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一部 庞大固埃的父亲;巨人高康大骇人听闻的传记 第39章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三十九章

隐修士怎样接受高康大款待以及进餐时高谈阔论

高康大坐下来开始吃饭,高朗古杰叙述起酿成他与毕克罗寿之间战争的起因和原委来,他谈到隐修士约翰·戴·安脱摩尔如何胜利地保卫修院的时候,称赞此人的英勇不在卡米留斯、西庇翁、庞贝、凯撒、泰米司多克勒斯等人之下。高康大要求马上派人去接他,好和他一起商议应采取的步骤。总管奉命前去邀请,请修士骑了高朗古杰的骡子,还带了他那根举十字架的木棍子,快快活活地到来。

修士来到之后,大家一拥而上,慰问、拥抱、问候,不一而足:

“喂,约翰修士,我的朋友,约翰修士,我的老表兄,约翰修士,真是见鬼,让我拥抱一下,我的朋友!”“让我拥抱。”“啊,你这个家伙,让我抱住你把你挤扁。”约翰修士也是个会讲笑话的,从来未曾有过象他这样又知礼又可亲的。

高康大说:“来,来,在我身边放一只凳子,在这头。”修士说:“好极了,只要你喜欢。侍从,拿水来!倒吧,孩子,倒,让我清清肝脏,润润喉咙。”包诺克拉特说: “Deposita cappa;咱们把这件宗教的袍子脱下来吧。”“哎哟,我的老爷,天主在上,那可不行,”修士说;“in statu-tisOrdinis ,有一条规定,会衣是脱不得的。”冀姆纳斯特说:“得了,得了,让会规上厕所里去吧!这件袍子把你的膀子都压断了,脱下来吧。”修士说:“我的朋友,让我穿着吧,老实告诉你,穿着它,我只有喝得更多,浑身舒服。一脱下来,侍从们就要拿去做绑腿带了,我在古莱纳已经遇到过一次。何况,我也不饿。就让我穿着会衣坐下来吧,老实说,我真乐意为你、为你的马干两杯。愿天主保佑大家都健康!我是已经吃过饭的了,不过,再吃一顿,也不会比你们少吃,因为我的胃脏好极了,和圣本笃的靴子一样深,又象律师的皮包那样来者不拒。见鱼都吃,除掉鲨鱼,爱吃鹌鹑翅膀,或者尼姑大腿,不然,硬邦邦地死去,岂不太不上算?我们的院长就特别欣赏阉鸡白色的嫩肉。”冀姆纳斯特说道:“在这一点上,他和狐狸不同,因为狐狸捉到阉鸡也好,捉到母鸡雏鸡也好,白色的肉总是吃不到。”“为什么?”修士问道。

冀姆纳斯特回答说:“因为它们没有厨子给它们烧呀。鸡子不煮熟,是红的,而不是白的。红色的肉就说明是生肉,除了海蟹和河虾,它们是非煮不红。”修士说:“巴雅尔的天主!我们修院里那个治病的,脑袋就没有煮熟,他的两只眼睛老是红得象个棒木盆!……这条兔子腿能治风湿痛。提起瓦刀,你告诉我,为什么小姐的腿老是那么鲜嫩?”高康大说:“这个问题,不拘是亚里士多德勒斯,还是亚历山大·阿弗洛狄修斯,还是普鲁塔克都没有提到过。”修士说:“有三个理由使得那个地方自然又鲜又嫩:primo ,因为那里流水不断,secundo ,因为那里阴凉、黑暗、隐秘、阳光不到;第三,因为那里经常有凉风洞的风、内衣的风、尤其是裤裆的风、吹个不停。哈,真快活!侍从,来酒,来酒!……倒,倒,倒……天主给我们这样的好酒,真是太慈悲了!……我说老实话,要是我生在耶稣基督的时代,我一定不让犹太人从橄榄园里把他绑走。而那些圣徒们,一个个吃得饱饱的,在紧要关头撇下他们善良的师傅,懦怯地各自逃命,我要不把他们的腿都砍断,叫魔鬼抛弃我!一个人该抡起刀来的时候,却去逃跑,我恨他比恨毒药还厉害。

哼,我怎么不在法国做他个百儿八十年的皇帝呀!老实说,我要不把那些在巴维亚临阵逃脱的士兵打成没有尾巴和耳朵的狗才怪哩!叫他们患四日两头的疟疾!在那样的紧急关头,为什么不宁死也不离开善良的国王呢?英勇地战死沙场、不比偷生苟活好得多、光荣得多么?……我们今年吃不到小鹅……唉,我的朋友,给我切块猪肉吧……真见鬼!酒也没有了;germinavit radix Jesse。我不要活了,要渴死了……这酒倒是不坏。你们在巴黎喝什么酒啊?我在巴黎时,要不是一连六个多月天天请客,谁高兴来谁来,叫我死掉!……你们认识上巴洛瓦的克洛德修士么?哦,真称得起是个好朋友!可是,什么害虫螫了他一下?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啥也不干,只读起书来了。我可不读书。我们修院里,从来不读书,怕得耳痛病。我们那位故世的院长就说过,一个修士成了学者,那是最可怕的事。老实告诉你吧,我的朋友,magis magnos clericos non sunt magis magnossapientes……从来没有见过象今年这样多的兔子。我到处找,鹰和雕都找不到。德·拉·贝洛尼埃尔老爷许给我一只鹰,可是他新近给我写信说它得了气喘病。今年的鹌鹑要吃人的耳朵了。我不喜欢用网捉,因为等得烦人。我不跑不跳,就不舒服。当然,跳墙头、跳篱笆,我这件会衣又会留下痕迹。后来我弄到一只体面的猎犬。要是兔子能跳得过它,叫我死掉。那是一个仆从把它送给德·摩雷维里耶老爷的时候被我截住的,这件事办得不对么?”冀姆纳斯特说道:“对,对,约翰修士,冲着所有的魔鬼说话,谁也得说对!”修士说道:“所以,既然有魔鬼在,就为他们干杯!我的老天!这个瘸子要猎犬有啥用呢?天主的身体!还不如送他一对肥牛叫他开心呢!”包诺克拉特说道:“怎么?约翰修士,你也会骂人么?”修士说:“这可以使我的语言更美丽,这是西赛罗式修辞学的色彩。”

--泉石书库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