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一部 庞大固埃的父亲;巨人高康大骇人听闻的传记 第36章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三十六章

高康大怎样拆毁旺代口城堡;怎样渡过河口

冀姆纳斯特回来以后,述说他怎样遇见敌人,又怎样使用策略一人对付了他们一群,说他们只是些鸡鸣狗盗的偷窃小贼,根本不懂军事,提议大胆前去,认为解决他们,真跟对付牲口一样。

高康大闻言,骑上他的大牝马,带着上面已经提到的随行人员,路上看见一棵又高又粗的大树(大家管它叫圣马丁树,因为据说是古时圣马丁把朝圣的手杖插在那里活起来的),高康大说:“我正缺少家伙呢,这棵树正好又作手杖、工作武器。”他一伸手把那棵树拔出土来,去掉上面的枝子,弄得象根手杖的样子。

这时候,他那匹牝马松松肚子、撒了一泡尿;这泡尿一下子变成了一股七法里长的洪水,整个地流进了旺代口,河水立时猛涨,除了少数几个人从左边逃上山坡以外,那里大批的敌人统统在惊慌中淹死了。

高康大来到旺代森林,听爱德蒙报道堡垒里还有残余敌人,为查明底细,高康大放开喉咙,高声喊道:

“里面还有人没有?有就滚出来,没有,就拉倒。”躲在城墙洞口上的一个胆小的炮兵,忽然冲他开了一炮,狠狠地打在高康大右边太阳穴上,不过,跟用李子投了他一下那样,没有大害。

高康大说:“这是什么东西呀?难道拿葡萄打起我们来了?当心葡萄来得可不容易!”他真的还以为炮弹是一粒葡萄呢。

堡垒里面还在进行抢劫的敌人,听见高康大的叫声,一齐跑上城楼、炮台,对他开了九千零二十五发小鹰炮及火枪,全是瞄着他的脑袋放的,枪弹如此之密,高康大大叫道:

“包诺克拉特,我的朋友,这里的苍蝇迷住了我的眼;给我根柳树枝子,让我赶赶它们。”他把铅弹和石弹都当作苍蝇了。

包诺克拉特对他说那不是苍蝇,是堡垒里打出来的炮弹。高康大于是提起他那棵大树,对着堡垒打过去,只几下便把敌楼、炮台都打塌了,整个的堡垒打成一片废墟。堡垒里面的敌人全砸得身首异处,血肉模糊。

高康大一行人等离开那里,来到磨坊的桥头,只见河口满是死尸,连磨坊的河流都塞住了,原来都是被马尿冲死的敌兵。河道既已被死尸阻塞,他们考虑怎样才能过去。冀姆纳斯特说道:

“鬼过得去,我就过得去。”爱德蒙说:“鬼过去是收拾这些死人的灵魂去了。”“圣特莱尼昂!”包诺克拉特叫起来,“除了从这里过,别处还是没有路。”冀姆纳斯特说:“可不是,可不是,不然只好停在半道了。”他用马刺踢了踢马,一下子就冲过去了,他的马并不害怕死尸。这是他依照埃里亚奴斯教导的方法把马训练得不怕鬼,也不怕死尸——当然不象狄欧美德斯杀色雷斯人那样杀人给马看,也不象荷马述说的乌里赛斯那样把敌人的尸首堆放在马跟前——他是在草里放一个假人形,平日喂料的时候,叫它从这个假人身上跳过去。

其他的三个人也平安无事地跟着过去了,只有爱德蒙,他的马一下子把右面的蹄子陷在一个又肥又胖、仰着脸淹死在那里的人的肚子里,一直陷到腿弯的地方,拔也拔不出来。因此困在那里,动弹不得,直到高康大用他的棍子把水里那个死人的肠子按在水里,那匹马才抬起腿来。(说起来在兽医学上倒是一件怪事)这匹马原来那只蹄子上长着一个硬瘤,因为和那个胖家伙的肠子一接触,便给治好了。

--泉石书库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