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五章

不夜城纽约,对瑞斯而言,只经过一天的走马看花,便觉得索然无味了。

他是在和克理及黛安共餐后的第二天飞往美国,表面上是来谈生意,真正的原因则是要和凯西商量婚礼的事。他早就该这么做了。

他和前妻,克理的母亲吃午餐,气氛温暖而友善。他们尽量避免敌对,因为在十年的婚姻生活中,敌对状态曾经扭曲了他们的一切。所以现在的气氛是愉快而舒适的。

凯西微笑地看着他,他们正在喝饭后的咖啡。“怎么回事,瑞斯?”她柔和地问。

他抬头注视她,皱起眉。“你在说什么?”

她牵一牵嘴角,“你喝咖啡忘了加糖,而且还不停地搅拌咖啡杯,起码有五分钟了!”她直截了当地说。

他低头看看浸在咖啡里的汤匙,发现她说得没错,于是把汤匙放在茶碟上。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刚纔在做什么!

凯西困惑地抬起头。虽然三十八岁了,她看起来仍然年轻可爱,她在第二次婚姻中所获得的快乐,反映在深蓝色的眼睛和温柔的嘴角上。“而且,这一个小时当中,你都没有看手表。”她有趣地加上一句。

这一向是她对他的批评,说他宁可与一只钟生活。她甚至怀疑,他在日记中还特别记下夜晚要待在家里。他可能这样记着:晚上七点至早上七点,和凯西一起!

当然那不是真的,但他必须承认这些年来,他体会到时间的宝贵,如果他的私生活不能像上班一样排定严密的时间表,迟早会出问题。

他勉强笑一笑。“和你相处很愉快,所以没有注意到时间。”他很喜欢和凯西这种新关系,在经过多年的痛苦争执后,现在却能愉快地一起聊天。

凯西笑了起来,餐厅里有几位男士忍不住侧目看她,她却全然不在意他们欣赏的眼光。瑞斯明白她的个性,他们婚姻生活中出现的所有问题,她都有信心应付,就像她现在能够经历第二次婚姻一样。

“你从来不会因为任何女人的陪伴,而觉得时间不重要!”她提醒他。

那她就错了,他沮丧地想。几乎自从初次见面开始,黎黛安就一直缭绕在他脑海中!

凯西看见他的脸上掠过各种表情。“或是……你改变了?”她慢慢地说。

他立刻坐直,决心将黛安挥出脑海。他非停止想她不可!“不,”他否认,他不能让凯西看出他内心的骚乱。过去她的毛病之一,便是一旦发现有什么不对,就会追根究底。

“你还没有谈到你可爱的女儿?”他以轻快的语气问道。

凯西一直皱着眉,因为她不是傻瓜。“瑞斯……”

“别提了。”他轻拍她搁在桌上的手,“克理告诉我,明年夏天白莉就要上学了?”

凯西开始谈起她的女儿,他问对了话题,不过却只听进一半。虽然他宁可忘记黛安,因为她不属于他,也不可能属于他,但是,天啊,他多么渴望得到她!

四周紧张的生活过去了,正当黛安以为自己错估了情势的时候,瑞斯又回到她的生活里。黛安今天从安提加拍照回来,就接到经纪人打来的电话,告诉她卡顿化妆品对她很感兴趣。

康瑞斯就代表卡顿化妆品。

黛安知道他名下所有的企业,以及部份由他掌握的企业,就像这家化妆品公司。黛安知道“知己知彼”,是对付康瑞斯的唯一方法。

在这种情况下,卡顿化妆品突然找她未免太巧合了一点,尽管是由位主管出面,而不是康瑞斯本人,但黛安非常确定是他在背后示意。

她没问任何细节便拒绝了。

她的经纪人被她的反应搞胡涂了,接着严厉地警告她不得再有类似的行为。这份合约是许多模特儿梦寐以求的,因为化妆品公司能拓展她们的事业。通常模特儿会将这种机会视为个人事业的巅峰,因为那意味着大公司愿意付好几万英镑给她们,只为了她们的脸蛋和身材,那的确是非常庞大的一笔钱。

难怪比尔会因她一口拒绝而中钉,相信她很清楚,那只不过讨厌将钱伸到她的鼻子前面罢了。所以她不顾比尔的意见仍然坚持己见,并且提醒比尔她明年还有合约。比尔立刻提到卡顿化妆品知道这一点,并且表示愿意配合她明年的工作表。听起来似乎很体贴,但是对黛安而言,只代表康瑞斯决心要达成目的而已。他一心只想要她为卡顿化妆品工作,这份合约对他十分重要,因为在他心目中,那便等于她要为他尽到特定的义务,并且做出奉献!

她一点都不遗憾放弃这份合约,但她知道现在必须冷静下来,等待康瑞斯采取下一步行动,因为她肯定事情必然会有进一步发展。

她觉得这四个星期很漫长,她一直留意报纸上是否有康瑞斯结婚的消息,但是一天天过去,她什么都没听说,最后只好假设芭碧改变心意了,不然就是康瑞斯自己动摇了。

“再回去提高价钱。”瑞斯不悦地告诉助理。

“我已经提过了,”能干的保罗耸耸肩告诉他,“可是没有用,”他扮了一个鬼脸,“她的经纪人似乎认为她不会改变心意。虽然我对模特儿这一行了解不多,但是我觉得这个模特的价码太高了……”

“你说得没错,保罗,”瑞斯冷淡地说,“你一点都不了解!”

该死的她,居然敢拒绝卡顿化妆品的合约,甚至没有要求考虑一下便拒绝了。而且根据保罗的报告,付给她的价码非常高,还尽量配合她其它的合约,这一点甚至让他的法律顾问担心不已。

他花了四个星期的时间远离她,从纽约直奔拉斯维加斯,但是他在轮盘上的运气不如以往,反倒输了不少。

接下来的几个星期情况也相同。谈生意时,他觉得不如以往充满挑战性,一切都索然无味。至于私生活中的美丽女人:年轻、老练、金发、红发、棕发,充斥在他疯狂的社交生活中,可是他一个都不想要,对她们一点兴趣都没有!

他被一双绿色的猫眼捕捉住了,无论在清醒的时刻,或是梦中,他只能闭上眼睛想象她。曾经有一次,他在梦中亲吻她,自从那时起,他无时无刻地想得到她。

克理已经和麦琳恢复交往了,但是令他失望的是,克理却拒绝证实和黛安的关系是否已经结束。报纸上没再出现两人合照的照片,然而,想到克理和麦琳脆弱的关系,这件事就不难了解了。如果克理还继续和黛安碰面,当然会做得更隐秘些。

瑞斯觉得自己有点失控,而且他知道,这是因为他对黛安的妄念所引起的。唯一的解决办法是再见到黛安,重新再试一次。

他一知道卡顿化妆品要为新上市的产品作宣传,立刻就想到黛安。她很美丽,脸孔具有现代感。他只花了几分钟便调查清楚了,除了替欧查理工作之外,她没有和任何人签约。最好不过的是,这是瑞斯再见到她的最佳方式,而且不用牺牲他的自尊!于是他提议让这位美丽的仙女为他们做广告,没有一个人有异议。

保罗告诉他被拒绝了,他立刻生气起来,他看见助理脸上困惑的表情,知道他对老板的反应感到很意外,因为这不过是一桩没谈成的生意而已。然而真正的实情是,瑞斯不知道下一步该做什么,只感到全然的失落和空虚。他一点都不喜欢这种感觉。

突然他做了一项决定,立刻站起来。“现在开始,这件事情由我亲自处理,保罗。”他简单地说,“不用再借重你了。”他轻声地再加一句。

他看见保罗脸上的表情,知道他把这句话当成对他缺乏能力的责备。“我凑巧认识这位女士。”他草率地解释。

看来黛安说的是真话,她不是用钱买得到的,但是一定有什么她想得到的东西。

瑞斯想知道的事情之一,是她是否晓得卡顿化妆品的老板就是他,还是只是单纯地放弃合约?她之所以拒绝签约,是针对他个人,还是完全不感兴趣?

只是谈谈而已,比尔这么劝她,只是和卡顿化妆品的高层主管谈一谈,和他们谈谈不会有什么害处的。但是不管他怎么说,黛安仍然无动于衷。

因为她知道这也不会有什么好处!叫她为康瑞斯,或任何和他有关的公司工作绝不可能,无论在什么情况之下。

然而,最后她还是同意到伦敦的卡顿化妆品公司和高层主管面谈。她拒绝比尔同行,宁可自己亲自处理。在今天,有许多高级模特儿都是自己经营事业,这也是和八0年代的模特儿最不一样的地方。

此外,她知道比尔硬拖她去并非毫无道理,她同意去的唯一理由,只是因为想看看,康瑞斯是否是那几位高层主管之一。

她对卡顿大厦顶楼的昂贵装饰浑然不觉,地上铺着迷人的粉红色长毛地毯,以及超现代的白色家具。

但她对即将见到的卡顿夫人倒是印象深刻。这位女士在她的专业领域中是一则传奇,七年前她的丈夫去世,她便接掌这家毛病百出的公司,凭借着康瑞斯的财力支持,转亏为盈,创造了数百万英镑的营业奇迹。由于不常参加社交活动,黛安从来没有机会见她,但商业圈中都盛赞她的能力。瑞斯必定是下了决心,才会把这位非常忙碌的女士安排进他的计划之中。

黛安由卡顿夫人的秘书引进办公室,她从巨大的办公桌后站起来时,黛安不禁大吃一惊:天呀!芭碧,她可没想到卡顿夫人就是瑞斯打算娶的红发女郎芭碧!

她把每一件事拼凑起来,心里就更清楚了。瑞斯投资了很大一笔资金在卡顿化妆品公司,现在他要娶他的投资伙伴,来保障他数百万英镑的资本。他甚至还要克理娶芭碧的女儿麦琳。现在她更明白原因了,这样他就可以达到双重的保障!

卡顿夫人绕过办公桌迎向她,伸出手,黛安只能傻傻地和她相握一下。她以为康瑞斯再也不能吓倒她了,但是这种场面……

“你近看的时候,比在巴黎的展示会上还美。”尽管芭碧听说黛安和克理有来往,态度仍然很殷懃。康瑞斯的做法简直令人难以置信,他居然找末来的妻子和她签合约!

“谢谢你。”黛安坐下来,她的自制力又逐渐恢复了。她交叠起双腿,知道自己一身短短的黑衣正可以充份显露出腿部的完美。

今天早上她穿这套衣服的时候,心里以为可能见到康瑞斯,但是现在坐在办公桌后面的却是卡顿夫人,显然这是一对一的会谈。

难道自己弄错了吗?黛安皱着眉想,是否瑞斯并非这件事的主使人?她只是觉得太巧了,但也许她错了,是卡顿夫人在巴黎见过她后,自己认定她就是为公司宣传的最佳人选。

“或许我先介绍一点今年冬天打算推出的新产品?”卡顿夫人轻快地开口问。她穿着整齐的黄色套装,头发梳到颈后,用一支饰品别住,使她的红发看起更加耀眼。

黛安近乎失望地发现瑞斯并未牵涉到这件事,他似乎不打算和她再碰面。这么说来,四周以前她玩得太过火了,现在事情已经完全偏离她的计划。

“不必了,”黛安一心只想赶快离开,“我已经决定不为化妆品做广告。”

卡顿夫人平静地点头,并不因为黛安的拒绝而烦恼,虽然她的眼睛开始瞇起来。“这正是我们找你的原因,”她轻快地解释着,“你反对用动物实验制造的香水,而我们打算介绍的新产品是纯天然原料制成的。”卡顿夫人胜券在握地告诉她,她对于这项特别的提议深具信心。他们落后第一家推出这种产品的公司太多了,多数大公司都意识到必须赶快推出这种新产品,卡顿化妆品公司显然也已决定加入这个市场。

卡顿夫人如此熟悉黛安对化妆品的感觉,使她再度警觉起来。她再次感觉到这一切的背后隐藏着另一个人??康瑞斯,她敢肯定就是他。只有他会利用这种机会,使她难以拒绝,而且不违背她的骄傲和信念!

“我需要知道得更详细一点。”她回答。

“当然,”卡顿夫人欣然同意。“我也这么认为,”她看看腕上的手表,愉快地建议,“或许你愿意和我的助理去见一些制造新产品的人员,然后再回来和我共进午餐?”

“我很乐意去看看新产品。”

接下来的一个小时里,她所看到的东西使她的看法改变不少。卡顿的化妆品色彩十分丰富明亮,很符合目前市场的需要。不但是纯天然产品,而且价格不昂贵。当她回到卡顿夫人的办公室,心里明白,现在想拒绝是很困难的了。

不过仍然看不出康瑞斯介入的迹象,原来她非常肯定背后支使的人便是他,所以她的答复简单明了,但是现在……

“啊,黛安,”当她跨进办公室,一个人从卡顿夫人的办公桌后站起来,“欢迎你!”

她踌躇地立在原地。

终于出现了!

从某个角度来看,她反而觉得轻松。因为怀疑的事得到证实;但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现在她知道康瑞斯介入这件事,所以她为必须放弃这次机会,而感到有点失望。因为今天早上对于新产品的印象,已经使她的心意动摇了。

然而康瑞斯却出现了!

他似乎改变了些,他仍然穿着手工缝制的西装,这一次是三件式,头发梳理得很整齐,肤色似乎更深,那双银灰色的眼睛闪闪发亮,此刻正望着她。

如同以往一般,一看到他,或是听到他的声音,她的怒气就上来了。

“我宁可不进去,谢谢你。”她摇着头回答,并不打算移动脚步。“或许可以代我谢谢卡顿夫人,不过……”

“别傻了,进来吧!”瑞斯大步过来,坚定地把门关上。“你实在太傻了,”他开始嘀咕,“你真是世界上最固执,最麻烦,最令人渴望的女人……”最后一句话变成低语,因为他的手臂绕过来抱住她,嘴唇也凑到她的唇边。

她想反抗,但又极力克制住,因为她知道那只会使情况更糟。于是她静静地,一点反应都没有,好让他能知难而退,因为最不可能突破她预设藩篱的男人,便是康瑞斯!

但她似乎很难办到,因为自己的身体居然有了反应。多年来克制的欲望,竟然在他的拥吻下慢慢溶化……

“我们先吃午餐,然后再回我的公寓,”瑞斯贴着她的耳垂说,“或是回你的公寓。”当他感觉到黛安推开他,又解释道,“我并没有决定要去哪里,只是想和你单独在一起!”

要不是她听见说话的声音,也许还沉醉在他的怀抱里;她不能忍受自己居然对他有反应!他的声音多年以来一直是她的噩梦,无论在清醒或睡梦中。

然而当他瞇起眼睛,她才想到应该把讨厌他的感觉隐藏起来。瑞斯是一个精明的人,不会没注意到她心里的变化,她必须牢记这一点,无论用什么手段,绝不可以被误导到别的方向。刚纔是因为她的骄傲和厌恶,才会造成短暂的失误。

她想赶快弥补错误,于是说道,“这间办公室,我是说芭碧的办公室,并不适合谈这些。”她冷冷地告诉他,决定攻击便是最好的防御,在她还能够控制自己之前。

他的表情依然没有改变。“那就是我建议离开这里的原因。”他平静地提醒她。

“我不是指这个,”黛安不耐烦地说,因为他误会了。她的脸颊红起来,眼睛像两座绿色的深潭,“她是你的未婚妻,自然……”

现在轮到黛安造巡他的脸。他脸上惊讶的表情显而易见,必定是她搞错了什么。然而她不晓得在什么地方弄错了,他在巴黎的时候,不是告诉查理要一件结婚礼服吗?难道不是给这位新娘?而且当时和他在巴黎的人是芭碧没错,她很肯定这一点。

瑞斯困惑地看着她。芭碧,他的未婚妻?

芭碧是个美丽的女人,五年前他们相识的时候,他就承认了,两人随即开始合作。但是他们一直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也知道要从这层关系中获得什么。对芭碧来说,她要经营卡顿化妆品公司,还要独自抚养一个十三岁的女儿。瑞斯接受了这一切,事实上,他也很高兴这层关系并没要求他付出更多。他们互相尊重对方的能力,也彼此吸引。

但是结婚?天,他从来没有这个念头,打从第一次婚姻失败至今,他从来没考虑过。

瑞斯知道,而且承认,是骄傲的个性使他不能接受失败,所以他决定不重蹈覆辙。他不晓得黛安为何下此结论。他和芭碧的亲密关系已经结束很久了,尽管彼此仍然喜欢对方,并且尊重对方的能力,特别是商业上的能力。

事实上,当他建议由黛安为公司宣传时,芭碧还挪渝他“追随儿子的脚步”。他并不想深究这句话的意思。他生平第一次体会到嫉妒的滋味,一点也不好受。

芭碧并没有忘记他持有公司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不过表面上,芭碧还是卡顿化妆品公司的负责人,换言之,芭碧可以发号施令,但是最后还要经过瑞斯的同意才算数。

在这种情况下,让黛安加入公司令她感到非常不安,因为黛安和克理的关系威胁到麦琳的结婚计划,这项计划克理还曾经和纽约的凯西讨论过。唉!

“你的未婚妻。”黛安重复一遍,这一次不那么肯定了。

他摇摇头,试图重新掌握形势,他迫不及待地想解除她所有的防卫!

“芭碧只是一个朋友,还有生意上的伙伴,”瑞斯解释,“但她也是麦琳的母亲,我们之所以在巴黎碰头,是因为麦琳想看那场展示会。既然克理前一阵子疏忽她,那么带这两位女士去巴黎似乎是我该做的事。”他干涩地又加一句,“当然麦琳也很想见你。”他苦笑一下,“或许这便是她买下你当天所展示的结婚礼服的原因,她想在嫁给克理的时候穿。”他无奈地摇摇头,“这就是女人!”

黛安仍然皱着眉。“麦琳?”

他点头。“那天她也和我在一起,坐在我另一边。”他不大耐烦地解释着。

她的眉头舒解一些,“那个金发女郎。”她叹了一口气。

瑞斯耸耸肩,“不错,麦琳是金发,是她要买欧查理设计的那件礼服,等她和克理结婚的时候穿。”他意味深长地重复一遍,因为他仍然不大确定黛安和克理的交往情形。

不过,就算克理的生命中没有麦琳,他仍然不会准许克理去娶黛安,他不能眼看着自己的后半生都花在渴望自己的儿媳上!每多见黛安一次,他就更想得到她,自从上次见面到现在,已经有五个星期,他不但没有改变心意,反而加强决心:他一定要得到黛安,非得到不可!

那位金发女郎坐在瑞斯的另一边……黛安已经想不起她的样子,只记得那张空位子的一边坐着红发女郎,另一边坐着金发女郎。想必她就是麦琳??克理的未婚妻。

那就不奇怪了,麦琳知道克理和她的关系,所以决定买下她展示的那套礼服。

现在她知道麦琳才是新娘,并不是芭碧,这个消息改变了既成事实,影响深远。

“那我弄错了。”她说道。

“那么?”瑞斯期待地看着她。

她因为他的机敏而露出微笑。“我还是不会和你到任何地方去。”

他无奈地耸耸肩,好象早就在他预料之中一样,“连一顿午餐都不肯?”

“那毫无意义,”黛安冷冷地回答,现在她的情绪非常稳定,尤其在确定瑞斯和芭碧的关系之后更是如此。“只会浪费你的时间而已。”

“喔,我倒不觉得。”他轻声嘀咕着。

她以稳定的目光回答他的提议,“我希望新的卡顿化妆品促销成功。”她抓起皮包准备离开,“我诚心诚意地祝福你们。”

“但是你却不打算参加。”他慢慢地说。

“一点都不想。”她语气肯定,然后转身离去。

几乎快走到门口时,她的手臂突然被抓住了,并且被扭转过来面对瑞斯,他几分钟以前的冷静完全消失,脸上现在充满愤怒,“不准背对我!”他生气地说。

她耸耸肩,不想让他知道她的手臂被捏得多痛。“难道你要我对你卑躬屈膝?”她嘲弄地告诉他,“如果这是你要的,那我更会放弃为卡顿化妆品工作的机会!”

瑞斯颓然松开手。“该死,你知道那不是我要的。你到底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黛安?”他充满挫折地问,“到底要什么?”

“向你要?”她重复道,但是现在告诉他还太早了。“你没有什么东西是我想要的,康先生。”她嘲讽地告诉他。

“回答我,该死的。”他咬着牙说,眼里闪着怒火。

“没有什么是我要的。”她轻轻地回答。

有一剎那他似乎快克制不住,但又极力忍住了。他的双手紧紧地握成拳头,“出去!”他愤怒地告诉她,“趁我还没做出让双方后悔的事之前。”

她挑战地扬起眉,沙哑地问,“你曾经为任何事后悔过吗?”

说完黛安带着一丝满意的微笑离开了。

------

浪漫天地

掃描 & OCR: dreamer 排校:竺君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