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一部 庞大固埃的父亲;巨人高康大骇人听闻的传记 第50章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五十章

高康大对战败将士训话

“就记忆所及,我们上代祖先,在结束战争之后,一向觉得,也认为,作为凯旋胜利的标志,与其在攻克的土地上建筑纪念碑碣,毋宁把善良的品德树立在战败者的心里。因为,他们认为,用恩德取得人心里活的怀念,远比那些在牌楼碑塔上徒受日晒雨淋和人们嫉妒的哑口无声的颂文重要。

“你们一定还记得,在圣奥班·杜·柯米埃的战役里,他们对待布列塔尼人如何宽大,以及巴尔特奈是如何拆毁的。你们一定听说过,他们对待抢劫、蹂躏、骚扰奥隆纳及塔尔蒙台海岸的斯巴纽拉的强人是如何优待的。你们听说之后也一定会很钦佩。

“加拿利王阿发巴尔不满足自己的财产,疯狂地侵占奥尼斯国土,抢掠阿尔摩里克群岛及附近地区之后,天地之间曾充满你们和你们上辈人的称赞声和感戴声。这是因为经过一场激烈的海战,他被我父亲——愿天主保佑他卫护他——打败了,被擒住了。可是,怎么样呢?假使换了别的国王、皇帝、连那些自称是宗教信徒的国君也算在内,也照样会对他进行苛刻的虐待,把他打入苦牢、高价勒赎。可是我父亲对他却是优礼相加,和善地让他住在自己宫里,宽大得使人难以相信,发给通行证放他回家,还送他许多礼物,恩宠有加,向他表示诚恳的友谊。结果如何呢?他回到自己国家之后,召集了全体亲王和国内的各个部落,向他们陈述他在我们这里受到的人道待遇,请他们也做一件给全世界作为榜样的事情,那就是向我们表示真挚诚恳,就象我们向他表示的真挚诚恳一样。他们全体一致同意,颁发命令,把全国土地、属地、领土,一齐献出,听任我们处理,阿发巴尔亲自率领九千零三十八条巨型运输船只,不但装来了他自己和皇族的财宝,而且几乎把全国所有的财富都装了来。因为,当他上船乘偏西的东北风开航时,人群中每一个人都争着往船上抛自己的金子、银子、戒指、首饰、杂货、药材、香料、鹦鹉、塘鹅、猿猴、香猫、灵猫、箭猪等等。谁要不向船上抛自己最稀奇珍贵的东西,谁就算不得是一个好母亲的有出息的儿子。阿发巴尔一下船,就要吻我父亲的双足,我父亲认为不敢当,没有让他这样做,却让他亲切地拥抱了。他献出礼物,但没有被接受,因为太过分了。他和他的子女自请为奴,当然也没有到得同意,因为这太有失公允了。至于根据全国心意献出的国土、属地,以及转让文书(所有应当签字、盖印、批准的人也都做好了手续),更是遭到断然的拒绝,连证件都一齐扔在火里烧掉了。最后,我父亲看见加拿利人这样诚恳和单纯,止不住怜悯得心里难过,恸哭了一大场。后来,用坦率的言语,恳切的言辞,故意缩小自己对他们的好处,说他对他们做的实在不值一个纽扣钱,假使有一点好处,那也是他份内之事。但是,他越是这样说,阿发巴尔越认为不得了。后来,怎样结束呢?作为他的赎身费用,我们本来可以提得很高,狠狠地要他十万“埃巨”的二十倍,扣留他的长子长孙做为人质,现在我们什么都不要,因为他们自愿长期做我们的朝贡藩属,每年送给我们两百万足赤二十四开的金币。第一年立时在这里付清,第二年自动又付了二百三十万“埃巨”,第三年付了二百六十万,第四年付了三百万,这样一直自动地往上加,最后我们不得不阻止他们,不要再送任何东西了。这才叫知恩报德。因为时间这个东西,会腐蚀、磨灭一切事物,唯独恩德,时间越久,它的力量就越大。慷慨地对一个有理智的人做一件好事,这件好事会在他光明磊落的思想与记忆里不断地发扬光大。

“我不愿意改变我祖先的传统:善良精神,现在我赦免你们,释放你们,让你们和以前一样完全自由。另外,你们出城的时候,再发给你们每人三个月的饷银,使你们可以和家人团聚。我这里派马厩总管亚历山大带领六百名骑兵、八千名步兵,护送你们回去,不许乡下人欺侮你们。愿天主与你们同在!

“我衷心感到遗憾的,是毕克罗寿不在这里,否则我要叫他明白这次战争并不是我愿意的,我也不希望扩展我的财富与声誉。不过,既然他已经不见了,也没有人知道他跑到哪里或是如何不见的,那我只好把他的王国完整地交给他的儿子,但由于他儿子还太小(还不满五岁),他国内的老亲王和有学问的人应该扶养教导他。

“一个这样不幸的国家,如果没有人约束一下行政人员的贪婪和吝啬,也是容易灭亡的。现在我命令并且愿意叫包诺克拉特做这些大臣的总监,他有权管理此事,并勤勉地教育太子,直到他认为太子有能力治理自己国家的时候为止。

“我还想到,对于坏人,如果急于随便宽赦,轻易释放,便会使他们妄信宽大,给他们一个重做坏事的机会。

“我想到摩西,他总算是当时世界上最和善的人吧,但也严厉地惩罚过以色列人里面的反叛和作乱的人。

“再想到茹留斯·凯撒,那么善良的一位皇帝,西赛罗谈到他的时候说,他的所谓财富就是由于他能够使用财富,他的所谓品德,就是由于他经常在想拯救和宽赦每一个人。然而,尽管如此,有时他还是严酷地惩罚叛乱的罪魁祸首。

“由于以上的例子,我要你们在动身之前交出:第一,那个自以为了不起的马尔开,他那无聊的狂妄,正是这次战争首要的根源和原因;第二,他那些卖烧饼的伙伴,他们疏忽大意,没有及时规劝头脑发昏的马尔开;最后还有,毕克罗寿全部的参谋、将军、官佐、仆役,由于他们的鼓动、称赞和策划,才使毕克罗寿跑出自己的国境来骚扰我们。”

--泉石书库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