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45节:Chapter7酸楚(1)

Chapter7酸楚

刚转了一个弯,身后便传来悠悠的声音,和着天台稍大的风声有些模糊,但是安冉还是听了个清楚," 你与关嘉俞是什么关系?"

她的心突然漏跳了一下,倏然转头看他。却见林弈辰微微抬眸,似乎是察觉了她的警惕与慌乱," 我只是说,你与他什么关系?"

声音平淡无奇,听起来并无恶意。

" 前男友。" 安冉稍作思索,却还是决定如实回答。凭着他救她的这份情谊,她也不该隐瞒他。

" 嗯,很好的男女朋友?"

" 是。" 安冉一仰头,努力看向天空,却也不知道想要看清楚什么," 相恋好多年,临到毕业,我被他甩了。"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将这些话说给林弈辰听,仿佛压抑了很久,突然间便有了倾诉的冲动," 还是老套的故事,深深爱着的男友以事业为名跟着富家女孩出国闯荡,而我这个穷人家的孩子只能被当做糟糠妻随意丢弃。"

" 是么?" 林弈辰竟然轻笑,云淡风轻的表情描绘在他英俊的脸庞上,像是听到了一个俗气得不能再俗的故事," 这个不算惨。"

" 啊?"

" 有一对男女彼此相爱,两人私底下已许下终身。却因男人家里太过富有,女人家里太过平凡而被家里禁止来往。可是相爱中的人怎么能抵得住爱情的诱惑?男人以不继承家业为由试图反抗家庭阻力,却没料到老成的父亲早已经做好了安排,在女人度蜜月的途中,出了车祸,死掉了。"

" 男人失去心爱的女人,意志消沉不能自已。为了报复家人,他开始想出各种各样极端的方法,做贼抢包,只是其中最极端的一种方式。"

话说到最后,安冉这才反应过来,他描述的这样一个看似不可思议的故事,里面的主角竟然就是他自己。

她惊愕地看着林弈辰,却见他语气平缓,表情宁和,并无半分低落与消沉。只是那双深邃的瞳眸,在望向天际的时候,却多了几分深入骨髓的冷漠与寂寥味道。

为情所伤,才导致自己如此偏激地做贼。联想到与林弈辰的初遇,安冉仿佛在刹那间明白了一切事情。

" 安冉。" 林弈辰直呼她的名字," 告诉我,怎么才能和你一样忘记往事,快乐生活?"

安冉一愣,有些不解。

" 你和关嘉俞的关系貌似还是很好。" 他极快地看了她一眼," 展颜相对,把酒言欢。"

她知道他是指上次在天马遇到她与关嘉俞的事情,苦笑一声道," 所有快乐的背后,都有一大段哀伤。" 然后便伸出左腕,近乎自嘲地看着他," 看见了么?"

" 你!" 看着那细白的手腕上微凸的刀痕,林弈辰不由惊喊出声。

" 那时他告诉我他要离开,我痛哭流涕地求他留下,却依然换不回他的回眸一瞬,当时觉得心死了,便在手腕上划下这么一道印子,却没料到痛苦没少多少,但是却留下了永久的耻辱。"

" 你竟然为了他,决心伤害自己?" 林弈辰觉得很不可思议,眼前这个女人,怎么也与他脑海里那种为情一哭二闹三上吊的女人形象联系不起来," 万一死了呢?"

" 当时没考虑什么,心如死灰,更觉得死了就能一了百了。其实林总,我们面对爱情失败的情况几乎是一样的,只是处理方式不一样而已。"

" 你是采用做贼手段让家族蒙羞,让他们下不来台,这样是害人。我是妄图割腕自尽,充其量只是伤己。所以论起对社会的安全系数以及波及范围," 安冉讥嘲地扯起嘴角,看着林弈辰的眼睛," 我要比你会排解自己。"

两个为情所伤的人,两个在外人面前都是一副强悍无比模样的坚强人,却在医院充满药水味的天台上,慢慢唏嘘起了人生。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