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97 回 金弓二郎带金仙单走 莲花仙子会玉仙同行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九十七回 金弓二郎带金仙单走 莲花仙子会玉仙同行

且说刘士杰说了他的来历,大家听着实在可恨。蒋爷说:“无妨,你与我们冯老爷是师兄弟,我们也是奉旨办案拿贼,我们合在一处,免得你受多么大的苦处。”冯渊说:“我给你见一见众位老爷们。”带着刘士杰,一一相见了一回。相见已毕,蒋爷叫官兵搭着东方亮,带着刘士杰,所有众人,俱奔公馆而来。公馆门外顿时间轿马盈门,合着南阳府全城文武,大小官员,俱都奔公馆来了。展南侠也就回来,告诉蒋爷大众,知府携印脱逃,臧能之妻,在后面吊死。总镇从团城子到来,告诉蒋展二位,放出四个人去,把前后门封锁,若有私自出入者,立即锁拿。此时冯渊给刘土杰换了一套簇新的衣服,这一穿戴起来,真是英雄的气象。冯渊也很欢喜,省得大众看不起他,这可算有了臂膊了。总镇大人要接大众上衙门去,不用住公馆了。到了次日,掩埋尸首,查点团城子里面东西上账簿,带往京都。赔补美珍楼的家伙钱,从酱园里捞出来的周瑞尸首和从红翠园土坑内起出的赫连方尸首,也埋在白沙滩,赔了一缸酱钱。东方亮之妻,埋在他们坟茔内,玉面猫熊威、赛地鼠韩良挖将出来,用棺木成殓,总镇大人派抬夫送回他们原籍去了。蒋爷带着刘宏义之子刘士杰见了白雄,又打听范大人事情。白总镇是他妻舅,他焉能不知道哪,自从中状元之后,先去的喜信,乍得状元没钱,也知道刘家的富足,暂且不用还银,等得了户部发给,寄去银二百两,后得工部侍郎,寄去银五百,二次全没见回信,家人也没有回来。第三次寄银子,叫心腹家人去的,复又回来告诉,老掌柜的故去了,家里失了一把天火,后人不知去向。

白雄说:“我姊姊、妹丈一闻此言,整哭了三天。”刘士杰这才知道,范大人不是丧尽天良。白雄一见刘士杰,问明来历,就送他衣服靴帽之外,还送有银子一百两。后又打木笼囚车,押解伏地君王入都。

且说群贼由擂台上逃跑,到了晚间,周龙、张大连、黄荣海三个人,乱打呼哨,哨来哨去,慢慢的贼人复又聚在一处,就没见三尺短命丁皮虎。黄面狼朱英没在他们一处打擂,头一天他就奔宁夏国,与王爷送信去了。众贼聚在一处,面面相觑。大家议论团城子事败,全坏在这个老西一个人身上,我们如今投往何方才好?还是小韩信出的主意,说:“我们投宁夏,潼关不好过去,不如奔姚家寨找晏贤弟去,好与不好?”周龙、周凯、常二怔、胡仁、房书安、黄荣江、赫连齐异口同音说上姚家寨。到了次日晌午,才遇见了皮虎,说金永福、金永禄从擂台上下来,即扑奔陕西去了。金头活太岁王刚、柳飞熊、陈正、秦业蹿下台来,聚在一处,全投奔朝天岭去了。

再说金弓小二郎王玉,带着金仙、玉仙走到苇塘,奔的是正东那股岔道,直到出了苇塘口,往后一瞧,只见金仙,不见玉仙,金仙教王玉回苇塘找玉仙,王玉说:“咱们在此处等等罢,也许在里面小解小解,我怎么去找去呢?”金仙说:“也倒有理,咱们就在此等候等候。”等了半天,不见玉仙出来。

金仙仍是叫王玉去找,王玉进了苇塘,往里一蹲,其实愿意不见玉仙才好,故此往那里一蹲,耗了半天,这才出来,就对金仙说:“没见了。她也许前边走了,你我未能留神,也许她错了路,她知道我们奔黑虎观去,不如我们上黑虎观等她去罢。”若论金仙与玉仙可是亲姊妹,人性不大相同。玉仙是个精明强悍之人,烈性胜似男子;金仙生的忠厚,不善言辞,是个没主意的人。见王玉这么一说,虽不愿意,自己又无主意,只得点头,跟着王玉上黑虎观去,这一来可对了王玉的心思了。皆因他与金仙私通之后,他用言语戏弄过玉仙两次,玉仙说过他:“你得陇望蜀,你可小心首级。”故此王玉对她怕在心内,如今见玉仙一丢,正合他心意。他带着金仙奔黑虎观,他暗暗盘算,作为是他在外头打听囚车几时到,纵然到了,他回去也不提起,等着听见京都的准信,剐了东方亮之后,再告诉金仙,大事已完就算无法了。他好带着金仙投奔朝天岭,一夫一妻,过日子去。

再说玉仙跟着姊姊正往东走那个岔路,忽见由西岔路出来一人,穿一件湖色道袍,酱色背心,白袜青鞋,杏黄丝绦,背插宝剑,蓝缎九梁巾,面如傅粉,眉清目秀,齿白唇红,彼此对瞧了一眼。那道人目不转睛,尽瞧着玉仙,就顾不得走路了。玉仙一见好生面熟,想是在哪里会过一般,忽然想起来了,容那道人将脸一转,玉仙在他肩头上拍了一拍,低声说:“随我来。”玉仙就顾不得姊姊与王玉,直奔塘西去了。出苇塘的西口,路南有个树林,二人进了树林,找了块卧牛青石坐下,玉仙说:“小泉,你还认得二姑娘不认得了?”原来这个就是莲花仙子。因他同着张鼎臣与白菊花逃奔姚家寨,那日晚间住店,见南街上有个美貌妇人,晚间要同晏飞借那熏香盒子前去采花,白菊花不借,二人口角分争,张鼎臣在旁劝解,到了次日,纪小泉不辞而别,自己单走下来了。张鼎臣与晏飞一看莲花仙子不知去向,二人也没找他,就奔姚家寨去了。纪小泉自己一人越走越有气,恨白菊花不念活命之恩,借熏香盒子他都不借,怪不得人说他意狠心毒,自己这一走,可奔团城子去了,心内仍是想着玉仙。这日正走苇塘,忽见对面有一个武生相公,瞧着面熟,也是想不起来,将一转脸,被人家拍了一拍,他就跟着走至西口外头。

进了树林,忽听他自称二姑娘,心中一动:“你莫不是团城子的二姑娘罢?”玉仙说:“你还认得我?”纪小泉赶紧双膝点地,问道:“你老人家为何这般光景?”玉仙听他这一问,不觉凄然泪下。就把团城子的事情,始末根由,细说一遍。纪小泉一闻此言,忽然心生一计,连忙问道:“二姑娘你这女扮男装,意欲何往?”玉仙又把金仙同王玉上商水县黑虎观的话说了一遍。纪小泉本是寻花问柳之人,当时机变最快,说:“二姑娘,我大伯父、二伯父待我如同亲儿女一般,这件事情我愿效劳,不用上商水县,我有个地方,二姑娘找一个所在等着。我把木笼囚车劫来,你老人家爱奔哪里,就奔哪里。”玉仙一听纪小泉的话,比王玉强得多,说:“真有此胆量也不用你一人前往,我们两个人前去。我就怕他们的人多,我死不要紧,倘若连累于你,我于心不安。”纪小泉说:“侄儿万死,不辞!”二人把主意定好。如何劫夺木笼囚车,且听下回分解。

--泉石书库

Search


Share