你弄伤了?’“话未住口,它看见一只狐狸,于是喊住狐狸,说道:

“‘狐狸大哥,哎,呀,呀,你来看看这是怎么回事!’“等狐狸走过来,狮子又说道:

“‘大哥,老朋友,有人伤了这位老太太两腿中间的那块地方,而且伤势很重。你看,伤口有多大,从肛门一直到肚脐,至少有四、甚至于五“叉”半长。这一定是斧子砍的,而且我疑心已经砍了很久了。但是,为了不让苍蝇落在上面,请你好好地赶它们,里里外外都要顾到。你有一条又长又大的尾巴;你摇动它,我的朋友,好好地摇,求求你,等我去寻些苔藓来给她敷上,因为我们需要互相救助、彼此帮忙才对。你赶着苍蝇,我的朋友,好好地摇着尾巴,这个伤口需要多动动它,否则它会难过的。所以你要好好地摇,我的小伙计,摇吧!天主给了你一条好尾巴,又粗又长,好好地摇吧,千万不要不耐烦。一个赶苍蝇的好手,要不停止地摆动蝇拂,这样才不会有苍蝇落在上面。摇吧,小家伙,晃吧,我的小伙计!我决不多耽误时间,我很快就回来。’“说罢,它就去找苔藓去了,它已经走得相当远了,还在冲着狐狸喊:

“‘摇着点,伙计;摇吧,好好地摇,别心烦,我的小伙计。我将来会叫你做唐·伯多禄·德·卡斯提埃的摇蒲扇的。摇吧,只管摇好了,别的什么也不用管。’“倒霉的狐狸尽力地摇摆,前前后后、里里外外,摇得那个老太婆屁滚尿流,臭气熏天。可怜的狐狸难受极了,它不知道往哪边转才能躲开那个老女人放屁的香味。它正在转的时候,看见后边另外还有一个窟窿,没有它赶苍蝇的窟窿那样大,但是奇臭难闻的味道却是从那里出来的。

“最后那只狮子总算回来了,带来的苔藓,十八捆也捆不完,它用带来的一根棍子,把苔藓填进伤口里,一填填了足有十六捆半,它惊奇地说道:

“‘好家伙!这个伤口真深;两车多的苔藓也填得进。’“可是那只狐狸却说道:

“‘喂,狮子大哥,老朋友,我求求你,别把苔藓都放进去;留一些,因为这底下还有一个比较小的窟窿,臭得简直受不了。我快要臭死了,臭得要命。’“所以,不能让苍蝇落在城墙上,须要雇一些人去赶才行。”这时庞大固埃说道:

“你怎么知道这里女人的那个东西这样便宜呢?因为城里有的是纯洁贞节的烈女啊。”“Et ubi prenus ?”巴奴日说,“我告诉你,这并不是我的成见,而是千真万确的事实。我并不是吹,自从我来到这里以后,已经搞过四百一十七个了(我不过才来了九天)。就在今天早晨,我还遇见一个人,背着一个褡子,好象伊索寓言里的那个一样,褡子里装着两个顶多不过两三岁的小女孩,一个在前,一个在后。他求我救济他,可是我对他说,我的睾丸要比我的钱多,后来,我问他说:‘朋友,你这两个小女孩还是处女么?’他回答说:‘大哥,我这样背着她们,已经背了两年了,前面的这一个,因为我一直看着她,依我想,可能还是处女,不过,我也不愿为证明我的话是真的把手指头放在火里打赌。至于我背后的这一个,我就绝对不保了。’”“真了不起,”庞大固埃说道,“你真是个有趣的伙伴;我要你和我的人穿同样衣服了。”于是按照当时流行的式样,把他打扮得很漂亮,只有裤子的裆,巴奴日一定要三尺长,而且要四方的,不要圆的。做好之后,倒也顺眼。巴奴日常常说,别人还不知道穿大裤裆的好处和便利,但是总有一天他们会知道的,因为任何事情都是在需要的时候才能想得出。

他说道:“天主保佑被长裤裆救了性命的人!天主保佑穿长裤裆一天里边用掉十六万零九个‘埃巨’的人!天主保佑依靠长裤裆拯救全城不致饿死的人!天主在上,等我有空的时候,我要写一本书叫作《长裤裆的好处》。”果然,他写了一本又大又厚的书,还附有插图,只是,据我知道,到现在还没有印出来。

--泉石书库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