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一部 庞大固埃的父亲;巨人高康大骇人听闻的传记 第38章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三十八章

高康大怎样吃生菜冷盆吞下六个朝圣者

说到这里,我们需要叙一叙从南特附近圣赛巴斯天朝圣归来的六个信徒。这一天夜里,因为怕遇见敌人,他们躲在菜园里白菜与莴苣之间的豌豆荚上面过夜。

偏赶上高康大有些口渴,问能不能找些莴苣拌点凉菜,但一听到这里有全国最好最大的莴苣,棵棵长得有李子树、胡桃树那样高大,他想亲自去一趟,去拣些好的。他一下子把六个朝圣者也捎带回来了,这六个人吓得要死,连说话咳嗽都不敢。

高康大先把莴苣拿到水井那里洗了一阵,朝圣者悄悄地商量道:“怎么办呢?我们要夹在莴苣叶里淹死了。我们嚷起来好不好?如果一嚷,他会拿我们当奸细杀掉。”他们还在商议的当儿,高康大已经把莴苣放在从家里拿来的一个大盆里,这个盆有西多的大酒桶那样大,拌上油、醋、盐,在吃饭以前当作冷盆吃了起来。朝圣者里面,五个已经被吞在嘴里了,第六个还在盆子里藏在一片莴苣叶底下,只有朝圣者的手杖露在外面。高朗古杰看见了,对高康大说:

“我看你盆子里有个蜗牛角,别吃了。”“为什么?”高康大说,“这个月正是吃蜗牛的时候。”他一拉手杖,连同那个朝圣者也提了起来,一齐都放在嘴里了。接着喝了一大气子”小粒种”葡萄酒,一面等待厨房里准备晚饭。

朝圣者被吞进嘴里,用尽气力,躲过牙齿的巨磨,心里还以为是下到一个监狱的地牢里呢。等高康大喝那一大气子酒的时候,他们想一定要淹死在他嘴里了,酒的急流差一点就把他们冲进胃的深渊里。但是,他们拄着手杖,象朝拜圣米歇尔山的人那样,跳过大水,躲在牙缝里一块安全的地方。可惜内中有一个想知道他们到底是不是安全,用手杖四下里乱捅,结果一下子重重地打在高康大豁牙的地方,撞着他牙床的神经,打得高康大疼痛难忍,止不住高声大叫。他叫人把他的牙签拿来,想把叫他牙痛的东西剔出来,他走到大胡桃树那里,把朝圣的先生们一个个都掏出来了。一个被他拉住大腿,一个被他抓住肩膀,一个被他拉住背包,一个被他拉住口袋,一个被他拉住腰带,剩下用手杖打他牙床骨的那个家伙,被他抓住了裤裆;不过这家伙也真走运,因为自从过了安赛尼,他的下疳瘤就叫他痛得受不了,这一来倒被高康大给捏破了。

被剔出来的朝圣者在葡萄林里飞步逃跑。高康大牙齿也不痛了。

这时爱德蒙来唤他吃饭,因为晚饭已准备停当。

高康大说道:“我去撒泡尿,把我的晦气尿出来。”这一泡尿可真不小,一下子拦住了朝圣者的去路,使他们不得不涉尿而过。过去之后,在森林边上,除了福尼利埃一人外,又都掉进捉狼的陷阱里了。亏得福尼利埃想出各种方法,割断了陷阱的绳索,大家才得逃出活命。从那里出来之后,后半夜就在古德莱附近一座木棚里睡了一下。同伴中一个叫拉打雷的,用好言好语安慰大家的不幸,说这次的遭遇,大卫老早就在《诗篇》里预言过了:

“Cum exurgerent homines in nos ,forte vivos deglutissent nos,是指我们被当作生菜,拌着盐粒被人吞下的时候;cum irascereturfuror eorum in nos,forsitan aqua absorbuisset nos,是指他喝那一大气子酒的时候;torrentem pertransivitanimanostra ,是指我们涉尿而过的时候;forsitan pertransisset anima nostraaquamintolerabilem,是指他的尿拦住我们的去路;Be-nedictus Dominus ,quinon dedit nos in captionem dentibus eo-rum. Anima nostra,sicut passer ereptaest de lequea venanti-um,是指我们掉在陷阱里的时候;laqueus contritus est被福尼利埃割断,et nos libetatisumus。Adjutorium nostrum, etc 。”

--泉石书库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