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八章

若不是三个月以前,康克理邀她共餐,她可能永远不会有这种念头,也看不到这十二年来康家的变化。

在她父亲过世之后的八年学校生活中,她一直痛恨康瑞斯,后来她离开学校开始工作,便开始不停地在报刊寻找康瑞斯的照片。不过在那时候,遇见康瑞斯本人的希望非常渺茫,就连后来她成为知名的模特此亦如此。

然而认识克理却改变了一切,她终于有机会报复了,而且可以重重地打击康瑞斯。

她从报纸杂志上及克理的口中得知,瑞斯非常爱他的儿子。不过她并不想伤害克理,因为她痛恨的对象是康瑞斯,想捕捉的对象也是他。她要他尝尝无助的滋味,就像她父亲当年一样。

克理只是她吸引瑞斯注意的手段而已,虽然心中稍有愧疚,她知道,一旦她引起了康瑞斯的注意,她的美丽将吸引住像他这种予取予求的男人。

她不敢相信自己居然会成功,康瑞斯居然向她求婚,而她也接受了!

瑞斯轻轻地笑起来,他抓住黛安的手臂,“我不敢相信自己居然这么做了!”

黛安警觉地瞪大眼睛。难道他改变了心意,后悔向她求婚?

老天,或许那样也好,否则她将陷入不可自拔的境地,她知道自己并没有好好想过到底在做什么。也许她会像瑞斯的妻子一样,生活在炼狱里。她一定是疯了才做出这种事来。

她回想起多年前的一幕,那幕景象使她痛苦了许多年。可是如今她却决定要嫁给这个男人!这怎么可能?她无法回答这个问题,只知道事情就这么发生了。

“嘿,我没有说后悔,”瑞斯看着她苍白的脸颊。“我只是不敢相信而已。”

她摇摇头。她怎么可能接受他的求婚,嫁给一个她所恨的人?

瑞斯对她的沉默非常关切。“别担心,黛安,”他肯定地告诉她,“我会处理得很好。你只要答应我,看在上帝的份上,千万别要求需要时间考虑,否则我会开始担心。”

她似乎刚从一个长长的噩梦中醒来,从一个既深又黑的隧道中钻出。自从父亲过世后,她就一直生活在没有感情的黑暗中,虽然冰冷,却能够保护自己。使自己完全隔离爱情和痛苦;但是康瑞斯却打破了所有保护她的藩篱。

万一她爱上这个男人,这个应该是敌人的人?

她怎么可能同时爱上一个痛恨的人?还是爱与恨之间的界线原本就很模糊?她从未想过,哪怕在最疯狂的想象中,她也不相信自己可能会爱上康瑞斯!这种结果并不在她的计划之中。

现在该怎么办?嫁给他等于投入悲惨的命运,但是她又怎能不嫁给他,既然都已经走到这个地步?

“黛安,我知道我们认识不久,”瑞斯紧紧握住她的手,“而且从一开始认识,就争执不休,”他继续说,“但是有时候,一见钟情可能会造成这种结果,至少我这么认为。这种事我过去也没有碰过。”

是的,这一点她看得出来;这个骄傲的男人有点失去自制,从他们第一次见面就开始了。黛安想在婚礼当天让他知道她是谁,他娶了什么人做妻子,以及她父亲的身分,反正瑞斯很快就会发现她的名字并不叫黎黛安了。

瑞斯注视着她脸上复杂的表情,看出她也和他一样惊讶。

他还以为自己不会再婚了,因为他喜欢目前的生活方式。直到这五个星期以来,当他初次认识黛安,才开始觉得自己的生命有多空虚,内心充满了痛苦。他想得到某种东西,却不清楚是什么。现在他知道,那是因为他渴望黛安,想要她成为自己妻子的缘故。

他知道自己的年纪比她大很多,不仅是表面的十八岁而已,还包括经历:他经历一场失败的婚姻,还有一个比她小不了多少的儿子。

不过他很快地将这些疑虑赶出心中,他决定要除去黛安的不安全感,无论现在或以后。她一定会是他的。

“我提议这场婚礼愈快举行愈好,”他告诉她,“没有理由拖延。”

“我还有好几个月的工作合约。”她闷闷地回答。

他不愿意自己的妻子在大众面前“展示”,就像在巴黎初次见到她时那样。但是他晓得如果做得太过份,她就会逃走。她不是已经向他表示过她的决心吗?以后还有的是时间。等他们正式结婚以后!到时候再把自己对她的职业有何感受告诉她。

“那我们可以先计划婚礼和蜜月。”他说道。

黛安摇摇头,“我们才刚决定,还不用急”

“不用急?”瑞斯紧张地看着她。

她注视他几秒钟,脸颊慢慢地红起来。“我们还要先告诉克理。”她边说边挪远一点。

瑞斯任她离开。提起他的儿子他便呆住了。克理!他竟高兴得完全忘记他了!

不知道儿子会怎么想?他打算娶这个自己一向反对的女人,而这个女人是不久之前克理还自认爱上的人!不过有一点是他敢肯定的,那便是克理绝对不会高兴!

不必管克理高不高兴了,瑞斯的下一个念头便这么想。该死的,这是他的人生,他要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包括娶一个儿子不会赞同的女人!

黛安看到瑞斯呆了几秒钟,但马上一贯的骄傲之色又浮现出来,于是她明白瑞斯并不在乎克理会有什么感受。

她曾经想过让他们父子冲突的可能性,但是当她认识克理后,知道他也深受父母离婚的影响,而且凑巧的是也在九岁,于是了解他也是受害者。她相信克理一定会对他们的结婚计划感到迷惑!

回想方纔离开燕会时克理的眼神,似乎就算知道他们之间有什么关系,也不会感到惊讶。但是结婚?黛安相信他一定从来没想过。她即将成为他继母这件事,说不定还会吓着他!

“我会告诉他的,”瑞斯坚定地说,“没有人能阻止我们结婚,黛安。”

她知道没有人能阻止。现在她得到自己想要的了,却觉得只是一场空洞的胜利,毫无意义。

她无法改变他想尽快成婚的决定,从她同意嫁给他的那一刻起,就发现自己只能被动地接受他独断的决定。

明天早上,他要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去买一只钻石戒指,要闪着耀眼的光芒,好让她每当注视这枚戒指时,便感到眩惑。然后他再邀请克理晚上来公寓吃晚餐,这样他就可以告诉克理婚礼的事。

对黛安来说,瑞斯的公寓令她大开眼界。她一向习惯在世界一流的旅馆停留,视豪华的招待为工作的一部份,但是当她回到自己的家,即只要求舒适而不讲究豪华或品味。不过瑞斯这一栋位于伦敦的公寓,却比她所待过的任何旅馆套房还要气派。家具是由铬和玻璃制成的,皮革制的沙发,墙上装饰着画家的原作,这些作品她通常只能在画廊见到。他还告诉她,在纽约和香港,他还有和这间公寓类似的家,此外在巴哈马还有一栋别墅。

他没有提到查福庄园。

但是黛安知道他仍然拥有那座庄园,庄园被照顾得很好,却无人居住,至今仍维持田园风貌。长大以后,她只回去过一次,和园丁交谈了一会儿。他告诉黛安,庄园的主人住在伦敦,叫康瑞斯,但他从未使用过。

她发现自己目不暇接地欣赏那些画,她知道这些画作的名称及作者。

“这么做很自私,我知道,”瑞斯手持酒杯,站在她背后轻声说,“我收集这些美丽的画作,只供私人欣赏。”

黛安的视线,从一幅小孩站在水仙花丛中的画作移到他脸上。“包括女人吗?”她轻轻地问。他微微蹩起眉头。她确信他会把她领进其中一栋豪华住宅里,然后把钥匙扔掉!

瑞斯递给她一杯橘子汁,一面想着要如何回答才不会引起一场争论。尽管订婚戒指已经套在她的手上,他仍然没有把握,而且黛安是一个聪明的女人,很可能会从他的回答中找出破绽。

“我在世界各地做商务旅行,”他缓缓地说,“最不希望的事,便是当你飞往纽约时,我正飞往香港!”

她微微一笑,“但是想想重聚的时候,瑞斯。”她温和地回答。

“我想过了,可是那还不够。”

他摇头,“黛安,我希望你和我在一起……”一根细长的手指按在他唇上阻止他说话,他急躁地看着她。

“我很喜欢我的工作,瑞斯,”她肯定地告诉他,“我从工作中得到快乐,而且经过努力才达到今天的地位。如果你只是要我待在旅馆房间,等你从商务会议的夹缝中拨出几分钟来看我,那是不够的……”

“情况不会那么糟!”他抗议道。

“喔,会的,”她温柔地向他保证,“一定会变成那样。”

“不,绝对不会!”他取下她手中的杯子,和他自己的杯子一起放在身旁的咖啡桌上,“我不会让那种事发生,我要你作伴,而且不仅是在某一个地方的董事长办公室。别嘲笑我!”

她仍旧笑着看他。“我们已经开始第一场争执了,是吗?”

不错,他们是在争吵,而且他知道为什么。或许这也是黛安吸引他的部份原因,无论她说的话或做的事,都是完全独立的,然而这也造成他的挫折感!

他自嘲地笑起来,“的确。”

她突然难过起来,眼眸的颜色变深。“我不喜欢争执,瑞斯。”

“只要还能和好就好了。”他低头俯视她。

她也是这么想,不过和瑞斯在一起时,她无法完全按照自己的意愿行事。

瑞斯低下头来吻她,她情不自禁地抱住瑞斯的脖子。

“既然没人应门铃,我只好自己用钥匙开门进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屋内响起。

“很抱歉打扰你们,不过我想既然要过来吃晚餐……天哪,黛安!”来人惊叫起来,他刚看清父亲正在拥吻的女人是谁。“我以为……我不知道……黛安……”他不敢置信地紧皱着眉头,然后再转向父亲,“爸?”他诧异地看着瑞斯。

他等着他们解释。黛安不怪他的反应,因为她的确和他父亲在一起。她不晓得克理有瑞斯的公寓钥匙,虽然克理曾经说过和父亲同住,直到一年以前才搬出。

难怪他有瑞斯公寓的钥匙。要是刚纔听见门铃声就好了,可是现在已经太迟了。虽然克理早晚会知道她和瑞斯之间的关系,但他却以最糟糕的方式发现了这件事。

瑞斯一点都没有因为克理突如其来的出现而慌乱,他很自然地搂住黛安裸露的肩膀,以保护者的姿态站在她身边。“克理,我要向你介绍……”

“看在上帝的份上,我知道她是谁!”克理不悦地嚷道。

“她是我的??未婚妻,”瑞斯流畅地说着,丝毫不受干扰,“你未来的继母。”

那一剎那,黛安为克理感到难过,他的惊讶现在已经被困惑所取代,看来非常懊恼的样子。她同情地看着克理。“克理,我……”

“习惯一下吧,克理,”他的父亲说,“婚礼下个月举行。”

这条消息对她也是新闻!到目前为止,他们还没有商量过婚礼的日期,但是瑞斯却自行决定了。她睁大眼睛疑惑地看着他,她曾经告诉瑞斯还有工作合约要履行,但现在回想起来,他并没有接受延后婚期的建议。

克理对于这种急剧的变化感到难以适应,一切都发生得太快了。“我还不知道你们两个……为什么?”他怀疑地问。

她感觉到身边的瑞斯有点紧张,而且知道他因这个问题太过开门见山而生气,她了解地看他一眼,她早就告诉过瑞斯,如果两人仓促结婚就会发生这种情况。

“因为我要黛安成为我的妻子,”他冷冷地告诉克理,“我们会尽快结婚,如果手续来得及的话,我愿意明天就娶她。”他的每一根神经都充满了挑战。

克理现在冷静了些,“如果你真的决定那么做,那我很惊讶你怎么还待在这里!”他鄙夷地频频摇头。“难怪你坚持不让我娶她,原来你一见到她,就决定要得到她!”

“她的名字叫黛安!”瑞斯从齿缝说出这几个字。不过几分钟前,克理还自然地叫出黛安的名字。“或者,如果你高兴的话,可以叫她母亲。”瑞斯显然对克理的态度很不满意。

克理的脸气得涨红了,“你一定是在开玩笑!”他讥讽地说,“我已经有一位母亲了,她今年三十八岁,显然你对娃娃新娘感兴趣!”他气喘吁吁地说。

黛安仿佛从很远的地方观看这一幕,这原本是她所期望的,当她第一次遇见克理就期待着这一天:儿子反叛父亲,父亲反对儿子,一步一步摧毁瑞斯的一切。这很可怕,太可怕了,当她告诉瑞斯她不喜欢争执时,她是说真的。自从父亲死后,她就无法忍受两个人大声吵架的声音。

瑞斯的语气又恢复平静。“你才是表现不成熟的人,”他告诉克理,“你……”

“住口!”她忍不住叫起来,“不要吵了,你们两个。”她的脸色变得惨白。

“喔,天呀,”克理嘀咕一声,他也看到她的脸色了。“仙女……黛安,”他不知所措地说,“我只是??不敢相信会发生这种事。”他一面摇头,一面痛苦地注视她。

他真像一只被她伤害的小狗,黛安心痛地想。

瑞斯的手臂拥得更紧了。“我们没有什么好自责的。克理,”他告诉他的儿子,“一点都没有。我的意思够清楚吗?”

非常清楚,黛安心想。克理依然不敢置信地看着他们。“是的,”他困难地咽了一口气。“我……咂,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黛安感觉出瑞斯轻松了一些,他们都晓得最坏的情况已经过去了,就算克理不满他们之间的关系,也无法改变事实,他只能有风度地接受。可怜的克理,他仍然因为突如其来的结婚消息而垂头丧气。

瑞斯站到一边看克理礼貌性地亲吻黛安的脸颊,这才松了一口气,现在最危险的时刻已经过去了,他从来没有像几分钟以前一样,和儿子那么疏远。他清楚地知道,如果非要在儿子和这个女人之间做一个选择的话,他宁可选择黛安,无论下这个决定有多么痛苦。并非没有遗憾,那完全是另外一回事,他仍然会选择黛安。

他并不打算一直占上风,今天为她买戒指时,他学习到这一点。最后买下的不是他想买的那只大钻戒,但也不是她想买的那只小钻戒,他们必须妥协。“妥协”,直到遇见黛安之前,他的字典里从来没有这个字眼。他愈早为她戴上戒指,愈觉得舒服。否则他没有把握是否她会改变心意。

想到这里,他面露微笑。这些年来,他一直避免和那些全心想当康夫人的女人结婚,现在他想娶的女人却像他一样难以捉摸。或许这是自作自受,但也不表示他喜欢这种不肯定的感觉一直持续下去。

然而想到她对工作的坚持,他又锁紧了眉头。

这件事以后再处理好了,一次只做一件事,首先他得为她戴上结婚戒指!

接下来的几天,黛安发现瑞斯并不打算和她讨论下个月的婚期,然而报上却注销他们即将结婚的报导,她几乎能确定是瑞斯自己提供的消息,好借此达到他的目的。整件事已经脱离她的掌握了。

他们结婚的报导算是大新闻,查理立刻打电话给她,表示愿意提供巴黎展示的那件结婚礼服。瑞斯当然很高兴,他告诉黛安,那件礼服不准其它人穿,连麦琳也不可以,他就是看她展示那件礼服时爱上她的。

黛安绝对没想到,她自己就是穿上这件礼服的新娘,她简直想哭。

她和瑞斯所到之处都是闪光灯的焦点,小报上充斥着他们的行踪报导以及婚礼计划。这场婚礼几乎可比英皇室婚礼???模特儿皇后和企业界国王。这些报导虽说是垃圾,却可以增加销售量,黛安无奈地想。

一旦最初的热潮过去,接着便是对他们未来生活的揣测,还有婚后要住在哪里等等,到最后,甚至猜测他们要生多少王子和公主来继承庞大的财产。

刚开始,后面这项猜测令黛安吃惊,接着又感到厌烦,因为太可笑了,瑞斯已经有一个继承人克理了。但是报刊似乎决意继续猜测。“接着他们就要为我们的孩子命名了!”

黛安不悦地把一份报纸推开,注视着坐在对面的瑞斯。他们刚用过晚餐,正坐在起居室商量婚礼的事。

一切看起来如此舒适,她遗憾地想着。她发现两人之间日渐增加的亲密感令她迷惑,因为她已经开始期待夜晚相处的时刻。

不过当瑞斯知道她的真实身分后,这一切便可能结束。想到那一天,她的脸色就黯淡下来。如果瑞斯执意要在未来几周内结婚的话,那一天会来临得更快。她现在知道不能等到结婚当天才表露身分,因为她无法当众对他做出这种事。

一旦想到没有他的生活将是多么孤单,便觉得痛苦。多年以来,她一直不曾为单独生活而困扰过,但是现在,她知道自己一直不晓得,爱上一个人可以充实她的生命,而失去那个人将会感到空虚。

“黛安,我想让你知道,我不想再生小孩!”

瑞斯这番话打听她懮愁的思绪,她皱着眉头注视他:“你说什么?”

他突然站起来,双手插进裤袋里:“我已经三十九岁,黛安,再过几个月就四十岁了,这个年纪再当父亲太老了!”

她对报纸上的揣测感到好笑,是因为他们根本还没考虑到这个问题,但是她抬头看见瑞斯苍白的睑,才知道他对这种报导非常认真。

“我相信母亲的年龄比较重要。”她慢慢地说。

“我不想把生命花在养育小孩上,现在更不想!”

黛安摇摇头,“这种事我们不是该坐下来讨论吗?”她也不晓得自己为何要坚持,反正他们根本还没有小孩,谈这个问题也稍嫌太早,但瑞斯却表现得非常重要。

瑞斯的睑仍然紧绷着:“这是否会影响你嫁给我的决定?”

“不,”她摇头。“但是……”

“我不要孩子,黛安,”他残酷地告诉她,“以为孩子可以丰富婚姻生活是错误的,”他的语气和缓一些,因为他看见黛安发呆的表情。“孩子会使一对夫妻的关系更紧张。”

她愁眉深锁额地望着他。“这也是你和凯西之间的问题吗?”

他似乎不高兴她提到他的第一任妻子。“我不想和你讨论她。别那样看我。”她的脸上露出受伤的表情,于是他嘀咕一声,挨近她身边坐下。“我只是不想谈第一场婚姻,这样对我们两个都好。”他伸手抚摸她的脸颊,“因为那只会触及过去的痛处。”

黛安并不同意他的话,她认为谈一谈过去发生的事情,或许可以帮助不再犯相同的错误。就像她想报复瑞斯一样!她知道那样做很笨、很不明智。孩提时代,兰妮常常对她提起一句再真切不过的谚语:两个错凑不成一个对。他们现在的决定,以及她曾经做的事情,对两个人的未来而言,将只是建立在过去上的悲剧而已。

老天,她一定得和瑞斯沟通才行,一定得找到一种方法……

但是第二天早上,她打开公寓大门,看见访客是谁时,便知道不可能……

------

浪漫天地

掃描 & OCR: dreamer 排校:竺君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