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二部 渴人国国王庞大固埃传 第01章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一章

巨人庞大固埃之元始祖先

现在,反正我们有时间,来向你们追溯一下善良的庞大固埃的元始祖先,这不能算是毫无用处和多此一举;因为我看见所有杰出的史学家都是这样来编写史传的,不仅阿拉伯人、巴巴利人和拉丁人是这样,甚至那些终日不离酒杯的希腊人、异教人也是如此。

所以,你们要记好,在世界的初期(我是说很远很远以前的时代,用古时德卢伊德的算法,要算四十多个四十个夜晚才能算清),亚伯被他哥哥该隐杀死不久,大地浸染了正义者的鲜血,以至于有一年所有的果实都是特别丰收,尤其是山楂,大家都还记得那一年曾被叫作大山楂年,因为三个山楂就可以装满一“卜瓦索”。

这一年,正是希腊人经书里出现朔望日历的那一年:三月必是封斋期,八月半天气如五月。我好象记得是十月,或者是九月(不要把它记错,因为我要仔细地记清楚),反正是史册上出名的、人称有三个木曜日的那个星期,因为的确有过三个木曜日,那是由于闰年的不规律,太阳象debitoribus 拉似的向左边歪了过去,月亮也从自己的轨道上岔出来五个多“特瓦兹”,于是在人称亚普拉纳的天穹里明显地看见了震动,而且动得如此厉害以至于北极星的昴星离开了身边的伙伴向着亦道线走去;麦穗星也离开了室女座走向了天秤座;这些惊人的变动,太玄妙了,太无法理解了,使得那些天文学家简直咬不住;假使咬得住的话,那他们的牙也太长了。

你们就这样想好了,大家都喜欢吃我上面所说的那种山楂,因为长得实在好看,滋味又美。可是结果呢,象挪亚一样,那位老好人(多亏他为我们种植了葡萄,我们才做得出这种仙露般、美妙的、宝贵的,只应天上有的、使人愉快的、赛过神仙的、人称为酒的甘露)喝酒喝糊涂了,因为他不知道酒的性能和力量;那时候的男男女女也和他一样,只顾得快活地吃这又大又好看的果子了。

于是奇怪的变化便在他们身上发生了。每人身上都长了一个惊人的肿毒,只是肿的地方不同。有的肿在肚子上,肚子大得象一只两千斤的大桶,上面还写着:Ventremomnipotentem,这些都是老好人,乐天派。从这一支派,后来生下了圣庞萨尔和玛尔狄·格拉。

有的肿在肩膀上,肿得背都驼了,好象背着一座大山,大家把他们叫作“山堆”,你们在社会上,在不同性别和不同等级的人物里还看得到。从这一支派,后来生下了小伊索,他的嘉言懿行已有书册记载。

有的肿在那话儿的尖头上,肿得出奇地长、大、粗、肥、硬、壮,完全是古代的式样,可以当腰带使用,能在身上缠绕五六圈。如果它一旦施展威力,背后再加上风的力量,你们看见了还会以为是长枪手端好枪去瞄准靶子呢。可惜这一支派绝种了,女人都是这么说,因为她们不断地抱怨:

“再也没有这样大的了,”等等等等。

这首歌的后半段,你们都知道。

有的睾丸长大了,大得三个就可以装满一“木宜”。从这一支派,传下来洛林的卵泡,它们从来不肯待在裤裆里,总是耷拉到裤管里。

有的腿肿得长了,看见他们,你们真会说是长腿鹤,或是赤羽鹤,甚至于以为他们是踩了高跷。小孩子用在学校里学来的名词,把他们叫作Jambus。

有的鼻子长大了,活象一座蒸馏器的管子,五颜六色,水泡灿烂,水泡越来越多,红中透紫,仿佛吃醉了酒,又象上过一层釉子,满是小疙瘩,红红的,好象你们见过的庞祖斯特的会长和昂热的“木脚”医生。在这个支派里,很少人喜欢吃药,但是没有一个不爱好饮酒。那佐和奥维德就是从这个支派来的。此外,还有姓氏上带着鼻子的,象:Ne reminiscaris 。

有的耳朵长大了,大得用一只耳朵就可以做一件上装、一条裤子和一件外套;另外的一只还可以做一件西班牙式的斗篷。有人说在布尔包奈还有这一支派,所以有“布尔包奈的耳朵”这个说法。

有的长高了身体,巨人就是从这一支派来的,庞大固埃便是这一支派的后代:

第一位始祖是沙尔布老特,沙尔布老特生萨拉布老特,萨拉布老特生法里布老特,法里布老特生乌尔塔里,他是洪水时代一个国王,喝汤的本事很大,乌尔塔里生南布老特,南布老特生阿特拉斯,他曾用两个肩膀扛住了天,不让它塌下来,阿特拉斯生歌利亚,歌利亚生爱力克斯,他是玩盘子玩碗的鼻祖,爱力克斯生提修斯,提修斯生阿里翁,阿里翁生波里菲莫斯,波里菲莫斯生卡考斯,卡考斯生爱提翁,他因为夏天喝了不洁净的酒,做了头一个出天花的人,贝尔塔琪诺(11)可以证明,爱提翁生昂斯拉杜斯(12),昂斯拉杜斯生塞乌斯,塞乌斯生提弗斯,提弗斯生爱洛依斯,爱洛依斯生奥托斯,奥托斯生埃该翁,埃该翁生布里亚雷乌斯,他有一百只手,布里亚雷乌斯生波尔菲里奥,波尔菲里奥生阿达玛斯朵尔,阿达玛斯朵尔生安泰俄斯,安泰俄斯生阿伽脱,阿伽脱生包路斯,亚历山大大帝曾经和他作过战,包路斯生阿朗塔斯,阿朗塔斯生伽巴拉,他首创与人干杯,伽巴拉生塞贡底叶的歌利亚,塞贡底叶的歌利亚生奥弗特,他长着一个特别大的鼻子,可以就着桶喝酒,奥弗特生阿尔塔凯耶斯,阿尔塔凯耶斯生欧罗美东,欧罗美东生盖玛高格,他是第一个做尖鞋的人,盖玛高格生席西弗斯,席西弗斯生泰坦,海格立斯就是泰坦的后代,泰坦生爱奈,他是医治手上生湿疹的能手,爱奈生菲埃拉勃拉斯,曾被罗兰的战友、法国上议员奥里维所败,菲埃拉勃拉斯生摩尔根,他是世界上第一个戴着眼镜掷骰子的人,摩尔根生弗拉卡苏斯,麦尔兰·科开在诗里描写过他,弗拉卡苏斯生菲拉古斯,菲拉古斯生阿波木师,他是头一个发明在火上熏牛舌的人,因为以前,大家都是腌来吃,和火腿一样,阿波术师生包里服拉克斯,包里服拉克斯生朗琪斯(11),朗琪斯生该优弗,他的睾丸是杨木的,那根东西是棠球木的,该优弗生马市番,马市番生布鲁勒菲尔,布鲁勒菲尔生安古乐方,安古乐方生盖尔豪特,他是发明酒瓶的人,盖尔豪特生米尔朗高特,米尔朗高特生卡拉弗,卡拉弗生法鲁尔丹,法鲁尔丹生罗包斯特,罗包斯特生科南勃的索尔提勃朗特,科南勃的索尔提勃朗特生莫米耶尔的布鲁尚(11),莫米耶尔的布鲁尚生布鲁埃尔,他曾被法国上议员“丹麦人奥日埃”(12)所击败,布鲁埃尔生马勃兰(13),马勃兰生弗塔斯农,弗塔斯农生阿克乐巴克,阿克乐巴克生维德格兰,维德格兰生高朗古杰,高朗古杰生高康大,高康大生下尊贵的庞大固埃,我的主人翁。

我知道你们读到这一段的时候,一定会有一个很合理的疑问,你们要问在洪水时代,除开挪亚和七个跟他一起躲在方舟里的人以外,其余的人全都死了,而前面所说的乌尔塔里并不在他们之内,这怎么可能呢?

无可否认,这个疑问很有道理,也很明白;但是我的回答会使你们满意,不然就是我神志不清。因为那时候我不在那里,所以我不能随便跟你们乱说,我把“马索莱特“的权威言论引证给你们,他们是希伯莱《圣经》正确的注释人,他们也认为所说的乌尔塔里当时的确不在挪亚的方舟里;这是因为他的身材太大,无法进去;但是,他是骑在上面的,这边一条腿,那边一条腿,好象小孩子骑木马,又好象伯尔尼的那个“老肥牛”骑在一门射击石弹的大炮上(没错儿,的的确确是一头肥美的牲口)。就这样,除开天主之外,要算他是搭救方舟遭难的人了;因为是他,用腿使方舟走动,用脚使方舟走向他要去的方向,仿佛运用船上的舵一样。方舟里的人,为了答谢他为他们做的好事,从一个烟囱里给他送上来足量的食物。有时候大家还闲谈一阵,好象鲁西安说的伊卡洛美尼波斯和朱庇特一样。

这一切,你们都听懂了没有?那么,请你们先干一杯,不要搀水。因为,如果你们不相信,“我也不信,她已经说过了”。

--泉石书库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